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0 12/ 29 07:36:45
來源:新京報

走進直播間的副縣長們:每次直播都是在開一場推介會

字體:

  副縣長走進直播間 助力脫貧和文旅發展

  陜西安康嵐皋縣委常委、副縣長馮濤和副縣長楊樂組成的“80後”縣長組合,時常用説相聲的方式直播帶貨。

  “賀縣長,我們相遇了,相遇在12月18日中國旅遊報第四版人物專刊。”12月18日,甘肅省蘭州市興隆山景區主任徐忠在自己的抖音賬號“徐主任帶你遊興隆”上,發了一條短視頻,向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昭蘇縣副縣長賀嬌龍“喊話”,當天的中國旅遊報,刊發了兩人的報道。

  徐忠説,“我的評論區,有網友評論,‘賀縣長在新疆昭蘇策馬揚鞭馳騁千裏雪原,徐主任在甘肅興隆龍騰虎躍盡顯男兒本色’,這是網友對我們的認可,繼續為家鄉旅遊代言,奧力給!”

  徐忠和賀嬌龍都是在今年四五月間,開始在抖音上直播,踏入了“主播江湖”。賀嬌龍因上月中旬的一條雪地策馬視頻,引發了全網關注;徐忠自小習武,打拳、攀岩、撐桿跳不在話下,有時候還會來一段廣場舞,在當地也引起了不小的關注度。

  被稱為“網紅縣長”、擁有41.6萬粉絲的西南民族大學經濟學院院長陳燦平,是2020年全國脫貧攻堅獎創新獎獲得者,曾于2017年6月至今年8月,挂職擔任湖南省益陽市安化縣委常委、副縣長。挂職期間,于2018年10月開通了抖音賬號“陳縣長説安化”,是最早開播的官員之一。在他看來,今年上半年,領導幹部直播帶貨曾一度成為風潮。風潮過後,有人淡出,也有人煉成了“鋼筋鐵骨”,策馬、唱歌、穿漢服、做美食……在直播間風生水起,“賀縣長説昭蘇”“向縣長説古丈”“唐縣長愛太湖”“李縣長説蒙陰”“金縣長愛山陽”“蔡縣長説金寨”和80後縣長組合“大山樂濤淘”等一批活躍賬號表明,領導幹部跟網紅主播拼流量,已經成為2020年的一個現象級潮流。

  來自抖音的數據顯示,今年2月,“縣長來直播”啟動,邀請各地市長、縣長通過直播,幫助各地銷售受阻的農産品快速找到銷路,截至目前,共有110位市長、縣長走進“縣長來直播”直播間,幫助銷售農産品1.23億元,其中6819萬元來自貧困縣。

  綜合能力和臉皮的大考

  “我是您的粉絲,我們合張影吧!”今年10月榮獲2020年全國脫貧攻堅獎創新獎後,陳燦平在機場被粉絲拉住合影。他這時意識到,自己已經成為了一個公眾人物。

  從今年3月1日到10月17日,陳燦平做了300余場直播,包括黑茶在內的商品銷售總額超過1500萬元。“我能吸引一大批粉絲,取得帶貨奇跡,‘搞笑學者型官員’這個人設起了很關鍵的作用”,他説,直播帶貨是對一個人綜合能力和臉皮的大考,“借用相聲界的一個説法叫‘平地摳餅,對面喊賊’,你能力上有短板,或者放不開,網友都能感受到,就可能不買你的賬。江湖水深,不亮出絕活來是不行的”。

  陳燦平戲言自己臉皮厚,直播時見到誰都敢連麥,先後連麥過的足有二三百人,有的主播為人功利但粉絲又多,值得連麥,他就主動示好,換來連麥機會。有粉絲對他説,“你真是個活寶,可以和‘70後’‘80後’‘90後’任意溝通”。

  實際上,陳燦平有些五音不全,但是粉絲讓他唱歌,他就唱歌,一首與茶葉相關的民歌《六口茶》:“你喝茶就喝茶呀,哪來這多話?我的那個爹媽噻,已經八十八……”因為唱得遍數太多,現在已經唱得字正腔圓。盡管體形胖乎乎,但直播中該跳舞就跳舞該深蹲就深蹲,他還曾和兩個女孩拍過一段即興表演視頻,胖乎乎的他西裝革履,站在中間,和女孩們走標準的模特步,走著走著節奏突然一變,三人一起扭起了秧歌。

  怎麼亮出絕活吸引粉絲?陜西省安康市嵐皋縣委常委、副縣長馮濤和嵐皋縣副縣長楊樂,曾深入思考這個問題。

  馮濤和楊樂都是“80後”,都是挂職幹部。馮濤出生于1980年,是中國建設銀行辦公室調查研究處副處長,2018年來到嵐皋縣挂職;楊樂出生于1988年,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博士畢業後,成為陜西省的選調生,2019年2月起挂職擔任嵐皋縣副縣長。

