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誰動了我的簡歷?
2020-12-07 07:26:51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有商家向記者展示自己擁有的營業執照,這些公司均可在招聘網站注冊賬號,每個售價在120元-330元。受訪者供圖

  QQ群內叫賣簡歷的信息。QQ截圖

  賣家展示自己成功注冊並認證的企業招聘賬號。 受訪者供圖

  簡歷賣家展示的部分簡歷信息,涉及姓名、性別、年齡、手機號等。 微信截圖

  簡歷賣家發布的假招聘,目的是為獲取更多簡歷。 受訪者供圖

  “售賣的簡歷通過‘提取器’和‘採集係統’不間斷地從招聘網站及接收簡歷的郵箱批量下載。當天一手簡歷可以賣3.5元,二手簡歷0.8元,遇上收得比較多的單子,一天能掙幾千塊。”——非法倒賣簡歷商家

  在招聘平臺上投遞簡歷後,卻屢遭陌生來電和短信騷擾,內容多為介紹“貸款”、“博彩遊戲”、“兼職刷單”等信息。

  應聘者懷疑,個人信息通過招聘平臺落到他人手中。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從售賣企業招聘賬戶到批量下載應聘者個人信息,再通過貼吧或QQ群銷售簡歷,其中存在一條完整的黑色産業鏈,多年來雖曝光不斷,卻屢禁不止。

  還有人在這條産業鏈上做起“學問”,研究平臺監管機制確保賬號不被封禁,擁有高曝光量。

  有賣家稱,不同平臺的簡歷價格有所不同,總體來説,一手實時簡歷每份3元到5元不等,二手簡歷每份不到1元。“遇上收得比較多的單子,一天能掙幾千塊。”

  12月3日,新京報記者分別致電招聘網站官網客服熱線進行舉報,工作人員均表示,他們對上述情況並不了解,會將這些舉報信息進行記錄。

  招聘平臺客服人員均建議,應聘者可將倒賣簡歷信息的QQ群及倒賣者信息等,通過郵箱提交給平臺,他們會把這一情況反饋給法務、技術等部門處理,處理時間為1至3個工作日。

  投遞簡歷後等來騷擾電話與短信“轟炸”

  李樂(化名)今年剛大學畢業。因為疫情,學校的校招沒有如期舉行,她編輯了一份簡歷,通過招聘網站應聘兩家公司的銷售崗位。

  投遞簡歷不過幾小時後,李樂接到一通電話,來電顯示為未知號碼,並詢問她“你工作找到了嗎?”得知李樂尚未找到工作後,對方讓她添加微信溝通,並表示要幫助她找工作。

  添加微信後,李樂被拉入一個200人左右的微信群。群裏不斷有人發布刷單的消息,“一單賺五六元,上不封頂”,且消息更新速度很快。李樂這才知道,這是一個電商刷單兼職群,于是她退出群聊並刪除了對方的微信號。

  從這天起,她又不斷地接到類似的電話。

  遇到相似情況的不止李樂一人,來自河北的張志(化名)表示,11月30日,他在招聘網站上投遞了一個配音員的職位,半個小時後,他接到一通來自湖北武漢的電話。

  接通電話後,電話那邊同樣讓他加微信進群。“我進群後發現,群裏發的都是些刷單的兼職信息,我想也沒想就直接退群了。”在這之後,他又接了4通電話,雖然來電地點不相同,但都是找他辦理貸款或刷單的。

  來自山西的趙墨(化名)也提到,自己在智聯招聘投遞簡歷,一個月後,“貸款、賣車、賣房、淘寶刷單”的電話幾乎天天都有人打來。“我對自己的電話保護得很好,沒買過保險,也沒注冊過信息,但投遞完簡歷後,賣保險的電話特別多”。

  趙墨起初還會接聽這些電話,並告知對方不要再打來電話,但是每次打電話的人都不同,後來他詢問打來電話的人才知道,自己的信息被人從招聘網站下載下來後變賣了。

  “身邊的同學也經歷過這樣的事情,在網上投遞簡歷,信息被售賣,現在這種情況好像成了不足為奇的事情。”趙墨説。

  網上有賣家公然叫賣簡歷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百度貼吧中,有發帖人收購簡歷,也有人售賣簡歷,並表示“可下載全國簡歷”。

