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草地周刊 調查觀察 成風化人 評 論 要 聞 綜合新聞 深度報道 鄉村振興 經 濟 世界報道 融媒選萃 精彩專題 醫衛健康 看天下
首頁 >正文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9版

“少東家少掌櫃”續寫晉商故事?

2020-09-25 12:19:57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9版

程家老院客棧。

龐中元。

受訪者供圖

程怡鋼和他們家的全家福。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孫亮全攝

  晉商已成往事,但晉商創造的商業文化仍有不少值得今人總結弘揚,晉商的後人們仍在祖先的土地上生活。程怡鋼和龐中元們所做的,就是追尋先人足跡,試著續寫前輩的故事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孫亮全

  9月19日至25日,有2800多年歷史的平遙古城,舉辦了第20屆平遙國際攝影大展。大量遊客再次雲集于此,在古城遊玩的同時,欣賞來自俄羅斯、德國等14個國家的2400名攝影師的1萬多幅作品。

  這段時間,永慶魁票號創始人程秀章的第6代孫、26歲的程怡鋼和他的“小夥伴們”格外忙碌,每天在直播中帶著觀眾逛景點、轉古城,或在晉商大院裏養花種草,展現著令人羨慕的古城“慢生活”。

  37歲的龐中元則每天在自家的爐食鋪中忙碌,這家110年前由在其昌德票號擔任二掌櫃的曾祖創立、數次歇業的爐食鋪,終于在龐中元的手裏,從平遙古城開到了北京。

  在平遙古城,一些晉商的後人們,仍在續寫著他們祖先的故事。從“少東家”“少掌櫃”們生活中,偶爾也得窺昔日晉商榮光。

少東家的“慢生活”

  對襟馬褂,手搖紙扇,酷似演員黃軒,張口即是“永慶魁票號第六代傳人”。

  這是程怡鋼在自媒體視頻中的形象,他是平遙古城的第一批“網紅”。從今年4月在抖音上意外走紅後,現在已經有50多萬粉絲,單條視頻最高點讚量超過160萬,播放量超過4000萬。

  這些視頻並沒有太多特別之處,“拍了一些我在大院裏的慢節奏生活,此前並沒意識到,這可能是別人一生夢寐以求的。”程怡鋼説,把自己的生活在網上展現,為家鄉、為古城做宣傳,古城好了,古城裏的每個人都會更好。

  生活中的程怡鋼,斯文靦腆,有點害羞。從小在古城裏長大的他,覺得自己就是個普通“小年輕”,沒啥不一樣。

  程家算是平遙古城裏的一個大家族。程怡鋼的父親程春森説,祖上通過“走西口”以做家具起家,創立了三盛久商號,是平遙縣推光漆器的前身,同時做起了染料和綢緞生意,並把生意做到了俄羅斯。

  清同治六年(1868年),累積了錢財的程怡鋼先祖程秀章和他的同族、時任日升昌票號第三掌櫃的程清冸合資創辦了永慶魁票號,做起了金融生意。“比中國第一家票號日升昌,晚了45年。”

  “程家祖上創業時走西口、下關東,但成為東家之後外出的不多,後人大部分還在平遙。”程春森説。

  在“程家老院”客棧有一張拍于2006年的程家全家福,共有96人,四世同堂。

  “爺爺弟兄五人,爸爸堂兄弟五人,我的堂兄弟有十幾個。”程怡鋼説。

  程怡鋼家在平遙古城裏有兩處老院子,一處是程家當年居住的老宅子,一處是永慶魁錢莊舊址,都被程春森在2007年改造成了名為“程家老院”的客棧。

  “錢莊舊址改造的客棧大小約為當年的五分之一,有2000多平方米,40間客房。”程春森説,他們一家居住在老宅的正房,老宅其他房子也被改造成了客房。

  出生在平遙古城裏的程怡鋼,按部就班長大。大學畢業後,在北京做了兩年程序員。編程與他在大學時學習的專業對口,但他不喜歡,去年回到古城自己創業。

  “古城需要新鮮血液,需要年輕人。”程怡鋼和另外一個返鄉的年輕人,在外從事了十年魔術表演的“90後”洪恩,一聊如故,他們謀劃著搞新媒體。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勢好轉,他們倆又拉了一個來自東北、懂剪輯技術的小夥伴來古城“入夥”,4月份拍出第一條爆款視頻後,一發而不可收。

