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自媒體進入高級抄襲時代 反“洗稿”大旗誰來扛?
2018-05-03 15:17:15 來源: 科技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移動互聯網時代,自媒體産業快速增長,創業者通過生産高質量的內容獲取粉絲和閱讀量,再通過廣告、電商等手段變現獲利。由于原創內容稀缺,有人便動起了歪腦筋,一條偽原創生産鏈悄然形成。

  前不久,記者看到多種打著“一鍵偽原創”“篇篇十萬加”招牌的商品出現在國內某電商平臺。産品賣家聲稱,此款軟件功能強大,集採集、偽原創等眾多功能于一身。

  這些偽原創稿件是如何被生産出來的?“灰色産業鏈”又是怎麼形成的?偽原創團夥為何能如此肆無忌憚?帶著這些問題,科技日報記者採訪多位業內人士,一探究竟。

  偽原創招式

   顛倒語句、變換段落、照搬邏輯

  偽原創,又被稱為“洗稿”。在百度百科中關于“洗稿”一詞的解釋是,對別人的原創內容進行篡改、刪減,使其好像面目全非,但其實最有價值的部分還是抄襲的。

  這類文章究竟是如何産生的?

  記者打開某偽原創工具網頁,其聲稱:“採用獨有的分詞引擎和自創同義詞庫,模擬百度的中文切詞手段進行偽原創,生成後的偽原創文章更貼近百度等搜索引擎的收錄模式。”具體操作時,使用者將一篇文章輸入進該軟件,之後軟件通過詞語替代實現偽原創。

  具體效果如何?以該工具給出的樣本為例,此樣本原文為新華網刊發的一篇簡訊《南通支雲足球隊坐鎮主場如皋奧體中心》。原文中句子為:昨晚,南通支雲足球隊坐鎮主場如皋奧體中心,以3:2擊敗中超勁旅上海申花,昂首晉級中國足協杯第五輪。經過偽原創後,該句變成:昨夜,南通支雲足球隊坐鎮主場如皋奧體中心,以3:2打敗中超勁旅上海申花,俯首晉級我國足協杯第五輪。前後兩句的不同,只是將“晚”換成“夜”,“擊”換成“打”,“昂”換成“俯”,“中”換成“我”。

  除了詞語替換這種基本操作,偽原創的手段還有很多,如語句顛倒、段落變換等。4月29日,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産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李俊慧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這種通過語序顛倒、詞語替換等手段改頭換面過的文章,可能涉嫌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權。

  經過仔細比對,這種改頭換面可被識別,但另一種形式的偽原創則難辨真偽。2018年1月23日,擁有百萬粉絲的微信大號“六神磊磊”發文直指多個自媒體大號“洗稿”,其中就有同樣擁有百萬粉絲的公眾號“周衝的影像聲色”。前者指出,後者公號上刊發的《郭襄與張三豐:你的風陵渡,我的鐵羅漢》“洗”了自己的舊作。

  次日,周衝在其公號發文否認侵權、剽竊。周衝通過逐段對比、發布手稿釋疑等方式,反駁洗稿指責,並表示擬起訴維權。“六神磊磊”在其文章中稱,“洗稿”跟那種“Ctrl+C(復制)”“Ctrl+V(粘貼)”式的抄襲不同。抄襲抄的主要是文字,很多時候就是照搬,明顯涉及法律層面的侵權;而“洗稿”有時抄的不是文字,而是邏輯和敘事線。

  滋生産業鏈

  形成教、産、推一條龍式服務

  在微信平臺上,廣告是公眾號收入的主要來源之一,而廣告投放與否和公號粉絲量及閱讀量息息相關。為提升粉絲數量,大量公眾號需要保證較高的更新頻率。可原創內容需求多,但供給難度大,于是一條偽原創産業鏈悄然形成。

