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網絡文學創作並非“從零開始”
2017-12-11 11:04:41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編者按

  隨著互聯網技術和新媒體發展的日新月異,文藝形態出現重大變革。網絡文學作為一種新的文學樣式,拓寬了文學表現疆域,重新構建了文藝生態。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要堅守中華文化立場,立足當代中國現實,結合當今時代條件,發展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來的,民族的科學的大眾的社會主義文化。這為我們理解網絡文學、創作網絡文學、繁榮和發展網絡文學,設定了價值目標,也指明了發展方向。本版今日推出三篇評述文章,從不同角度闡述網絡文學創作應該如何有效對接文學傳統,彰顯中國風格與中國力量,並對網絡文學研究存在的短板進行集中梳理。敬請關注。

  談起快速發展的網絡文學,人們對網絡創作所對接的文學傳統,以及依托什麼樣的文化母體進行傳承與創新似乎關注不多。事實上,網絡文學傳承中華文學傳統,網絡創作秉持中華文化立場,網絡作品蘊含傳統文學精神,不僅是對網絡文學的一種期待,而且也是許多優秀網絡作品的一種內在品質和一些網絡作家的藝術追求。

  科技與人文的聯手

  網絡文學是伴隨互聯網的興起而出現的一種新興文學形態。數字化網絡是人類的技術發明,而網絡文學是基于人的主體創造。網絡技術可以“無中生有”,網絡文學卻需要“技術聯姻”和“精神傳承”。有網絡作家曾説過:“網絡文學的父親是網絡,母親是文學。”網絡是當代高科技的代表,文學則是人文精神的體現,科技與人文在“網絡文學”旗幟下達成統一。既然網絡是技術化的産物,文學是人文性創造,網絡創作就不單是純粹的“技術操盤”,而是一種文學審美的價值創造和意義生成,離不開創作者特定的精神資源和立場站位。因而,網絡文學創作同人類任何一種精神生産一樣,不是白手起家、從零開始,也不是隨心所欲地創造,而是在“既定的、從過去承繼下來的條件下的創造”。

  網絡文學雖然有些“另類”,但網絡文學畢竟還是“文學”,它仍然需要賡續文學傳統,學習前人經驗,汲取人類文明精華,在繼承中創造,始于“返本”而得以“開新”。不僅網絡寫作的語言表達、敘事方式、結構安排古已有之,許多網絡作品的情節設置、故事橋段等各種文學要素也都能找到傳統文學的影子,受益于傳統文學千百年的藝術積淀。更為重要的是,這些作品的思想蘊含、價值營造、人文審美意義等觀念層面的東西也無不淵源有自,可以從傳統文學的文化母題中找到它們的歷史基因。

  比如,明清時期的四大名著,《西遊記》寫神魔、《三國演義》寫歷史、《水滸傳》寫俠義、《紅樓夢》寫才子佳人,也可以説是類型化的長篇小説。魯迅的《中國小説史略》將《官場現形記》《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老殘遊記》和《孽海花》稱之為“四大譴責小説”,就是一種類型小説的劃分方式。網絡上數量最大的幻想類作品如玄幻、魔幻、武俠、仙俠等,與近現代文學史上的金庸、古龍、黃易、梁羽生、溫瑞安等人的武俠小説不能説沒有淵源關係。《擇天記》《巫神紀》《鬥破蒼穹》等眾多熱門小説展現的玄幻世界,建構出浩大磅薄的神魔或修煉譜係,均可在傳統神話中找到源頭。唐家三少、天蠶土豆、夢入神機、辰東、我吃西紅柿、血紅等網絡作家,他們的作品受到眾多網友追捧,其實正是傳統武俠、玄幻小説閱讀心理和欣賞習慣的一種延續。

  網絡文學的變與不變

  文學是變化的,正所謂“若無新變,不能代雄”,特別是在急劇變化的時代就更是這樣。不過,不管怎麼變、如何新,網絡文學終歸還應該是“文學”,大凡是文學就該有一些屬于文學的不變的東西。這個“不變的東西”是什麼呢?多年前就有作家提出,網絡改變的只是文學載體、傳播方式、閱讀習慣和表現方式,“不能改變文學本身,如情感、想象、良知、語言等文學要素”。也有學者旗幟鮮明地質問:“網絡時代的文學,什麼是不能少的?”給出的回答是:不同時代的文學或許各有其媒體技術方面的差異,但“體驗、想象力和才華,及由此而生的獨創”是真正的文學所不能少的。是的,對于文學而言,有許多東西確實是不能少的,如果少了,它就將不再是文學。