  程怡鋼現在除了做直播、逛古城,偶爾也會帶貨,推廣一些平遙牛肉、陳醋、爐食等當地特産。“一家一家跑特産廠家,我都快成小專家了。”程怡鋼笑著説。

“少掌櫃”復業爐食鋪

  十年前,龐中元返回平遙古城時,父親龐建民有些不高興。

  “讀了那麼多年書,回來幹啥,外面混不下去了?”龐建民對兒子甩了臉子。

  龐中元還是回來了,他想做油茶,並復開祖上開過的爐食鋪。

  爐食就是用爐子烤制或燒制的各種美食,比如黃酒、牛肉、油茶、中式糕點等各種中式小吃。爐食鋪是一種曾廣泛存在于山西各地的店鋪形式,平遙的各晉商字號爐食鋪尤其聞名。

  “100多年前,晉商的掌櫃、夥計在這裏,燙一壺黃酒,吃著糕點喝著油茶,談著天下生意。”龐中元説。

  2014年,龐中元的晉升爐食鋪,在平遙古城開張了,這是他們家爐食鋪100多年間的第四次開業。

  “晉升”的初始字號為“晉昇昌”。

  1910年,龐中元的曾祖、平遙其昌德票號二掌櫃梁元指導灶房炒制油茶,受到總號和分號掌櫃夥計的好評之後,便效倣日升昌票號隔壁的美和居爐食鋪,在平遙古城東大街開了晉昇昌爐食鋪,主要制作、經營油茶、油麻花等爐食。

  其昌德票號前身為晉中市介休縣(今介休市)北辛武村冀姓,在平遙城內東大街開設的德記布莊,1862年改營票業。

  民國元年,其昌德票號歇業,梁元便以經營晉昇昌爐食鋪為業,1937年底因日軍侵略而被迫歇業,此為第一次歇業。

  隨後梁元一家便返回平遙古城北7裏的東劉村。1946年,梁元的兒媳婦王月生以晉昇昌為字號,在東劉村開了家庭小作坊制作、銷賣油茶等爐食,此次復業為第二次開業。8年後,爐食鋪在“一劃三改”的政策下再次歇業。

  1979年秋,王月生在東劉村再次建起爐食小作坊,晉昇昌第二次復業時,字號改為晉升昌。

  王月生的兒子龐建民,在20多歲時,過繼到平遙古城裏的親戚龐家,梁建民改名成了龐建民。

  “龐家只有兩個老光棍,全部財産是兩口缸。”1954年出生的龐建民説,老人住著兩間政府租給的小房子,老人去世後,房子就被政府收回了。

  只有初中文化的龐建民開始磨豆腐、做木匠,包地種菜。“攢點錢買兩間房,攢點錢再買兩間房,逐漸在古城有了個佔地一畝多的院子。”龐建民説。

  1989年,龐建民將晉升昌爐食鋪遷建到平遙古城內繼續經營,同年冬季在爐食鋪的基礎上創立了晉升挂面廠,十年後,他又創建了晉升油茶。隨後開始主營油茶産品。

  “父親不太懂品牌運作和市場推廣,發展慢慢遇到了瓶頸。我在華南理工大學碩士畢業後,在北京一家管理咨詢公司做大區經理,工作內容就是做品牌運作和市場推廣,經過反復思考,決定回鄉創業,重走晉商路。”龐中元説。

  晉升爐食鋪再次開張後,龐中元把傳統的山西爐食文化和潮流元素相結合,竟成了國內外遊客在平遙的打卡店。

  “外國遊客非常多,開始準備了咖啡,誰知道他們要茶、要黃酒。”龐中元説,他的晉升爐食鋪現在一年接待20萬人。晉升爐食鋪和油茶也成了山西省的非遺和三晉老字號。

  2018年,龐中元又在北京國貿開張了晉升爐食鋪的升級門店“君子曰·中國茶酒館”。“想找回中國人的社交空間,打造東方的星巴克。”龐中元説,他想讓老字號、非遺文化,走出平遙,走向世界。

  “原計劃明年在倫敦開一家爐食鋪,受疫情影響,得往後推了。”龐中元有點遺憾。

富不過三代?

