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丁真回家
2020-12-04 17:40:2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成都12月4日電(記者康錦謙 余裏 沈伯韓)越野車翻越海拔4700多米的埡口時,丁真看了一會車窗外熟悉的風光,安靜地睡著了。

  意外走紅後,各種工作接踵而至。他受聘成為家鄉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縣的旅遊形象大使,為甘孜州拍攝了旅遊宣傳片,還前往654公裏外的省會成都參加旅遊推介會。

  經過20多天的在外忙碌,丁真終于踏上了回家的路。

  “是的,很想念家鄉,離開家鄉已經20多天了,以前從未離開過家鄉,而且這次去這麼遠的地方。”丁真對記者説。

  丁真的家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縣,這是一座草原廣袤、風景優美的高原小城。“理塘”在藏語中意為“如銅鏡般平坦的草壩”。

  離家鄉越近,丁真臉上的笑容越多,他主動給記者講起了高原上的故事。

  “我小時候放牧遇到狼,頭也不敢回拼了命地跑。還有一次隔著河岸看見狗熊,根本不敢出聲,怕被它發現。”

  牧民前往遠牧點放牧時,常常半個月都回不了家。悠長的時間裏,給他最多陪伴的是一匹叫“珍珠”的小馬。

  馬在高原生活中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如放牧、遠行、婚嫁迎娶等。“珍珠”是丁真17歲時父親用一匹好馬換來的。幾年過去,這匹小馬駒長成了大馬,丁真也長成了大人。

  生活在城裏的人很難理解高原上的居民同野生動物的親近感。路途中,我們遇見了一頭腿被鐵絲網纏住的牦牛,丁真小心翼翼地靠近,想辦法幫助它掙脫了鐵絲。

  一路上,我們看到成群的牦牛、岩羊和馬匹,山鷹在空中翱翔,調皮的猴子有時攔住我們的越野車,不依不饒地討要零食吃。得益于“天保工程”,川西高原歷經20多年的休養生息,重新成為野生動物的理想家園。

  從縣城出發,經過兩個多小時的車程,我們終于來到丁真的村莊。

  到家後,丁真為我們倒上酥油茶,他父親為我們端來一盆煮好的藏族血腸,我們坐在一起,用小刀割著吃。

  夕陽西下,丁真的村莊歸于寧靜。遠方巍峨的格聶雪山漸漸隱入夜色之中。

  回到從小生活的村莊,丁真很開心,“家鄉是最美的,有雄偉的格聶神山,有格聶之眼,還有廣闊的草原,美麗的湖泊等,最美的還是這裏的人們,他們淳樸善良。”

  近年來,丁真的家鄉理塘縣一直在努力發展旅遊,振興當地經濟。如今,遊客們已經能夠順利駕車去往理塘縣“格聶之眼”等著名景點。

  在離丁真家不算遠的地方,有一個被雪山環繞的小村莊——克日澤洼村,它位于格聶山下,海拔超過4100米,是牧區脫貧過程中集中定居新建的村,也是理塘縣的最後一個“通電村”。

  隨著連片特困地區精準扶貧政策的堅決推進,2019年凍土期結束後,當地並入國家電網的工程終于開工建設。

  隨著交通、電力等基礎設施的完善,來理塘遊玩的遊客越來越多了。

  丁真的朋友告訴記者,像許多當地的孩子一樣,丁真也曾在格聶神山景區通過給遊客當向導、騎摩托車拉行李、帶路掙錢補貼家用。現在在丁真生長的村子裏,不少年輕人開始通過網絡直播等方式宣傳家鄉的美景與特産。

  年輕的丁真無意間推開了一扇窗戶,讓都市中繁忙的人們看到一方詩意田園般的凈土。如今,丁真成了理塘旅遊的一個標志。有人分析理塘從貧困縣變身“網紅”縣背後的努力,有人探尋丁真成名背後的互聯網運作邏輯,還有人研究他能為鄉村扶貧帶來什麼。

  聊起家鄉,丁真突然提起當地一種稱為曲入(音譯)的野菜,“曬幹之後煮著吃,加上鹽巴、味精和碎牛肉,特別好吃,還可以做餡包包子。”

  人們喜歡丁真,也許就是對一份美好與純真的向往和守護。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笑冬
加載更多
國際·一周看天下
國際·一周看天下
初冬時節景如畫
初冬時節景如畫
賞雪
賞雪
長春:“凍城”美景
長春:“凍城”美景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0911268226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