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浙江黃岩,一個還江河自然之美的生態試驗
2020-10-29 15:39:16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老家在新疆喀什的麥麥提,兩年前來到浙江省臺州市黃岩區經商。他每天晚上都要帶著小女兒到永寧江邊散步。

  愛上這裏的漫江碧透、魚躍鳥飛,但麥麥提並不知道,他們每天散步的永寧公園,是臺州生態防洪、建設人水和諧宜居城市的成果。而北京大學建築與景觀設計學院院長俞孔堅參與設計、體現“與洪水為友”理念的這個公園,成為“綠色網紅”。

  讓青蛙可以自由上岸

  秋日的永寧公園,江畔依然綠草如茵。從親水平臺上象徵黃岩模具産業的巨大雕塑出發,沿步道西行,放眼望去草坡綿延起伏,幾位市民在岸邊悠閒地垂釣,絲毫看不出此前臺風“黑格比”肆虐過的痕跡。

  從2004年開園算起,永寧公園已運營16年。當年負責公園用地徵遷工作的魏志宏,現在已是永寧公園服務有限公司董事長。他指著公司一樓大廳的老照片對記者回憶説:“過去這裏是新老城區接合部,遍布垃圾場、養豬場、養牛場,污水橫流。”

  今天的永寧公園濕地,常有白鷺飛來捕食水裏的鯉魚,令魏志宏頗為頭疼。他每年都要花一筆預算,重新投養一些鯉魚。

  魏志宏介紹説,全長3公裏的永寧公園分為東西兩段,俞孔堅設計的是西段。“東段一期工程的河堤,是傳統的混凝土‘三面光’,這是俞教授堅決反對的。”

  記者注意到,與東段相比,公園西段的江堤步道外側,不是光禿禿的水泥面,沿臺階而下,是種滿茅草、蘆葦的河漫灘。魏志宏告訴記者,當初治理永寧江時,原本要裁彎取直的一段河流,最終得以完美保留;原本要水泥襯砌的公園堤岸,最終改以鵝卵石或泥土襯砌,青蛙也可以自由上岸。

  步道內側是兩公頃的內河生態濕地。這裏除了蘆葦、茅草,還有柳樹、水杉。按規劃,內河濕地平時是公園景觀,防洪時就是一個蓄水池。與江堤外側的自由空闊相比,這裏多了幾分寧靜。

  魏志宏這20年的人生,與永寧公園密不可分。兩年後即將退休的他,信心十足地對記者道:“你晚上來,公園裏全是散步的市民。永寧公園好不好,我説了不算,你得問問他們!”

  不讓鋼筋水泥捆住江河

  永寧江發源于黃岩西部括蒼山,自西向東全長約80公裏,被黃岩人視為母親河。

  已經退休的工程指揮部負責人鄭鋼回憶,2001年,黃岩區委、區政府把永寧江治理和城市建設相結合,啟動了集水利建設和城市改造為一體的濱江世紀工程。在城區江段,建設生態示范園。

  2002年,一期東段完工後,在黃岩區交通局工作的鄭鋼被領導點將負責永寧公園二期建設,臺州市要求二期工程品質要超過一期。

  此時,俞孔堅接受央視《東方之子》採訪,鄭鋼頭一次聽到俞孔堅的新理念。“傳統的做法是先規劃好建設用地,剩下的邊邊角角才搞綠化。他的理論是先把生態的部分——水、綠地的空間留足,剩下的才搞開發。”鄭鋼回憶道。俞孔堅生態優先的治河理念讓他眼前一亮。于是,他向市裏推薦了俞孔堅。

  多年以後,俞孔堅回憶自己給臺州市的建議:“把可能被洪水淹掉的地方做成公園、綠地和濕地,甚至可以做成稻田、荷塘。河漫灘下設計的淺灘深灘,魚和青蛙可以在這裏産卵,牛可以下去喝水,人可以在這裏行走。”

  接受記者採訪時,這位致力于推動“海綿城市”建設的學者指出:“植物有彈性,就像人的血管一樣。然而現在許多大江大河都被鋼筋水泥捆住了,這會毀掉水的生態係統,以及自然的自我調節功能。河床不斷抬高,一旦失守,後果更嚴重。何況,生態治水能保護生物多樣性,還有審美、休閒等多種價值。”

