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急救神器”AED離我們還有多遠?
2020-09-16 07:48:53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市民普遍反映“不會用、不敢用” 設施遲遲無法推廣

  “急救神器”AED離我們還有多遠?

  “AED?這是什麼?我沒聽過。”

  “我只在急救課上用過AED,如果在現實生活中碰到,我應該不敢用。”

  你知道AED嗎?9月12日是世界急救日,日前記者在廣州街頭隨機採訪了多名市民,大部分人不知道AED是什麼,而知道的人普遍反映“不會用、不敢用”。

  目前,在廣州市243個應急站裏,根據人流和區域特點,選擇部分站點共配備了83臺AED設施。記者了解到,因為AED價格昂貴,大部分AED設施由所在的場所管理,出于怕被偷等考慮,配置點選擇上鎖的不在少數。

  作為“急救神器”,AED為何走不進公眾視野,面臨的投放難、推廣難、管理難等問題如何解決?

  每一年,我國心源性猝死者高達55萬人,相當于每天有約1500人因心源性猝死離世。不少專家呼吁,希望政府加大投入力度,讓AED成為像滅火器一樣的公共基礎設施,同時推廣急救培訓,讓更多人“會用、敢用”。

  投放之難

  設備上萬元,維護成本高

  每購入一臺AED設備需要花費2萬-3萬元,每兩到三年需要更換一次電池,這其中還有檢修和維護成本。

  2019年1月27日,在廣東省政協十二屆二次會議“委員通道”上,省政協委員、廣東省中醫院急診科主任丁邦晗帶上了一臺AED。

  丁邦晗指出,當前,廣東省公共場所AED的配置率極低。建議在人員密集的公共場所配置AED,比如機場、汽車站、火車站、地鐵站點以及體育館、圖書館、大型購物場所、學校、大型社區等固定配置AED;在大型會議、運動賽事時期流動配置AED。

  AED是“自動體外除顫器”的簡稱,可以自動分析心臟驟停患者的心律,可在需要除顫時自動充電,並指導施救者按下電擊鍵給予患者電擊。機器啟動後有語音引導,操作簡單,被稱為“急救神器”。

  此前,廣州、深圳等城市已經進行了部分AED的投放。2017年,廣州市紅十字會、廣州市旅遊局以及廣州市應急協會三方合作,在正佳廣場、北京路步行街、花城廣場、廣州塔、白雲國際機場等8個旅遊信息咨詢站點分別投放了AED設施,標志著在廣州市公共場所配置AED的試點工作正式啟動。同年,深圳也開啟了在人流密集的公共場所配備AED計劃。

  “2017年主要是試點投放,先探索一種可行模式,若要長期大量投放,我們並沒有足夠的經費。”廣州市紅十字會賑濟救護部部長陳文耀介紹,每購入一臺AED設備需要花費2萬-3萬元,每兩到三年需要更換一次電池,這其中還有檢修和維護成本。正常的AED只要使用一次,就要重新更換電極貼片,而電極貼片的費用也要上千元。

  投入和維護成本較高,使得AED設施的配置始終停留在試點層面,無法進入正式推廣階段,誰來出資、怎樣維護成為現實問題。

  廣東省應急協會副會長陳銳彬介紹,廣東省應急協會結合智慧共享應急站項目投放AED設施,目前在廣州市243個應急站裏,根據人流和區域特點,選擇部分站點共配備了83臺AED設施,資金全部由協會會長單位承擔,但也無法大量推廣。如果按國際上每10萬人有100臺的標準,廣州起碼要配備22000臺AED。

  2019年廣州市政協一份《關于大力推進廣州市公共急救體係建設的提案》指出,當時廣州公共場所的AED設施數量不足百臺。目前廣州市公共場所的AED設施普及率較低,且地鐵、公交站點等人流密集處尚未安裝,整體數量上遠遠不夠。

  管理之謎

  “急救神器”為何成擺設?

