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草地周刊 調查觀察 成風化人 評 論 要 聞 綜合新聞 深度報道 鄉村振興 經 濟 世界報道 融媒選萃 精彩專題 醫衛健康 看天下
首頁 >正文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7版

浪費如何變成消費

閒置經濟,站在新起點

2020-12-02 10:36:31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7版

  ▲二次元商品是Z世代閒置交易的重要品類。交易,交流,交情,三者融為一體。圖為年輕人在逛二次元商品展臺。

  ▲陳傑與他的再生藝術裝置。越來越多年輕人,熱衷于舊物改造,將浪費變消費。

均為被訪者供圖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周蕊

  95後小林將一只裱好的iPhone5挂上閒魚,定價120元。將舊手機零部件拆下,裝裱好後再出售,成為許多年輕人的風尚。

  舊手機何去何從,是一個問題。有數據顯示,2015年至2019年,中國總共生産了94億部手機。有的過時了,但很多沒有,更多藏在抽屜裏。

  放眼鄰國日本,閒置手機也有新故事。為了迎接東京奧運會,日本最大的電信運營商都科摩公司(NTT Docomo)回收了621萬部手機,日本獎牌制作團隊從中提純了32公斤黃金,3.5噸銀和2.2噸銅。從舊手機裏提煉真金做獎牌,這在奧運史上是首次。

  兩個手機,提供兩個觀測視角:向左看,還有巨量的閒置物品沒有進入流通;向右看,閒置物品的價值還有很大的挖掘空間。

閒置經濟是真正的共享經濟

  十年前,宜家在瑞典推出共享模式的網絡平臺,允許客戶在平臺轉賣用過的宜家産品。這給那些愛宜家但囊中羞澀的人一種新的選擇。

  性價比,當然重要。幾天前,一位網友寫文章稱,廣東英德的鄉村臨聘教師要買他的閒置,一句話感動到他:“兩個學校合並在一起,孩子多了,學校裏僅有的一個電子琴不夠用,自己只能自費買個二手琴,給孩子們上學用。”

  汝之閒置,彼之珍藏。“閒置經濟”這四個字要拆開來看。“閒置”是指消費剩余,無論是時間、物品還是知識,有盈余才可能分享;“經濟”則指向交易,意味著每個人對物品效用的評價可能有霄壤之別。

  今年5月,阿裏巴巴公布的2020年財報中,閒魚年成交額已突破2000億元。在這個平臺上,一年共交易40萬臺閒置Kindle,成了國內最大的Kindle流通市場。今年4月,二次元在線賣家數同比增長76.2%,JK、洛麗塔、盲盒等商品交易火爆,閒魚晉升國內最大的二次元二級市場。

  最近,閒魚還公布了這樣一組有趣數字:平臺上在售的愛馬仕包與愛瑪電動車數量差不多;嬰兒車的數量和大貨車的數量接近;三四線城市的發展速度超過了一二線。閒置經濟消費者群體,比一般人想得要寬,五環外的消費動能強勁。

  從改革開放四十多年的發展歷程看,走出物質極度匱乏,公眾消費理念的變遷顯而易見。Z世代買二手球鞋、盲盒,舊物成了寶貝;白領階層買廉價嬰兒床,轉賣囤多了的紙尿褲;母嬰二手、二手車、二手服務、二手手機都是千億元以上的市場。

  從阿裏內部視角看,新與舊,也沒有天然鴻溝。在平臺上,天貓、淘寶、閒魚互相打通。越來越多年輕人擁抱新品也不拒絕二手。“雙11”之前,他們自稱“吃土少年”;“雙11”之後,則出掉閒置物成為“回血青年”。

  從全球視角看,中國的閒置市場也站在領先地位。2020年,以二手經濟聞名的日本,最大二手交易平臺Mercari 國內業務交易額是6257億日元(393億元人民幣);有報告顯示,預計2020年中國閒置市場規模可達到1萬億元。

  閒置經濟的本質是一種存量經濟,是對物品不同生命階段的共享。而在國內共享經濟從漲潮、退潮再到趨于理性的過程中,全社會也在形成一種共識:共享的本質,不是刻意創造閒置,而是合理消化閒置,是將有限資源服務于更多群體。