  記者在公園隨機採訪了20多位黃岩市民,他們的共識是:永寧公園不僅為人們提供了一個休憩散步的去處,還明顯提升了城市生活品質。

  讓洪水慢點走

  對待自然的水係統、自然的河道、自然的濕地係統,我們應只做最少的幹預,盡可能回歸它的自然狀態,還江河自然之美。”

  俞孔堅的理念看上去不錯,但設計方案落地卻沒那麼簡單。按行業慣例,光滑堅固的混凝土河堤才是可靠的保證。當時有人提出異議,黃岩已經是城市了,還搞河漫灘,跟農村有啥兩樣?

  最有力的質疑是,浙東多臺風暴雨,“三面光”河堤,河道裏光溜溜的,有利于快速行洪。

  俞孔堅卻秉持“與洪水為友,與洪水共舞”,要讓洪水慢點走,讓自然係統把水留下來,讓植物吸收到水裏的營養,聲稱“既能起到防洪的作用,同時又是個可以參觀、可以遊憩的景觀。”

  他甚至提出,“可以把淹掉的地方做成公園、綠地和濕地,甚至可以做成稻田、荷塘,為什麼要花兩個億來做防洪堤呢?”

  非常規的方案,出了問題怎麼辦?“以前沒有考慮什麼景觀設計,做水泥擋墻攔住洪水就可以了。俞教授的理念造成了非常大的衝擊。一些老水工擔心安全性。”黃岩區水利局局長牟建文説。

  質疑者指出,若由垂直的“三面光”設計改成生態斜坡,河道橫斷面變小,會影響過水量,很可能給防洪帶來風險。

  據鄭鋼回憶,方案層層上報,最後省裏的水利專家建議,如果要堅持俞孔堅的“生態治水”方案,不僅要將斜坡改為斷面面積更大的階梯,更得將江面拓寬。

  濱江的土地寸土寸金,拓寬河道,相應地就要減少濱江的土地使用面積。今天永寧公園對岸的江景房是黃岩房價高地。

  “往北岸拓寬了50米,3公裏長,如果用來建江景房,得值多少錢!”回憶起這段往事,鄭鋼和魏志宏都佩服黃岩區黨委政府的決心和魄力。

  俞孔堅的方案能否經得起洪水的考驗?2004年一開園,考驗就來了。

  當年8月12日,臺風來襲,造成全市2個縣城受淹,一度被洪水圍困的村莊573個、受災人口416.2萬。

  當時全臺州降雨量最大的地方,是位于永寧江上遊的黃岩區上垟鄉,“但江水自始至終沒有淹過永寧公園的步道,內河濕地滯洪功能還沒用上。”鄭鋼回憶道。

  用新理念應對洪澇災害

  永寧公園的實踐,證明“與洪水為友”的可行性,獲得了專業人士和普通市民的雙重口碑。牟建文透露,黃岩當地正在修繕環繞老城的官河古道,將把親水性堅持到底。

  然而,關于俞孔堅治水理念的爭議,卻從未停息。

  在位于北大科技園的辦公室,俞孔堅對記者説:“傳統的中國是個農業國,今天很多人進了城。所以,我們能給水留出更多的空間。”

  他還説:“我反對無休止、無克制地濫修大壩。今天的中國,有能力在人與水的關係上,提供生態文明的樣板。”

  每年汛期,俞孔堅“與洪水為友”的演講視頻都會被網友重新轉發。俞孔堅的解釋是,“這説明越來越多人認識到,解決洪澇災害,需要引入新的理念。”

  10月8日,俞孔堅從北大校長郝平手中接過了2020年傑弗裏·傑裏科爵士獎的獲獎證書。這個以英國著名景觀設計師命名的獎項,由國際風景園林師聯合會(IFLA)頒發,被認為是世界人居環境建設和風景園林領域的最高終身成就獎。

  頒獎典禮上,俞孔堅以“我的治愈地球之旅”為題,作了全英文主題演講。他説道:“新冠肺炎疫情暴發,更加促使我們反省人與自然的關係,思考實現人與自然全面和諧的途徑。”(記者李坤晟)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加載更多
天山腳下稻花香
天山腳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13261126673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