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銀行業轉型更接地氣
2019-11-08 08:46:02 來源: 經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近日,江西省撫州黎川縣德勝鎮農村商業銀行工作人員在海納農業發展有限公司宣傳信貸政策。今年以來,銀保監分局黎川監管組引導轄區內金融機構為企業出謀劃策,扶持推動區域特色産業高質量發展。截至10月底,該縣金融機構累計發放“財政惠農通”貸款2.99億元,惠及農村新型農業經營主體459戶。

  近年來,銀行金融服務下沉已成為重要趨勢。今年上半年,銀行業新發放的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利率為6.82%,比2018年全年的平均利率下降0.58個百分點。數字技術的發展與應用有效彌合了橫亙在銀企之間的“信息不對稱”鴻溝,成為助推銀行信貸業務轉型的“利器”,更好地滿足了實體經濟的需要——

  從青睞大企業到深耕小微企業,再到“想方設法”將小微金融服務主動“送上門”,這一係列變化的背後,是在我國金融業中體量佔比最大的銀行業的“轉型”軌跡之一。

  除了客群轉型還有科技升級、産品升級、還款方式創新……近年來,金融業的轉型“組合拳”頻頻登場。

  經濟日報記者獲悉,浙江省目前正推進“夥伴銀行”建設,引導銀行深入“小微企業園”,逐戶摸排、精準對接,原則上同一小微企業園對接服務銀行3家至5家。

  轉型和創新為的是“以進促穩,以穩應變”。金融説到底是服務業,離開了實體經濟,金融業就成了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因此,圍繞實體經濟新變化、新情況,金融業也必須實施相應轉型。

  小微金融服務“送上門”

  作為大型銀行代表,中國工商銀行日前披露了一組數據:截至2019年6月末,該行普惠型小額企業貸款余額較年初增加1301億元,增速超40%。這意味著,工行已超前、超額完成了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的“2019年國有大型商業銀行小微企業貸款要增長30%以上”的目標。

  與此同時,監管數據顯示,從量上看,僅今年一季度,5家國有大型銀行的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就已完成了年初制定信貸計劃的55.31%;從價格上看,今年上半年,銀行業新發放的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利率為6.82%,比2018年全年的平均利率下降0.58個百分點,其中,5家國有大型銀行的平均利率為4.87%,比2018年下降0.66個百分點。

  反觀七八年前,人們卻習慣于“銀行偏愛壘大戶”這一曾長期存在的現實。究竟哪些因素促成了以上轉型?多位業內人士表示,歸根到底是實體經濟的現實發展需求。

  小微活、就業旺、經濟興。小微企業具有“五六七八九”的特徵,即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GDP、70%左右的技術創新、80%的就業崗位、90%以上的企業數量。多位國有大行負責人均表示,小微企業是推動經濟增長、促進就業增加、激發創新活力的重要源泉和引擎。支持好、發展好小微企業,不僅是應對當前經濟挑戰,實現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的現實需要,也是推動解決新時代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矛盾、促進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必然要求。

  “此外,目前大企業的資金比較富裕,不太缺錢,這時如果再放貸款,它可能就要拿著這個錢往外投,偏離實體經濟去套利了。”某國有大行普惠金融事業部總經理説,加之近年來銀行做大企業業務的利潤空間也愈發狹窄,因此,金融服務下沉已成為重要趨勢。

  數字技術成“轉型利器”

  值得注意的是,僅有實體經濟的現實需求、銀行的業務轉型需求還不夠,真正讓小微金融服務“落地生根”的核心在于數字技術的突破及運用。

  “數字技術解決了信貸業務轉型的兩個痛點。”中國人民銀行金融消費權益保護局局長余文建説,一是如何有效、低成本地觸達小微客戶;二是如何有效識別信用風險。

  “金融機構以前做普惠金融,靠的是線下的客戶經理,一個經理最多同時為80個貸款企業服務,那時候農村信用社的工作人員天天騎著自行車到處跑,累得團團轉。”余文建説,再從風險控制的角度看,數字技術沒有成熟運用之前,金融機構有兩大難,一是很難對缺乏抵質押物的小微企業做出信用評級,二是很難監測企業把貸款用在了何處。

