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時政 > 正文
2021 04/ 07 08:51:58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引擎重燃勢更旺 提檔加速,“大武漢”錨定“強武漢”

字體:

  武漢解封一周年

  2021年4月8日零時,是武漢解封一周年的節點。

  2020年,新冠疫情席卷全球,武漢成為最早受到疫情衝擊的城市。

  這裏素有“九省通衢”美譽,為了防止疫情進一步擴散,這座千萬人口的城市史無前例地宣布“封城”,全力阻擊疫情,搶救生命。

  在全國支援下,英雄的武漢挺了過來。解封後,更以優異的答卷昭告春天。

  在武大櫻花節的繽紛燦爛中,在黃鶴樓的遊人如織裏,在長江川流不息的帆影旁,在武漢站高鐵繁忙如初時,在戶部巷美食的人間煙火側,在絢麗燈光秀的美輪美奐下,在加速運轉的快遞單裏,或許更能看到武漢歸來的“速度”。

  大江東去,不舍晝夜。跨越冬與春、經歷生與死、戰勝驚與險,英雄的武漢以強大的韌性和蓬勃的生機挺過來,江流拍岸更顯英雄氣。

  2月,總投資3305.4億元的215個重大項目集中開工,創下武漢單次集中開工之最;3月,112個招商引資項目的簽約總金額3462億元,創下武漢歷年來單場招商活動之最……

  從雨雪紛飛,到初秋碩果,再到春暖花開,武漢經濟重燃引擎,開足馬力提檔加速:今年1-2月,武漢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81.5%,固定資産投資同比增長256.3%。

  武漢,正以強大韌性和蓬勃生機,展示著英雄之城的別樣魅力。

繁忙的武漢陽邏港(3月29日攝)。新華社記者程敏攝

  韌性強

  深V反彈,穩住經濟基本盤

  熱幹面、湯包、豆皮、面窩……武漢的早晨,往往與這些熱氣騰騰的“詞”相伴。

4月3日,武漢江漢路步行街人流如織。新華社記者肖藝九攝

  4月3日清晨6點多,中建三局一公司武漢雲景山醫院項目機電建造負責人王喬走出家門。天蒙蒙亮出行,他習慣用一碗熱幹面來提提神,然後趕往40多公裏外位于江夏區的雲景山醫院。

  “這家醫院是武漢去年開工的平戰結合醫院之一,設計常備床位1000張、戰時應急床位1000張,眼下22萬平方米的機電安裝任務正在爭分奪秒進行。”王喬説,因為要滿足在平時和疫時之間快速切換,對通風係統、負壓係統的要求非常高,“這既是壓力,更是動力。”

  在武漢,像雲景山醫院這樣加速推進的項目還有不少,無數人繼續為疫後重振緊張忙碌。

  2020年,一場疫情席卷全球,武漢成為最早受到疫情衝擊的城市。

  這裏地處中國中部地區,素有“九省通衢”美譽,以它為圓心,在高鐵時代以4小時旅行一千公裏為半徑,其覆蓋面可達中國大約10億人口和90%的經濟總量。

  但為了防止疫情進一步擴散,這座千萬人口的城市史無前例地宣布“封城”,全力阻擊疫情,搶救生命。然而,危機不僅在于病毒對個體生命安全的威脅,更在于疫情對社會體係、經濟活動的全面衝擊。

  2020年2月7日,湖北省武漢市中華路街道西城壕社區黨委書記翁文靜(右二)與志願者柳瑩(右三)、張琦(右一)上街進行防疫宣講。新華社記者肖藝九攝

  在武漢按下暫停鍵的一季度,武漢投資增速-81.6%,消費增速-45.7%,財政收入-44%。僅有200余家規上工業企業在正常運轉,大量企業原料運不進來,産品發不出去,員工無法到崗,流動資金缺乏,産業鏈斷裂……疫情讓上千萬人口的城市驟然“靜了下來”“慢了下來”,這是武漢為世界各國防控疫情爭取時間,付出的巨大代價和犧牲。