  有研究認為,今天消費品的平均使用壽命遠遠低于其設計壽命。同濟大學可持續發展與管理研究所所長諸大建教授認為,閒置經濟是名副其實的共享經濟。兩年前,他閱讀《第四消費時代》一書後,寫下這樣一段思考:

  “中國2015年進入了第四消費階段,從提高資源生産率到控制物質消耗總量,出現了分享出行與分享住房……如果改革開放前40年是追隨美國式的物品擁有發展外圍郊區,未來的30年就應該是物品分享發展城市集群。”

“信任”是打開閒置交易的鑰匙

  當然,閒置交易並非沒有門檻,尤其是對于非標準品而言,要實現省心賣與放心買,都不容易。

  1970年以來,一代代受過教育的經濟學專業學生,被問及最喜歡的經濟學文章,往往會不假思索地説,是喬治·阿克洛夫的論文《“檸檬”市場》(1970年發表)。阿克洛夫因為對二手市場的洞見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他認為:在傳統二手市場中,賣方會傾向于隱藏信息,而這會破壞交易達成,導致市場萎縮甚至消失。

  信任,是閒置交易的命門。2019年騰訊研究院在一份研究報告中稱,對于重資産和高價值訴求的交易領域,平臺更加深度地介入,提供質量檢測,提供信任背書,成為趨勢。

  在今年閒魚品牌戰略升級會上,阿裏巴巴集團副總裁湯興説,今年閒魚品牌升級的一切行動,都是圍繞提升信任展開的。

  在交易領域推出“無憂購”,這被認為是提供一種“信任交易”服務。具體來説,無憂購是一套由服務商提供回收、鑒定服務,平臺嚴把質量關、客服關的全方位服務體係。用戶能以二手價享受新品服務,“信任交易”得以提升。

  閒魚運營與市場總監靳科坦言,“無憂購”向3C數碼、奢侈品、潮鞋、潮玩進軍,一個重要背景,是國內的消費升級,在高價值品類上,純C2C交易不再完全滿足需求。

  這番話不無道理。一年賣出1025萬單奢侈品,交易額總計達44.6億元;頂級潮玩比如一只Bearbrick 1000%熊售價42萬元,二手交易中品質好貨的佔比大大提升了。這意味著:用戶既要一個自由市場,更要一個規范市場,不僅要平臺來撮合交易,更要平臺來擔保交易。

  閒魚在社區領域推出會玩社區,這被認為是提升“信任關係”之舉。在熟人、半熟人場景下,交易能更快達成,這是常識。今年5月,閒魚曾經披露過一個交易數據:二次元商品退貨率約只有普通商品的一半,同好間的交易降低了交易摩擦。

  目前看,C端用戶加強關係鏈主要有幾種模式:第三方平臺導入社交關係鏈;基于興趣或LBS的社交關係鏈;網紅-粉絲社交關係鏈。

  閒魚的會玩,主要是借助達人創作內容,在非標品領域推介什麼是“好貨”,將什麼是好物的知識傳遞出去,以此提升社區信任關係,降低社區內部信息不對稱,帶動閒置資源流動。

  與此同時,閒魚還將拓展“新線下”,這被認為是“信任場域”的一次拓展。比起線上交易,線下交易最大特徵是可感可觸、就近直接。正如許多消費者習慣實地購買家具,買閒置,“看一看”還很關鍵,“摸一摸”依然重要,“聚一聚”也有意義,這成為閒魚做集市、小站、校園、基地的依據。

  老齡化加劇也是一個不可忽視的背景,老年人對于同城線下交易的需求就很強。回收舊衣舊書需要上門;奢侈品鑒定服務機構也要有線下實體。做好線下這個信任場,可以促進交易履約。

  締造信任空間是多方面的。除了物品真實性、物品質量、安全風險還有個人隱私等問題。今年,閒魚展開專項治理行動,“以治理西湖一樣的決心”治理平臺問題,本質上也是要防止交易中的信任坍塌。

