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兼顧安全與收益 滬市公司理性理財
2019-10-14 08:40:16 來源: 中國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上市公司購買理財産品是老生常談的話題。近期,部分信托、私募等産品打破剛兌,市場對于上市公司理財“踩雷”的擔憂有所增加。

  市場人士指出,上市公司購買理財包括信托理財需要辯證看待,作為常見的市場化行為,可以提高閒置資金的使用效率。在現行規則框架下,上市公司購買委托理財産品存在安全性高、流動性好、期限相對較短等要求,加之決策、披露等要求較多,總體較為審慎。

  高風險偏好産品佔比較小

  中國證券報記者對滬市公司購買理財産品的情況進行了係統梳理。截至2018年底,滬市公司未到期理財余額共計約為4400億元,總規模較2017年底下滑約2.2%。滬市上市公司理財余額佔貨幣資金期末余額的比重僅約6.5%,總體上對上市公司影響較小。

  從上市公司披露情況來看,其主要理財渠道依舊是銀行理財,如銀行結構性存款等。此外,以收益權憑證為代表的證券公司理財也較常見。信托等高風險偏好的理財産品所佔比重仍然較小。截至2018年底,滬市上市公司未到期信托理財余額約為322億元,與2017年底基本持平,僅佔滬市公司未到期理財余額的7.3%。

  2019年以來,滬市公司信托理財規模仍然較小,主板1491家公司中,有約450家公司購買了理財産品,其中僅36家上市公司購買信托理財産品,佔全部上市公司不到3%,涉及金額合計約93.2億元,佔全部理財産品累計認購金額的約1.8%。

  業內人士向記者解釋,上述93.2億元是根據臨時公告中公司年內購買的所有信托理財金額進行了簡單加總。看似金額較大,但實際上市公司會在一定期限內滾動購買理財産品,其實際使用的資金並不大。

  記者注意到,部分今年購買信托理財金額排名靠前的滬市公司,也是對滾動理財金額的簡單加總所導致的。

  以渤海輪渡為例,其累計理財認購凈額達189.29億元,但查閱公司臨時公告後發現,其購買産品多為1天國債逆回購,導致滾動累計金額較大。公司實際在年初總共計劃只使用不超過15億元的資金購買銀行、證券公司等金融機構的理財産品,並獲得了股東大會的審議通過,公司目前實際委托理財余額1.2億元。

  提升資金使用效率

  多位上市公司董秘告訴記者,上市公司購買理財産品的主要目的在于提高閒置資金的使用效率。正如普通大眾也會將自己閒置的資金購買貨幣基金或銀行理財一樣,上市公司也要本著資源效益最大化的原則,在“持幣”等待合適投資時機的同時,對階段性閒置的資金進行充分盤活,從而獲得一定的投資收益,增厚公司業績。另外,部分公司在正式實施分紅之前,也會選擇期限短、收益相對穩定的理財産品,既避免資金閒置,也能為年度分紅做好準備。

  “在當前經濟環境不確定因素增多的情況下,上市公司對外投資更加注意兼顧安全平穩和收益回報,避免簡單地快速擴張。”某上市公司投資部門負責人也對記者表示。

  部分上市公司確實遭遇了“踩雷”。Wind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年底,滬市信捷電氣、同達創業、新安股份等7家公司存在委托理財逾期未收回情況,涉及金額1.92億元,佔當年底滬市公司理財未到期余額的0.04%。2019年以來,兩家公司存在委托理財逾期未收回情況,逾期金額合計5.8億元。

  引導公司規范理財

  有專家指出,上市公司購買理財産品屬于正常投資行為。目前,監管部門對上市公司委托理財已從信息披露、決策程序和風險控制等方面進行了嚴格規定。實踐中,絕大多數公司開展委托理財總體上合法合規。投資者在閱讀上市公司理財公告時,主要還是關注其理財産品的具體投向、項目歷史運轉情況及資信擔保情況等,以便對相關理財風險情況作出客觀評估。

  有資深證券律師告訴記者,A股上市公司購買理財産品早已有體係化的規則約束,能夠引導上市公司“有所為有所不為”,兼顧資金安全性和使用效率。

  以滬市為例,上交所《股票上市規則》明確將委托理財作為對外投資,確定了披露和決策的標準,並發布了委托理財的公告格式指引,為委托理財協議主體、産品、影響的披露提供詳細指引。如果委托理財的資金來源涉及募集資金,要求更為詳細嚴格。證監會先後發布和修訂了《上市公司監管指引第2號——上市公司募集資金管理和使用的監管要求》《發行監管問答——關于引導規范上市公司融資行為的監管要求》,規范募集資金使用和管理。滬深兩所也在證監會的指導下,發布了《上市公司募集資金管理辦法》。

  上述規則對上市公司投資理財已經劃出了底線要求,即安全性高、流動性好、期限較短等,並嚴格規范信息披露和審議程序。同時,要求上市公司建立完善募集資金使用的內控制度,有效防范投資風險。根據公司披露的情況,目前,滬市信托理財的資金均使用自有或自籌資金,未發現有使用募集資金購買信托産品情況。

  “在法治化的基礎上,上市公司應當擔負起踏實敬業、規范運作的主體責任。在利用閒置資金購買理財産品時,著重規范決策程序和信披事項,關注資金最終投向,審慎選擇産品類型,保障資金安全。特別是對于私募理財産品、單一信托、定向委貸等,要防范出現違約風險及資金佔用等違規行為。”前述市場人士指出,在這一過程中,董監高等“關鍵少數”應當勤勉盡責,依照規則審慎決策理財金額和種類。中介機構也應當嚴格履職,對上市公司委托理財盡到“看門人”的把關職責。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蓓蓓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金秋遊花海
金秋遊花海
湖南長沙:華燈上 夜未央
湖南長沙:華燈上 夜未央
新疆博斯騰湖畔秋景惹人醉
新疆博斯騰湖畔秋景惹人醉
脫胎漆器 匠心獨運
脫胎漆器 匠心獨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