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出版工作須堅守社會效益為先的底線
2017-12-11 11:15:58 來源: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經過長期努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這是我國發展新的歷史方位。”這表明,在新的歷史起點上,一切發展都要以新的思想和姿態來適應新的時代特點。體現到出版工作上,出版人應該牢記使命、堅守底線、勇于創新,為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發展添磚加瓦。

  牢記文化使命

  自古以來,出版都是文化傳播的重要窗口。從殷周時代的金文到漢代石刻,從隋朝的雕版印刷到宋代畢昇發明活字印刷,再到現代意義上以圖書、報刊、音像、電子、網絡等載體進行的出版活動,每一種出版物都是人類先進文化思想的結晶,每一次發明創造都為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播提供了新的動力。新時代的出版人更要堅定不移肩負起歷史賦予的文化使命:

  為人民奉獻優質的精神食糧。十九大報告在闡釋如何推動社會主義文化繁榮興盛時提出,要“滿足人民過上美好生活的新期待,必須提供豐富的精神食糧”。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也講過,“把最好的精神食糧奉獻給人民”是當代中國文藝工作者的歷史使命和責任。事實上,不僅是文藝工作者,當代所有文化工作者都要牢記這一使命和責任。作為當代文化工作者的重要組成,出版人理應擔負起創作和生産優質文化作品的歷史重任。

  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者和弘揚者。恩格斯説過,“每個人都有充分的閒暇時間去獲得歷史上遺留下來的文化——科學、藝術、社交方式等等——中一切真正有價值的東西”。中華五千年文明璀璨奪目,出版人要深入挖掘中華文化寶藏的各種可能,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蘊含的思想觀念、人文精神、道德規范充分融入到作品創作和生産中,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向世界講好中國故事,讓中華文化散發出永久魅力和時代風採。

  做中國先進文化的引領者和踐行者。先進文化是能夠反映和適應先進生産力發展要求的文化,是根植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實踐的文化。近年來,隨著各項技術不斷進步,我國出版業格局也發生了巨大轉變。2016年,我國數字出版實現營業收入5720.85億元,對新聞出版全行業營業收入增長貢獻超過三分之二,數字出版物累計出口佔出版物出口比重也進一步提高,佔到全部出口金額的27.7%。進入新時代,出版業仍要勇于變革、勇于創新,尤其要加強中外交流,在“以我為主、兼收並蓄”中不斷進步,推動中華文化走出去。

  堅守社會效益底線

  社會效益是指主體實踐活動對社會發展所起的積極作用或産生的有益效果,在現代話語體係中,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是相伴相生的。當然,社會效益中也包含經濟的部分,比如出版物進入市場獲利後通過納稅為社會所作的貢獻也屬于社會效益。

  最早將“社會效益”一詞寫入報告的是黨的十六大。黨的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十九大報告對這一詞都有不同層次的表述:十六大報告提出“始終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十七大報告提出“始終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做到經濟效益與社會效益相統一”,十八大報告提出“要堅持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構建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的體制機制”,不難發現,黨中央關于社會效益問題的認識已經從意識層面逐步上升到了實踐層面。

  2015年9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推動國有文化企業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實現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這是新時代指導文化領域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實現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的綱領性文件。《意見》指出,盡管當前文化市場盡顯繁榮之貌,但“片面追求經濟效益、忽視社會效益現象時有出現,兩個效益相統一的問題還沒有得到很好的解決”。因此,《意見》強調“文化企業必須始終堅持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實現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國有文化企業要充分發揮示范引領和表率帶動作用,在推動兩個效益相統一中走在前列。”實際上,早在1983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強出版工作的決定》就已提出,“社會主義的出版工作,首先要注意出版物影響精神世界和指導實踐活動的社會效果,同時要注意出版物作為商品出售而産生的經濟效果。”換言之,出版工作必須堅守社會效益為先的底線,同時兼顧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統一發展。

  創新出版體制機制

  黨的十九大報告關于如何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實現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的論述為出版工作提供了重要指導。筆者認為,當務之急是要創新出版體制和機制。

  新時代出版行業應當在創作生産、傳播推廣、評估考核等流程上建立一套適用于彰顯社會效益、推動兩個效益相統一的機制:第一,建立靈活的創作生産機制。在創作源頭上,出版單位要牢牢堅持正確的思想導向,緊緊圍繞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需求,遴選好的素材,策劃好的選題,同時把握好大眾在閱讀內容、載體、方式上的變化,推出一批反映新時代氣象的優質作品。第二,建立暢通的傳播推廣機制。一部好的作品,如果得不到好的傳播推廣,其社會效益也難以發揮。新時代要用新理念、新方式,不僅要線上手段與線下手段相結合,還要注重營銷技巧的運用,特別是在海外傳播上,要充分運用互聯網技術、數字技術實現跨時空傳播。第三,建立科學的評估考核機制。2017年6月,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頒布《網絡文學出版服務單位社會效益評估試行辦法》,這是《意見》頒布以來文化界作出的最強呼應。未來各個出版行業都要建立科學的評估考核機制,通過評估考核來監督和約束出版市場活動,尤其是數字出版領域,更應該盡早出臺社會效益專項評估考核辦法。

  總之,出版工作任重道遠,出版人要不忘初心、砥礪前行。新時代出版人要堅持“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實現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的基本原則,蓄力創新,把出版工作推上一個新的臺階。(作者吳釗 單位:深圳大學文化産業研究院)

+1
【糾錯】 責任編輯: 高海英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世紀“大改道”——為了186萬黃河灘區居民的美好生活
世紀“大改道”——為了186萬黃河灘區居民的美好生活
峰回路轉
峰回路轉
冰瀑玉壺景壯美
冰瀑玉壺景壯美
伊拉克總理宣布打擊“伊斯蘭國”取得歷史性勝利
伊拉克總理宣布打擊“伊斯蘭國”取得歷史性勝利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99861368169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