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智能化作戰指揮如何實施
2020-01-02 10:40:13 來源: 解放軍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面對洶涌澎湃的智能化浪潮,由指揮人員、指揮手段、指揮對象構成的智能化指揮係統,在指揮信息連接下形成指揮回路,其相互作用、高效運行的內在機理是什麼呢?只有嘗試解開這個核心密碼,才能確保智能化作戰指揮建設與運用穩步推進。

    智能輔助,人在回路中。智能化是一個相對概念,只要是指揮信息係統或武器裝備具備一定的自主性,具有一定的無人化、自動化特徵,就可稱為智能化指揮信息係統或智能化武器裝備。不得不説,當前一些先進的指揮信息係統已具備智能化特徵,作為一種輔助手段用以解決作戰指揮係統運行過程中,某一項指揮要素、指揮環節、指揮作業的特定問題。比如對敵情、我情、戰場環境進行計算統計分析,快速提交分析報告,生成輔助決策信息;對作戰方案進行倣真模擬推演,輔助分析評估作戰方案;對作戰行動的目標、力量、進程進行規劃,輔助計劃安排作戰行動,等等。當作戰指揮回路運行時,指揮主體即指揮人員,不但要承擔籌劃決策、突發情況處置等作戰指揮核心職能,還要承擔計算機不便處理的指揮信息加工分析、指揮作業編輯擬制等工作,人始終處在指揮回路之中,發揮主體職責與作用,智能化指揮信息係統作為輔助手段,是人的“助手”和“工具”。

    智能自戰,人在回路前。戰場無人化是智能化的一個顯著特徵,大量無人化裝備出現在戰場,包括無人機、無人車、無人艇、無人值守傳感器、無人水下潛航器、掃雷排爆機器人、智能彈藥等。目前,美軍裝備的無人機已達7000多架,伊拉克、阿富汗戰場投入使用的地面輪式或履帶式機器人超過12000個。在單個無人化裝備基礎上,還出現了由多個同一或相近類型無人化裝備組成的無人作戰集群,可以自主協同實施偵察、監視、壓制、攻擊等行動。無人作戰集群已在敘利亞戰爭中初露鋒芒,相關實驗也層出不窮,人工智能將推動未來戰爭進入無人集群作戰時代。盡管當前無人化作戰係統仍然是以後臺遙控半自主方式運行,但隨著人工智能不斷突破,其自主化程度將不斷提高。面對高度自主、甚至是完全自主的指揮對象,是否就不需要指揮了呢?答案是否定的,面對高度自主的無人化裝備與無人作戰集群,指揮不在回路中,也不在回路上,而是在指揮回路運行前的裝備研發階段、任務準備階段,通過預編程的方式,將戰術戰法、交戰規則、行動方式等固化在裝備之中,裝備按照預先設計遂行作戰任務,自行實施機動、跟蹤、攻擊、規避、協同、回撤等。“劍”與“劍法”在戰爭之前就合而為一,軍事思想在戰場之外就嵌入軍事技術之中,這就是人在回路前的運行模式。在這種模式下,指揮人員的指揮智能已提前植入機器。

    智能互融,人在回路內。指揮的傳統思路,是指揮主體向指揮對象下達口頭話音、指揮文書、數據短語等指令,指揮對象按照指令採取行動,這種指揮主體與指揮對象相對分離的運行模式,使指揮指令經過多重傳送才能由指揮主體傳導至指揮對象,線路長、效率低。能不能突破這種模式,使人與指揮回路結合得更加緊密,指揮控制得更加直接呢?當前,一些科幻電影向我們展示了人與指揮回路深度融合、一體聯動的運行模式,即人在指揮回路內。從目前智能技術發展與運用看,有兩種可行途徑,一種是“腦控”,把人腦與智能武器通過有線、無線方式連接起來,用腦電波直接控制智能武器,把人的意識直接作用于機器之上,這需要借助腦機接口技術,以及對人腦的神經生物學機理的掌握;另外一種是可穿戴式的機械外骨骼,用人的肢體控制外骨骼奔跑、跳躍、躲閃、格鬥等,通過內外骨骼的一體聯動,突破人的生理極限,大大增強人的戰鬥力,這需要借助于感知智能的進步,以及微型高效可穿戴式能源的突破。人在回路內的運行模式,當前已不是科幻,而是智能化重要的研究與發展方向。比如,高位截癱的科學家霍金所坐的輪椅,是用其大腦直接控制;美軍在2000年開始研制的“增強人體機能的外骨骼”項目,洛馬公司曾為美軍打造了一款可負重90.7公斤的外骨骼係統。人在回路內的運行模式,腦機一體、骨機一體,指揮控制更加精細直接,機器能夠直接反映和實現人的想法和行為,實現真正意義上的智能“鋼鐵軍團”。

    智能自主,人在回路上。指揮信息係統的主要功能就是替代人、補償人、延伸人、拓展人,克服人類在速度與精度上的極限,把人從繁重的體力和低層次腦力勞動中解放出來。隨著指揮信息係統智能化程度不斷提升,自動化、無人化程度越來越高,不但能夠輔助分析研判、方案評估、任務規劃,而且能夠進行方案自主設計、任務自主規劃、情況自行處置、指令自動生成。尤其當人工智能技術突破由弱人工智能向強人工智能躍進的奇點後,計算機可以像人一樣具備跨領域推理、抽象概括、深層理解、常識推理等能力,能夠對需要跨領域、跨專業綜合處理的合同作戰或聯合作戰進行高度無人化、自動化的指揮,那麼人與指揮回路的相互關係將發生質的變化。那時,指揮人員不再從事具體的指揮控制工作,其所要做的就是為作戰體係賦予總體任務、提供初始條件、給出最終狀態、規定作戰限制,其他一切中間環節交給智能化指揮信息係統就可以了。為確保智能化指揮信息係統運行的安全可控,避免引發作戰倫理問題,人需要對係統的運行進行監督管理、指導仲裁、應急處置,預留“啟停”係統的幹預接口,保留“開火權”,隨時準備接管智能化指揮信息係統的指揮權。這就是人在回路上的運行模式,在這種模式下,指揮人員發揮了主導職責與作用,智能化指揮信息係統是人的“副手”和“管家”。

    站在當前智能化技術的前沿陣地,科學而理性地展望軍事智能化技術發展與應用,人在回路中、人在回路前的運行模式已初步實踐並積極努力地向前推進;人在回路內的運行模式,其概念已無可爭議,但還停留在實驗室之中;人在回路上的運行模式,還是智能化熱情下的一種預測,但縱觀智能化曲折而不撓、反復而前進的發展歷史,這絕不是一種不切實際的幻想。(劉奎 顧靜超)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憬杭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青海湖進入封凍期
青海湖進入封凍期
多彩鹽湖入畫來
多彩鹽湖入畫來
麥積山石窟的守護者
麥積山石窟的守護者
新華社記者帶你走近山東艦
新華社記者帶你走近山東艦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421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