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從“大功臣”到“功成身退”,一道海堤一甲子
2020-10-30 07:55:08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八尺門海堤(右下)和八尺門大橋(左上)。

  一道500米寬、十多米深的海峽,曾隔開了福建第二大島東山島和大陸。千百年來,島上居民只能“靠天過海”,生活艱難。

  1960年,出于戰備和發展經濟的考量,在時任縣委書記谷文昌同志的力推下,全縣軍民齊上陣,一道“移山填海”的八尺門海堤工程讓天塹變通途,同海堤上興修的“南方紅旗渠”向東渠一道,讓東山的經濟社會發展駛上了“快車道”。

  然而,近年來由于海堤切斷自然水體,無序養殖等原因,八尺門海域水質不斷惡化、泥沙淤積。曾經的“致富堤”對生態的負面影響越發顯著。當地群眾説“再不打通海堤,東山就將成為半島”。

  2010年,出于保護生態、發展旅遊等多方面考量,東山正式提出拆除八尺門海堤,逐步恢復海域生態。歷經十余年坎坷,海堤終于基本明確拆除時間。歷經了一甲子,完成肩負的歷史使命的八尺門海堤即將“功成身退”。一條海堤的故事,折射的是60年的歷史巨變。

  從“傷心渡”到“致富堤”

  在臺灣海峽南翼的“海上明珠”福建東山島,一灣平均寬度500米、深十幾米的八尺門海峽,扼守東山與大陸交通的咽喉。歷朝歷代以來,這裏水深浪急,渡船成了維係東山與大陸的唯一交通方式。

  一塊上書“陳平渡”的石碑靜靜地立在過去的八尺門渡口。唐總章二年(669年),陳政、陳元光率五十八姓氏將士開拓閩南、部將陳平進駐東山島,涉海結草為廬,拓荒孤島,造福于民。後人感念先祖開基之勞,將此渡口命名為“陳平渡”。

  清初,鄭成功曾屯兵東山籌劃收復臺灣,為杜絕鄭軍與外界聯係,清廷在渡口築八尺高的界墻炮臺並駐兵把守,此地遂改名“八尺門”。

  千百年來,八尺門成了東山人進出島的必經之地,位于八尺門旁的杏陳鎮後林村見證了其間的種種“悲歡離合”。78歲的村民林自田回憶説:“八尺門雖然與陸地的最近距離不過五六百米,可是這片海域水深浪高。新中國成立前不時發生翻船事故。1948年,這裏曾發生過‘九屍十命’的慘劇,一個腹中的胎兒,還未來得及降臨人世,就隨母親被大海吞沒。”

  “因為進出島交通不便,也導致了東山長期經濟發展滯後。”土生土長的東山人、福建省谷文昌精神研究會會長黃石麟説,一直到新中國成立之初,東山不少村莊極度貧困,群眾住的是茅草屋,常常食不果腹,孩童衣不蔽體。不少人甚至一輩子都沒有出過島。

  新中國成立後,東山因扼守臺灣海峽南緣的戰略位置,成為了邊防前線。在朝鮮戰爭停戰協定簽署前的1953年7月16日淩晨,一萬多人的國民黨軍隊對東山島發起了突擊作戰。

  “那天天剛蒙蒙亮,國民黨軍隊就在八尺門附近空投了大量傘兵,妄圖切斷八尺門的交通,阻斷增援部隊入島,攻佔東山。在八尺門渡口,因解放軍靠有限的木船渡海,加上要躲避國民黨飛機轟炸掃射,部隊進島速度不快。”林自田回憶説。在當地公安部隊和民兵浴血奮戰幾天幾夜後,國民黨軍隊最終未能得逞。

  林自田回憶,東山保衛戰發生時,“東山人更加急切地呼吁,盡快修通一座連接大陸與東山的‘通衢’,讓東山人早點過上好日子”。

  1959年盛夏的一天,時任東山縣委書記谷文昌來到八尺門渡口。跳下吉普車,谷文昌看到島上的居民排著長長的隊伍等渡船,搖楫前進的漁船在風浪中顛簸,不禁眉頭緊鎖。來到一戶農家,年過六旬的老翁告訴谷文昌:自己的兒子出海打魚遇上臺風再沒回來。兒媳生下孫子不久後,搭船到對岸去割草打柴,遇上大風,船翻了,人也沒了……

  聽到此,谷文昌動情地拉著老翁的手説:“大爺,我們的工作沒做好,讓您受苦了!”