  “沒有人告知,也沒有人培訓。”在廣州越秀區某商場,服務前臺的工作人員幾乎忘了角落裏還有一臺AED。

  已經投放的AED,管理情況如何?記者走訪了廣州部分配置了AED的場所。

  在廣州越秀區某商場,記者詢問服務前臺的工作人員商場是否配備AED設施,該工作人員表示“不知道”。隨後,記者發現,在其身後被桌子遮擋的角落裏,就有一臺AED設施。裝著AED的箱子已經上鎖,並落滿了灰塵。工作人員回應:“沒有人告知,也沒有人培訓。”

  目前,大部分AED設施由所在的場所管理,因為AED價格昂貴,出于怕被偷等考慮,配置點選擇上鎖的不在少數。也有的配置點將AED放置在旅遊信息咨詢中心等場地。記者走訪了部分此類配置點發現,咨詢中心每天開放時間為10:00至21:00,若該場所下班鎖門後發生緊急情況,市民則無法取用,AED難以發揮作用。

  在實地走訪中,也有市民向記者反映,希望AED設施可以像地鐵標志一樣,在公共場合設置醒目的標志。當處于危急情況下時,人們的第一反應便是環顧四周,若AED有明顯的標志與清晰的指引,可以節省尋找的時間,從而為生命救援爭取更多時間。

  目前,如“救命地圖”等一些小程序提供查找AED設施的信息,但完整度和準確性難以保障。記者根據“救命地圖”的標識,查詢到廣州北京路附近的AED設施存放在“北京路文化旅遊區遊客中心”,但當記者趕到此地時,發現該處正在裝修,且看不到AED的身影。

  大數據時代,此類地圖工具可以發揮更大的作用。如去年10月,深圳市急救中心聯合“騰訊地圖”發布了覆蓋全城、一鍵可查的深圳“AED地圖”。市民只需點擊選擇距離最近的那臺AED,根據導航提示即可立刻前往設置點取出。公共場所存放的每一臺AED,都與深圳市急救中心的控制臺相連接,只要其中一臺AED被移動、啟動除顫,深圳市急救中心都能及時收到信息。

  “管理上,政府可以加大監管力度,公眾也要提高意識。”陳文耀説,“大家保護好、使用好每一臺AED,才能讓它更好地發揮作用。”

  推廣之艱

  公眾急救知識有待加強

  業內人士稱,願意接受培訓的人越來越多,但總體來看,應急救護知識普及還是比較緩慢,沒有形成社會潮流。

  AED雖然操作簡單,但了解正確的操作時機和配套的急救方法,仍是推廣的一道坎。

  “黃金搶救的3-5分鐘,專業的醫務人員除非是巧遇,否則無法在那麼短的時間趕到現場急救,因此現場的目擊者是否掌握急救技能,往往成為搶救成功與否的關鍵因素。”廣州市第一人民醫院急診醫學副主任醫師王西富説,心臟驟停發生之後,最需要進行緊急的心肺復蘇和電除顫,4分鐘之內搶救成功率可達50%。但是,並非所有暈倒的人都適用AED。

  王西富介紹,急救者要先判斷對方是否有反應和呼吸。沒有反應且沒有呼吸或僅有瀕死喘息的人,才適用AED。貼上電極片後,AED會自行判斷,如果是室顫,AED會自動充電並指導施救者進行除顫;但如果急救者判斷錯了,給一個昏迷但仍有心跳的人使用了AED,AED經過心律分析後會判斷無需電擊,也不會充電和放電。

  “錯誤的急救方式,有可能給對方帶來二次傷害。”王西富在急救科普方面還有另一個“大咖”身份——“急診夜鷹”,他時常針對網上的急救誤區進行科普,“像倒挂救溺水者、給昏迷者掐人中、給癲癇發作的患者嘴裏塞東西防止舌咬傷等,都是錯誤的做法。”

  王西富所在的廣州市第一人民醫院致力于推廣急救知識,近日該院急救科普基地揭牌,同時成立急救科普志願服務隊。在廣州,廣州市紅十字會等組織也大力推動急救培訓。

  “紅十字會通過舉辦公益講座、開辦培訓班,在企事業單位、各個社區和農村地區推廣應急救護知識,並培訓如何使用AED設備。”陳文耀談到,截至目前,廣州市已有49萬人次參加紅十字會的救護培訓,達到廣州市戶籍人口的5.26%。

  廣東省應急協會近幾年組織應急救護培訓已接近6萬人次,其中接受AED培訓的超過3萬人次。陳銳彬認為,願意接受培訓的人越來越多,這種趨勢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公眾安全意識在提升,“但總體來講,應急救護知識普及還是比較緩慢,還沒有形成一種社會潮流。”