  兩人曾經拍攝嵐皋香椿等宣傳片,在當地反響不錯,今年5月準備殺入“主播江湖”時,縣長直播帶貨的風潮已淡。“如何創新求變,才能贏得直播帶貨的成功?”馮濤説,他當時就意識到,如果採用以往的直播帶貨打法,很難搶佔粉絲資源,必須有所創新有所突破,他就和楊樂組成了一個“男團”——“80後縣長組合”,團名“大山樂濤淘”,從他和楊樂名字中各取了一個字,“是叫‘大山樂濤淘’,還是‘大山濤淘樂’,我們也反復掂量過,最後敲定‘大山樂濤淘’。嵐皋在巴山北麓,這個組合名字的意思就是我們要帶網友到巴山淘寶。”

  馮濤回憶,還沒有帶網友去巴山淘寶,他就發現自己先淘到了寶,楊樂居然是一個寶藏男孩。從本科到博士,楊樂在西北農林科技大學讀了12年書,其間一直是校藝術團成員,曲藝功底深厚,相聲、小品、唱歌樣樣精通。他充分發揮楊樂的特長,設計的直播腳本“植入”了不少“梗”和“包袱”。

  比如開場白,楊樂先自我介紹“我是嵐皋縣副縣長”,馮濤接著説,“我是嵐皋縣委常委、副縣長”,自我介紹完畢,楊樂用相聲演員報菜名的語速,講一大段“公益助農主播”等情況介紹,楊樂講完了,馮濤問,“你都説完了,我説什麼啊?”楊樂立即意識到自己“失誤”,“請領導補充”。

  網友很快發現了他們的特點,留言説,“捧哏兒,逗哏兒,你倆在説相聲”。

  每次直播都是在開一場推介會

  雖然做了精心設計,但是從5月開播到9月,“大山樂濤淘”並沒有吸引多少粉絲,“直播間的流量非常差,最慘的時候,在線的粉絲只有十幾個人,大家都很疲憊”,楊樂説,盡管如此,他沒想過要放棄,“因為直播過程中有了新的體會,發現了直播帶貨銷量之外的意義”。

  楊樂回憶,盡管直播效果欠佳,但偶爾也有高光時刻。夏天時一次銷售李子,突然爆單,賣出了近萬份。可是第二天,採摘跟不上,發貨跟不上,出現了供貨緊張,“這表明,直播帶貨不只是往外輸出我們的産品,也會反饋回來,暴露出我們産業的短板和問題,這都會對我們的産業規劃、産業調整提供思路”。

  馮濤同樣沒有想過放棄,“理由很簡單,就是因為想做事,即便流量非常低的那個階段,每晚直播結束一般都11點多了,我們還是會開會復盤一次,討論直播時間需不需要調整,互動環節怎麼樣更生動更有趣”。

  工作日每晚直播兩小時,堅持到10月初,“大山樂濤淘”終于迎來轉機。國慶長假後第一場直播,在線粉絲超過了10萬人,“猛然之間,流量就起來了。我想是因為我們一直在堅持,每一天都有穩定的輸出,這很重要。”馮濤説。

  10月以來,“大山樂濤淘”每晚直播銷售額1萬到2萬元,截至目前累計已超過200萬元。但馮濤和楊樂不在意銷量,“過于關注銷量往往會走偏。”楊樂説,每次直播更像一場沒有交通費、場地費等費用的大型推介會,“幾萬人在線,哪怕其中只有一兩個外地人,對嵐皋都是一次良好的推介機會。中國這麼多縣城,如果不借助直播間這樣的新媒體窗口,可能一些縣城的名字我們這一輩子都不會聽到。”

  “我也不是特別在意銷量。”陜西省商洛市山陽縣副縣長金雪華來自央企,2019年6月開始挂職擔任山陽縣副縣長,上任不久開通了“金縣長愛山陽”抖音賬號,現在已經擁有13.4萬粉絲,今年3月至今,線上線下帶貨超過1000萬元。他認為,直播間是展現地方形象的一個窗口,“現在山陽縣的知名度提高了不少,不少人知道山陽縣,但是不知道山陽縣隸屬于哪個市;很多網友説搞不清新疆有多少個縣,但是通過賀嬌龍知道了新疆有一個縣城叫昭蘇。”

  “現在國家級貧困縣已經全部摘帽,怎麼樣鞏固脫貧攻堅效果?如果沒有區域性公共品牌,産業的支撐會很脆弱。”陳燦平認為,像五常大米、陽澄湖大閘蟹這樣的地域品牌並不多,直播經濟給名不見經傳的地區提供了培育地域品牌、彎道超車的機會。出産黑茶的地區不只安化一地,但不少網友記住了安化黑茶,就是因為他大半年來一直在直播間賣力“吆喝”。