  “招聘寫手,主要負責提供頭條號類平臺內容,涉及歷史、汽車、娛樂、遊戲、生活技巧等方面,文稿可洗。價格一千字10元起,需要通過查重審查……”

  這是記者在某微信群中看到的一則信息,像這樣明碼標價招聘偽原創寫手的廣告甚至出現在一些求職網站上。更令人氣憤的是,一些偽原創在閱讀量上,甚至超過了原創。日前,有自媒體平臺反映,自己在當日11點28分發的稿子,18點28分就被“洗”了,而“洗”後文章的閱讀量超過了原文。

  除了“洗稿”,與偽原創相關的其他業務也一並“開花”。記者隨機加入了幾個群名為“爆款文章工具”“爆款文章訓練”的QQ群,群內時不時就有人推出“微信快速引流,多種加人推廣方法,有意者滴滴我,非誠勿擾”“刷頭條粉絲3元100個,刷閱讀量4元一萬”等消息。

  記者打開QQ軟件,用關鍵字“偽原創”進行搜索,結果出現了一百多個相關QQ群。群內人數多則上千,少則幾十。這些群不僅提供偽原創工具,還提供教學視頻,其中自媒體爆款文章培訓課程頗受歡迎。

  在上述偽原創工具頁面上可以看到,偽原創服務的人群主要為網絡寫手、網站推廣者等。查看其歷史信息後,記者發現早在2008年上述偽原創工具就已經出現。

  追責困難

  法律界定模糊,維權成本高

  偽原創如此猖獗,如何打贏這場“洗稿”戰?

  從法律角度來看,“洗稿”不像抄襲已有了相對明晰的界定,甚至一些法律界人士對此都看法不一。“從法律角度來看,版權保護的是內容,而不保護思想或觀點。也就是説,同一個觀點,換種表達方式寫出來,這很難從著作權法的角度判定其為侵權。”4月28日,微信團隊相關負責人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採訪時説。

  “判斷是否為原創,既可以通過技術手段比對重合度,也可以通過第三人閱讀比對,從讀者角度判斷相似性或雷同度。”在李俊慧看來,是否構成侵權,關鍵還是要看採用詞語替換等方式形成的作品與原作品的差異度,引用比例過高的作品就涉嫌侵權。

  2015年,微信公眾平臺建立了原創保護機制,推出了原創聲明功能。

  “這是一個長期存在的棘手問題。”上述微信團隊相關負責人表示,微信公眾平臺主要通過中文分詞來判定兩篇文章的重復率,即同時對比兩篇文章,看內容的相同比例。目前,微信團隊正準備更新産品策略保護原創,通過流量傾斜、廣告傾斜等方式,扶持原創內容。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自媒體大V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其實很多人都被“洗”過稿,他們既是“洗稿”的受害者,也是有意無意的參與者。“有時看到一篇爆款特別好也來寫,熱點話題完全跳出原稿也很難,那這算不算‘洗稿’?”

  法律界定的模糊讓原創作者的維權之路走得異常艱難,往往維權者即便打贏了著作權官司也是心力憔悴。原創作者普遍反映,“維權費用高、流程復雜”,于是“忍氣吞聲”成了無可奈何之選。

  “因此,依靠現行法律難以解決‘洗稿’問題。”上述微信團隊負責人表示,平臺正投入大量人力研究典型案例,嘗試從平臺規則設計上約束偽原創。(翟冬冬)

+1
【糾錯】 責任編輯: 高海英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航拍江西宜豐野生泡桐林 花如雪點綴樹叢
航拍江西宜豐野生泡桐林 花如雪點綴樹叢
新疆白哈巴村鋪“綠毯”展清新脫俗之美
新疆白哈巴村鋪“綠毯”展清新脫俗之美
探訪多米尼加共和國的“中國城”
探訪多米尼加共和國的“中國城”
陽光下的“滾滾”搞怪賣萌惹人愛
陽光下的“滾滾”搞怪賣萌惹人愛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99861371535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