  頃刻間,武漢跌入谷底。

  2020年一季度GDP同比下降40.5%。一蹶不振?還是逆勢重振?這是擺在武漢面前的又一道考題,考驗的是城市的底子,經濟的韌性。

  下好“先手棋”,“解封”之前,武漢已早早謀劃復工復産,通過建立工業企業復工復産協調聯動機制,成立專班和專項協調小組分類摸排和解決企業用工、物流、要素保障等共性需求。

  武漢市經信局副局長李林清説,相關部門建立協調聯動機制,實施全産業鏈復工復産,抓住對經濟最重要的14戶龍頭企業及其産業鏈,啟動“鏈長制”,領導幹部點對點幫扶,分類解決用工、物流、資金等需求,暢通産業循環。

  城市“重啟”後,被病毒阻斷的連接迅速恢復,相對完整的産業鏈條和經濟基礎,幫助原料、工廠和市場加速重新連接起來。僅用十余天時間,武漢推動東風本田、烽火通信等14戶龍頭企業帶動1064家配套企業復工,規上工業企業開工率由不足10%迅速提升到90%以上。

  打好“主動戰”,中央一攬子支持政策送來“及時雨”,政府與企業一起,爬坡過坎,攻堅克難。

  461家武漢企業被納入全國疫情防控重點保障企業名單,247家企業獲得213.67億元優惠貸款,實際融資成本佔比不到1.3%;全年減稅降費513.7億元,直達38萬家市場主體,為企業提供紓困貸款1018億元……“這筆資金真是‘及時雨’,不但訂單可如期交付,也給公司帶來轉機。”辦完300萬元銀行貸款手續,武漢瑞麗森設備工程有限公司總經理曾志乾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紓困資金的“政策東風”,讓這家手握2000萬元訂單的工程清洗設備企業,及時走出了資金周轉困境。

  有為的政府與有效的市場擦出了火花,産生了驚人效率——重啟當天,69個投資項目當場“雲簽約”,總金額2451億元;兩天後,總投資達1865億元的100個重大項目又在武漢集中開工;4月初,武漢2936戶規上工業企業復工率達到了97.2%;6月17日,武漢電網最大負荷突破千萬千瓦大關,創下疫後新高,高峰期比去年提前1個月來臨……從制造業到服務業,從餐飲零售到汽車建材,“高效”成為武漢經濟復蘇的底色,“轉正”成為武漢經濟運行的高頻詞。

  “-39.7%,-2.3%,1.6%,8.1%。”這是過去一年4個季度,武漢市規上工業增加值的數據。從一季度深跌,二季度降幅收窄,三季度實現正增長,四季度持續回升,四季度單季增速甚至高于2019年同期3.6個百分點。

  事非經過不知難。武漢市的主要經濟指標降幅在3月見底後,逐月呈現逆勢反彈、持續恢復的良好態勢,走出蕩氣回腸的“V型”反轉曲線,答卷讓人振奮、成績令世界矚目。

  在武大櫻花節的賓至如歸中,在黃鶴樓的遊人如織裏,在長江航道的川流不息旁,在武漢站高鐵繁忙如初時,在戶部巷美食的人間煙火側,在絢麗燈光秀的美輪美奐下,在加速運轉的快遞單裏,或許更能看到武漢歸來的“速度”。

海南援鄂醫療隊員陳小妹(左)與同事計超在黃鶴樓景區觀光。新華社記者肖藝九攝

  而這個速度、這個過程,讓一些親歷者都覺得不可思議。

  東風本田員工楊東偉依稀記得,去年間隔兩個多月再次踏進生産車間,陌生而熟悉的感覺撲面而來,他打開生産線上的照明燈,來回走了好幾趟,在朋友圈寫下:“久違的生産線,我們回來了!”然而,作為武漢首批復工復産企業,東風本田當時還面臨産業鏈不穩、人員到崗不足等諸多困難。