  在QQ找群的搜索欄中輸入“簡歷”“招聘簡歷”等關鍵詞,也能發現眾多售賣招聘簡歷的群聊信息,且群名或者群簡介包括“智聯招聘”“BOSS直聘”等名詞。

  這些群大部分未設置進群門檻,點擊加入即可進群。

  新京報記者隨機進入一名為“智聯簡歷智聯招聘簡歷”的QQ群,群成員共493人。群內不斷有成員發布“出售BOSS直聘賬號”、簡歷等信息。

  新京報記者以買家身份聯係到該群一位賣家,這位賣家稱,售賣的簡歷分為一手和二手的,一手的簡歷是沒有賣出過的簡歷,二手簡歷則是之前賣出過並再次售賣的簡歷。

  這位賣家表示,不同招聘平臺的簡歷價格不同。一手簡歷一般2元、2.5元每張,二手簡歷則普遍便宜,一般每份不到1元。群裏另一位賣家説,“自己賣的一手簡歷只要1元一張,多買還能有優惠,要是買2500張,只要2000元。”

  至于簡歷從何而來,上述兩位賣家均表示,自家簡歷都是從智聯招聘、BOSS直聘上的企業賬號直接下載的。另有賣家提到,自己出售的簡歷是通過“發帖”獲得的,能夠保證簡歷是“實時的而且是一手的”。

  “發帖”是賣家們的暗語,即在招聘平臺上自行發布招聘信息。至于簡歷的買方來源,這位賣家稱,目前主要提供給專門倒賣簡歷的“工作室”,用于招聘刷單、博彩遊戲宣傳等兼職人員。

  有賣家用“提取器”和“採集係統”批量下載

  對于簡歷的收集方式,賣家吳林(化名)透露,他售賣的簡歷並非自己人工收集而來,而是通過“提取器”和“採集係統”,24小時不間斷地從招聘網站及接收簡歷的郵箱批量下載。

  “提取器”和“採集係統”都是一款外挂軟件。吳林表示,自己是通過網絡購買的,也可以倒賣出去。“提取器400元,採集係統造價更貴,操作起來比較復雜,價格在千元以上。”

  吳林進一步解釋,比如你的招聘郵箱裏有1萬個簡歷,自己下載太麻煩,有了提取器就能批量提取,還可以篩選地區、性別和應聘條件,將這些簡歷分類。

  “通過郵箱和提取器獲得的簡歷成本較低,購買一個企業招聘賬戶,發布招聘啟事和郵箱即可,一天就可以獲得2000余份來自全國各地的簡歷。”吳林説。

  和提取器不同的是,簡歷採集係統不需要郵箱,可以直接從招聘網站批量下載簡歷,除了購買企業招聘賬戶,還需要在平臺上進行充值才能查看、下載簡歷。

  吳林表示,照此計算,一份實時一手簡歷的價格在3元到5元之間,市面上如果賣的是2元左右的簡歷,基本都不是實時一手的。

  賣家收集的簡歷中,還包含“人工成本”。

  吳林提到,他們購買企業招聘賬戶後,還要花錢請人在招聘平臺上代發招聘帖,“發招聘帖特別嚴格,發不好就封賬號,發帖後,怎麼能在平臺上排到最前面,也是需要重點考慮的。”

  即便如此,這仍然是一份“薪酬可觀”的工作。

  “實時的一手簡歷可以多次售賣。打個比方,當天一手簡歷可以賣3.5元,二手簡歷可以賣0.8元,之後還可以打著二手簡歷或者多手簡歷的名義售賣,一條簡歷信息可以掙六七元錢,遇上收得比較多的單子,一天能掙幾千塊。”吳林説。

  花錢即可買個企業賬號發布虛假招聘

  在智聯招聘平臺上若要發布招聘信息,需要下載相關App進行實名認證,在綁定個人手機號並填寫完身份證號後,將進入身份驗證界面,在人臉識別認定成功後即可完成認證。

  在獵聘上,招聘者需要下載APP,綁定手機注冊,並完成人臉身份驗證。最終需要按照所屬公司營業執照上的全稱填寫就職的公司,否則無法完成驗證。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QQ群裏同樣有人在出售智聯招聘、BOSS直聘等招聘平臺的企業賬號。且群內的信息活躍,10分鐘便已經更新了99條信息。

