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16年報紙的創新與遺憾

2017年03月20日 14:26:05 來源: 《青年記者》雜志

    隨著中國智能手機用戶、互聯網用戶的規模躍升到新的高度,報紙媒體的生存發展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2016年,中國報紙的創新力度呈現增強勢頭,在傳播內容、傳播技術、媒介融合、經營管理等方面新意頻現,但中國報紙的經營狀況整體上並未好轉,中國報紙的遺憾依然不少。

  傳播內容創新

  綜觀2016年報紙傳播內容的創新,主要體現在突出重點、錯位傳播。

  2016年1月4日,《華西都市報》在頭版發表《有你在 燈亮著——改版致讀者》,開啟新一輪改版。它通過對新聞的全面産品化和精準定制化,強調産品導向、原創到底、互動引領,打造一張“大眾化高級報紙”。

  2016年1月6日,《株洲晚報》改版,更加注重突出重要新聞,對于普通新聞則採用集納版式刊發。

  2016年4月26日,《齊魯晚報》改版,把海量的、即時的、動態的信息交給新聞客戶端“齊魯壹點”等新媒體矩陣,讓主流、權威、純凈、有用的新聞回歸報紙。

  2016年10月21日,《南方日報》開啟新的改版,恢復重點版,重新打造“時局·觀察版”,增加廣東新聞的版面,增加當地、健康等民生新聞的比重,做足有可讀性的新聞。

  報紙新創版面或欄目,也是助推報紙傳播內容創新的一種方式。2016年1月4日,《中國紀檢監察報》推出新創辦的《歷史周刊》,旨在介紹和傳播優秀歷史文化,啟迪心智,固本培元;旨在挖掘和研究古今中外廉政建設的經驗教訓,為創新紀檢監察工作提供借鑒。2016年,《經濟日報》新設“經濟圓桌”“經濟人物”“中經發布”“融天下”“城鎮化”“企業”“現代服務”“扶貧開發”等專題版面,並將“海洋經濟”調整為“藍色經濟”,增加《城市周刊》。2016年1月15日起,《中國青年報》每周五推出《暖聞周刊》,做有溫度的新聞,推出全媒體專欄《暖故事》。

  傳播技術創新

  傳播技術的創新,改變了傳統報紙的報道方式,助力報紙傳播內容的創新。

  在融媒體時代,無人機開始成為新聞媒體的重要裝備。2016年1月4日,《深圳晚報》無人機採訪隊宣告成立,先期組成擁有10架無人機的採訪隊,並最終實現一線採訪部門的全面配備,從而開辟《深圳晚報》全新視野的新聞採訪模式,實現與深圳ZAKER以及深圳官方微博、微信的即時互動。

  人工智能技術的突飛猛進,讓新聞産品的多元開發和競爭更為激烈。2016年,《中國日報》實現世界首例人工智能視頻採訪。通過整合人工智能技術,採訪真人而制作虛擬視像,可全天候、全方位回答全球受眾的提問,成為世界上首家將人工智能技術融入新聞採訪實務的媒體,實現了多媒體新聞報道的重大突破。

  2016年可稱為“移動直播元年”,移動直播和短視頻被業界認為是當前最大的風口。隨著紙媒轉型的加深,紙媒在繼續打造“兩微一端”的同時,也越來越多地發力做移動直播。2016年8月8日,由《人民日報》全媒體平臺直播的“新疆哈密傳統刺繡品牌戰略網絡新聞發布會”在線上順利舉行。本次發布會是新疆首次以全媒體全網直播的方式舉辦新聞發布會,也是《人民日報》在視頻直播領域的全新嘗試。

  2016年9月2日起,北京新媒體集團“北京時間”與《中國青年報》聯手組成報道團隊,對杭州G20峰會進行全景直播。2016年10月9日至12日,《新京報》與“騰訊新聞”合作推出一檔新聞直播節目《我們》,通過視頻直播、文字報道多方融合的方式進行全媒體報道。此外,《新京報》連續四天刊登了一組廣告,醒目的宣傳語分別為“新聞直播,看我們!”“新聞視頻,看我們!”“新聞現場,看我們!”“關鍵時刻,看我們!”