  值得欣喜的是,數字技術的發展與應用讓以上兩個痛點得到了大幅緩解,成為助推信貸業務轉型的“利器”,突出體現在風險識別領域,有效彌合了橫亙在銀企之間的“信息不對稱”鴻溝。

  “小微企業缺少資金,需要金融機構提供貸款,但最大的問題是,小微企業往往此前沒有貸過款,缺乏信用數據,同時又缺乏抵質押物,金融機構不了解它。”中國人民銀行徵信管理局局長萬存知説,因此,要想辦法把貸款沒有發生的、非貸的有關個人和企業信息集合起來,作為“替代數據”。

  萬存知表示,“替代數據”可分為四類。一是注冊登記信息,如個人的身份信息、企業的注冊登記信息等;二是資質信息,如借款人的學歷、工作單位、職務頭銜以及企業的建築資質、安全生産資質、特許資質等;三是行政管理部門或行政司法機關的處罰信息;四是社交行為信息,目前該信息多由電商平臺、社交網站、房屋中介、搜索引擎等機構通過技術手段採集,尚未完全規范化。

  “根據央行的調研,通過替代數據服務,普惠人群申請貸款的獲得率能達到24%,而一般情況下只能達到10%甚至更低。”萬存知説,除了提高貸款的可獲得性,銀行還能根據替代數據判斷企業的經營情況,有效實現風險控制。

  金融産品體係“迭代創新”

  在客群轉型、技術升級的基礎上,金融業轉型的最終落腳點是金融産品體係的“迭代創新”,即如何研發出適合小微企業的、個性化的金融産品。

  “小企業申辦最多的是流動資金貸款業務,各家銀行給的期限多為1年。但對于制造業企業來説,短期流動資金貸款往往不能完全匹配企業的生産經營周期和回款周期。”杭州市蕭山區某汽配企業負責人説,于是就出現了一些無奈的操作,如“短貸長用”“倒貸轉貸”。

  據了解,為了解決以上問題,北京、浙江等地正在開展金融産品轉型,探索“中期”流動資金貸款服務,具體可分為3種模式,即中期貸款內嵌年審制、中期授信內嵌預審制、循環式。

  其中,通過內嵌年審制、預審制,銀行機構每年對貸款情況進行審查,符合條件的企業可持續使用貸款資金,貸款實際使用期限最長可達3年;在循環式模式下,企業可在3年內多次提取、隨借隨還、循環使用貸款額度,既能及時匹配資金需求,又能提高資金使用效率。

  目前,中國工商銀行浙江省分行正在大力推廣“營運資金貸款”産品,中國農業銀行浙江省分行已設計開發“年審貸”産品,寧波銀行杭州分行正在著力推動“轉貸融”業務,浙江省農村金融機構正在積極推廣“循環式”信貸産品。

  與此同時,近年來,金融機構尤其是商業銀行,紛紛統籌信貸和非信貸業務,旨在從單一的“信貸服務商”轉變為“綜合金融服務商”,嘗試以“股權+債權”“商行+投行”的模式,提升自身的綜合服務能力。

  “工行北京分行已成功參與人工智能領域龍頭企業‘曠視科技’的最新一輪股權融資,在發放營運資金貸款的基礎上,通過商行帶動投行,實現了商投互動業務落地。”工行北京分行相關負責人説,該行後續還將積極參與企業的多項投行業務,進一步深化銀企合作。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蓓蓓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多彩秋色“繪”泉城
多彩秋色“繪”泉城
北京豐臺:金秋賞菊正當時
北京豐臺:金秋賞菊正當時
挪威:絢爛北極光
挪威:絢爛北極光
醉美新疆金秋胡楊
醉美新疆金秋胡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