  程怡鋼和龐中元做的事,都與他們祖上有關,他們的祖上,是晉商。

  晉商,通常意義是指明清500年間的山西商人。作為當時的十大商幫之首,他們經營鹽、茶、票號等商業,有“縱橫歐亞九千裏,稱雄商場五百年”的美譽。

  山西商人的活躍,古代文獻多有記載,到明代已在全國享有盛譽。至清代初期,山西商人不僅壟斷了中國北方貿易和資金調度,而且插足于整個亞洲地區,甚至把觸角伸向歐洲市場。有清一代,北京、上海、廣州、武漢等城市裏那些比較像樣的金融機構,最高總部大抵都在山西平遙縣和太谷縣幾條尋常的街道間。

  當年,平遙票號在各地的分號遍布全國68個城市和商埠重鎮,分號總數增加到367個。這些在全國各地設立的分號形成了一個龐大的金融網絡,成為“匯通天下”的主力軍。漫步如今的平遙古城,仍然可以看到街旁林立的票號總部,感受彼時“中國華爾街”的盛況。

  為了打破“富不過三代”的怪圈,晉商創造了一些優秀的經營理念和制度,至今仍有借鑒意義。

  體制機制的創新是晉商常葆生機的重要秘密。當時金融業的管理,基本上處于無政府狀態。面對如此自由,山西商人卻加緊制定行業規范和經營守則,通過嚴格的自我約束,在無序中求得有序。

  其中的“東掌制”尤為關鍵,這是一種嚴格的“兩權分離制度”。基本上全員皆是股東,且經營權和所有權嚴格分開,甚至比今天還要徹底。

  商號中,東家出錢,稱之為“銀股”,掌櫃和員工則佔“身股”。掌櫃作為職業經理人全權負責經營事宜,訂立合約,東家不得幹涉。財東老板除發現掌櫃有積私肥己的行為可以撤換外,平時不能幹預。職員須訂立從業契約,並劃出明確等級,收入懸殊,定期考察升遷。

  “約得很死,很多合約中,財東平時都沒有資格來企業,只有過年來拜個年,所以我們看到很多晉商的老照片都是正月初一拜年時照的。”平遙縣政協常委、平遙古城保護專家委員會委員郝新喜説。

  而有股份的員工佔到員工的8成以上,大掌櫃一般有1到1.5股。“但是不能小瞧這1股,以輝煌時的日升昌為例,三年一股的分紅約17000兩白銀,當時一個縣令一年才140多兩,職業經理人的收入近乎縣令的百倍。”郝新喜説。

  晉中當地的優秀人才基本全涌進了商業,“學而優則商”。平遙至今還流傳著8個秀才不去考科舉而進票號當夥計的故事,並有“秀才進票號——改邪歸正”的歇後語。

  不參與經營的東主們,為了防止無事生非和墮落成寄生蟲,許多轉而從事了藝術。許多“大少”“二少”成了造詣高超的藝術大家。

  晉商的誠信體係也值得稱道。山西許多票號起家時實力並不雄厚,如協同慶票號初設時資本僅有白銀36萬兩,不足日升昌銀本的十分之一,只有天成亨票號的二分之一。如此之少的本金開銀行,簡直開玩笑。然後期協同慶票號分莊遍布全國,達33個,以資金周轉快,業務吞吐量大,獲利甚多,令其他票號驚訝。

  著名票號改革家李宏齡在《山西票商成敗記》中評價協同慶:“其以區區萬金,崛起于鹹豐末葉,得人獨勝者,厥惟協同慶一業。”

  “晉商在做生意中,更多考量的是在這個體係中的人品人格,山西商人思想體係體現起來的實際上就是誠信。”郝新喜説。

  晉商已成往事,但晉商創造的商業文化仍有不少值得今人總結弘揚,晉商的後人們仍在祖先的土地上生活。程怡鋼和龐中元們所做的,就是追尋先人足跡,試著續寫前輩的故事。

  晉商的大院文化,則成為山西旅遊文化中的重要板塊。1997年平遙古城申請世界文化遺産成功,古城內破敗的院落不斷被修繕,錢莊、票號舊址成為人們觀光打卡的地方,旅遊業有聲有色,去年旅遊人次達到1700萬人,實際遊客四五百萬人。

責任編輯: 馮明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