  雖然堅信“會好起來的”,但何時“好起來”,何時能夠重啟生産線,對包括楊東偉在內的很多人來説,仍是巨大的問號。

  時隔一年之後,楊東偉所在的工廠一片忙碌景象。2020年,東風本田銷量達到85萬輛,同比增長5.88%,創下歷史新高。今年1-2月,東風本田又銷量13.5萬輛。

  作為汽車制造業大市,東風汽車的成績單是武漢經濟復蘇的一個縮影。

  2020年,武漢經濟總量達到15616.1億元,從一季度地區生産總值下降40.5%收窄到全年下降4.7%,武漢穩住了經濟基本盤。

  “最直觀的感受就是消費意願回暖,同時也帶來需求升級。”京東大數據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陳瑤介紹,2021年一季度湖北地區46-55歲網購用戶同比增長167%,戶外鞋服的銷量同比增長超過10倍,保健器械銷量同比增長超過5倍,“很多人對健康生活方式和消費內容有了更多更高的需求。”

東風乘用車公司的工人在生産線上工作(3月30日攝)。新華社記者程敏攝

  後勁足

  按下“快進鍵”,升級産業“主引擎”

  130萬大學生安然返校,總投資3305.4億元的215個重大項目集中開工,首批“武漢造”新冠疫苗為全球抗疫貢獻力量……3月的武漢,人來人往煙火盛,機聲隆隆百業興。

  跨越冬與春、經歷生與死、戰勝驚與險,武漢從疫情中挺了過來。

  3月12日,來自武漢市東西湖區的菱電電控在上海證券交易所科創板正式挂牌交易,成為該市牛年春節後首家上市企業。“汽車發動機管理係統(EMS)是汽車電子領域最復雜、最核心、最關鍵的部分。”武漢菱電汽車電控係統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王和平説,多年來,武漢菱電汽車電控係統股份有限公司持續研發,成功開發出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國産EMS係統,打破了國産汽車行業關鍵技術和部件“空心化”局面,其産品已裝配十多家品牌車企,匹配車輛超兩百萬輛。

  敲鐘上市的武漢企業,不僅僅有菱電電控。過去一年時間裏,武漢已經有嘉必優、興圖新科、路德環境、科前生物、四方光電等共計6家科創板上市企業,全市上市公司達到85家,釋放著內需持續回暖、生産加快復蘇、新興動能崛起的鮮明信號。

  2020年,武漢全年新增市場主體18.65萬戶,自4月8日以來,每日新增市場主體超過900戶;全年新增高新技術企業1842家,超過此前兩年總和;400多家國內外各行業500強企業來漢洽談,招商引資實際到位資金突破9300億元、增長6.7%……最能體現武漢經濟底色的“中國光谷”——東湖高新區去年GDP正增長5.1%,新增市場主體2萬家、企業1.8萬家。

  ——穩鏈、強鏈,自我革新加快轉型升級。去年武漢市智能化改造項目立項314個,建成高水平智能化車間40間。在武漢人工智能計算中心建設現場,IT類硬件設備即將全部安裝到位,到6月底將正式上線並投入運營。這距離去年10月科技部批復武漢國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創新發展試驗區僅半年多。

  城市的另一角,華工科技智能制造園(葛店園區三期)也于今年3月投産,未來將具備年生産高功率激光切割裝備3000臺、鈑金加工智能工廠産線15條的生産能力。“這是我激光行業自己的智能工廠,未來將像生産汽車一樣生産激光智能裝備。”華工激光總經理鄧家科説。

  ——新産業、新業態,新舊動能轉換加速。企業闖出發展新路,産業結構“優二進三”,居家辦公、虛擬會展、“無人化生産”等場景正更多地出現在武漢各行各業,數字經濟佔武漢地區生産總值比重已超過40%。

  “疫情之後,我們聚力數字教育産品線,公司自主研發的針對所有住建領域從業人員教育服務平臺,涵蓋了住建行業近萬學時課程體係,滿足各層次人才培養的需求,停工不停學為行業培養更多合格人才。目前平臺已在湖北省、甘肅省近百萬從業人員中使用。”去年以來,湖北眾得雲享信息科技集團有限公司負責人丁義軒更忙了,疫情給這家2019年剛剛成立的高新技術企業帶來了不少挑戰,也帶來了新的機遇。“疫情加速淘汰了一些企業,卻讓不少企業長出了更硬的‘鱗’。”

  ——前沿産品、前端技術,“首發現象”接二連三。長江存儲最新128層QLC 3D NAND閃存,宣布在漢研發成功,這是全球首款128層QLC閃存。“從64層量産至128層研發成功,僅相隔了7個月,還有一半時間是在疫情之中。”長江存儲首席執行官楊士寧表示,“這是數千名研發人員汗水的凝聚,也是全産業上下遊通力協作的成果。”