  國家知識産權局專利局審查員唐翔也是一名“80後”,去年4月開始挂職擔任安徽省安慶市太湖縣副縣長。2019年9月開通“唐縣長愛太湖”抖音賬號以來,收獲了20萬粉絲,線上線下銷售額超過1000萬元。不過唐翔更在意另外一個數據,今年國慶當天,太湖縣遊客量佔到了安慶地區的一半,“這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不過我利用新媒體進行旅遊推介應該也起了一定的作用。有網友留言説,‘唐縣長,我看了你的抖音,來了太湖縣’”。還有不少網友説,“原來只知道江浙有個太湖,這回知道安徽還有一個太湖縣”。

  在唐翔看來,帶貨的主體最終還是該交給企業自身,縣長直播帶貨只是起個表率作用,提升企業電商意識。抖音直播間除了推廣縣域公共品牌,賣貨賣風景,更是一個政民互動的窗口,她一直在嘗試挖掘直播間帶貨之外的功能。高考季,邀請名師進直播間指導高考志願填報;有網友抱怨醫保繳費和報銷政策搞不懂,她就拍了一段解讀醫保政策的方言版短視頻。看到這個短視頻,究竟是用方言好,還是普通話好?一些網友在評論區“吵”了起來。所以拍解讀城鄉居民養老保險政策視頻的時候,她拍了“雙語版”,方言版、普通話版各一個。

  “嘗試的效果還不錯。”唐翔説,方言版醫保政策短視頻,累計播放量已經達到了300多萬,把醫保工作人員請進直播間直接答疑和指導,也吸引了很多觀眾。現在當地不少網友只要發現太湖縣的問題,就愛@她,希望她關注。前不久,一位網友@她説,發現太湖縣灑水車在雨天仍往地面灑水。她詢問城管部門才了解到,原來雨天用高壓衝洗,更容易去除地面頑漬,而且水量還能比晴天節省30%至40%。“我本來想直接在評論區回復一下,後來覺得不看評論的網友仍舊不了解城管部門為什麼雨天仍要灑水,就拍了一段小視頻,反響也不錯”。

  快速成長起來的“徒弟”們

  今年3月17日,陳燦平到安化縣仙溪鎮芙蓉山調研時,遇到了一個鄉村女孩,“我已經看了你10多天的直播了,我也想玩抖音,直播帶貨。”女孩説。得知女孩姓隆,陳燦平為她取了“小隆女”這個網名,之後經常去她的直播間送小禮物,互動交流。最近,陳燦平發現,“小隆女”的粉絲已經超過了12萬,糍粑、臘肉等土特産的單場直播銷量,經常達到上千單,“我震驚了,也很開心,她成長得這麼快。”

  “小隆女”只是陳燦平的“徒弟”之一。據安化相關部門統計,在陳燦平的帶動下,安化有萬余人走上了直播帶貨之路,涌現出“侗族姐妹花”“農村胖大海”“山村小韓”“小陳哥”“芙蓉山新農民”和“印象安化”等一大批本土網紅,初步形成新的直播電商矩陣。2020年3月以來,本地網紅直播帶貨已超過8000萬元,帶動茶葉、茶油、臘肉、水果、花生、玉竹、天麻和木耳等農産品銷售超過1億元,幫助15000多位農民人均增收超過2000元。

  今年4月,金雪華為山陽一家銷售核桃深加工的企業帶了一次貨,一個晚上賣了6000單,相當于這家企業接近兩個月的銷量。前不久,他發現,這家原來有些排斥開展電商業務的企業,已經建立了網上銷售平臺,租用了專業直播間,聘用了專職主播。在淘寶同類産品中,其銷售額名列前茅。接受媒體採訪時,企業主説,原來並不認可直播帶貨這種方式,但是看到金雪華直播帶貨的成績後,想法開始轉變,“這就是我們的目標,通過直播帶貨的方式,提升大家的互聯網意識。”金雪華説。

  到嵐皋挂任後,馮濤用兩個月時間,對全縣的電商企業和電商從業者做了一次全面調研。調研結果並不樂觀,電商人才儲備不足,從業人員的素質和能力無法滿足開展大規模電商活動的要求。他向自己的單位建行求援。今年,全縣的電商從業者都到建行大學進行了一次輪訓。

  “我們必須要考慮到數字貧困問題。”馮濤説,談到直播帶貨,很多人的第一反應都是這是為了應對疫情期間部分農産品滯銷而採取的措施。“但是我覺得直播帶貨有更重要的意義。産業數字化、數字産業化,這是未來的發展方向。直播經濟減少了中間環節,讓生産者和消費者直接對接,這對任何産業來説都是一次提升的機會,對貧困地區尤其重要。脫貧攻堅戰可以解決貧困地區的絕對貧困問題,但是如何鞏固脫貧攻堅效果?怎麼避免貧困地區錯過産業數字化、數字産業化的風口,陷入數字貧困?就要從提升電商從業者的能力抓起”。

