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多頭掀起今年第二輪反攻

2017年01月19日 09:37:30 來源:

  經過1月第一周人民幣匯率在香港CNH市場上的犀利反擊後,上周下半周以來,境內銀行間外匯市場再度成為人民幣匯率多頭的表演舞臺。截至周三(1月18日)下午16:30即期交易收盤,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價已漲至6.8342,創2016年11月11日以來新高,並進一步追近與香港CNH匯價之間的價差。分析人士表示,人民幣匯率多頭2017年開年以來的兩次暴漲反攻,已大大打壓了去年四季度以來明顯有所升溫的貶值預期。盡管2017年包括美聯儲加息步伐、國際匯市整體運行基調等仍有較大的不確定性,但現階段人民幣匯率階段性均衡的預期,已經重新回歸市場。預計未來較長一段時間內,企業及個人部門的購匯需求,也將隨之出現顯著萎縮。

  井噴式上漲再現

  受隔夜美元指數重挫1.32%並創近7個多月最大跌幅“激勵”,周三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公布的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由前一交易日的6.8992大幅上調467個基點至6.8525,創出2016年11月15日以來的近兩個多月新高。境內在岸市場即期交易方面,18日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價高開高走,收盤時強勁上漲386個基點至6.8342,同樣刷新2016年11月11日以來的兩個多月高點。

  統計數據顯示,截至1月18日即期交易收盤,2017年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在短短兩周多的時間裏,累計上漲845個基點或1.23%。同期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價漲幅則更大,達1153個基點或1.69%。

  從香港離岸市場來看,雖然周三人民幣對美元CNH匯價沒有在前一交易日跳升之後繼續走強,但整體仍舊維持了近一周時間左右的強勢上攻運行節奏。截至北京時間1月18日16:30(境內即期交易收盤),人民幣對美元CNH匯價報6.8120,較前一交易日跌96個基點或0.14%。其與境內即期匯價的價差,已由1月初最高超過800個基點約合1.2%,大幅縮窄至222個基點或0.32%。

  整體來看,考慮到不同市場的交易時長差異和時差方面的因素,周三人民幣匯率多頭,在全球三大人民幣匯率主要定價市場上(在岸銀行間外匯市場、離岸香港CNH市場、離岸美國NDF市場),在與空頭的對抗中,均再次大獲全勝。

  主動性拉漲色彩濃厚

  對于周三和最近一周來人民幣匯率在2017年開年之後的第二輪強勢反攻,業內人士指出,近期美元指數持續走軟、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對強勢美元大潑冷水、美聯儲一季度加息概率下滑、前期在離岸匯差過大引發資金持續套利等,都是推動人民幣匯率再現井噴式暴漲的幾大關鍵因素。值得關注的是,不同于新年第一周香港人民幣Hibor利率大漲導致離岸人民幣CNH空頭“人心惶惶”,最近幾個交易日,香港市場上並沒有出現因離岸人民幣資金稀缺、Hibor利率高漲引發“空頭踩踏”的狀況。人民幣匯率的新一輪急速拉升,已更多體現出多頭“旱地拔蔥”般的主動性拉漲色彩。

  廣發證券外匯市場分析師趙鵬泳表示,近幾個交易日香港市場上人民幣隔夜Hibor利率一直運行在10%以下的相對低位,這和1月第一周人民幣隔夜Hibor利率多次定盤就在30%左右、盤中實際成交甚至超過90%的狀況,已經不可同日而語。

  這位在1月第一周就認為後期境內人民幣即期匯價還將向CNH匯價“靠漲”的市場人士指出,市場在很大程度上低估了香港離岸CNH市場在人民幣匯率定價上的有效性,甚至是“先導性”。

  趙鵬泳稱,自2012年香港CNH離岸人民幣存量開始爆發式增長以來,不僅僅是境內外傳統意義上的商業銀行、投資銀行越來越多地參與到人民幣匯率的交易定價,越來越多的企業、保險、基金等其他類型機構投資者也大量入場,使得人民幣CNH匯價的博弈定價更充分、更合理和更市場化。雖然美國NDF市場的交易定價繼續顯著看貶人民幣,但之前幾年一度被投資者追捧的美國NDF市場,對于市場的影響力則出現明顯下降。

  “從交易層面上看,一方面,NDF遠期匯價只是像‘賭球’一樣對賭未來某一個時點的匯率結果,實際並不進行本金交割,缺少像香港CNH市場這樣的‘離岸人民幣資金池’;另一方面,長期以來NDF交易定價會更多參考中國央行每日的中間價定價,而這兩年人民幣匯率中間價的指引性也已經顯著下降”,趙鵬泳表示。

  均衡預期重回市場

  對于人民幣匯率在2017年開年兩周多時間的兩輪急速拉漲,分析人士指出,不同于以往貨幣當局對人民幣匯率的政策引導和預期引導,近期人民幣匯率在各主要市場實實在在的階段性強勁反轉走勢,已重挫了去年四季度以來顯著升溫的貶值預期。

  趙鵬泳分析,對于中國這樣一個體量巨大的經濟體而言,即便是本幣出現較長一段時間的貶值趨勢,其速度和幅度也將會是漸進且可控的。此外,前期推升美元上漲的二次加息和“特朗普上臺”的交易主線,都在消失,一季度美元指數的調整可能還會持續。

  中國銀行投資銀行與資産管理部分析師丁孟也分析説,結合特朗普有關強勢美元的負面表態,以及3月份美聯儲加息概率的下滑等因素來看,美元匯率預計在2017年整個一季度都可能偏弱。人民幣匯率階段性所處的外部環境,可能相對有利。

  與此同時,從經濟基本面的角度來看,市場人士進一步指出,1月以來全球主要非美貨幣中,澳元、加元等商品貨幣獨領風騷,近期對美元匯率的上漲幅度,顯著領先于歐元等其他重要非美貨幣。結合澳大利亞等相關國家的制造業PMI最新月度數據,以及國內工業原材料類的商品期貨價格走勢來看,中國經濟對外部大類商品的需求依舊保持堅挺,這也將對人民幣匯率的大體均衡穩定帶來積極支撐。與此同時,隨著人民幣匯率均衡預期重新回歸市場,前期受到部分市場人士關注的購匯需求持續抬升、外匯儲備穩定等問題,也有望出現顯著紓解。

【糾錯】 [責任編輯: 高方圓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