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大雨 斷碑 愛情——明代崇真宮龍紋碑的故事
2020-09-14 11:31:31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石家莊9月14日電  題:大雨 斷碑 愛情——明代崇真宮龍紋碑的故事

  新華社記者馮維健

  “這塊深埋地下的明代石碑,終于露出了廬山真面目,為講好大運河故事再添亮點。”河北滄州興濟博物館館長顧維新説,如果不是這場大雨,我們很難知道,館藏的一通古代斷碑,是明朝皇帝“敕諭”之作,其背後是一段傳為佳話的愛情故事。

  今年7月31日,當地下了場大雨。雨後,村民張財源出門辦事,剛好路過老郵局舊址,看到了被大雨衝出來的龍紋碑首。“去年改造步行街,拆掉了老郵局,現在正準備蓋樓,地基挖了一層土。這裏落差大,藏在地下的石碑就被大雨衝出來了。”張財源説。

  滄州市文化廣電和旅遊局文物保護研究中心負責人鄭志利介紹,這塊龍紋碑首為漢白玉材質,雕刻著盤龍花樣,額題篆書“敕諭”兩個大字。碑首下方尚留小部分碑身,最左側能清晰辨認出“弘”字,經鑒定距今500余年。

  這讓人們想起,2013年,河北滄縣興濟鎮建國街在修建排水管道時,工人在興濟鎮老郵局舊址門前發現一塊古代斷碑。兩年後,當地成立興濟古文化研究會,將此斷碑及散落民間、年代久遠的其他石碑一起收集保存。2019年,又將斷碑運至興濟博物館修復展示。

  經專家比對,這塊龍紋碑首與2013年興濟鎮偶然出土的斷碑基本吻合。二者寬度均為95厘米、厚度均為30厘米,且都為漢白玉材質,碑身文字皆為楷書,字號大小相同。斷碑上刻有“治十五年二月二十六日”“中宮”“崇真宮”等字樣,與龍紋碑首上的“弘”字正好前後連接,成為史書記載明孝宗為皇後張氏在家鄉敕建崇真宮的有力證據。

  興濟以“興復王室,兼濟天下”而得名,位于京杭大運河岸邊,自古就是重鎮要地。明孝宗皇後張氏是興濟人,數百年來,興濟以皇後故裏聞名。

  歷史上,明孝宗是明代的中興之主,他勵精圖治,開創了“弘治中興”的局面。他還是中國歷史上有名的“模范丈夫”,和皇後張氏非常恩愛,終身沒有納妃。

  史料記載,明孝宗在位18年,獨寵皇後,對皇後一家格外優厚。明嘉靖《河間府志》記述,明孝宗弘治十一年四月十二日,孝宗皇帝派司禮太監李榮、內宮監太監李興、河間府知府高銓到興濟督工敕建崇真宮。

  “崇真宮的建造,在500多年前是一件盛事。”顧維新説,明弘治十一年四月,京杭大運河邊正是柳綠花紅的時節。興濟碼頭上,來自北京房山的漢白玉石材、河南湯陰的青磚和各地的木料經船載水運送到這裏。由于崇真宮是皇帝下詔敕建、國庫斥款建設,所以建築工程浩大,各地能工巧匠匯聚于此。

  崇真宮分前、中、後三大殿,《興濟縣志書》稱它“規模宏麗,冠絕一時”,成為運河岸邊一座富有皇家氣派的輝煌建築。

  “這塊石碑再現了當年的歷史場景,與史書的記載如出一轍。”鄭志利稱,8月27日,滄州市組織專家對斷碑和龍紋碑首進行復合性修復,相隔7年,這塊石碑終于展露出完整面目。

  “這塊龍紋碑為我們講述著豐富的明代故事,是大運河沿岸發現的重要文物,具有很高的歷史價值和藝術價值,對推進大運河文化研究和中國古代建築研究具有積極意義,為進一步研究明代政治文化及風土人情提供了依據。”鄭志利説。

【糾錯】 責任編輯: 焦鵬
加載更多
綠色墨脫
綠色墨脫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490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