  採用VR(虛擬現實)技術,也是2016年報紙傳播技術創新的一個熱點。2016年全國“兩會”期間,《人民日報》採用VR全景拍攝技術,改變了以往只要守在相機取景器後專心拍照的工作狀態。該報的VR作品《VR帶你進會場·政協大會這樣開幕》,用戶足不出戶,就能看到大會開幕式、人民大會堂內景,以及政協委員們起立唱國歌、聽報告的場景,真正地720度沉浸式體驗。《光明日報》的融媒體作品《政協新聞發布會VR實況》,網友點擊鼠標或是在手機屏幕上滑動手指就可以拉近發布會的任意視角。

  媒介融合創新

  在新媒體的衝擊與倒逼之下,報紙媒體不得不加快融合步伐與轉身速度,在媒介融合創新方面邁出更大步伐。

  1.傳統的紙質版面與新媒體進行融通,尋找最佳“融接點”

  2016年全國“兩會”期間,融媒表現得淋漓盡致。《人民日報》新媒體在創意傳播上“玩”出了新高度。雲直播站上報道的制高點,前方記者採集視頻圖文數據並實時回傳,新媒體中心編輯快速加工後同步分發給包括客戶端、微博、微信在內的《人民日報》融媒矩陣;記者全媒體技能大爆發,“e記者”、網絡視頻直播各顯神通;H5産品《原聲回放!一起來聽總理的工作報告》上線後,在朋友圈也形成了裂變式傳播。

  2016年5月4日,“中央廚房”的H5産品登上了《人民日報》的新聞頭版。將H5産品印成二維碼放在紙媒上是很少見的,更何況是在《人民日報》的頭版。2016年9月2日,《中國青年報》頭版的《“指尖正能量”青年H5創意傳播大賽閉幕》報道,並在文末印制了二維碼。掃描二維碼,跳轉出來的鏈接不僅有該篇文章,還附加了本次大賽的獲獎名單,避免了因文章內容太多而受報紙版面空間限制的尷尬處境。

  2016年7月底,鄭州報業集團將集團旗下的黨報《鄭州日報》、都市報《鄭州晚報》、網站“中原網”的視頻、音頻及地鐵報、社區報、手機報等媒體的“兩微一端”全部打通,黨報、都市報、網絡的時政部、經濟部、縣市部、文娛部、體育部逐步合並,各媒體只保留夜班和保留各自的特色欄目數十人,所有稿件進入“新聞超市”,按需取稿付酬,每個人都是全媒體記者,既減少人才重置,又提高作戰效率。2016年,《合肥晚報》記者署名也有新的改變,“合肥晚報 合肥都市網記者×××”代替了“本報記者×××”,這是媒介融合的一種外在表現。

  2016年11月17日,南方財經全媒體集團揭牌儀式在廣州舉行,這是國內第一家全媒體集團。

  2.創辦新的新媒體,是報紙實行媒介融合的必然選擇

  2015年,傳統媒體開發的新聞客戶端呈現井噴發展之勢。2016年2月發布的《中國傳統媒體新聞客戶端發展報告》顯示,主流傳統媒體的新聞客戶端數量已達231個。2016年,傳統媒體的新聞客戶端再攀高峰。

  2016年1月11日,《武漢晚報》“武漢觀”APP開始試運營,這是一款生活服務類移動端産品。此外,《贛南日報》的“前端”、《淮北日報》的“智匯淮北”、《新聞晨報》的“周到上海”、《甘肅日報》“神舟”、《天津日報》的“新聞117”、《深圳特區報》的“讀特”、《合肥晚報》與ZAKER合作打造的“ZAKER合肥”等新聞客戶端陸續上線。

  2016年,重慶日報報業集團、重慶日報共同打造的新媒體微信公眾號“理論頭條”上線。2016年7月13日,上海報業集團與上海實業集團聯合打造的“城生活”智慧社區平臺品牌戰略正式發布,涵蓋APP(客戶端、物業端)、微信服務號、線下服務站點、Web端。

  2016年6月28日,《新疆經濟報》與新疆雲聯智慧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聯合建設的MR融媒體實驗室亮相。

