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陸軍首批某新型主戰坦克女坦克手成長記

2019年07月21日 16:21:32 來源: 新華社

    新華社呼和浩特7月21日電 題:“駕駛坦克保家衛國,我最美!”——陸軍首批某新型主戰坦克女坦克手成長記

    新華社記者劉小紅

    夏日,某訓練基地,鐵甲轟鳴,風沙滾滾。

    第81集團軍某合成旅女坦克手,駕駛著某新型主戰坦克馳騁在演兵場。作為陸軍首批某新型主戰坦克女坦克手,她們已在此基地駐訓數月。

    來基地之前,她們經過3個月完成了坦克駕駛、通信等專業課目訓練。

    “這群積極向上的女兵終日與坦克為伍、和風沙相伴,從不叫苦叫累。”旅宣傳科科長左健説,“她們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獻給了部隊。”

    “準備戰鬥!”

    清晨,排長蔣若泠一聲令下,各組坦克乘員迅速登車、發動車輛,緊張的訓練又開始了。

    “雖然已經嫻熟,但我們依然不敢有絲毫馬虎。”能自如駕馭數十噸龐然大物的22歲女兵、駕駛員周格格説。

    未到基地,老兵就告誡她們:基地的風沙,從春刮到冬,大風卷起沙塵暴,甚至能讓“臉掉皮、車掉漆”。

    來到基地她們發現,原本以為老兵“嚇唬人”的“危言聳聽”,都是現實。“看到狂風卷積著沙塵,雨滴夾雜著雪花,我們才知道,夏天也會下雪,沙子吹到臉上真的很疼!”坦克手孫茜説。

    訓練時間、課目、難度,女兵堅持和男兵一樣。而對于女坦克手來説,則要付出更多努力,她們遇到的困難也更多。

    “如何克服體質差異帶來的困難,提高體能水平,是我們面臨的第一個挑戰。”女坦克手們説。

    初到基地,因海拔升高,她們體能成績普遍下降。而對于坦克手來説,體能是硬指標。“我們坦克兵,處處需要力氣。”周格格説。

    為練體能,她們努力增加食量和訓練量。別人減肥,她們卻要增重。平均增重20斤,雖然胖了,皮膚曬黑了,卻變成能開得了坦克、修得了戰車、打得了炮彈的坦克女兵。

    初次體驗射擊,炮長楊柯楠刻骨銘心。

    連打3發炮彈,都未中。“都沒有擊中嗎?”指揮員吃驚地問。

    “扎心啊,那一刻,我覺得可丟人了!”楊柯楠説。

    “我就不信玩轉不了這個‘鐵疙瘩’!”訓練正式開始後,楊柯楠就和坦克“較上了勁”。

    她取消午休,約上別的幾個炮長,偷偷到訓練場反復練習。“她們還跑到男兵射擊場‘偷藝’,跟著男兵‘取經’。”蔣若泠説。

    男兵們也不吝嗇,不但教完教材內容,就連琢磨總結的“小竅門”“小絕招”也傾囊相授。

    就這樣,楊柯楠和幾個炮長練成了優秀射手。

    “現在,我們敢和男兵‘師父’PK!”楊柯楠説。

    起初,練“通過限制路和障礙物駕駛”課目,駕駛員鄭景月多次撞桿,被指揮員嚴厲批評。

    休息時間,鄭景月與車長加班練配合,從最基本的開窗駕駛開始,反復練,找感覺,再閉窗練習,成功邁過了這個訓練難點。

    戰鬥射擊對于苦練數月的女兵而言,正如畢業大考。這不僅檢驗車組乘員個人能力,更檢驗全車配合默契程度。

    盡管天公不作美,夏日的基地雨雪交加,但女坦克手們憑借默契配合、嫻熟操作、準確判斷,最終取得優異成績。何秋季車組還打出了3發全中的好成績,男兵也豎起了大拇指。

    “男兵説我們女兵學坦克就是在玩,直到我們的成績讓他們大吃一驚。”提起那次考核,周格格一臉幸福。

    “以前, 柔弱是我對女兵的印象。”營長許成彪説,“但她們對坦克的熱愛和刻苦訓練勁頭,讓我打心眼裏佩服!”

    訓練有苦,也有甜。炮長幹佳琪説:“每次操縱火炮射擊,看到目標瞬間灰飛煙滅,我就特別自豪:還有比這更霸氣的嗎?”

    一身戎裝,齊耳短發,是最美年華。

    “以前,我羨慕女兵,現在,我也成為別人羨慕的那個‘她’。”車長孫茜説。

    從白皙靚麗的少女,到飽經風沙的坦克女兵,訓練基地的硝煙風沙見證了女坦克手們的蛻變。

    雖然剪去了飄逸長發,風沙雨雪相伴,強烈的日曬、肆虐的風沙在她們臉上留下別樣“色彩”,但女坦克手們無比自豪地説:“駕駛坦克保家衛國,我最美!”

    駕駛員耿艷菊駕駛坦克馳騁訓練場。董勝傑 攝

    女坦克手進行坦克戰鬥射擊。胡延華 攝

    女坦克手組織駕駛訓練。董勝傑 攝

    實彈射擊結束後,女坦克手們保養裝備。楊傑 攝

【糾錯】 [責任編輯: 楊茹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00291210206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