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1 03/ 03 07:10:57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來自大涼山少年的“天籟之音”,為何讓人淚目

字體:

  2月24日,吉覺吉竹的妹妹在學校的合唱團中唱歌。新華社記者田建川攝

  這兩天,新華每日電訊播發的融媒體報道《背弟弟下山的“涼山男孩”你還好嗎》刷屏了,無數網友被視頻報道中的一段“天籟之音”深深吸引,並紛紛在評論區留言:“太幹凈了”“聽著聽著就哭了”。

  這到底是一首什麼歌?

  “我走啊走/我要看看世界/翻山越嶺/跨越江河/猶如夢境一樣……”

  跟很多網友一樣,我也被這歌聲震撼。但又跟很多網友不同,我在三年內兩次去涼山採訪,對這首歌所承載的故事有著更為深刻的感受。

  三年前的2月2日,雪下得正緊,大涼山一片蒼莽,我在海拔2800多米的四川省涼山州越西縣達布村結束採訪,準備下山。在踉踉蹌蹌的途中,我偶遇9歲的“涼山男孩”吉覺吉竹背著弟弟搬家下山,他們的身後,是背著更重的背簍的母親。

  吉覺吉竹眼神堅毅,直視前方,褲腿裹滿雪。那一瞬間,我被深深震撼著,在連摔帶爬中,我一次次地按下快門。

  那是他們擺脫山上惡劣環境的眼神,是他們向山下美好生活進發的腳步。

  很多網友説,這像極了熱播電視劇《山海情》裏的“水花姐”。不管是“吊莊”移民,還是易地扶貧搬遷,都是人們對貧困的宣戰。

  今年2月底,在吉覺吉竹就讀的越西縣南箐鎮中心小學,我再次見到了他。這個小學離他現在所住的新家,只需要走路15分鐘。眼前的吉覺吉竹,上小學六年級,已經是一個帥帥的少年,雖然説話時依然有些靦腆,但他在籃球場上卻非常自信,不斷地閃轉騰挪,突破得分。

  他用流利的普通話和我交流,談他的夢想,聊他的開心事。

  那一刻,我感覺驚喜。三年前,我還無法和他正常交流,我説的普通話他只能聽懂幾個字。

  吉覺吉竹的妹妹叫吉足白機木,小學四年級,和他就讀于同一所學校。我見到她時,她正在學校的藝術教室上音樂課,進行合唱排練。

  在那間教室,我第一次聽到了這首“天籟之音”。

  “阿依啊呀喂……”歌曲的前半段,是彝語。雖然我聽不懂,但歡快的旋律和孩子們幹凈的聲音一下子就震到了我。他們微笑著歌唱,像春天野地裏盛開的小花。

  歌曲的後半段,是漢語演唱的。這時,我聽懂了歌詞,更徹底聽懂了這天籟之音背後的故事。

  “遙望那片蔚藍的天空/心兒自由自在地飛翔/翻過那座山/踏過那條河/我的夢想已起航”

  “村村寨寨歡聲笑語多幸福/黨的恩情溫暖心窩窩/風風雨雨生生世世跟著你/社會主義道路指引我”

  當地幹部告訴我,這是涼山州一所學校的彝族老師創作的,籍貫四川省涼山州的知名歌手吉克雋逸也曾演唱過這首歌。這首歌的名字叫《祖國之子》。

  從涼山採訪回來,我手機中一直單曲循環著這首歌,腦海中不斷浮現著吉覺吉竹一家人搬遷前後的環境對比,浮現著我採訪中看到的易地扶貧搬遷後的達布新村彝族群眾的一張張笑臉,浮現著他們在新村的廣場上載歌載舞的身影。

  在山上時,一座座山梁一道道坡,孩子們多想“翻山越嶺、跨越江河”看世界。如今,在易地搬遷的新家,有電視、有網絡、有智能手機,“村村寨寨歡聲笑語多幸福”!

  脫貧攻堅的陽光照耀到了每一個角落,無數人的命運因此而改變,無數人的夢想因此而實現,無數人的幸福因此而成就!

  家是最小國,國是千萬家。吉覺吉竹一家,是我國脫貧攻堅行動下普通人改變命運的縮影。在聽這首歌時,我曾幾度落淚,感動于吉覺吉竹一家的改變,更感動于我們所處的這個偉大的時代。

  我們都是“祖國之子”。不管我們走到哪裏,走得多遠,祖國都在我們身後。(記者田建川)

【糾錯】 【責任編輯:劉陽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86911271596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