  除了要補急救知識的“短板”,讓救助者沒有“後顧之憂”也是需要提升的地方。根據《民法典》(2020)第一百八十四條規定:“因自願實施緊急救助行為造成受助人損害的,救助人不承擔民事責任。”但不少受訪市民表示,就算不用承擔民事責任,現實中如果出現救助不當帶來的損害,可能要承受來自遇難者家屬和輿論的指責。當然,這其中與其説是法律問題,不如説是一個技術問題,大力普及急救知識和技能,讓更多的民眾會救、敢救、能救才是關鍵。

  “法律原則上鼓勵公民見義勇為,但不鼓勵不具備相關知識的公民參與需要操作的救援行動。”律師王嫩妹表示,施救者仍有謹慎注意的義務,避免給傷者帶來進一步的傷害。

  發展期待

  成為一種公共基礎設施

  “政府要出臺相應的扶持政策,鼓勵有影響力和專業度高的協會組織及企業資本積極參與,共同推動AED的普及。”

  近年來,完善公共急救服務能力已被寫入我國的各級規劃或條例。《健康中國行動2019-2030》提出,到2022年和2030年取得急救培訓證書的人員比例分別提高到1%和3%以上,按照師生1:50的比例對中小學教職人員進行急救員公益培訓。完善公共場所急救設施設備配備標準,在學校、機關、企事業單位和機場、車站、港口客運站、大型商場、電影院等人員密集場所配備急救藥品、器材和設施,配備自動體外除顫器(AED)。

  2018年10月1日正式實施的《深圳經濟特區醫療急救條例》第三節“社會急救”第四十六條明確:市衛生行政部門應當制定機場、地鐵車站、火車站、汽車客運站、客運碼頭、口岸等公共場所配置自動體外除顫儀等醫療急救設備和器材規劃,經市政府批準後組織實施。

  深圳還先後出臺了《深圳市2017年政府投資項目計劃》《深圳市“十三五”AED配置使用實施方案》等文件。從2018年起,在全市各大公共場所、人流密集區域安裝AED,被納入深圳市政府民生實事“菜單”,政府負責兜底保障。預計到2020年底,深圳將完成5000臺AED採購及安裝,未來爭取用10年的時間達到每10萬人口配備100臺AED的國際標準。

  在美國、日本等發達國家,AED的投放量更大。資料顯示,目前美國AED的數量已經超過100萬臺,平均每10萬人有317臺。日本自2004年開始配置並推廣AED,目前全國大約有60萬臺,平均每10萬人約有235臺。

  “在日本,走幾分鐘就能看到一臺AED,很多AED就放在無人售賣機的中間位置”,陳銳彬介紹,“雖然使用AED是一個小概率事件,但通過將其擺放在公眾經常能看到的地方,能不斷強化公眾對它的印象,從而在全社會形成應急安全意識。”

  王西富認為,AED要想在廣州大面積鋪開,必須要有政府的強力推動。廣州也在不斷努力,但這個過程需要時間。陳文耀則希望,AED未來能夠成為像滅火器這樣的公共基礎設施,有專門的經費和機構做好投放和維護,各個組織和團體也配合做好急救培訓的推廣。

  廣州市人大代表雷建威在今年廣州“兩會”提出建議,希望把在廣州范圍內購置和配備相當數量的AED設施,列入2021年廣州市政府的民生實事之中。陳銳彬也認為,廣州目前大部分AED投放都來自于公益組織、企業或個人捐贈,但只有政府統一部署、統一推進,才能大范圍將AED鋪設開來,“隨著社會經濟水平的提高,希望政府通過立法的形式,確立AED作為一種公共基礎設施的地位,就像消防設施一樣。”

  陳銳彬認為,AED的普及除了要靠立法,更要靠人大、政協、政府各級部門以及社會多方共同努力,要建立以財政出資購買與鼓勵社會參與的有效機制,“政府要出臺相應的扶持政策,鼓勵有影響力和專業度高的協會組織及企業資本積極參與,共同推動AED的普及。”(見習記者 劉珊 梁潔 劉明 記者 朱曉楓 李秀婷)(陳燕明、辜繼漫、戴彎彎、鄭少鋒、許舒智、彭駿、袁夢、袁園、胡竣升對本文亦有貢獻)

【糾錯】 責任編輯: 趙文涵
加載更多
綠色墨脫
綠色墨脫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498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