新華網 正文
《給19歲的我自己》混搭上演 探索兩岸青年人的生活和愛情
2018-05-16 18:58:27 來源: 人民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由曾獲臺灣電影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的林柏宏搭檔石安妮主演的奇幻純愛電影《給19歲的我自己》即將于5月29日在全國院線上映。作為臺灣導演黃朝亮首部以大陸為背景的作品,《給19歲的我自己》既有著臺灣純愛電影特有的小清新調性和細膩表達,也還原了大陸觀眾所熟悉的校園生活細節。當“臺北遇上北京”,影片做出了全方位的“混搭”,是一次對兩岸電影合作和交流的有效探索。

  如今正在籌備一部臺灣民俗影片的黃朝亮是土生土長的臺東人,但在電視臺做節目的經歷使他很早就遊歷了內地各個省份,對內地的文化和生活相當熟悉。多年來,黃朝亮都在思考什麼是海峽兩岸最有共鳴的點。他多次表示:“現在的時代,電影可以有地方色彩,但本質上是共通的,近些年來越來越多的臺灣導演來大陸拍片,這是好事,文化藝術不需要有地域之分。”

  正因此,黃朝亮堅信自己能做一部被大陸市場所接受的商業片,而影片的切入點,正是他一直念念不忘的青年生活。他選擇“19歲”和“29歲”作為鏡頭的橫切面,來尋找兩岸青年的差異和共同點:“兩岸近幾十年都在發生深度變化,而青年處在這種變化的先鋒位置,既是一個主動的主導者,也有被動的適應,所以會有很多對于當下生活的向往和困惑。”聊到創作《給19歲的我自己》的初衷時,黃朝亮這樣講到。為了讓劇本接地氣,黃朝亮在自己做了原創故事之後,就找了北京一個編劇一起做劇本,項目又得到內地出品方強視傳媒的力挺:“兩岸年輕人雖然成長背景不同,但在情感上還是一樣的。他們對于愛情的態度,當下的生活狀態,乃至他們的世界觀,都是我感興趣的。”

  擅長小清新純愛影片的黃朝亮正在努力適應大陸市場並做出自己的“混搭”,而操刀本片主題曲創作的臺灣知名音樂人吳旭文,則早已把北京當作他的精神家園。作為曾為四大天王和陳奕迅等港臺歌手寫歌的“行業大拿”,吳旭文在音樂市場空前蕭條的時候,也像大多數港臺音樂人那樣,看好內地市場未來的潛力,2001年底就旅居北京並在2013年投入電影配樂界。

  吳旭文喜歡大陸各類原創的電影,他喜歡裏面“令人感動的要死的大山大水”。“臺灣就不一樣,流行音樂也是同一個道理,臺灣電影常常是一杯咖啡一個風鈴之類精致的故事。”吳旭文很形象地比較了兩地大眾文化的特色。“我期待未來華人音樂在北京,地球上的流行音樂重鎮在中國。音樂消費人口只會增加,不會減少。參與這個過程變得很珍貴。從前我很關心成果和票房,但那絕不是我現在生活的全部價值。”

  在吳旭文為《給19歲的我自己》創作的主題曲《出發吧》裏,亦能看見“大山大水”和“風鈴咖啡”的融合,有“所以我説就出發吧,好好愛路上的風景吧”的豪邁灑脫,也有“我站在山頂迎著風,隱約能聽見你呼喚我”的婉約傷感,但卻都是關于青年人的愛情和成長。主題曲響起時,影片的畫面正是男主角從大男孩陡然變成成熟男人,在川藏地區行走的樣子。

  《給19歲的我自己》的演員陣容同樣是“混搭”,來自臺灣的林柏宏和內地演員石安妮演繹了一段橫跨10年的關于“錯過”和“勇敢”的愛情故事。

  此外,影片臺詞和人物關係有非常強烈的“臺式標簽”,搞怪又暖心,讓人聯想到曾經風靡內地的臺灣青春片《我的少女時代》;而影片又全程在內地取景,從杭州校園到甘孜地區,所反映的校園生活很容易讓人代入內地大學的生活景象,從宿舍布景到內地近十年的生活變遷,無一不是用心再現。在堅持自有風格的同時沒有模糊時代和地域背景,是影片所做出的新的嘗試和突破。

  黃朝亮認為,兩岸通過民間交流尤其是影視交流,反而可以得到真正的融合。《給19歲的我自己》正是他作為一名臺灣本土導演所走出的一小步,未來,他希望有更多機會了解內地,在內地做好的電影。當臺北遇上北京,更多關于“混搭”的可能性正在發生。

+1
【糾錯】 責任編輯: 高海英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我運動 我快樂
我運動 我快樂
戈壁亮劍 火炮上膛直刺蒼穹
戈壁亮劍 火炮上膛直刺蒼穹
杭州持續高溫天氣
杭州持續高溫天氣
聯合國特使譴責加沙暴力衝突
聯合國特使譴責加沙暴力衝突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99861371838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