  事實上,積淀了數千年的文學傳統,人們對什麼是文學,什麼是好的文學,怎樣創作優秀的文學,已有公認的評判標準和經驗。譬如,大凡是文學,不管是傳統文學還是網絡文學,都應該是一種人文性的審美行為,其所表現的都是人與現實之間的審美關係,網絡創作絕不是單純的技術操作,而是一種特定的意義承載和價值書寫。再如,網絡文學只要還屬于精神産品,它就應該具有作為精神産品所必具的基本特點,都需要蘊含精神産品特定的品質,都處在特定的意識形態語境之中,都應該用正確的價值觀反映這個社會的文化生活質量,影響人的精神世界,引導人們向善、求真、審美,能夠啟迪思想、溫潤心靈、陶冶性情。並且,新時代的文學創作,不管是傳統寫作還是網絡創作,都需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反映時代要求和人民心聲,做到“感國運之變化、立時代之潮頭、發時代之先聲”。這樣看來,網絡文學變化的是媒介載體,不變的應該是藝術品質;網絡作品變化的是內容和生産方式,不變的是內容背後的人文立場和創作者的文學初心。

  這時候,積淀深厚的傳統文學便顯露出它執拗的身影——一方面,人類賦予文學的價值原點和意義模式,以及它那豐盈的藝術經驗,需要在網絡文學中得到傳承;另一方面,網絡文學要使自己成為一種富含“文學性”的文學,成為人類歷史上的一個文學節點,就必須守正創新,在批判繼承文學傳統中實現革新創造。因為説到底,決定文學是否“文學”的不是它的入口和載體,而是文學性的含量。自古以來,文學的河床能夠留存下來都是富含人文審美價值的作品,否則都將是過眼雲煙。

  吸取傳統文學滋養

  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的歷史條件下,網絡文學要往前走、向上走,成為弘揚時代精神、凝聚中國力量的優質源頭,離不開文化立場的主體定位,即對接優秀文學傳統,傳承中華文化精華,堅定文化自信,創造更多傳播當代中國價值觀念、體現民族文化精神、反映中國人審美追求,思想性、藝術性、觀賞性有機統一的精品力作,使網絡文學成為新時代中國文藝建設性的積極力量。中華優秀的傳統文化是我們民族的精神命脈,是我們屹立于世界文化之林的堅實根基。歷史上一代一代傳承下來的文學傳統和美學風范,諸如興觀群怨、言志緣情、暢神比德、知人論世、文以載道、氣韻生動、遷想妙得、余味曲包、目擊道存、意境神韻等,從古代神話到《詩經》、楚辭、漢賦、唐詩、宋詞、元曲、明清小説,一直到現當代優秀文學傳統,這一中國文脈對于網絡文學創作不僅有用,而且有效,不僅不能終止于網絡,而且應該在網絡文學中得到傳承和弘揚。“求木之長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遠者必浚其泉源”。網絡文學從傳統文學中吸取養分,必將促使自己從“高原”走向“高峰”,創造出“真力彌滿,萬象在旁”的新境界。

  誠然,相對于傳統文學,網絡寫作更尊重讀者的選擇和市場認可。並且,面對網絡和網絡時代的新生活,傳統文學的慣例和規制,也需要結合媒介變遷和社會發展予以調適,只能批判性地傳承,在揚棄中創新。那些較為成功的網絡作品已經為此進行了有益的探索,如較早的網絡小説《悟空傳》,其寫作靈感源于古典名著《西遊記》和現代港片《大話西遊》,作者借用前者的故事淵源和人物關係,又提取後者的語言敘事方式,以古代西遊人物演繹現代西遊情節,對人物和主題進行創造性的時空轉換,將原來一心朝佛的取經師徒脫胎換骨,還原成為有愛有恨有欲有求有苦有痛的“人”,巧妙地詮釋了現代人對美好精神世界的追求與探尋。這正是對網絡文學繼承優秀文學傳統、創造精品力作的一種詮釋。只有“文學”,不見“網絡”,以“文學”的品相消弭網絡文學與傳統文學的邊界,這就是網絡文學所要追求的目標。

  (作者:歐陽友權,係中南大學文學院教授)

+1
【糾錯】 責任編輯: 高海英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世紀“大改道”——為了186萬黃河灘區居民的美好生活
世紀“大改道”——為了186萬黃河灘區居民的美好生活
峰回路轉
峰回路轉
冰瀑玉壺景壯美
冰瀑玉壺景壯美
伊拉克總理宣布打擊“伊斯蘭國”取得歷史性勝利
伊拉克總理宣布打擊“伊斯蘭國”取得歷史性勝利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99861368169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