  也正因此,在湯興看來,今天的閒置交易平臺,能夠提供的最大服務可能不再是一件具體商品,而是一個信用場。

  從長遠來看,信任提升,仰仗技術提升。隨著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技術的落地,物品可追溯性可以大大提升。比如二手車,也正在研究如何通過區塊鏈技術實現記錄任何一次過戶、維修、保養等數據,形成基于二手車的大數據的透明、公開和公正的交易係統。

深挖“浪費變消費”的社會價值

  生活在浙江建德的陳傑,是一名“再生藝術家”。去年以來,他用廢舊縫紉機、修鞋機、磅秤等做了不少再生藝術裝置。別人眼中的廢鐵,他10元錢淘回來,不僅起死回生,還能賣出高價。在他啟發下,有用戶索性寄了舊車零部件給他,讓他代為改裝成一個燈。

  這幾年來,國內循環經濟發展,有幾個很醒目的政策節點:支持共享經濟,提倡垃圾分類,倡議光盤行動。它們的一個共同特點,是圍繞衣食住行,是聚焦普羅大眾。

  一個無閒置社會的建立,有賴諸多無閒置城市的實踐,而要誕生無閒置城市,往往需要無閒置小區先行,而這背後站著的是個體。在中國循環經濟協會常務副會長趙凱看來,閒置物品循環再利用是循環經濟的重要內容,由此産生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是不可估量的。

  當然,只有個體理念覺醒也不夠。10月,《瞭望》雜志做了一篇題為《教材浪費驚人》的報道。文章指出,二手教材面臨流通難題,核心困境是“存在産業鏈梗阻、供需匹配成本高、二手教材賣家或遭遇法律風險等堵點”。其實,除了交易成本,還有政策堵點。比如,對一些回收商家而言,閒置物品大多從民間個人手中回收得來,無進項發票,但是銷售要按全額徵稅。

  這意味著,閒置交易平臺從一開始就面臨商業價值和社會價值的選擇。如果説3C數碼等高價值標品因為模式簡單,還有平臺涌入,要進入服裝等更多非標品類,則難免陷入“賺個吆喝”“交個朋友”的窘境。

  2020年剛剛實現盈虧平衡,閒魚團隊自認為閒置交易“離錢比較近,離賺錢比較遠”。但從2018年起,除了C2C閒置交易,團隊促進了超過325萬用戶回收家中閒置舊衣,超過70萬用戶回收了圖書,大約150萬部手機和60萬件大家電得到了環保回收。換算成螞蟻森林能量,大約能解決16736畝荒漠化土地。

  在今年烏鎮的世界互聯網大會上,阿裏巴巴董事長張勇説:“建設健康平臺經濟不僅是國家的要求,也是每一個有社會責任感的企業的自我要求。”

  今年11月初,北大光華任菲團隊在題為《閒魚APP:從浪費到消費,從閒余到盈余》報告中寫道:閒魚模式超越了經濟行為,演化為集物品交換、消費主張、契約精神、圈層社交、環保公益等價值于一身的新社會倫理,為當代社會生活留存了一個有代表性、高活躍度的樣本。

  “有人在閒魚拍賣價值4億元的灣流飛機,有人用閒魚上淘來的零件拼飛機模擬駕駛艙,還有人在閒魚上幫人代折紙飛機。”發布會上,湯興的這句話,似乎指向要起飛的閒置經濟。

  6年前,藝術家宋冬在英國倫敦的巴比肯中心舉辦“物盡其用”展覽,展示了母親50多年裏積攢下來的一萬多件日常用品。從省吃儉用型物盡其用,再到今天共享型的物盡其用,惜物的傳統沒有變,但新的消費行動在不斷鋪展開。

  中國人歷來惜物,正所謂“一絲一縷恒念物力維艱”。只不過,經歷幾十年經濟高增長,伴隨物質財富迅速積累,人們習慣了消費上“追新”,國內閒置的産品有時超越想象,由此帶出諸多浪費問題。可喜的是,隨著綠色發展理念深入人心、共享經濟的普遍實踐,新的消費行動在誕生。許多人意識到:物品的價值不在沉睡而在流通;物品的使用可以比佔有更有價值。

責任編輯: 李輝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