  2016年9月18日,《烏魯木齊晚報》全媒體指揮中心成立,全媒體採編平臺投入試運行。

  2016年9月23日,《書法報》“一網五際”融媒體平臺啟動。

  2016年10月21日,《南方日報》開啟全媒體改版,著力推進《南方日報》、南方網、“南方+”的採編一體化,實現採訪部門的跨媒介採寫供稿。

  經營管理創新

  創辦新的刊物,尋求新的利潤增長點,是中國報紙在經營方面的一種創新。雖然一些報紙陸續休刊,但仍有一些報紙瞄準社區報、老人報、經濟新區、新興行業等市場空白逆市創刊。

  2016年4月8日,由山東廣電網絡集團與大眾報業集團聯合創辦的生活服務類報紙《近報》創刊,該報每周一期,每期56個版,雙膠紙雙面彩色印刷,周五出版。

  2016年4月11日,浙南産業集聚區管委會和溫州日報報業集團聯合創辦的《今日開發區》和《浙南産業集聚區》舉行首刊儀式,這兩份報刊分別由《溫州日報》和《溫州晚報》負責。《浙南産業集聚區》是溫州城區最大的社區報,也是《溫州晚報》創辦的第五張社區報。2016年5月8日,遼寧報業傳媒集團主辦的《幸福老人報》創刊,該報為周刊,以“關注老人幸福,專業品質服務”為辦報宗旨。

  2016年5月24日,湖南湘江新區與長沙晚報報業集團合作創辦《湘江早報》,這是湖南湘江新區黨工委、管委會機關報。2016年9月28日,貴州日報報業集團與貴安新區黨工委、管委會聯手打造的《貴安新區報》創刊。

  2016年6月12日,雲南日報報業集團主管、雲南報業文化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主辦的《雲南旅遊文化時報》創刊。2016年8月9日,由湖南日報報業集團主管、華聲在線股份有限公司主辦的專業美食周刊《大湘菜報》創刊,新湖客戶端湘菜頻道、大湘菜微信公眾號同步上線。

  吸引社外強勢資本的入駐,是當前中國報紙經營管理創新之舉。2016年7月13日,經人民日報社批準,藍鯨傳媒集團對《國際金融報》的投資正式落定。

  實現資産證券化,在部分報紙經營管理上具有創新意義。2016年6月16日,揚州報業傳媒集團旗下控股子公司——江蘇江南大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證券簡稱“江南傳媒”)在新三板舉行挂牌上市儀式,成為資本市場地級市媒體“全國第一股”。2016年7月18日,華媒控股發布公告稱,旗下的浙江風盛傳媒股份有限公司正式獲批挂牌新三板。

  向影視、電商等興盛行業拓寬投資領域,是部分報紙經營管理創新的又一方向。2016年6月22日,《雲南信息報》新媒體影視中心成立,並與多家省內視頻制作機構簽約,布局視頻領域的內容生産和傳播。2016年7月5日,《北京晚報》宣布正式搭建“北晚優品”官方報商平臺。“北晚優品”上線伊始,選擇與中糧“我買網”攜手,在食品等領域展開戰略合作。目前,“北晚優品”的銷售渠道包括“96060”的訂購電話、移動終端的“北晚優品”微店和APP、“北晚優品”的線下展銷中心。

  2016年9月8日,揚州報業傳媒集團與支付寶、樂視簽約合作,進軍新媒體經濟領域,同時簽約“大運揚州”演藝項目和揚州特色小鎮旅遊發展有限公司項目,進軍旅遊業。2016年9月10日,江西日報傳媒集團文化創業投資公司旗下江西永遇樂影視公司作為第一出品人投資的係列數字古裝電影《俠骨遊醫》在浙江橫店開機,該係列劇由6個獨立的電影組成。

  加強與強勢新媒體的合作,也是中國報紙經營管理創新的重要手段。2016年9月1日,南方報業傳媒集團與“今日頭條”公司簽署協議,雙方將在數據共享、技術合作、報告生産、舉辦研究成果發布活動等方面開展互動合作。2016年9月14日,中國青年報社與北京新媒體集團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在內容生産、人才培養、産業拓展、産品營銷、品牌推廣、團隊建設等方面深度合作,次日便啟動一場以盧溝橋為主會場、揚州為分會場的史上最大規模全球華人賞月直播。

  發行是報紙生存的生命線,發行創新是報紙經營管理脫離困境的關鍵舉措。為在發行困境中求得生存,重慶日報報業集團旗下發行公司、電商物流公司攜手新疆生産建設兵團啟動“我在新疆有一顆棗樹”大型讀者徵訂活動:訂閱2017年《重慶晚報》《重慶晨報》《重慶商報》任意一份的讀者,就有機會在新疆和田認養一棵以自己名字冠名的棗樹。