  “回到縣委,谷文昌老書記馬上給省委寫報告,呼吁修建八尺門海堤,並提出了三個迫在眉睫的原因:解除群眾出行之苦、發展海島經濟、有利戰備國防。報告提交後,省委很快批準,並撥款200萬元。”黃石麟説。

  林自田清楚地記得:“1960年剛過完年,在當地人一陣熱鬧的鞭炮聲中,八尺門海堤動工了。一聽説要修堤,全縣生産隊的男女老少全都報名參加了。每天在八尺門,從早到晚都是整齊劃一的口號聲,大家幹勁十足。”

  谷文昌提出:艱苦奮鬥,自力更生,村村建打石隊。石匠出身的谷文昌看到當地的工匠不太在行,便手把手地教。為了不影響工期,還特意從家鄉河南林縣請來了石匠。鋼釬、鐵錘、竹桿、麻繩、鐵絲、獨輪車……“工地上熱火朝天,雖然用的全是農耕社會原始的工具,但大家依然幹得起勁。”林自田回憶説。

  八尺門水深流急。木船太小,便幾只釘在一起,載著石塊按樁號往海裏填,幾船石塊下海,濺起一圈水花,有如精衛填海!兩道小堤填出來了!接著拋沙,拋一層,然後用小石頭蓋一層,再一邊填石、一邊填土,要求填得“大一點、厚一點、牢一點”,以確保質量。

  一組數據揭示了八尺門海堤興建背後的不易:海堤建造于最為艱苦的三年困難時期,在谷文昌的帶領下,東山人民勒緊褲帶,扛石填土,一共投入46.8萬工,完成砂、土、石45.8萬立方米(其中石14.1萬立方米)。建造這一“臥海巨龍”,僅用了一年多時間,花了173萬元,結余27萬元。

  1961年6月,八尺門海堤勝利竣工,一條底寬110米,堤面寬13米,大堤高出水面5米,全長569米的海堤有如飛虹,橫跨海峽,蔚為壯觀。

  “那時候,我才不滿20歲。海堤貫通的那一天,全縣人民跟過年一樣全部涌到八尺門,一些一輩子沒出過島的老阿公、老阿婆在兒孫的攙扶下,走上嶄新的海堤抹著眼淚説,‘這輩子都想不到可以走到對岸’。”林自田至今難以忘記那天的畫面:“祖祖輩輩東山人的夢想終于變成現實,我們真是趕上了一個好時候,從此以後,東山才迎來了大發展!”

  八尺門海堤貫通幾年後,一座高21米、長4公裏的雄偉引水工程“向東渠”從海堤上跨過,清澈的泉水滾滾流入東山,徹底解決了生産生活缺水的瓶頸。這條海堤,如把利劍斬斷了東山的貧窮,也成為東山騰飛的基礎。四面八方的大小車輛,在海堤上往來穿梭;人員流動、物資流通、信息交匯。

  “近年來,東山5次成為全省縣域經濟發展十佳縣,入選首批‘國家全域旅遊示范區’創建名單,生態環境越來越好、海洋經濟蓬勃發展、全域旅遊紅紅火火,百姓生活越來越好。東山的巨變,八尺門海堤是‘大功臣’。”東山縣委書記洪泰偉説。

  在“陳平渡”石碑的不遠處,一塊“海上飛橋、人間奇跡”的石碑挺立著,無言地敘説著“傷心渡”變為“致富堤”的故事。黃石麟説:“海堤修好後,有人問谷文昌老書記‘你是怎麼想到修海堤的?你的膽量可夠大啊!’他淡淡一笑‘黨是偉大的,人民是偉大的,我自己能算得上什麼’?”

