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軍事首頁 要聞 觀點 中國軍情 環球軍情 外媒 視頻 圖片 排行 專訪 專題 名家 趣聞 軍史 軍刊 軍醫
借腿婁山關
 
2016年10月06日 16:13:03 | 責任編輯: 王瑤 | 來源: 新華網   

2014年10月20日,中國第二批赴馬裏維和警衛分隊實施行進間處突演練——范存印攝

     新華網長春10月6日電(鄒秋月 秦富梁)“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1962年,《人民文學》發表了毛澤東在紅軍時期“馬背上哼成的”6首詞,《憶秦娥·婁山關》一作最為膾炙人口。這首詞寫的是長徵時期紅軍第二次攻取婁山關,擔任主攻的是紅十二團、十三團。紅十二團是北部戰區陸軍第16集團軍某摩步團的前身。記者日前來到位于長白山下的這座軍營,整理這個團關于原政委鐘赤兵的參戰記錄,嘗試還原這場發生在80多年前的驚天血戰。

    死守點金山

    l935年2月,紅三軍團縮編為4個團,鐘赤兵任第十二團政委。為了擺脫十多萬川軍的圍追堵截,毛澤東和黨中央決定回師貴州,二渡赤水,先奪婁山關,再佔遵義城,在運動中殲滅敵人。中央軍委把奪取婁山關的主攻任務交給了紅三軍團。紅三軍團軍團長彭德懷又讓第十二、十三團擔任先鋒。婁山關在貴州桐梓縣城南15公裏處,地勢險峻,群峰如劍,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彭德懷命令十三團直撲婁山關。十三團迅即發起猛攻,拿下點金山制高點,佔領關口。此後,敵軍瘋狂反撲,在山坡掘壕死守,兩軍相持不下,情況十分緊急。彭德懷把鐘赤兵叫到指揮部,親自給他下達任務:“務必于2月26日拂曉前趕到婁山關口,接替第十三團,中路正面突破,拿下婁山關南坡!拿不下,唯你是問!” 鐘赤兵立正回答:“請軍團長放心,保證完成任務!” 午夜,北風刺骨,鐘赤兵和團長謝嵩率紅十二團頂風冒雨連夜奔襲20公裏,于26日拂曉時分趕到婁山關下南溪口。這時,敵軍又一次反撲。半山腰的一些陣地已經丟失,形勢異常緊急。鐘赤兵與團政治處主任蘇振華率第一營和偵察排擔任先鋒,最先衝向婁山關口。雨霧濃雲鋪天蓋地,十步之外難看清物體。指戰員們奮不顧身,冒死衝鋒。于清晨6時許,控制了點金山。軍閥王家烈聽説點金山失守,惱羞成怒,立即組織兵力反撲。

    血染黑神廟

    上午8時許,峽谷中的濃霧漸散,王家烈的“雙槍兵”(黔軍多吸食鴉片,故攜“雙槍”——步槍和煙槍)過足煙癮之後,在輕重機槍的掩護下,如潮水般從婁山關下十步一彎、八步一拐的彎曲公路嚎叫著撲上來。

    鐘赤兵率領全營指戰員居高臨下,全力迎戰。他們甩出多束手榴彈,並架起機槍猛烈掃射,打得敵人連滾帶爬,龜縮到了公路兩側的壕溝裏。

    上午10時,敵人又發起新的反撲。鐘赤兵見備用的彈藥已不多了,便大聲命令:“上刺刀!”待敵人靠近,他一聲吶喊,呼嘯著帶領戰士們如同猛虎般衝入敵群,揮動馬刀、槍刺,橫劈豎砍,直殺得敵人丟盔棄甲,四散逃走。

    一營指戰員乘勝追擊,一直殺到黑神廟前。但迎面遭到敵1個團的反擊。敵眾我寡.一營傷亡慘重。危急時刻,第二營營長鄧克明帶領的突擊隊衝了上來。鐘赤兵指揮一營和二營突擊隊再次與敵展開生死搏鬥。突然,一顆子彈飛來。鐘赤兵的腿部被擊中,他的身子猛地一晃摔倒在地上。警衛員趕忙上前來扶他,卻見一股殷紅的鮮血從鐘赤兵的右腿上冒出來。血如泉涌,警衛員胡勝輝失聲叫道:“政委,您負傷了,我背你後撤!” “別聲張,擦破點皮,不礙事!”鐘赤兵輕聲説。他怕驚動正在與敵人拼殺的戰士們,便強忍著疼痛,要警衛員攙扶他站立起來。血肉模糊中,只見鐘赤兵的右小腿被子彈穿透,腿上穿了九個洞,小腿腿骨已經斷了,一連包了十多層布,鮮血還是照樣往外浸。警衛員要去找衛生員,鐘赤兵叫他先把蘇振華叫過來,他要蘇振華接替他指揮戰鬥。沒等衛生員包扎好傷口,他就拖著傷腿與蘇振華一道繼續指揮戰鬥。站立困難,他就趴在石頭上指揮。

