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高校圖書館限流 學生走入北京共享自習室
2020-10-18 07:42:31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分布在海淀、朝陽、東城等區;主要客源為外地考研學子、高校自習大學生、有考證需求的上班族等

  10月15日午飯時間,清華東路某共享自習室裏仍有不少學習的人。新京報記者 李木易 攝

  共享自習室的出現受到廣大學子的歡迎,但受疫情影響許多自習室被迫關閉。隨著疫情好轉和年底考試季的臨近,共享自習室出現客流回暖,但一些自習室仍面臨小區封閉等影響,專家建議政府部門給予共享自習室一些財政支持,從而幫助建立學習型社區。

  隨著年底考試季臨近,尤其是國考、研究生考試陸續公布考試時間,近期,北京不少共享自習室出現客流回暖。新京報記者走訪發現,這些自習室的主要客源為外地考研學子、因學校圖書館限流選擇校外學習的高校學生、有考證需求的上班族等。

  因此,一些一度受疫情衝擊較大的自習室迎來客流增長,經營壓力有所緩解。專家建議,這類自習室想繼續發展,必須考察周圍的學習需求,同時不必過度投資,保證學習環境即可。

  北京共享自習室海淀、望京較集中

  記者獲得了一份由某生活類網站提供的北京共享自習室名單。名單顯示有110余家位于北京的共享自習室。

  其中,海淀區的共享自習室數量最多,佔比約為五分之一,有些寫字樓分布著至少兩家自習室。朝陽區望京地區的共享自習室也比較密集,僅這一個區域大約就有7家自習室。北京市的共享自習室還廣泛分布在朝陽區、東城區、西城區、石景山區等地理位置比較優越的地帶。相比之下,遠郊區的共享自習室數量非常少。

  近日,記者走訪海淀區、西城區共4家共享自習室發現,免費提供小零食和飲料幾乎是標配。為了營造安靜的學習環境,有些自習室布置成暗室,除了臺燈,其他區域均沒有光源;有的自習室分為可敲擊鍵盤區域和不可用鍵盤區域。

  共享自習室的價格分為體驗價、會員價、按日計費、按使用時長計費等幾種方式。其中體驗價根據自習時長而有所不同,從十幾元到幾十元不等,會員價一般為每季度2000元左右。

  大學封校 考研學子選擇共享自習室

  記者走訪發現,在校大學生,已經畢業但有考研、考證等需求的上班族為主要客源。

  在中關村附近的一家共享自習室,從外地來北京學習的楊先生在會客區域休息了一陣子之後,準備刷卡進入學習區,他已經在這裏學習了近3個月。楊先生進京前就做好了規劃——像眾多師哥師姐那樣蹭北京大學的圖書館或教室學習,然後報考北大法律專業研究生。按照計劃,通過這種方式,他可以接觸到更多的北大學生,掌握更快、更全面的考研信息。

  9月份前後各高校陸續開學,受疫情影響,北京高校實行封閉管理,像楊先生這樣的考研生不能像以前那樣進學校蹭圖書館,這個意料之外的情況令他措手不及。無奈之下,不甘心放棄的他決定在北大附近找一個地方學習,就這樣找到了共享自習室。“在家裏學不進去,在自習室大家都在埋頭學,很有學習的氛圍,效率也會高一些。”

  丁寧是中國人民大學在職研究生,工作單位在德勝門附近,因為工作原因,她需要考多個資格證明,需要準備大量的考試。“如果是去學校上課,我可能會去圖書館學習,但是圖書館人太多了。所以,我會選擇到共享自習室學習,尤其是上班日,我就選一個離單位近的自習室。”

  趙先生同樣是一名上班族,他為了準備出國留學選擇在共享自習室學習。“在家效率太低,不是開冰箱拿吃的,就是和家人説話,學習氛圍不如自習室。”

  高校圖書館限流 大學生校外付費自習

  在校大學生也是共享自習室的主要客流。白鯨自習室今年9月剛開業,創始人楊純瑩介紹,目前來看,周邊高校的學生佔客流量六成左右。中關村一家共享自習室的負責人也表示,自習室裏高校大學生相較上班族要多一些。記者走訪的4家共享自習室,除位于西城區的一家共享自習室負責人表示客源中在校大學生和上班族比例為1:1之外,其余三家均以在校大學生為主要客源。