  像長江存儲這樣“首發”産品的企業不斷增多。東風汽車集團有限公司在武漢發布“嵐圖”汽車品牌戰略,高端新能源汽車全球首發,武漢華星光電實現全國第一條主攻折疊顯示屏6代柔性顯示面板生産線量産。

  ——改擴建項目、産業鏈延伸項目,“二期現象”接踵而至。去年6月20日,國家存儲器基地項目二期在武漢市東湖高新區開工。這個有著“國字頭”的項目已實現了技術水平從跟跑到並跑的跨越。一期二期總投資高達240億美元。而在此之前,小米集團、金山集團先後與武漢市東湖高新區簽訂二期項目戰略合作協議。這兩家落戶僅3年的企業,已經擁有2000多名員工,營收超百億元。

  ——龍頭企業、領軍企業,“頭部現象”紛至沓來。位于“中國光谷”的武漢光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高端光電子生産線一派繁忙。全國五分之一的建成5G基站,都裝有這條生産線生産的光模塊。公司黨委書記金正旺説,在龍頭企業的帶動下,原本在深圳、上海等地的配套企業開始落戶武漢。良好的發展預期,優質的“店小二”服務,讓越來越多企業在漢設立總部。浪潮集團簽約在漢設立華中總部,新希望集團、青島海爾家居集成股份有限公司、廣東聖豐集團均確定在漢設立區域總部。

  “武漢重新恢復了經濟,正在振興和繁榮。”霍尼韋爾中國區總裁兼航空航天集團亞太區總裁林世偉説。去年,這家世界500強企業宣告新興市場中國總部正式落戶武漢,並用不到半年時間實現了全員入駐。

  應聘者在2021屆全國高校畢業生就業創業(湖北·武漢)對接大會上尋找適合自己的崗位。新華社記者肖藝九攝

  質量高

  跑出加速度,駛向發展“新藍海”

  3月23日上午,武漢天河國際機場北角的一片空地上,挖土機轟鳴作響。此處正在擴建貨機停機坪,計劃新增的5個E類機位將有效滿足天河機場日益增長的貨運需求。

  疫情對全球航空客運市場造成了巨大衝擊。但在武漢,航空貨運,特別是跨境電商産業卻“異軍突起”。2020年天河機場完成跨境電商貨物進出口936萬票。今年一季度,這一數字已破千萬,超過去年全年水平。

  盡管遭受疫情衝擊,但是武漢長期積累的區位交通、科教人才及産業優勢沒有因為一場疫情而抹平,砥礪之下反而更顯“成色”。

  3月13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正式發布,要求推動長江中遊城市群協同發展,加快武漢都市圈建設,打造全國重要增長極。

  3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審議《關于新時代推動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的指導意見》,要求六個方面著力,推動中部地區加快崛起。

  站在新的歷史交匯點,這座以“大”著稱的城市,正在進行新的思考與努力。

  “前景可期,藍圖清晰!”湖北省委賦予武漢重大使命,武漢要勇挑重擔,擔負起“一主引領”的重大責任。

  “一主引領”之“主”,意味著做強武漢龍頭地位、打造武漢城市圈升級版、輻射帶動全省全域高質量發展,更好發揮在湖北經濟社會發展中的“主引擎”作用,在推進“建成支點、走在前列、譜寫新篇”中展現更大擔當作為,奮力打造新時代英雄城市。

  2021年開年,武漢強勢發出加快打造“五個中心”動員令——加快建設全國經濟中心、國家科技創新中心、國家商貿物流中心、國際交往中心、區域金融中心。

  科技創新,被深深鐫刻在城市首頁。92所大學、130萬在校大學生、130多家各類國家級創新平臺,武漢創新“家底”越發厚實。武漢提出,要把科技自立自強當使命、視創新創造如生命、抓創新發展像拼命,把科技創新“關鍵變量”變成高質量發展“最大增量”。到2025年,爭取高新技術企業突破1.2萬家、全社會研發經費投入佔GDP比重提升到3.5%。