    柴刀做手術

    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指戰員們在鐘赤兵政委英勇頑強精神的鼓舞下,在異常慘烈的血戰中,牢牢地將陣地控制在我軍手中。鐘赤兵拖著傷腿,堅持指揮,直到流血過多昏了過去。這時,謝嵩領著大部隊衝上來了,他看到身負重傷,躺在路邊草地上的鐘赤兵,心裏非常難過,吩咐身邊的戰士趕快把鐘赤兵抬下戰場,隨即指揮部隊對敵人義發動了一次衝鋒。戰士們舉槍高喊著“為鐘政委報仇”的口號,奮力拼殺,把敵人壓了下去。鐘赤兵蘇醒過來後,躺在擔架上的他看到婁山關仍在我軍手中,嘴角的笑容久久蕩漾。 2月28日晨,紅軍再次佔領遵義城,鐘赤兵被送到野戰醫院。醫生發現,他的右小腿腿骨幾乎都成了碎片,保是保不住了,必須進行截肢。當時,手術條件極其簡陋,沒有醫療器械,也沒有麻藥,工具只是一把老百姓砍柴用的刀和一條斷成半截的木匠鋸。手術時,木鋸上下拉動的響聲刺耳得能穿透人心。鐘赤兵忍著劇痛躺在手術臺上,緊緊閉著眼睛,豆大的汗珠從他的臉上、身上往下淌,但他始終一聲不哼。手術中,他幾次昏死過去,又幾次蘇醒過來。在場的醫生、護士都被他堅強的意志所感動,年僅15歲的小護士馬湘花一邊協助醫生護理他,一邊抽泣著説:“我從來沒見過這種場合和這麼強硬的漢子。”

    手術一直做了三個半小時。當鐘赤兵再一次從昏迷中蘇醒過來時,他的整條右腿已失去了知覺。貴州的6月,天無三日晴,加上手術時沒有消毒藥品,沒過幾天,鐘赤兵被雨水淋過的傷口就感染了,小腿腫得和大腿一樣粗,高燒持續不退。彭德懷得知鐘赤兵的病情嚴重,特地去看望他,並囑咐醫生“一定要想盡辦法救活鐘赤兵”。

    為了把鐘赤兵從死神那裏拉回來,醫生決定給他進行第二次截肢,把右腿膝蓋以下部分全部截去。不料,手術後傷口仍繼續感染。最後,醫生不得不硬著心腸將他的整個右腿從股骨根部截去。半個月內,三次截肢,這對于鐘赤兵來説,要忍受多大的痛苦!但鐘赤兵命大,竟奇跡般地活了下來。

    一笑泯恩仇

    一天,毛澤東、周恩來,還有三軍團的政治委員楊尚昆等到醫院看望傷病員。毛澤東看到了鐘赤兵,便走到病床前,親切地拉著他的手説:“小鬼,又負傷了?”鐘赤兵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腿,哽咽著説不出話來。心細如發的毛澤東看著鐘赤兵痛苦的表情,什麼都明白了。為了打破沉悶的氣氛,他風趣地説:“應該在婁山關立個碑,寫上‘鐘赤兵在此失腿一只’。” 鐘赤兵咧著嘴,苦澀地笑了笑,堅定地説:“主席,我不想留在老鄉家裏養傷,就是死我也要跟部隊走。”

    聽説部隊準備把鐘赤兵留在老鄉家裏養傷,毛澤東馬上嚴肅起來,對周恩來、楊尚昆説:“鐘赤兵很能打仗,是有戰功的,怎麼能把他丟下不管呢?就是抬也要把他抬著北上!”周恩來馬上對身邊的人説:“絕不能把鐘赤兵丟在老鄉家裏不管。讓他到中央衛生部休養連去,讓人抬著他北上。”

    鐘赤兵聽了毛澤東和周恩來的話後,終于忍不住哭出聲來。就這樣,鐘赤兵在毛澤東、周恩來的親切關懷下,憑著堅定的信念和頑強的意志,克服了常人難以忍受的艱難困苦,爬雪山,過草地,最終安全到達了陜北。 歷史往往富有戲劇性:1954年,鐘赤兵調任貴州省軍區司令員的那年春節,貴州省舉行各界人士春節茶話會,鐘赤兵與曾經的冤家——“貴州王”王家烈相遇了。王家烈是以民主人士的身份出席座談會的。出于對鐘赤兵這位獨腿司令的好奇,王家烈走到他的面前,深鞠一躬,做了自我介紹,然後握著鐘赤兵的手問道:“請問將軍尊姓?右腿何故造成?” “敝人姓鐘名赤兵。腿嘛,乃被貴軍的‘雙槍兵’在婁山關借走了,也不知先生何時送還?”鐘赤兵詼諧、幽默地回答。王家烈雙手合在胸前,面有愧色地説:“久仰久仰!罪過罪過!久聞將軍大名,請鐘將軍從重發落!”

    “王老先生,這些都是過去的事,歷史已翻開了新的一頁,以後我們還要一同共事,共商治黔大計呢。” 王家烈被鐘赤兵如此博大的胸懷所感動,當即老淚縱橫,再一次緊緊握住鐘赤兵的手説:“鐘將軍真乃大將風度,王某佩服!佩服!”

   1 2 3   

                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分享到:
【糾錯】   
 更多圖片
名震三軍的“平江起義第一團”
名震三軍的“平江起義第一團”
借腿婁山關
借腿婁山關
“模范紅十二團”:從嚴從難從險錘煉戰鬥作風——陸軍第16集團軍某摩步團加強實戰化訓練記事
“模范紅十二團”:從嚴從難從險錘煉戰鬥作風——陸軍第16集團軍某摩步團加強實戰化訓練記事
“心神”戰機首露真容
“心神”戰機首露真容
戰機冬天凍上了怎麼辦?
戰機冬天凍上了怎麼辦?
特戰武警深圳群山奔襲對抗
特戰武警深圳群山奔襲對抗
解放軍雪地上鑽火圈爬過火障
解放軍雪地上鑽火圈爬過火障
美國人眼裏的“瘋子”
美國人眼裏的“瘋子”
“釣魚島之戰”裏的中國兵器
“釣魚島之戰”裏的中國兵器
世界上最致命的5款軍用無人機
世界上最致命的5款軍用無人機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00281293120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