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小蘭花”香透大別山——安徽舒城的脫貧突圍
2020-10-16 07:47:00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小蘭花”香透大別山

  茶葉百強縣安徽舒城的脫貧突圍

  1958年9月16日,安徽省舒城縣舒茶鎮人民公社門前,一輛黑色蘇聯産“吉姆”轎車停了下來,車裏是當時在南方視察的毛澤東。播撒在大別山間的茶樹,正漫山遍野地散發著茶香。參觀了舒茶公社茶園後,毛澤東鼓勵公社多多開辟茶園。

  對這個典故,舒城人耳熟能詳。當地引以為傲的舒城小蘭花茶葉,有著特別的香氣。舒城縣地處西南大別山區,地勢起伏大、氣候溫和、雨水充沛,特殊的地理環境孕育出的小蘭花茶葉,有“蘭花色、蘭花香、蘭花形”,聞名遐邇。

  然而,深山曾經人難入,好茶只能香自家。受限于多種條件制約,茶園沒能驅散貧困的陰霾。1990年,舒城被列為“插花”貧困縣,2013年被列為國家扶貧開發重點縣。

  在脫貧突圍中,舒城人發力小蘭花茶葉産業,終于讓“小蘭花”香透了大別山的脫貧路。2018年,舒城榮獲全國茶葉百強縣稱號。2019年,舒城小蘭花品牌價值已達7.17億元。同年,舒城正式摘帽。

  位于安徽省六安市舒城縣曉天鎮蘇平村的珓子石茶園(8月29日攝)。

  把茶葉種好

  “我就把這一門事幹好就好了。”舒城縣五顯鎮石關蘭花茶葉專業合作社負責人龔世存談起茶葉興致高昂。

  57歲的龔世存是五顯鎮石關村的能人。年輕時,他做過裝卸工,開過裁縫鋪、家具廠,還跑過出租車,樣樣做得都不錯。2008年,縣裏扶持鄉鎮産業發展,龔世存抓住時機建起了茶葉合作社。

  “石關村山上都是野茶樹,這是我們得天獨厚的資源。”龔世存眼光獨到,在建起合作社之前,就已經開始收購一些村民的茶葉。不過,“就是小打小鬧,山上那麼多茶樹,採摘的並不多。畢竟不算個正經營生,石關村村民採賣茶葉掙不了幾個錢,還是得靠出門打工。”龔世存回憶説。

  打工掙的都是辛苦錢,吃的都是年輕飯。石關村村民李坦銀年輕時在外做木工,不幸因事故致殘,幹不了重活,成了貧困戶。同村的李增友也是因病致貧,吃完這頓愁下頓。

  舒城縣五顯鎮石關蘭花茶葉專業合作社負責人龔世存向記者展示合作社獲得的榮譽(8月29日攝)。

  龔世存幫了他們。2007年,安徽實施民生工程,舒城縣對農民進行茶葉産業培訓。政府負責品牌推廣,農戶做好茶葉品質,為此需要一個産業帶頭人。龔世存當時是村裏最早蓋起樓房的人家,他的能幹大家有目共睹。他也肯幹,很快就摸索出統一的採摘標準來收鮮茶。2008年,龔世存先是出資10萬元建合作社,後又追加投資採買了制茶機器,採茶制茶漸成體係。

  招工進了茶葉合作社,李增友、李坦銀在家門口就能掙錢,日子一下子舒展了。2008年,李增友、李坦銀就開始為合作社採摘鮮茶,年收入近萬元,再加上合作社制茶15元一小時的工錢,兩人都在前幾年脫了貧。

  李坦銀説:“龔老板不嫌棄我們手腳慢,知道我們生活困難,平時就很照顧我們殘疾人,逢年過節還會給我們送些日常生活用品。”

  龔世存卻告訴自己:“誠信做人能生根發芽成長壯大,積德行善會鴻運當頭平安吉祥。”

  “在別人眼裏可能普普通通,但在我心中父親很偉大。”兒子龔海波如今也在合作社幫忙打理。龔海波曾經身患腎炎,生死關頭,龔世存用自己的腎救了兒子的命。

  在龔世存兢兢業業的努力下,合作社越來越紅火,帶動了一批村民脫貧致富。但龔世存也沒有閒著,他準備再建個廠房,購置一批新機器擴大産量。“我老婆説我是搞茶葉著了迷。”龔世存的語氣充滿幹勁。

  讓品牌打響

  “這麼好的茶葉,做不出品牌,賣不出去,想想真可惜。”這是舒城蘭花茶葉有限公司創始人戴鳳鳴20年前來到曉天鎮時最大的感想。

  曉天鎮通往山上蘇平村珓子石組的水泥路上刻著修路完工的日期(8月29日攝)。本報記者蔣彤攝

  “最好的舒城小蘭花在曉天。”懂茶的舒城人都這麼説。曉天鎮位于舒城縣西南山區,擁有全縣海拔最高點。山地自然環境適宜茶樹生長,那兒的蘭花茶,是舒城公認最好的。而鎮上海拔750米左右的珓子石茶園,産出的茶葉更是舒城小蘭花茶葉中的代表之一。