  讓科技實力成為撬動“強武漢”的支點,去年以來,武漢全面重塑科技創新體係,國家科技創新中心、東湖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兩大中長期目標清晰,東湖科學城、光谷科創大走廊兩大支撐強勢推進。

  3月29日,武漢市科技創新大會發布總額1.35億元的首批市級科技重大專項“揭榜挂帥”項目榜單,涉及光通信、集成電路、光電子、生命科學、基因治療等産業領域,單個項目最高資助3000萬元。與此同時,五個湖北實驗室牽頭組建單位與落地區簽訂合作共建協議。光電科學領域,由華中科技大學牽頭組建湖北光谷實驗室;空調科技領域,由武漢大學牽頭組建湖北珞珈實驗室;服務國家存儲器基地建設,組建湖北江城實驗室;生物安全領域,由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牽頭組建湖北江夏實驗室;生物育種領域,由華中農業大學牽頭組建湖北洪山實驗室。另外,還有東湖、九峰山等一批高水平實驗室。

  當創新鏈和産業鏈對接,高水平科技創新,推動武漢高質量發展,也將政策的利好、繁華的商業、旺盛的人氣聚變為帶動城市向上成長的強勁動能。

  投資額超過310億元的武漢國際貿易城在漢口北全面開工;正在建設的天河國際會展中心,2023年年中即可承辦國際大型會展;近期,陽邏港物流樞紐鐵水聯運分揀區啟動建設,武漢港口型國家物流樞紐城市建設按下“起跑鍵”,該項目建成後將成為華中地區最大的鐵水聯運物流存儲分揀中心;沿江高鐵武漢至宜昌段、西安至十堰高鐵湖北段也已啟動建設,將推動長江經濟帶加速成為暢通國內國際雙循環主動脈;招行武漢分行等一批金融機構正在遷入武漢為其量身打造的“定制樓宇”……

  “武漢恢復了城市活力,正處在戰略機遇疊加期、政策紅利釋放期、發展格局重塑期、蓄積勢能迸發期和城市治理提升期。必須把握機遇,迎接挑戰。”武漢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鄒薇説,武漢提出加快打造“五個中心”,長期積累的交通區位好、産業基礎強、市場空間大、科技資源多等優勢更加凸顯。與此同時,武漢經濟的含金量還存在很大的發展和提升空間。

  不避問題,向症結開刀,才能抓住難得機遇。“以企業感受作為第一感受,讓廣大企業、市民在武漢創新創業生活更舒心放心安心。”市發改委副主任余功豹表示,城市發展短期靠項目、中期靠政策、長期靠環境。

  當經濟的發展源源不斷為這座城市注入能量,這座城市也在竭力為經濟發展鋪好“高速路”。

  圍繞“五個中心”建設涉及的市場主體,武漢稅務部門“量身定制”成立了五個稅收專業服務團隊。“如支持打造‘全國經濟中心’,我們以服務總部企業為切入點,建立總部經濟‘稅收服務專員’制度,集中市區兩級專業骨幹解決企業重大復雜涉稅事項。”武漢市稅務局徵管和科技發展處副處長陳帆説。另一個“國家科技創新中心”稅收專業服務團隊也已吸納市區兩級業務骨幹125人,從科創企業最急需的政策和服務措施入手,精準梳理推送高新技術企業低稅率等多類優惠政策。

  2021年,武漢市設定的經濟社會發展的主要預期目標包括地區生産總值增長10%,固定資産投資增長10%,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長15%;城鎮新增就業21萬人,城鎮調查失業率控制在6%左右;居民消費價格漲幅3%左右……

  “每一次重大危機都會推動社會的進步。”中國宏觀經濟學會副會長巴曙松説,“這次疫情之後的武漢無論是在社會治理、公共衛生,還是在經濟發展、産業升級等方面正取得更大進步,而不斷積累的進步又將使武漢成為一個日益向上向好的全國化、國際化大都市。”(記者唐衛彬、廖君、侯文坤)

  相關鏈接:

  楚才怎能不楚用 “聚引留”,人才大市人才加快回流

  “加減乘除”治大城 武漢“四則運算”探索超大城市現代化治理新路子

【糾錯】 【責任編輯:周楚卿 】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24101127301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