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sjjs@188.com
聯係電話:(010)63074941
更多名家
更多名家觀點
名家觀點
2009年4月5日,美國總統奧巴馬在捷克首都布拉格發表演講,表示美國不僅要繼續實施核裁軍,而且把根除世界上所有核武器作為美國核政策的中心目標之一。他指出,冷戰雖然結束,但核武器並沒有消失;發生全球核戰爭的危險雖已大大降低,但發生核襲擊的風險卻大大增加。更多的國家獲得了核武器,試驗仍在繼續。制造核武器的技術已經擴散,恐怖主義分子決心制造、購買或偷竊核武器。作為自由的象徵和世界歷史上唯一使用過核武器的國家,美國有“道德上的責任”實行核裁軍並發揮領導作用。美國繼續核裁軍並最終建立一個無核世界的提法在國際社會引起熱烈反響,但與當前建立一個“無核世界”的目標仍然相去甚遠。 [詳細]
 筆者未能考證出來是誰第一個以“成熟”一詞來描述中美關係的,但是卻注意到中美雙方的官員、學者和民眾中已經有很多人用“成熟”一詞來形容中美關係。特別是2009年中美建交30周年時,“三十而立”的中國傳統觀念促使更多的人用“成熟”一詞描述中美關係的性質。 [詳細]
我以為,軍科不僅在國內是軍事學研究方面最權威的機構,而且在國際上軍科的研究水平也超過多數的發達國家。蘇聯是1991年12月解體,其解體使得綜合國力研究成為學術界的熱門話題,然而1992年軍科的同志就發表了定量衡量綜合國力的著作。顯然這項研究是在蘇聯解體以前就已經開始了的。窺斑見豹,這項研究成果説明軍科同志的學術敏感力很強,他們不僅能緊跟前沿研究,而且具有領導前沿研究的能力。20世紀80年代,能從事國際政治問題定量研究的國家很少,而軍科的同志已經開始了這方面的實質性研究。依我個人判斷,軍科是我國從事國際政治問題定量分析實力最強的機構,在世界上除美國的一些研究機構外,還難有研究機構能在這領域超過軍科。 [詳細]
自1996年筆者出版《中國國家利益分析》一書以來,10年中我國的國家利益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從次序、內容、范圍和性質四方面對我國國家利益進行適時的評估顯然非常必要,這將有助于我們根據國家利益的變化調整對外戰略。 國家利益的變化主要是受到四個因素的影響。一是國家實力的地位在國際社會的升降,二是外部環境的改變,三是經濟發展階段,四是技術水平。 這四者的變化都會影響國家利益的地理范圍、先後次序、具體內容和性質差別。例如,全球性大國和地區性大國,國家利益的地理范圍是不同的;外部安全威脅小的國家和外部安全威脅大的國家,安全利益次序分別是不同的;以資源經濟為主的國家和以知識經濟為主的國家,在知識産權利益上的需要是不同的;一個崛起的大國和一個衰敗的大國,國家利益的性質是不同的。 [詳細]
自1999年李登輝提出“兩國論”,我就開始預測臺海可能發生軍事衝突。2000年陳水扁上臺後,我一直預測臺海發生軍事衝突不會晚于2008年。然而,2008年臺灣舉行的“入聯公投”和領導人選舉,不但沒有引發軍事衝突,反而伴隨的是更加穩定的和平前景。 在此,我先要為我預測的不正確向讀者道歉,然後與讀者共同討論,是誰維護的臺海和平?有人認為是國民黨上臺,馬英九接受“九二共識”才有了臺海和平。然而,臺海自1979年起就沒發生過戰爭,到底是誰維護了臺海和平呢? [詳細]
清華大學國際問題研究所所長閻學通教授昨天在香格裏拉大酒店接受新加坡聯合早報記者專訪時指出,臺灣是美國遏制中國發展的重要棋子,對美國的戰略利益至關緊要,因此如果出現中國被迫對臺動武的情況,美國肯定會出兵,但這將只是一場局部戰爭,而不可能是全面戰爭。 閻學通説,為了保住臺灣,中國可以不惜一切代價來打這場仗,美國卻不會為了臺灣而與中國全面開戰,“因為要和中國打仗,美國至少得做十萬美軍陣亡的準備”,而美國是不會為了臺灣而付出這樣的慘重代價的。 [詳細]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