  “捧紅這座縣城”

  今年五一,為本地一個貧困村的景區宣傳時,為了配合其古民居風格,唐翔拍攝了一個穿旗袍的短視頻。視頻發布後,不少網友點讚,但也有個網友留言説,“你不是在賣風景,是在賣風情”。

  “看到這個留言,我差點哭了。”唐翔説,這之前,所有的負面評論她都不會刪,會跟網友耐心解釋,告訴他們自己是在宣傳當地,偶爾還會回懟一句,但這個留言她直接點擊了刪除,“我們的認知不在一個頻道上,我解釋得再多,對方也不會理解。”

  唐翔回憶,開播以來,不少粉絲讓她很感動,正因為有了他們的支持,讓她從抖音“小白”,逐漸成長起來,但是質疑的聲音也一直存在。有網友説,“你這個領導不務正業,整天就想當網紅,能不能下鄉去看看貧困戶?”還有網友直接喊話“去幹點正事”。

  “其實拍視頻都是在工作和下鄉間隙,直播是犧牲休息時間,連我的直播打賞也都是用來資助當地貧困家庭,只是那些日常工作不需要總展示在網上,需要高調宣傳的是我們的品牌和旅遊招商資源。”她感覺,直播如同在刀尖上跳舞,把自己曬在了廣大網友面前,有一點瑕疵就會被無限放大,“這需要強大的勇氣和過硬的心理素質,以及全面了解本縣情況的底氣。直播帶貨不是領導幹部的必修課,但是如何使用新媒體、應對網絡輿論,這應該是領導幹部的必修課”。

  唐翔逐漸摸索跟網友互動的技巧,“開始時總有人問,‘你這麼年輕是怎麼上去的?’我回復説,‘你應該問我是怎麼下來的哦,來太湖縣看好山好水,呼吸好的空氣,品嘗有機農産品,你也可以這麼年輕。’”

  一些觸網的幹部擔心被貼上“網紅”標簽。唐翔能理解,“體制內一些人對運用新媒體還是比較保守的,如果領導不認可,‘網紅’就是個高調的異類。也有同事提醒我,幸而縣裏主要領導一直支持,他們説知道你是為了接續鄉村振興,你認為對的就可以堅持。”

  楊樂説,幾乎每一個走入直播間的幹部,都會聽到“不務正業”“作秀”等質疑的聲音,“他們不了解,直播之外我們是如何工作的,所以我們要做的就是自己把工作真正地做實了,問心無愧。幾天前,我曾經跟一個質疑我作秀的網友開玩笑説,從5月到12月,我已經作秀7個月了,你是不是應該給我點個關注了?”

  楊樂表示,相信每一位走到鏡頭前的幹部其目的並不是想紅,而是想在網絡上有一塊屬于幹部的陣地。套用一段流行語“我始終認為,作為副縣長走進直播間,不是為了讓副縣長頭銜把自己捧紅,而是為了讓自己捧紅這座縣城”。

  走“高校學者型官員”人設的陳燦平,也曾遇到質疑,還曾遭遇十幾個網友的“圍攻”。他説他不在意,因為群眾在直播間裏,領導幹部就應該走進直播間,“這是走網上群眾路線,只要符合黨和政府的方針政策,有利于打贏脫貧攻堅戰,有利于幫助安化群眾勤勞致富,為‘互聯網+政務’探路,成為‘網紅’也未嘗不可”。

  12月20日,陳燦平發了一個短視頻,站在西南民族大學的講臺上,他跟學生們開玩笑,問,“今天下課前最後一個問題,四川有兩個網紅,一位是丁真,還有一位是誰?猜不到嗎?”然後,他用手指向了自己,笑聲酣暢。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馬亮認為,當今社會已經進入到視頻時代,一些領導幹部主動走入直播間,跟粉絲打成一片,拉近了領導幹部跟網民的距離。有的領導幹部直播過程中“賣萌”,採用貼近網民的用語,或者進行一些行為藝術,有人不能接受,還有人認為領導幹部的正經事是理政而不是直播。“直播間不是發布會,應該看到,領導幹部直播帶貨是直播領域的自然發展,對此我們要讓‘子彈飛一會兒’,採取包容審慎的態度對其認識和適應。只要這些領導幹部的初心是為老百姓謀福利,只要跟企業的關係是清白的,就應該得到鼓勵和支持”。(記者 王姝 圖/受訪者提供)

【糾錯】 【責任編輯:馮文雅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8011126918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