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硬約束”推進快遞包裝“綠色化”
2020-11-03 08:54:15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快遞“過度包裝”涉及包裝材料生産企業、電商平臺和商家、消費者、快遞企業等多個主體,包裝環保化需各方共同努力

  “硬約束”推進快遞包裝“綠色化”

  閱讀提示

  我國快遞業每年消耗的紙類廢棄物超過900萬噸,塑料廢棄物約180萬噸。受成本等因素影響,綠色包裝的推廣和應用尚存在挑戰。

  隨著“雙11”的提前啟動,快遞包裝問題再次成為關注熱點。

  近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發改委、生態環境廳等部門聯合印發《關于進一步加強塑料污染治理的實施方案》,強調全區要進一步加強塑料污染治理工作,建立健全塑料制品長效管理機制,快遞包裝綠色治理被納入治理范圍。

  電商的繁榮帶來了物流業的興盛,物流業的興盛又使包裝材料和快遞垃圾越來越多。針對海量包裝污染治理,多個部門密集部署並出臺相關通知和文件。各地也在加快行動,紛紛出臺“限塑”時間表等。事實上,快遞包裝綠色化已經有了一定的發展,而目前對于包裝箱可循環使用等問題,仍舊是行業“攻堅”的一大難題。

  “強制性”標準推進行業變革

  今年,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等8部門聯合印發《關于加強快遞綠色包裝標準化工作的指導意見》,部署中國快遞綠色包裝標準化工作。意見提出,力爭到2022年,全面建立嚴格有約束力的快遞綠色包裝標準體係,逐步完善標準與法律政策協調配套的快遞綠色包裝治理體係,推動標準成為快遞綠色包裝的“硬約束”,支撐快遞包裝減量化、綠色化、可循環取得顯著成效。

  “一份快遞得有個紙箱或膠袋、一個內裝塑料袋,如果是易碎品還有一大把氣泡填充材料,纏上好幾圈的膠帶,此外還有一張運單。”烏魯木齊市民王敏君從事微商多年,她每天都要拆裝無數的快遞,“盡量重復利用,但快遞垃圾每天還是産生不少。”

  相關資料顯示,我國快遞業每年消耗的紙類廢棄物超過900萬噸、塑料廢棄物約180萬噸,並呈快速增長趨勢,包裝廢棄物對環境造成的影響不容忽視。

  據了解,包裝垃圾往往以紙張、塑料為主,原材料大多源于木材、石油。以快遞包裝為例,常用的透明膠帶、塑料袋等材料,主要原料都是聚氯乙烯,埋在土裏需要上百年才能降解,會對環境造成不可逆轉的損害。針對快遞垃圾問題,多地也在加快行動,紛紛出臺“限塑”時間表。

  廣東省提出,到2022年底,全省快遞禁用不可降解的塑料包裝袋。陜西省提出,2020年,西安市(含西鹹新區)率先禁止、限制部分塑料制品的生産、銷售。江蘇省提出,南京市城市建成區的商場、超市、藥店、書店等場所以及餐飲打包外賣服務和各類展會活動,禁止使用不可降解塑料袋,集貿市場規范和限制使用不可降解塑料袋。新疆強調,到2025年底,全區范圍郵政快遞網點禁止使用不可降解的塑料包裝袋、塑料膠帶、一次性塑料編織袋等。

  布局“綠色快遞”

  天眼查專業版數據顯示,我國目前有近155萬家企業名稱含“紙箱、包裝”,或者經營范圍含“紙箱、包裝袋、包裝制品、包裝材料”,且狀態為在業、存續、遷入、遷出的包裝相關企業。我國目前有44萬家經營范圍含“環保”的包裝相關企業,佔比近3成。

  值得注意的是,我國環保包裝相關企業年新增量逐年上漲,已經連續4年增速保持在20%以上。其中,我國每年新增的包裝相關企業中,至少2成企業的經營范圍含“環保”。

  “以前的手寫包裹單,現在直接手機上下單,約定上門取件時間,特別方便。”烏魯木齊市民陳榮説。

  這樣的變化雖然是一個漸近的過程,但對于每天都要寄送東西的王敏君來説,感受更深,“推行電子面單方便了很多,現在快遞打包的膠帶,也比之前窄了三分之一左右。”

  實際上,不管是面單還是快遞膠帶,都是包裹“瘦身”,向綠色化發展的一部分。“我們鼓勵使用環保的快遞膠帶,減少總體用量。”新疆江南申通物流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在快遞包裝中,通過用大顆粒氣體填充物代替小顆粒填充物、使用可降解的包裝袋、開展快遞包裝減量化、電商件不再二次包裝等措施,讓快遞包裹“瘦身變綠”。

  讓快遞包裝“更綠更瘦”已成為業界共同目標。政策推進的同時,各大快遞企業早已積極地行動起來。據了解,早在2016年,京東就成立了電商行業首家物流包裝實驗室,通過壓縮包裝耗材的尺寸和面積,減少材料成本;使用更加環保的新材料替代舊材料,使包裝物能夠循環利用。2017年,天貓成立了“綠色品牌聯盟”。申通、中通、圓通等老牌快遞企業,近年來開始嘗試可重復使用20~100次不等的帶芯片的綠色環保周轉袋。

  國家郵政局市場監管司副司長邊作棟表示:“快遞包裝綠色應用需要大家共同努力。希望廣大用戶支持快遞包裝的綠色回收,基本完好的紙箱可回收再利用,實現物盡其用。”

  需要各界共同努力

  快遞和電商企業做了不少讓快遞“更綠更瘦”的努力,但採訪中,許多市民還是認為快遞包裝仍存在巨大浪費。據了解,目前多家企業推出的可循環包裝箱大多需要快遞員在配送時直接回收,也就是需要用戶當場拆箱,但在實際實施中效果並不佳。快遞箱的回收,目前還需要依托網點,讓用戶自己送去回收點,效果同樣有限。

  泉州網物城物流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肖舒平表示,物流公司都在積極推進快遞包裝的綠色化,包裝也在慢慢地提升和改善,但推廣存在一些難度。在日常生活中,可循環包裝、包裝回收箱等還是難覓蹤跡。商家在包裝時考慮最多的是成本,綠色包裝推廣的難度在于成本較大。

  “在某平臺上,有一款免膠帶一撕得紙箱,12號三層紙箱店鋪的報價單個為1.2元,而同型號同厚度的普通紙箱報價為0.39元一個,價格相差近4倍。”王敏君説。

  業內人士指出,受成本等因素影響,綠色包裝的推廣和應用尚存在挑戰,需要社會各界的共同努力。市場需求空間被傳統材料所佔領、環保新材料未能得到廣泛的應用是成本較高的原因之一,只有當綠色包裝有了規模效益後,才能使成本降低,吸引更多的企業進入這一領域。

  新疆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副研究員李婷認為,政府和快遞行業協會應推行快遞包裹包裝的行業標準,要求企業加快綠色包裝、環保包裝的使用、回收,優先使用環保包裝。採取稅費減免等措施,鼓勵快遞公司、物流公司、再生資源利用企業加大對快遞包裝的回收力度,提高快遞包裝的再利用率。(記者 吳鐸思)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加載更多
天山腳下稻花香
天山腳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690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