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絲綢之路上東西方共同的音樂記憶

2017年05月15日 16:01:02 來源: 光明網
http://vod.xinhuanet.com/v/vod.html?vid=420439

    日前,北京音樂生活展廳內的幾件形似半截弓背的華美樂器,吸引了眾多觀展者駐足。這些名叫箜篌的古樂器曾盛行西域,卻一度失傳未留一物一譜。近來,在國內外舞臺上、熱門古裝影視劇中,箜篌及其樂曲頻頻亮相。甚至在二次元的網遊中,這款帶有神秘色彩的古樂器也作為仙幻法器,出現在年輕一代視野中。

    箜篌,這件絲綢之路上留下過獨特東方文化印記的古樂器,在現代今天又具有怎樣的文化價值和魅力?

    失傳三百年,雖古老卻“年輕”

    在北京音樂生活展廳內,數名不足十歲的孩童在青年箜篌演奏家魯璐指導下,環抱大琴,雙手指尖飛速地在琴弦上吟、揉、壓、顫,空靈清澈的琴聲演奏起《天空之城》,引來眾多觀眾駐足聆聽,讚嘆不已。

    曲閉,魯璐動情地對在場觀眾説:“這就是古絲綢之路上最重要的古樂器——箜篌,誰聽到她,就一定會愛上她。”

    古代箜篌有著三種形制,鳳首箜篌、臥箜篌和豎箜篌。其中,豎箜篌,又名“胡箜篌”並非本土樂器。談及其身世,魯璐稱豎箜篌在漢代時由絲綢之路傳入中原,被譽為“絲綢之路上的遺珠”。《通典》雲:“豎箜篌,胡樂也,漢靈帝好之”。在文化大交融的南北朝時期,被完全漢化的箜篌逐漸成為中原民族定型的傳統樂器。

    1996年,在我國新疆的扎滾魯克古墓群出土了兩件古老的小箜篌,年代可追溯到2700年以前,且在此之後多件箜篌實物出土于新疆,從此我們可看出古絲綢之路途經之地正是箜篌興盛重要區域。

距今約2700年的木豎箜篌(復制品)。光明網記者 張紫璇/攝

    “稱其為‘遺珠’是因為這件古樂器在明末清初一度失傳,再沒有箜篌實物出現,無人能彈奏,甚至沒留下一首樂譜,只有在古壁畫上能見其容顏。”魯璐介紹,豎箜篌被宮廷獨佔,失去民間發展根基,直接導致其斷代了300年之久。

    經過多代制琴家的努力,直到上世紀八十年代,現代箜篌才復原“重生”在大眾面前。“所以,箜篌既是最古老的民族樂器之一,又是最年輕的樂器之一。”魯璐説。

    與豎琴相似,具有“世界基因”

    在展覽現場,不少觀眾對箜篌感到新奇,一些家長和孩子甚至誤以為是西方的豎琴。魯璐介紹到,其實箜篌和豎琴本就是同祖同宗。

孩子們彈起箜篌感受動人琴聲。光明網記者 高靈傑/攝

    “箜篌是一種具有世界基因的樂器,在世界范圍內有很多泛箜篌類樂器出現。目前,遺存古箜篌壁畫國家就多達22個。”魯璐稱,經過歷史和文化不斷變遷,本土化的箜篌與豎琴形成了不同的音樂語言。通過吟、揉、壓、顫等獨具中國韻味的彈撥技巧,箜篌能夠呈現出中國古樂特有的音律之美。

    “回顧箜篌的發展脈絡可以看到,這是一個見證民族交往融合和國家外交發達的重要樂器。”魯璐回憶,2014年APEC會議期間,她就用箜篌外交的方式為多國領導人夫人在頤和園演奏,墨西哥總統夫人裏韋拉對箜篌充滿了興趣並試彈。

    “箜篌最吸引國外聽眾的是:我們的樂器如此相似,但是我們卻保留特色,各有不同。音樂無國界,箜篌作為‘一帶一路’上重要的文化符號,正在發揮著特有的東方魅力。”魯璐告訴記者。

    “一帶一路”上延續東方韻律

    “2000多年前箜篌在西域地區發展盛行,但如今的新疆卻沒有一個人可以演奏它。”談到2015年踏上新疆開始第一次箜篌尋根之旅,魯璐感慨萬千。在她看來,無人傳承,無疑讓箜篌的發展和延續面臨再次面臨斷代風險。

    “來到新疆,真實地觸摸著千年前的箜篌殘品,我激動得眼淚打轉,那種感覺就像是在與古琴主人的靈魂對話。”魯璐説,從那時起,她就決心一定要把箜篌傳承工作堅持下去,不能讓這件千年古樂器的技藝再次失傳。

    2015年5月,魯璐攜其箜篌團隊與新疆且末縣攜手建立了新疆唯一一所箜篌公益教學基地及師資培訓基地,每年免費招收箜篌演奏學員和師資培訓班學員。她希望將箜篌這個被遺忘千年的古樂器,帶回這個曾經有過它輝煌的故土。

    “這些年來,我們一直在全國各地培養箜篌傳承人,在傳授琴藝的同時,更重視培養箜篌學習者對這一古老文化的學習與情懷。希望這種古老的樂器,永遠煥發生機,流傳久遠。”魯璐道出心中期待。

    她介紹説,當代箜篌的學習人數依然少之又少,箜篌的傳播和發展任重道遠。“我希望對箜篌的傳承能夠喚起人們對于這件古樂器的共同記憶。讓更多人看到像箜篌這樣古樂器傳承的歷史和文化價值。”以新民樂人的責任和擔當之心展示民族的“文化自信”。(光明網記者張紫璇/文 高靈傑拍攝/制作)

【糾錯】 [責任編輯: 高海英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998612960507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