  減少版面或出版期數,代之以新媒體傳播,可以明顯降低辦報成本,這是報在紙經營困境之中的止損創新。2016年2月16日《東南快報》在頭版宣布刊期由日報改為周五報,即周一到周五出版,周六、周日休刊。自2016年2月20日起,《晶報》試行雙休日出合刊,周日內容隨周六出版,法定節假日期間主要通過晶網、“晶報”新浪微博、“晶報”微信公眾號發布新聞。2016年11月15日,《中國青年報》在頭版刊出題為《初心不改 觸手可及》的文章,表示2017年《中國青年報》全新改版,周六、周日不再出版紙質報紙,而轉移到新聞客戶端上。

  若幹遺憾

  2016年,中國報紙留下的遺憾,主要集中在以下兩個方面:

  一是部分報紙相繼休刊或傳出休刊消息

  2016年1月1日起,創刊34年的《河南電力報》休刊。2016年1月15日,《戰旗報》《戰友報》《戰士報》《前衛報》《前進報》《人民前線》《人民軍隊》七大軍區黨委機關報完成歷史使命,宣告正式停刊。2016年3月29日,香港東方報業集團表示從4月1日起暫停出版旗下的中文報章《太陽報》,其電子版和網站也將在同日停止運作。2016年7月4日起《鷹潭日報》旗下《贛東都市報》正式休刊。2016年9月1日起,遼寧《時代商報》休刊。

  2016年11月13日,《京華時報》在其官方微博透露將休刊:“過去幾年來,由于新媒體的衝擊和市場環境的變化,《京華時報》身陷困境,虧損嚴重,突圍未果。如斯大潮下,經反復考慮、慎重研究,上級主管部門作出了將京華時報社主管主辦單位變更為北京日報報業集團、並于2017年1月1日休刊的決定。”《東方早報》也在2016年下半年傳出將于2017年1月1日休刊的消息。

  創新之勢不可阻,順勢而“亡”也不失為一種明智之舉。那些“隕落”的報刊令人惋惜,但他們的足跡必會在中國報業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一般來説,報紙停刊或休刊,是因為沒有改善經營方法,使得其在發行中走向下坡路,處于虧損狀態。停刊或休刊,卻讓其擺脫了虧損的包袱。但是,在決定停刊或休刊之前,須慎重考慮究竟是何種原因影響了報紙的發展,對于當前的處境有沒有改善的空間等一係列問題。此外,與新媒體相比,報紙內部的改革力度不大,在薪酬、股權配制、選人用人機制方面也沒有新媒體靈活。這也是報紙需要改善的地方,特別是對于身處困境中的報紙來説。

  二是虛假失實報道仍存在

  2016年5月5日,《新安晚報》刊發失實報道《我的右腎去哪兒了》。該報道在解釋醫學術語時,把“右腎缺如”當成“右腎失蹤”,引發社會誤讀為“切腎”“盜腎”,造成負面影響。

  2016年2月7日,《華西都市報》新浪微博發布《女孩跟男友回農村過年,見到第一頓飯後想分手了》,根據未經核實的網絡信息編發報道,擴大了虛假新聞的傳播,造成不良社會影響。網絡是把“雙刃劍”,它在給記者帶來“取之不盡”的新聞素材的同時,一些虛假信息也暗藏其中。

  2016年2月19日,《廣州日報》刊發《回鄉不能上桌吃 城裏媳婦掀桌子》報道,其中引用某微信信息“霸氣媳婦回農村:光幹活不讓上桌掀翻了自己做的一桌子菜”。經查,該報道為虛假報道。

  報道失實與把關不嚴總是“形影不離”。2016年3月30日,浙江《南湖晚報》刊發虛假報道《最美的秘密,八年的牽挂》;2016年5月23日,《華夏時報》刊發失實報道《負債4萬億 鐵總虧損擴大》;2016年6月7日,《法治周末》刊發失實報道《中國藥品審批“大塞車”》。這三篇虛假新聞報道,是在記者未全面深入採訪核實、報社把關不嚴的情況下發生的。

  【本文為國家社科基金資助項目“黨報在媒介新格局中的角色研究”(批準號:14B×W001)階段性成果】

  (王衛明:南昌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徐玲玲:南昌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碩士生)

【糾錯】 [責任編輯: 高海英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99861361425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