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歲月無聲 英雄無悔——記96歲的志願軍老戰士孫景坤
2020-10-17 20:42:21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沈陽10月17日電題:歲月無聲 英雄無悔——記96歲的志願軍老戰士孫景坤

  新華社記者牛紀偉、梅世雄、于力、高爽

  男兒從軍去,百戰衛家邦。

  70年前,青春年少的他剛參加完解放戰爭,又踏上保家衛國、出國作戰的徵程,用錚錚鐵骨,和將士們一道築起血肉長城;

  解甲歸田後,丹心係鄉梓。

  戰場歸來,他收起軍功章,拿起鋤頭,帶領鄉親們改變家鄉面貌,一幹近30年。他躬下身軀,把自己延展成一條路、一座橋,全然奉獻給群眾……

  遠去了金戈鐵馬,淡漠了碧血狂沙。今天,在如水的歲月裏回望,我們看到的是96歲抗美援朝老英雄孫景坤的家國情懷、無悔初心。

  20多處傷疤,是刻在身體裏的軍功章

  深秋,清晨。丹東市光榮院裏,孫景坤坐在床前,打量著挂在墻上的一件挂滿軍功章的舊軍裝。陽光照進屋裏,軍功章上泛起金光。

  “這是在遼沈戰役中立的三等功,這是在平津戰役、海南島戰役中分別立的二等功,這是在抗美援朝戰爭中立的一等功……”不久前剛做過一次手術,老人身體有些虛弱,但談到戰場上的過往,卻歷歷如昨。

  1924年,孫景坤出生在安東(現丹東市)山城村。1948年1月,結婚後不到一周,他就參軍入伍,成為東北人民解放軍的一名戰士。臨走前,他留給妻子一句話:“只有打了勝仗,咱老百姓才能過上好日子!”

  萬裏赴戎機,關山度若飛。遼沈戰役、平津戰役和解放長沙、解放海南島戰役……在一次次浴血奮戰中,孫景坤快速成長起來,並火線入黨。

  “最險的一次,子彈貼著我後腦勺過去了,用手一摸,全是血。”正是一次次和敵人的生死較量,讓他養成了膽大心細、機智靈活的作戰風格。

  1950年,為抗美援朝、保家衛國,40軍119師357團3營7連戰士孫景坤隨部隊從海南戰場撤回後集結在安東,待命過江。老家山城村就在眼前,戰友們勸他回家看看,他卻總是拒絕:“在外邊打了三年仗,咋能不想家?但別人都不回家,就我特殊?”

  戰場上,對敵人的勇猛痛擊,就是對家人、對祖國最大的愛與告慰。

  抗美援朝戰爭期間,孫景坤印象最深的是1952年秋季戰術反擊作戰中守衛161高地的戰鬥。

  10月27日,已擔任副排長的孫景坤接到命令,帶領9名戰士增援已連續駐守161高地12個小時的戰友。彼時,161高地三面處于敵人的火力控制之下,天上飛機轟炸,地上眾炮齊發,增援部隊很難登上高地。

  “當戰士的哪能討價還價?讓上咱就必須得上!”以敵軍飛機轟炸升騰起的煙霧做掩護,孫景坤帶領戰士們扛起彈藥箱衝上161高地。當時,高地上只剩幾名戰士活著。

  副連長支全勝在爆破筒裏裝滿炸藥,準備與敵人同歸于盡。孫景坤等人到來,令他精神為之一振:“一定要守住陣地!”孫景坤帶領戰士們立即投入戰鬥,從中午到深夜,他們打退了敵人一次又一次進攻。

  陣地守住了,但傷亡慘重。“陣地上算上我,只剩下4個戰士,其他人都犧牲了。”老人回憶著,兩行清淚無聲滑落。

  這次戰役中,孫景坤斃敵多人,榮立一等功。後來,他被朝鮮授予一級戰士榮譽勳章,隨中國人民志願軍英雄報告團回國,受到毛主席等黨和國家領導人親切接見。

  連年徵戰,孫景坤身上留下20多處傷疤,“現在腿上還有一顆子彈沒取出來。”他指著腿上一塊已經變黑的皮膚説,“有一次戰鬥,我中了兩槍,一槍打在手上,一槍打在腿上。子彈有毒,後來腿上、連帶腳上的肉都爛了。”

  這些傷疤,成為刻在老人身體裏永遠的軍功章。

  解甲歸田,他默默拿起鋤頭

  秋意漸濃,群山環抱的山城村,山頭層林盡染,田間金黃一片。

  “山城一隊北部灣,當年就是爛泥灘。一遇水澇就不收,如今變成米糧川。”山城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邱大鵬感慨地説,這首流傳下來的順口溜,是鄉親們對孫景坤帶領大夥改天換地最好的感念。

