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草地周刊 調查觀察 成風化人 評 論 要 聞 綜合新聞 深度報道 鄉村振興 經 濟 世界報道 融媒選萃 精彩專題 醫衛健康 看天下
首頁 >正文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5版

這些“堵點”讓數字紅利大打折扣

部分城市數字化治理能力亟待提升

2020-12-03 10:40:43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5版

  新華社記者走訪發現,近年來,部分城市政府數字化治理能力獲得顯著提升同時,有地方也遭遇“數字堵點”——基礎設施建設投入不足、相關軟件開發運營效能不夠、市民對數字化服務認可度不高等問題亟待解決。

部分地方數字化治理能力有所提高

  記者走訪發現,部分地方數字化治理能力有所提高。

  終端效能有所提升。“北市場水果一條街,人行道隔離帶被周邊商鋪私自拆除,望有關部門給予重視。”這一被即時反映到龍岩政務服務平臺“e龍岩”的問題,很快由龍岩市城管局依法進行了處理。

  “數字化治理能力建設能更有效地調動市民參與社會治理。”龍岩市大數據局副局長張發盛説。

  創新因素得到加強。今年戰“疫”期間,安徽實現“安康碼”與電子健康卡、電子社保卡和醫保電子憑證的“三卡融合”,去醫院看病問診只需“一個碼”,就能實現建卡、挂號、取號、預約、充值、查詢的全流程貫通。滁州市相關平臺開放以來,城鄉居民醫保繳費入庫速度同比提升10倍以上。陜西銅川則與科大訊飛合作,以“城市超腦”為基礎,推動當地智慧政務、智慧教育、智慧醫療等領域服務能力提升。

  法治依據持續健全。《貴州省政府數據共享開放條例》已于12月1日正式施行。明確政府數據開放邊界,將政府數據劃為無條件開放、有條件開放和不予開放三類。對于無條件開放類的政府數據,應當以可以機器讀取的格式在政府數據開放平臺發布,以便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獲取、利用。

  據國務院辦公廳電子政務辦公室主任盧向東介紹,截至目前,全國省級行政許可事項實現網上受理和“最多跑一次”比例達到82%,全國一半以上行政許可事項平均承諾時限壓縮超過40%,有力推動了“一網通辦”“跨省通辦”等數字治理措施向縱深發展。

數字基礎薄弱地區的困境不只是“缺錢少人”

  記者調查發現,仍有部分“堵點”阻滯中西部城市數字治理能力提升。

  ——部分官方網站效能差,服務群眾訴求能力較弱。據甘肅省人民政府辦公廳第三季度全省政府網站檢查情況,今年6月至8月,張掖市、武威市、省教育廳對網民留言的辦理拖延時間較長,辦結率和按期辦結率較低;“甘肅消防網”“酒泉市自然資源局”等3家網站辦事服務欄目無法打開;另一些地方政府相關網站未提供辦事服務或辦事指南要素缺失;“甘肅省市場監督管理局政務信息網”等8家網站還存在多個空白欄目。

  ——移動端小程序、APP“多而雜”,部分功能卻形同虛設。記者梳理發現,近年來,貴州積極推進政務服務事項向移動端延伸,除省市縣各級有不同政務服務應用外,還有公安、交通、人社等部門的多類業務平臺,而且由不同公司提供技術支持。在微信上打開某個小程序,在“亮點專區”選擇公積金查詢板塊,按提示實名認證後,點進各市州查詢,界面卻沒有任何響應。

  ——市民認可度低,“零跑腿”難實現,服務細節存問題。不久前,記者來到貴陽市人民政府政務大廳,一方面在服務大廳內,大量前來辦事的群眾擠在窗口前等待,其中辦醫保、交管業務等多個窗口取號等待人數均在20人以上。另一方面,在入口處貼著一張“全省通辦 一次辦成”的“貴人服務”小程序海報,當時記者掃描二維碼進入後發現內容是一片空白。

  記者在貴陽市政府數據開放平臺看到,依申請開放欄的列表已經有一年多未更新。距今最近的去年的一條申請,有關部門也是在數個月後才回復。

  ——電子證照“不頂用”,信息跨省互認難。江西省政務服務管理指導處處長邵高介紹,《國務院關于在線政務服務的若幹規定》明確,電子證照與紙質證照具有同等法律效力。但部分場景中,電子證照僅能用來預審,辦事人仍須持原件到現場最終辦理。記者在江西採訪發現,由于數據跨省共享仍未實現,“婚育戶一鏈辦”等政務服務目前僅限于夫妻雙方均為本省戶籍的才能辦理。如果父母有一方是外省戶籍,當事人仍需“跑腿”提供紙質戶口本。

  另外,記者在走訪貴州、福建等地部分銀行、通信運營商時發現,工作人員對按規定本應與實體證件效力相同的電子證件效力並不認可,仍要求辦事人提供實體證件。

  揚州大學城市管理研究中心主任、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市政公用行業專家委員會專家王毅還指出,當前不少地方對城市治理平臺建設持續投入能力仍不足,信息上下通暢難以實現;還有地方,數字平臺上的治理制度機制體制或尚未建立或無法運行。另外,治理所涉數據信息的安全保障體係仍較脆弱。

專家:打通數字堵點需大處著眼、細處著手

  明確數據資源協調管理部門,完善跨部門數據資源協調機制。安徽省數據資源管理局電子政務處主任科員李方東告訴記者,目前國家部委層面涉及政務數據歸集與應用的部門數量較多、架構復雜,地方政府在協調部委垂管單位的數據時困難較大。他和多地相關工作負責人均建議,應明確專門機構統籌管理數據資源,完善橫向縱向跨部門數據共享機制,實現數據供給有效對接,進一步掃除“數據壁壘”。

  加強數字治理應用終端運營效能,提升數字治理服務質量。貴州省銅仁市市長陳少榮認為,數字治理應用終端不能是“交鑰匙工程”,必須持續高效運維。他建議統籌數字治理平臺建設與運營,避免重復浪費。建立城市數據開放共享平臺,實現政府、企業、社會等數據開放、共享、融通。統籌體係規范,在技術、標準、管理、應用上對數據進行統一規范,通過頂層設計,防止各行業領域之間、各行業領域內部形成新的“信息孤島”和“數據煙囪”。

  對于數字治理能力建設過程中的信息安全難題,科大訊飛董事長劉慶峰表示,要加緊推動數字治理能力透明化、規范化、標準化,通過政府管理、群眾法律意識的樹立以及核心技術的助推,讓數字治理能力服務于個人隱私保護與數據安全。

  邵高建議加快完善有關法律法規,確保電子證照與原件具有同等法律效力,推進電子證照在更大范圍內實現互認,落實制度便民初衷。

  王毅還提醒,各地提升數字治理水平,一方面應加大對市民數字生活能力的培訓和幫助,增強市民信任度、獲得感;另一方面要警惕對老年人等“數字弱勢人群”可能造成的“數字鴻溝”。

  (記者:顏之宏、向定傑、汪奧娜、余賢紅、陳弘毅、楊洋)

新華社北京12月2日電

責任編輯: 李輝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