  據了解,高校圖書館限流是導致在校大學生選擇共享自習室的主要原因。

  北京林業大學大四學生小梁介紹,疫情防控期間,該校圖書館限流,以前一天可以容納3000人,現在限流1000人左右,座位數量不足。中國人民大學研究生小謝也表示,受疫情影響,人民大學主圖書館限流,此前每天限流1000人,現在提升至1500人,藏書館每天限流300人。

  小梁表示,為了搶學校圖書館的座位,可能需要清晨六七點鐘、冒著寒風去排隊。小梁説,她在共享自習室購買了季卡,花費約2000元,“我感覺還挺值的,主要是再也不用去圖書館搶座位了,自習室裏有很多考研的同學,學習氛圍也很好。”

  ■ 現狀

  客流穩步提升 部分自習室經營壓力仍大

  近期,某網絡平臺公布的《暑期教育行業復蘇大數據報告》顯示,在教育培訓行業,付費自習室品類流量增長超過10倍。

  各家共享自習室的客流量也出現穩步提升的趨勢。

  德勝自習室創始人孫德彬介紹,今年2月份,客流量平均每天4人,隨著疫情好轉,進入4月份,客流量翻了一番。近期,客流量再次提升,較此前增加了2-3倍,經營壓力減輕,每個月的收入可以達到平衡點。

  楊純瑩也表示,近期自習室的客流量不小,每到周末高峰,座位就非常緊張。記者採訪時正值上班日,但自習室已坐了近20名學習者。

  盡管客流回暖,但仍有自習室面臨經營壓力大的困境。走訪過程中,記者發現了一家創建于2018年的共享自習室,該自習室具有良好的硬件條件,用戶可以自助刷開門、自助結賬。

  房東楊先生表示,盡管疫情好轉,客流量較以前有了一些提升,但是自習室的經營依然有很大問題。

  “這家自習室的創始人是一位年輕人,他當時懷著創業夢想投身這一個行業,説日本、韓國有不少這樣的自習室,所以想在國內也創辦這樣的付費自習室。”不過隨著疫情發生,共享自習室的客流急劇減少,經營慘淡。楊先生曾給這位年輕的創業者減免了部分房租,但仍未能改善自習室的經營窘境。

  記者多次試圖聯係這位創業者,但都未能成功。楊先生表示,對方是心灰意冷了,所以想轉行。不過楊先生自己對共享自習室還有一些希望,“反正桌椅板凳都是現成的,設備、設施都還挺好,所以我準備先撐一段時間,實在撐不過去再轉行。”

  還有自習室負責人告訴記者,目前市面上的自習室過百家,預計還有二十來家面臨著經營問題。“有些共享自習室開在居民區,受疫情影響,小區實行封閉管理,因此很難挺過去。”一位負責人表示。

  ■ 聲音

  共享自習室不必在設備方面投入過大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表示,學習型社會的建設需要有更多的學習空間,共享自習室就是多樣性學習空間的一種。“中大型圖書館可能存在同一時間進出人員過多,對于其他區域的人員來説距離較遠等問題,可及性並不強。共享自習室就可以填補這些公共學習設施的不足,它具有特殊的價值體現。”

  儲朝暉認為,這類自習室想實現良性發展需要具備一些因素,目前還存在一些明顯的缺陷,比如區域公共學習設施有限,設施提供的時間、空間不足等。

  從北京市這個大范圍來説,100余家共享自習室的數量並不算多,但要繼續發展共享自習室必須考察周圍的市場需求,“如果這個區域內的公眾沒有這方面的需求,或者還沒有形成這種學習的氛圍,那麼共享自習室很有可能存在經營的壓力。”另外,儲朝暉建議政府部門給予共享自習室一些財政支持,從而幫助建立學習型社區。

  從經營者角度來看,儲朝暉建議共享自習室具備安靜、舒適的閱讀、學習環境即可,不必在設備、設施方面投入過大,從而導致資金回籠過慢,帶來經營壓力。(記者 吳婷婷)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笑冬
加載更多
天山腳下稻花香
天山腳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091126624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