  1955年,復員的孫景坤放棄到城裏工作的機會,選擇回鄉務農。“咱沒多少文化,還是回家本本分分做個農民。”孫景坤回憶。

  回鄉後,孫景坤把各種獎章獎狀精心包好放到箱底,扛起鋤頭下地種田。很快,正直能幹的他被選為生産一隊隊長,帶領村民們向著貧困這個“敵人”發起新的衝鋒。

  村裏有條河,經常泛濫引發水災。孫景坤的倔勁上來了:“還能讓條小河欺負了?”他帶領村民開山碎石、肩扛手提,築起一座堤壩,自此河水安瀾。

  “他是軍人出身,身上有一股威嚴勁兒,從不強迫鄉親們幹這幹那。”86歲的村民劉振山回憶,“他在前邊幹,我們在後邊學,大家心服口服。”

  山城村是有名的蔬菜村,市裏曾劃分一片公廁供村裏挑糞施肥用,村民都不願意去挑糞。正犯胃病的孫景坤第一個站出來:“沒有好的肥,菜怎麼能長好,我來挑。”挑著100多斤糞,走七八裏的山路,他硬是挑了回來。看他忍著胃痛滿頭大汗顫巍巍的樣子,村民們紛紛挑起了糞桶。

  靠著孫景坤的帶動引領,山城村把上百畝爛泥灘改造成良田,在數百畝荒山上種植板栗、落葉松等經濟林,一躍成為十裏八鄉有名的富裕村。

  村民劉玉慧説:“我們現在過上好日子,都得感謝這個老爺子。”

  老兵心語:“我是在替戰友活著”

  英雄,在驚濤駭浪中向死而生,也在平凡的日子裏甘守寂寞清貧。

  許多年後,孫景坤的赫赫戰功才被村民們了解。65歲的村民張德勝回憶起最早發現孫景坤的“秘密”時,仍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當年我從廢紙堆裏撿回一本舊書,翻書時,我看到裏面講一位戰鬥英雄叫孫景坤,還有他的照片,我一看這不是孫大爺嗎?”

  拿著這本書,張德勝跑到孫景坤家。孫景坤不識字,張德勝就把文章讀了一遍,聽到支全勝等戰友的名字,孫景坤點了點頭:“是,寫的是我。”

  至此,孫景坤的英雄事跡才被外界了解。

  越是豐功偉績,越是低調樸實。一直以來,孫景坤住在低矮的平房裏,從不向組織開口、伸手。

  為什麼對自己的功勞不提不念?為什麼不向組織要求應得的待遇?外界不理解,孫景坤的7個兒女也不理解。

  在大女兒孫美麗看來,父親對自己嚴苛,對孩子們也幾近“無情”:小時候家裏窮,交不起學費,老師説你爸是生産隊長,開個證明來,學費就可以免了。孫景坤卻火了:“就因為我是隊長,才不能這樣做。”孫美麗被迫輟學。在生産隊幹活時,她幹得好,別人評3分工,生産組長給她評了7分工,孫景坤知道後,把組長批評了,硬逼著把多的工分給拿下去……

  大兒子孫福貴也遭遇了類似的境況。不少好的工作機會都被父親逼著讓給了別人,他一咬牙,參軍入伍。這一次,孫景坤沒有阻攔,拿出珍藏多年的抗美援朝時用過的茶缸和毛巾送給兒子。

  “到部隊後,首長看到我的茶缸上寫著‘贈給最可愛的人’,他舉著茶缸給戰友們説,孫福貴同志是革命戰士的後代,我們為有這樣的戰友感到自豪!在戰友們的掌聲裏,那一刻,我突然理解父親了。”孫福貴説到這裏,眼中淚光閃爍。

  摩挲著舊軍裝上的軍功章,老人説出心底的想法:“當年村裏10個年輕人一起參軍入伍,回鄉的只有3個。和犧牲的戰友比,我做這點事算得了啥?條件再艱苦,能比戰場上苦?我活著,是替戰友們活,我要把他們想幹卻來不及幹的工作幹好,才對得起他們。”

  溫煦的秋陽照在老人珍藏多年的泛黃的報功書上:“孫景坤同志在朝鮮守備戰鬥中,創立功績,業經批準記一等功一次,這不僅是個人的光榮,全軍的光榮,也是人民的光榮,祖國的光榮……”光線明麗而柔和,為這張歷久彌新的報功書鑲上了一層金邊。

【糾錯】 責任編輯: 韓松豫
加載更多
天山腳下稻花香
天山腳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01161210845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