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資壓力仍存 中小銀行“補血”將提速-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2 01/20 09:11:56
來源: 經濟參考報

融資壓力仍存 中小銀行“補血”將提速

字體:

歲末年初,多家非上市銀行申請向特定對象發行股票(以下簡稱“定增”)被證監會受理。回顧2021年,銀行通過IPO、可轉債、配股、定增、永續債、二級資本債等形式 “花式”募資輪番上陣,資本補充累計超2萬億元,同時也是連續第三年突破萬億元。分析人士指出,在積極支持實體經濟的政策導向之下,信貸投放規模不斷擴大,以及係統性重要銀行名單確定資本金要求提高,是2021年銀行多渠道進行外源性資本補充的重要原因。

展望2022年,中小銀行資本補充將繼續推進。業內人士預計,政策層面將會更注重在永續債、二級資本債等方面給予支持,對于市場化融資能力較弱的中小銀行來説,地方專項債的作用還將進一步發揮。同時,中小銀行也應積極促進轉型發展,多發展輕資本業務,減少資本消耗。

多重“補血”渠道打通

過去的一年,銀行補充資本工具愈發豐富,多元化特徵更為突出。除了傳統的IPO、配股、定增、可轉債、二級資本債、永續債、地方專項債補充資本也進入實操階段。

2021年,銀行IPO掀起小高潮,重慶銀行、齊魯銀行、瑞豐銀行和滬農商行4家銀行先後上市,使得A股銀行板塊擴容至41家。

Wind數據統計顯示,2021年以來上市銀行通過IPO、增發、配股和可轉債等方式補充一級資本外部補充工具(除永續債),募集資金合計約1300億元,係上一年3倍。其中,配股在沉寂7年後“重出江湖”,可轉債發行規模同比增長5倍,臨近2021年末,興業銀行500億元可轉債成功上市,成為A股歷史上第二個規模達到500億元體量的發行機構。

二級資本債和永續債已實現常態化發行。根據Wind統計數據,2021年來,銀行發行135只二級資本債,規模為1.24萬億元。永續債2021年全年發行規模達到6600億元,連續三年超過5000億元,連續兩年超過6500億元,發行規模持續放量。

“整體來看,2021年銀行補充資本工具更加多元,中小銀行補充資本盡管單筆額度較低,但補充資本的中小銀行數量明顯增加。同時中小銀行資本充足率有所回升,更重要的是,中小銀行融資渠道得以拓寬,永續債、可轉債、二級資本債等都為中小銀行補充資本提供了有力幫助。”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宏觀研究員周茂華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進入2021年四季度後,發債名單中屢屢出現國有大行和股份行身影,且額度較大。例如工行、建行、中行、興業銀行等,二級資本債最低發行額度都在300億元以上,最高的工行獲準發行不超過1900億元。

對于部分大中型銀行四季度發債提速的原因,分析認為,與2021年10月中旬係統重要性銀行名單公布有關,金融監管部門要求19家係統重要性銀行應達到一定的附加資本要求。此外,中國版TLAC管理辦法也于10月底落地。

綜合多家機構測算,2025年達標前,被確定為全球係統重要性銀行的工農中建四大行的TLAC資本缺口總計在2萬億至3萬億元左右,各家銀行未來5至8年每年的缺口在1000億元左右。

2022年資本補充壓力仍存

資本充足是商業銀行經營的底線,也是監管機構開展銀行業審慎監管的核心。在政策支持以及銀行多路“補血”並行背景下,目前我國銀行業資本充足水平整體高于監管要求。

據銀保監會公布的數據,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商業銀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為10.67%,較上季度末上升0.17個百分點;一級資本充足率為12.12%,較上季度末上升0.22個百分點;資本充足率為14.80%,較上季度末上升0.32個百分點。

擴充銀行資本可有效支撐銀行信貸投放以支持實體經濟恢復。在政策層面,金融監管部門仍將繼續積極推動銀行,特別是中小銀行進行資本補充。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2021年第四季度例會以及四季度貨幣政策報告均提到“支持銀行補充資本”。

分析指出,政策層面對商業銀行補充資本仍持鼓勵態度,同時2022年銀行資本補充的壓力依然是客觀存在的,因此商業銀行通過外部路徑補充資本的動力仍會比較強。

“一方面,考慮到2022年注冊制會在全國推行,預計時隔多年被上市銀行重新啟用的配股工具將會成為補充資本的重要路徑。另一方面,考慮到19家係統重要性名單已經公布以及總損失吸收能力框架的發布,預計全國性銀行會有更強烈的補充資本訴求。”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特聘研究員任濤表示。

中國銀行研究院研究員鄭忱陽也指出,中長期來看,國外貨幣政策轉向也可能對國內匯率與資産價格帶來一定波動,從央行降息降準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釋放的信號來看,銀行將持續增加信貸投放力度支持實體經濟發展,再加上監管對資本要求趨嚴,銀行資本補充壓力依然不減。

中小銀行融資需求更為迫切

展望2022年,業內人士分析稱,中小銀行將面臨更大補血壓力和需求。

任濤認為,在利率市場化深入推進以及向實體經濟讓利的背景下,商業銀行的利差空間有不斷收窄態勢,特別是中小銀行後續通過利潤留存等方式補充資本的空間有所收窄,因此這類銀行在補充資本的訴求也會比較強烈。同時,相較于上市銀行而言,非上市銀行由于補充資本的路徑較為有限,因此其對通過二級資本債、永續債補充資本的需求也會比較大。

周茂華同樣認為,2022年國內經濟擴張實體經濟信貸需求增加,預計全年信貸總量高于2021年,考慮到中小銀行融資渠道偏窄,且行業競爭激烈,風險處置壓力大等因素,因此相比大中型銀行,中小銀行擁有更為迫切的融資需求。

面對後續資本充足性壓力,專家預計政策層面也將對中小銀行資本補充給予更多支持。任濤表示,對于全國性銀行,政策層面將更注重在永續債、定增以及優先股等一級資本補充方面給予政策支持。對于中小銀行來説,政策層面將會更注重在永續債、二級資本債等方面給予支持。特別是對于市場化融資能力較弱的中小銀行來説,地方專項債的作用還將進一步發揮。

招聯金融首席研究員董希淼建議,政策層面可以對中小銀行原有的資本補充工具進行調整,同時創新資本補充工具,支持發行新型資本工具和二級資本工具。同時,中小銀行自身也要轉變觀念。例如,適當降低分紅比例,通過利潤留存來補充資本,中小銀行股東對此要給予充分的理解。此外,還要夯實發展的基礎,促進轉型發展,多發展輕資本業務,減少資本消耗。 

【糾錯】 【責任編輯: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