  “這麼好的茶葉,以前也難賣出好價錢。”舒城蘭花茶葉珓子石合作社負責人余本林告訴記者,“茶葉産量時好時壞,好茶葉茶農自己去賣,收茶的還會故意壓價。”

  賣茶的路途也不容易。“下山的路原先就是土路,再5年前土路也沒有。”余本林説,“茶農只能自己炒好了茶葉,走山路背下去賣,買了生活用品再背上來。有了土路,頂多騎騎摩托。”

  當時還是縣農業局職員的戴鳳鳴看在眼裏,借著在曉天鎮工作的機會,他跟在茶農身後,“從一個門外漢通過摸索學會了茶葉生産的整個流程”。

  2008年,戴鳳鳴在舒城縣開設茶葉實體店,在銷售過程中,他更加深刻地體會到,只有“把品牌打響”,才能把産品推出去。舒城蘭花茶葉有限公司由此創立。通過戴鳳鳴的努力,蘭花茶葉公司很快成長為舒城小蘭花茶葉産業的領軍企業。

  為了進一步擴大企業發展規模,2019年,戴鳳鳴參加了碧桂園聯合清華大學舉行的返鄉扎根創業青年培訓班,他的茶葉扶貧項目獲得了項目路演競賽第二名。

  今年疫情的暴發,嚴重影響了茶葉銷售。為了破解困境,戴鳳鳴在碧桂園的支持下,通過碧鄉平臺推廣、直播帶貨等一係列策劃拓寬小蘭花茶葉的銷售渠道。2020年7月11日,在碧桂園舉辦的舒城專場直播帶貨活動中,戴鳳鳴的“萬佛山”牌小蘭花茶葉成為最暢銷的扶貧産品。“茶葉是勞動密集型産業,可以有效帶動山區就業,助力脫貧攻堅。”戴鳳鳴説。

  去年,上珓子石的水泥路修通了,戴鳳鳴立馬上山建了茶廠,為珓子石茶農提供了一整套現代化的制茶工具。茶農不用下山,就能直接將鮮茶賣給茶廠,還能去茶廠做工。通過“公司+合作社+基地+農戶”的産業模式,茶葉有人收,又有碧桂園鳳凰優選渠道銷售,茶葉賣得好,珓子石茶農實現了穩定增收。

  蘇平村珓子石組茶農余本高一家四口站在老房子門前(8月29日攝)。

  “現在一年能掙個8萬元,日子比以前好過多了。”站在自家老泥房前,珓子石茶農余本高顯得有些羞澀,邊上的人家都修上水泥房了。“有了盼頭,指著這幾年好光景,我們能掙些錢,也把這老房子翻蓋翻蓋。”余本高妻子在一旁不無憧憬。

  使茶園增值

  毛主席曾經視察的舒茶人民公社,現在建成了集茶葉種植與旅遊觀光一體的“九一六茶園”。每年採茶季,茶廠雇村民採茶;過了採茶季,茶園免費對外開放,又成了休閒健身的好去處,豐富了村民的娛樂生活。

  “鎮上學校組織孩子們春遊都來九一六茶園。”茶園紀念館講解員王慧説。王慧是鎮裏幼兒園的一名老師,閒暇時候到茶園做講解員,“我們舒茶的孩子都知道毛主席來視察的故事,知道毛主席當年曾鼓勵我們要多多開辟茶園。”

  “多多開辟茶園”——石關一個村有8000畝茶園,蘭花茶葉公司有5000畝茶園基地;舒城全縣有16個鄉鎮發展茶産業,擁有9.5萬畝茶園,年産幹茶3200噸,茶葉綜合産值12億元,約有15萬茶農,年人均增收2000元。“茶葉産業是舒城縣脫貧致富和鄉村振興的主要産業和支柱産業。”戴鳳鳴一語中的。

  茶産業發展起來,茶旅融合也要熱鬧起來。“茶園的風光別具一格,城裏人可難得一見。”舒城縣委宣傳部三級主任科員龔旭東説,“這不,龔世存他們石關村就在建‘石關茶谷小院’的茶旅融合項目呢。”

  現在的舒城,已有九一六茶園、古尖香茶葉觀光園、萬佛山茶文化中心等茶旅融合點,正大步邁向“茶旅深度融合示范合作縣”。

  手捧舒城小蘭花,寫就脫貧大文章。九一六茶園池塘邊,兩位阿姨穿著旗袍拍抖音;茶園茶館餐廳露臺上,一群放假的孩子嬉笑打鬧。“滿山的綠意,環境美了,生活更好了!”王慧的臉上寫滿了對家鄉的驕傲。(記者蔣彤、朱青)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小蘭花”香透大別山——安徽舒城的脫貧突圍-新華網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13261126617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