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草地周刊 調查觀察 成風化人 評 論 要 聞 綜合新聞 深度報道 鄉村振興 經 濟 世界報道 融媒選萃 精彩專題 醫衛健康 看天下
首頁 >正文
來源:

兩篇報道成就兩位“時代楷模”,這位新華社記者是如何做到的

2020-11-29 20:12:04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薛園

資生堂·電訊訪談間

她曾先後採寫推出黃大發、陳立群兩名“時代楷模”,

也為塵肺病患者爭取權益;

跋山涉水是工作常態,

下鄉採訪單程七八個小時稀松平常,

很多推動國家政策出臺的報道都是在這樣的環境中挖掘出來的。

家人説做記者太辛苦,

她卻説,這是我的理想,追求自己喜歡的東西,再累也開心。

 

李驚亞:

追求自己喜歡的東西,再累也開心

本期嘉賓:李驚亞

新華社貴州分社主任記者

長期扎根貧困地區

獲評“新華社青年拔尖人才”

多次獲新華社社級好稿

及省部級新聞獎

多篇稿件推動國家相關政策出臺

特邀主持人:吳斯洋

  主持人:在業內,提到李驚亞就一定會想到另一個人物,全國道德模范、時代楷模、感動中國2017年度人物,人稱“當代愚公”的黃大發。而關于黃老最初、最有影響力的報道,包括“當代愚公”這個後來人盡皆知的形象稱謂都來自李驚亞。

  當時是怎樣一個契機讓你開始做黃大發老人的報道的?

  李驚亞:發掘黃大發老支書事跡的過程説起來挺有意思。

  因為我跑口遵義,2016年夏天的時候,好幾個遵義的朋友打電話給我,説播州區有個老支書叫黃大發,他非常了不起。我就問“他做了什麼了不起的事情”,他們的回答幾乎是一樣的,説他修了一條渠。

  當時我的第一反應是農村的普通小水渠,可是提供線索的朋友都很激動,力推我去看一看,也激發了我的好奇心,很想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水渠。

  挂在懸崖峭壁上的“大發天渠”

  主持人:採訪黃大發老人的時候,你的第一印象是什麼?

  李驚亞:對黃老支書的第一印象是“意外”。首先是我們到了黃老支書家,隨行的區幹部送給他一套書,説老支書一直想看。當時我就挺吃驚,畢竟一個81歲的農村老黨員,靠自學認識一點字,竟然還在堅持學習,我立刻就很佩服。

  李驚亞在採訪“時代楷模”黃大發

  另一個印象深刻的是,盡管黃老支書為修渠克服了很多困難,甚至差點付出生命,但他沒有一點驕傲自滿或喊苦的意思。他反復對我説,修渠沒有什麼困難,自己只是做了一點小小的事。

  他的生活很節儉,家裏沒有一件像樣的家具,但是這些年獲得的證書都保存得很好。

  當時我就覺得他會成為全國的重大典型,不僅因為他為世世代代飽受缺水困擾的群眾引來了水,還因為他的品質很高尚。在採訪中我能真切地感受到他是一位勇敢、堅毅又純粹的共産黨員。

  “時代楷模”黃大發老人和他獲得的榮譽證書

  主持人:記者生涯中第一次體會到“脊背冒冷汗,雙腿發軟打顫”的感覺,也是在這次採訪的過程當中出現的吧?

  李驚亞:是的。實地探訪,發覺這條渠確實如大家所説的一般驚險。

  我原本以為是一條普通的水渠,結果上去走了20分鐘後發現,這竟然是一條挂在懸崖峭壁上的“天渠”。于是瞬間我的後背和脖子都冒冷汗,兩條腿直發軟。抬頭看看夕陽,感覺天空離自己格外近,低頭再看懸崖下面的公路,行駛的車輛就像螞蟻一樣小,整個人頭暈目眩的。

  但81歲的黃老支書在渠上健步如飛,如履平地,可以想見他在這條“大發天渠”上來來回回是走了無數回了。

  實地探訪“大發天渠”

  採訪之後,有很相當長一段時間,我的心情都不能平靜,甚至會流淚。我在想怎麼會有這樣的人,為給群眾做事受了那麼多苦,自己還不以為意。

  主持人:黃大發老人因此被評為“時代楷模”,也得到了很多國家級的榮譽,知道這些後你是什麼感受?

  李驚亞:是金子早晚都會發光,有時候是閱歷限制了記者的想象力採寫力,很多小人物身體裏是蘊藏著大大的能量的。

  我記得張嚴平老師寫天津助學老人白芳禮時説過一句話,他們有顆太陽般的心,默默無言,卻燦爛炙熱。我們的閱歷可能不夠,但可以動用自己的雙腳、雙眼、雙手等等,彌補自己閱歷的不足,千方百計把這些默默閃光的人物事跡挖掘出來。

  陳立群在“時代楷模”頒獎現場

  主持人:除了黃大發之外,還有一個代表性的人物,就是從浙江名牌高中——學軍中學的校長任上退休,來到貴州山區義務支教的陳立群。當時聽説他最初曾拒絕了你的採訪。

  李驚亞:是的,陳校長是位有情懷也很有個性的教育家。

  2019年4月,我和貴州分社同事一起去臺江縣,見面後他説“接受再多的採訪也改變不了什麼”,就直接拒絕了我們。

  但是因為我來之前做了大量的準備工作,包括閱讀他的專著,觀看以他為原型拍攝的電影等等,所以我就從他的書、電影的細節開始聊,他也很吃驚,沒想到我這麼了解他,于是慢慢接受了我的採訪。

  李驚亞與陳立群校長一同到學生家裏家訪

  5天採訪結束我離開時,他發信息給我説,這幾天接受你的採訪很愉快。

  後來報道也起到了很好的效果,推動了他獲得“時代楷模”的榮譽稱號。

  主持人:貴州是個“八山一水一分田”的省份,也是全國唯一一個沒有平原支撐的省份。所以在貴州當記者,跋山涉水是不是日常狀態?

  李驚亞:在貴州當記者,很多時間都花在路上,而且常常是那種很彎、很顛簸也很危險的山路。

  如果從貴陽出發到村裏採訪,車程六七個小時是很正常的,還有很多是更遠的地方。

  工作中的李驚亞

  我工作之前暈車是很嚴重的,來貴州工作一年之後就基本適應了。現在下鄉的時候,在車上一感覺難受就睡覺,下車就可以開始採訪,這樣工作和休息都不耽誤。

  主持人:在讀你的稿件的時候,大家有一個共識就是覺得文筆優美,也特別細膩和感性。那麼文字背後你是什麼性格?

  李驚亞:生活中我是一個走路帶風,有點風風火火的女漢子。

  研究生畢業來到貴州工作至今有11年,我覺得自己是把興趣和職業結合在一起了,每天可以追求自己感興趣的東西,也體會到職業帶給自己的快樂。

  比如説我的一些報道發出後,國家部委邀請我參加他們的座談會,將新華社記者在基層的所聞、所思、所想,作為他們制定政策的參考。

  2014年在很多人對大數據還不明覺厲的時候,我已經參加了新華社總社組織的全國性大數據産業發展調研。

  家裏人常常説我的工作太辛苦了,但我不覺得,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不會覺得累。

責任編輯: 馮明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