  記者隨機加入名為“智聯招聘簡歷”的QQ群中,有人發布消息稱“智聯白銀號有現貨”,能夠接受預訂智聯招聘平臺黃金,鑽石的現號,這些企業號可指定登錄的地區和行業。

  昵稱為“BOSS直聘”的賣家表示,目前他售賣的企業賬號分為兩種,對公賬號和普通賬號,對公賬號330元,普通賬號120元。這兩種賬號都可以在BOSS直聘上發布招聘信息來獲取簡歷。

  如果購買企業賬號,購買者只需要準備手機號進行綁定即可,“我們這裏都是全套的,不需要你準備什麼。”這位賣家稱,買完企業賬號可以選擇代發招聘信息,“需要自己手動編輯招聘信息,一天最多發10條即可”。

  上述賣家稱,正常而言,只要日常更新,發布的崗位和崗位介紹的內容比較符合“大眾口味”,就能收到很多簡歷。購買完企業賬號之後,成為會員需要自己充錢,“你充錢後,企業賬號發布的招聘信息能夠免費登上火爆帖,到時會收到更多簡歷”。

  12月3日,新京報記者分別致電BOSS直聘、智聯招聘及獵聘官方網站客服熱線進行舉報,工作人員均表示對這種大量兜售應聘者簡歷的情況並不了解,會將舉報信息進行記錄。

  上述招聘平臺客服人員均建議,應聘者可以將倒賣簡歷信息的QQ群及倒賣者信息證據等,通過郵箱提交給平臺,他們會把這一情況反饋給法務、技術等部門處理,處理時間為1至3個工作日。

  有官方客服人員表示,這一舉報內容對他們來説很重要,會及時反饋給相關部門。“這種非法買賣信息的行為本身就屬于違法行為,我們會嚴肅處理。”

  ■ 律師説法

  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相關人員涉嫌違法

  11月2日,新京報記者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上輸入關鍵詞“出售簡歷”進行查詢,搜索出11篇相關裁判文書。

  2018年10月,上海市徐匯區人民法院以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判處被告人孫康有期徒刑四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

  判決文書顯示,2014年12月起,孫康先後就職多家公司,負責簡歷銷售工作。其間,孫康通過私下幫助購買招聘賬號的企業下載簡歷、或通過網絡從他人處購買等方式,非法獲取求職者簡歷,並存儲于個人電腦中,共計64萬余條。此後,孫康多次向吳某某等人提供或出售其非法獲取的求職者簡歷,並從中獲利。

  2019年9月,徐匯區人民法院判定陳楠等四名被告人犯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分別判處五年至三年三個月不等刑期。

  判決書顯示,2016年,陳楠通過網絡結識北京某招聘咨詢公司員工何召忍。為提高業績收入,何召忍與銷售主管合謀,從公司內部資料庫中找到相關企業信息,制作虛假服務合同,違規向陳楠出售招聘企業賬號。陳楠獲取上述企業賬號後,再轉賣給他人,數量巨大。

  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律師師立康告訴記者,在售賣簡歷的産業鏈中,無論是售賣簡歷者、售賣企業賬號者、提供簡歷提取技術者還是購買簡歷者,均是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的行為。

  師立康稱,公民個人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證件號碼、通信地址、聯係方式、行蹤軌跡等。我國相關法律法規都直接或間接對個人信息進行保護。

  刑法規定:“違反國家有關規定,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個人信息,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師立康認為,想要遏制售賣簡歷的現象,需要出臺保護個人信息的相關細則,並繼續加大打擊力度。各平臺也應加大監管力度,及時查清哪些企業賬號存在疑點,分辨出哪些賬號是在惡意收集信息,並及時查封;遇到非法招聘售賣個人信息的企業賬號,應加大處罰力度,從源頭上遏制此類現象的發生。 (記者 劉名洋 實習生 慕宏舉)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加載更多
國際·一周看天下
國際·一周看天下
初冬時節景如畫
初冬時節景如畫
賞雪
賞雪
長春:“凍城”美景
長春:“凍城”美景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511126828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