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聯合作戰呼喚什麼樣的思維觀
2019-12-19 16:33:57 來源: 解放軍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當前,戰爭形態加速向信息化演變,武器平臺的火力強度、機動速度、打擊精度、智能化程度大幅躍升,戰場空間不斷拓展,作戰行動耦合更加緊密,戰場態勢變換更加迅速,“多域戰”“分布式殺傷”“蜂群”等新作戰理論層出不窮,對指揮人員思維理念、思維方式提出很大挑戰。指揮人員應適應未來聯合作戰需求,以嶄新思維觀念謀劃作戰設計、調控作戰行動,才可能最大程度地發揮謀略優勢,贏得作戰勝勢。

    多維化思維觀

    作戰問題本質上是非結構化問題,即很難用簡單的“1+1=2”的數學公式來解答。這一顯著特點,在信息化聯合作戰中得到進一步放大。這是因為,信息技術的廣泛運用,使得戰場網絡聯係更加順暢,作戰行動耦合更加緊密,任何一個環節、一個行動出現失誤,都可能引發“多米諾骨牌效應”,導致作戰行動失敗。這就要求指揮人員樹立多維化思維觀,即在當前態勢和作戰終點間,設想多個關鍵節點,每兩個關鍵節點間設計多條思維路徑,組合形成多個路線方案,對比選擇最合理路線。設計作戰路徑時,既可由因推果,也可由果推因;既可直線推進,也可迂回到達;既可同域對稱打擊,也可異域非對稱制衡,還可多域總體對抗。未來聯合作戰,指揮人員手中可用的作戰力量更多,不能簡單地陷入機械化戰爭“有什麼條件打什麼仗”的固定思維,即只做“1+1=2”的練習,而應從多維度思考“用什麼組合”打勝仗,謀求制勝戰場的最佳組合。

    體係化思維觀

    與機械化戰爭相比,信息化作戰一個顯著變化是,單純改變某個力量要素的量對改變體係能力往往並不明顯。海灣戰爭中,多國部隊無論在兵力,還是在裝備數量上,都低于伊拉克軍隊,但其作戰體係在偵察預警、聯合打擊、指揮控制等方面遠遠優于伊軍,以至于地面作戰如入無人之境,不到4天時間推進500多公裏。這啟示我們,聯合作戰指揮人員應樹立體係化思維觀,在籌劃力量運用時,應著眼體係能力最大化,合理配置功能要素,不能僅僅盯著單個平臺、要素的數質量情況,更應高度關注己方作戰體係的結構耦合度、功能發揮度、信息通聯度、效能倍增度,科學編組、體係配置,攥指成拳;在調控行動時,應將對手或對手聯盟可能參戰的整個作戰力量視為體係,對其進行結構剖析,分析各結構間關聯、制約和影響關係,找出對其整體能力倍增的關節點和薄弱點,並與我之體係能力作關聯分析,以我之可靠手段重擊敵體係弱點,實現對敵體係的最大毀傷。

    網絡化思維觀

    隨著雲計算、大數據的廣泛運用,信息化戰場已經成為一個網絡化大體係。戰場互聯網一點感知全網共享的特徵,使得各種作戰力量都成了戰場信息的採集者、作戰數據的生産者和戰場態勢的受益者。聯合作戰指揮人員可以通過戰場互聯網動態地掌握不同力量、不同區域、不同任務之間的動態變化,敏銳分析各種需求、能力變化對作戰體係能力的影響,以作戰資源的最佳調配有效提升體係作戰能力。這就要求聯合作戰指揮人員樹立網絡化思維觀,通過建立關聯、區分關係來構建我方體係,形成立體化、無中心、無邊緣的網狀體係化結構;通過分析要害目標的關聯、交叉和聯係去尋求作戰對策,以此倍增作戰效益。運用網絡化思維,一方面應注重建網強網,即構建好己方的偵察報知網、籌劃決策網、行動協調網、需求感知網,以共享戰場信息無縫鏈接各作戰單元,重塑指揮流程,自主協同行動,精準快速保障;另一方面應注重擊網破網,即把敵各作戰力量、作戰單元置于網絡體係之中,分析其關鍵鏈路節點,採取軟硬結合方式,斷其信息傳輸、阻其指揮控制、癱其網絡體係。(劉孝良 李美麗 樊軍波)

+1
【糾錯】 責任編輯: 蔡琳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花絲鑲嵌:錘音千萬響 花絲分毫嵌
花絲鑲嵌:錘音千萬響 花絲分毫嵌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上海:冬日暖景
上海:冬日暖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99031210403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