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網絡直播,傳統媒體不能缺位

2017年03月20日 14:26:05 來源: 《青年記者》雜志

  “藍色妖姬”“小豌豆”,這些詞是什麼意思?相信在一年之前,很多人並不知道。但隨著網絡直播的興起,這些詞逐步為網民所熟知。這是給網絡直播的網紅們“打賞”的“計量單位”。

  最近有媒體報道,一個網絡直播的女主播在幾分鐘之內收獲了500個“藍色妖姬”,折合成人民幣是100萬元。這個事例應該有炒作和誇張的成分,不排除是為了“吸粉”。但這也充分説明,網絡直播正在衝擊著傳統的傳播方式,包括紙媒,也包括電視、網站。

  網絡直播正在成為新的“吸金器”,也成為“救命稻草”。人人網今年二季度財報顯示,公司總凈營收1440萬美元,同比增長38.5%。凈虧損4610萬美元,同比減少2420萬美元。最明顯的是直播業務帶來的增長,其互聯網增值服務收入為680萬美元,同比增長34.7%。直播,讓人人網這一老牌社交網站煥發了活力。今年5月,陌陌公布了其一季度財報,直播收入佔比30.7%;8月,其二季度財報顯示直播收入佔比58%;三季度財報顯示,直播貢獻營收1.086億美元,佔總收入的70.7%。自從陌陌開展直播業務以來,月活用戶數連續兩個季度增長超過230萬人。截至9月末,月活用戶數已達7740萬人。因此,陌陌也被戲稱為“被直播救活的公司”。

  直接受到衝擊的是傳統媒體。可以預見的是,這種衝擊還會持續下去,只是會以不同的形態出現。

  其實,從新興媒體到傳統媒體的身份轉變,在互聯網時代是“一朝一夕”的事兒。

  誰也不知道下一個傳播形態會是什麼。微博曾經引領潮流。雖然現在門戶網站的報告説自己的微博活躍用戶增加了多少,但大家都明白其中的水分。你有多長時間沒有更新微博內容了?你的微博最近有多少人轉發了?其實,微博已經式微。

  我們再來看網絡直播。到底有多少人正在參與和觀看網絡直播?據統計,截至2016年6月,我國網絡直播用戶規模達到3.25億,佔網民總體的45.8%。這是一個非常驚人的數字,意味著幾乎每兩個網民中就有一人在使用網絡直播。也就是説,網絡直播平臺不再僅僅是一個技術平臺或展示平臺,它已經構成了一個龐大的群體生活的空間。

  網民之所以熱衷于網絡直播,原因不外乎兩個方面。一方面,是對過去信息傳播方式的“反抗”,不再單純地作為傳播的受眾,而是要作為信息傳播的“主體”,這也是為了自我展現。另一方面,則是為了從中獲得巨大的經濟收益,因為網絡直播已經成為當今中國社會一種新的社交方式和營商模式。

  方正證券預測,網絡直播在2020年將達到600億元的市場規模;中金在線的研報則認為,到2020年網絡直播及周邊行業有望撬動千億級資金。

  有利益,必然有追求者。網絡直播對傳統媒體帶來的挑戰不言而喻,但對傳統媒體來説,也不是一無應對之法。傳統媒體的最大優勢,在于其規范性和權威性。

  據不完全統計,國內提供互聯網直播平臺服務的企業已超過300家,且數量還在增長。有的直播平臺打擦邊球靠低級趣味博眼球,有的傳播違法違規內容,還有的違規開展新聞信息直播。網絡直播亂象産生的根源,與其運營模式和盈利模式有關。個別直播平臺放任網絡主播的違法行為,已對産業、社會和網民合法權益造成了嚴重後果。

  此外,目前的網絡直播還具有明顯的先天不足。一是內容主要是由明星、網紅來帶動,沒有真正意義上的係統化的深度內容;二是內容無法沉淀,播完即過,導致用戶黏性不足。

  而這兩個缺口恰好給了傳統媒體很好的機會。一方面,傳統媒體具有強大的內容生産能力;另一方面,傳統媒體自有的直播平臺和新聞客戶端等渠道可以將直播內容沉淀下來供用戶反復觀看,或做深度解讀、二次營銷。

  對此,中國青年報、新京報等已經做出了探索,有了成功的案例。新京報社社長戴自更表示,“接下來的一年,新京報要做1000場直播”。

  11月4日,國家網信辦出臺《互聯網直播服務管理規定》為網絡直播界定底線,“實名登記”“即時阻斷”“新聞信息先審後發”等舉措均劍指行業亂象。這對傳統媒體涉足網絡直播是個強有力的政策利好。

  《人民日報海外版》近期刊登《如何整頓網絡直播?既需清理,也要佔領》一文,呼吁傳統媒體主動佔領網絡直播市場,為廣大網民提供內容豐富和良好健康的政治經濟、文化生活直播。

  因此,傳統媒體進入直播市場,可以説是上承天道,下順民意。

  (作者:趙國華  作者為《青年記者》雜志主編)

 

【糾錯】 [責任編輯: 高海英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99861361425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