  海峽淤積、水質變差,群眾期盼“拆堤還海”

  一甲子光陰流逝。如今,八尺門海堤兩側因常年水流被阻斷而不斷淤積,加之早年的無序養殖,水質逐步變差,海堤拆除工程已提上日程。

  “修建海堤的時候,谷文昌老書記曾提出在海堤中央修建一個涵洞,確保兩側的海水可以貫通。但是,受當時特定歷史時期的技術條件和資金所限,最終這一設想沒有實現,八尺門海堤為實體堤壩,沒有涵洞。從此,八尺門兩側海水的自然交換被阻斷了整整60年。”黃石麟説。

  八尺門海堤西側2公裏是近年新修的東山特大橋。從這裏開始,海峽的水面漸漸縮小。近日,記者在退潮時來到海邊,看到橋下已經顯露出厚厚的淤泥,兩岸附近的水流幾乎停滯,逐漸露出了灘涂。退潮到最低水位的時候,橋下水面只剩下50米寬,橋外最窄的水面只剩下了十幾米的“小溝”,難以想象60年前這裏即便是退潮時,水面也能寬達數百米的景象。

  在海堤旁養魚的72歲後林村漁民林雙喜告訴記者:“小時候家裏大人在八尺門用一根十多米的竹竿往下放,竹竿放完了還沒碰到海底;現在只剩下了3米。我家漁排下面的水算深的,也不超過5米。”

  多位養殖戶説,上世紀90年代隨著網箱養殖的興起,八尺門海域因水深浪小而受到青睞。短短數年間,海面上就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網箱。“那時候就是先到先得,誰圍了這塊海域,就是誰家的養殖基地。”後林村老人會會長林合強説,網箱養殖的飼料常年沉積在海底,一層疊一層,越來越高,水質逐年惡化,從上世紀90年代後期開始,八尺門海域的水質就不如從前了。

  如今,八尺門海堤西側已經長滿了雜草。海堤南部碼頭的地面上散落著一些餌料和貝殼,高溫之下散發出一陣陣腥臭。海堤兩側的水體呈墨綠色,幾乎靜止。並不寬闊的水面上,密密麻麻地分布著幾十個漁排,四周散落著白色的泡沫浮球。

  尤其讓海堤附近養殖戶欲哭無淚的是,每到天氣變化的時候,水底的污泥就會起變化,養殖的魚蝦很容易缺氧死亡。村民曾英順今年62歲,他的蝦池和灘涂養殖地就在橋附近。一個多月前,他投放的50多萬只蝦苗全部因為缺氧死光,還死了一部分螃蟹,虧損了2萬多元。

  不少養殖戶告訴記者,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附近村民在這片海域養殖。一開始水質較好、水也很深,可以養石斑等名貴的魚種。現在不敢養殖名貴的,只能養一些小雜魚。遇到好的年景賺點錢,大多數時候都只能保本甚至虧損。

  東山縣磁窯村支書曾亞聰告訴記者,海堤修築初期長度為620米,但隨後兩岸群眾不停地圍墾海堤附近海域用于養殖,現在八尺門海堤在海上部分只剩下了420米。原來兩岸還是土地或沙灘,天藍水清沙美,如今已經是又厚又臭的淤泥:“橋下的淤泥每年都在增加,大概每年增加10公分。水深養魚、潮水養魚。現在八尺門這裏水又不深,又沒有潮水,還能怎麼養魚?”

  而2019年中央環保督察組也通報稱,詔安灣水質超標嚴重,已由2016年的二類降至2019年的劣四類。

  自然資源部海洋研究三所教授級高級工程師于東生長期研究海洋動力與環境,對八尺門海堤造成的淤積和污染問題也十分關注。他説:“八尺門海堤切斷了詔安灣與東山灣的水體交換,導致了‘兩灣’海洋動力強度下降,海水交換和自凈能力減弱,海洋生態環境壓力進一步增大。”

  洪泰偉告訴記者,隨著時代的發展,八尺門海堤的交通功能日漸弱化。進入21世紀後,東山陸續新建了八尺門跨海大橋和大産大橋,完全滿足了東山島與陸地的往來需求。為恢復被截斷的東山灣、詔安灣兩大海灣的自然屬性,更好適應經濟社會的發展,漳州市決定將八尺門海堤打開,這座為東山發展立下汗馬功勞的“功臣”海堤即將“功成身退”。

  老海堤即將“功成身退”

  福建省水産研究所于2014年編制了《海洋環境影響報告書》,對八尺門退堤還海工程的研究結論顯示,實施退堤還海有利于從根本上解決八尺門海堤兩邊海水不能互通和海底淤積等問題,有效改善兩灣的海洋生態環境。

  于東生曾參與過此前的廈門市集杏、高集等海堤的開口工程。他分析説,參照相關的研究數據,八尺門海域貫通後,預測每天將有3000萬立方米的海水由東山灣進入詔安灣,分別約佔“兩灣”納潮量的2.28%和4.42%。

  “由于詔安灣和東山灣潮水存在落差,一旦海堤開口,新鮮的海水就將源源不斷地流入八尺門海域。這有助于‘兩灣’之間的水體交換,極大地改善海灣環境質量。巨大的潮汐量也將把海底沉積多年的淤泥逐步衝走,讓八尺門海域漸漸回到過去的狀態。”于東生説。

  記者了解到,漳州市、東山縣兩級將八尺門海域貫通工程列為重點項目工程,並于2012年啟動前期工程。目前項目一期工程完成施工、監理招投標;項目二三期護岸工程正在加緊推進,已累計投入資金2500多萬元。

  當地政府和群眾期待,隨著海域貫通,海洋環境逐步改善後,也有利于將東山縣打造成海峽西岸的國際旅遊海島,促進當地經濟和旅遊發展。

  然而,由于涉及引水工程改造和養殖清退、資金短缺等問題,八尺門海域貫通工程的主體——海堤拆堤的工作不斷延後。目前除了一些前期鋪墊工作外,海域工程仍未進入主體實施階段。

  東山縣海洋與漁業局局長何偉湃説,東山島內供水主要依賴島外引水,目前僅能通過一個引水渡槽調引,而其中一節渡槽曾在2014年試水過程中掉落,因此建在八尺門海堤上的向東渠仍是重要的備用引水渡槽。為確保島內飲水安全,東山縣決定在第二水源項目建成後再正式啟動海堤拆除工作,因此推遲了拆除海堤的時間。目前預計第二水源項目將于2021年6月底完工。屆時,海堤就將正式開始拆除。

  洪泰偉説,拆除海堤外,海域貫通還需進行兩岸防波堤加固、橋墩防護、蝦池拆除、養殖清退、航道清淤等工程,經專家測算還需投入七八億元。“海域貫通工程是公益項目,投入巨大但短期內幾乎沒有經濟效益。但是,出于東山長期發展的需要,必須‘一任接著一任幹’,讓這片海域重歸碧海藍天,鳥飛魚躍,還百姓以更好的生態。”

  “當年建設八尺門海堤,是為了東山發展得更快,如今還堤于海,也是為了更好的碧水藍天。”黃石麟説。

  “我們對八尺門海堤有很深的感情,”林自田告訴記者。陪伴了東山人60年的海堤即將被拆除的消息傳出後,勾起了不少東山人的回憶。前來和海堤拍照合影的人絡繹不絕。

  後林村老村幹部林靜雄説:“60年前,八尺門海堤帶動了東山經濟的騰飛。沒有海堤,就沒有東山的今天。現在,海堤的使命完成了,它的消失是為了更好地保護生態。”(記者 陳弘毅 林超 張華迎)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加載更多
天山腳下稻花香
天山腳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6661126675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