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廣東建陶業“煤改氣”為何“氣不順”
2020-09-07 08:19:28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廣東建陶業“煤改氣”為何“氣不順”

  燃料“一刀切”、氣價偏高、供氣不暢影響産業鏈安全

  ▲利華陶瓷有限公司人走樓空,門口貼著法院的破産重組決定書。本報記者劉宏宇攝

  陶瓷是中國傳統優勢産業。雖然英文China(中國)與china(陶瓷)尚有同形異源的考據之爭,但陶瓷作為中國與世界對話的國家名片則有口皆碑。

  “世界陶瓷看中國,中國陶瓷看佛山。”作為我國乃至全球最大的建築陶瓷生産基地,廣東佛山陶瓷行業年産值逾800億元,産量佔全國10%以上,出口量佔全國近四成。

  記者近期在廣東佛山、清遠、肇慶等建陶主産區調研發現,眾多陶企或因“煤改氣”期限將至倍感壓力,或被氣源保障、氣價波動等難題折騰得“氣喘吁吁”。盡管陶瓷行業“煤改氣”不能“一刀切”的呼聲日益高漲,但各地層層加碼、強力推進的做法仍勢頭不減。

  今年6月以來,清遠、肇慶等地接連發生天然氣斷供事件,造成數十家企業損失嚴重,威脅陶瓷産業鏈安全。

  “煤改氣”,為何總是“氣不順”?在常態化疫情防控以及加大“六穩”“六保”工作力度的大背景下,如何化危為機,以變應變,暢通産業循環,維護産業鏈供應鏈安全穩定,已成為前述這些陶瓷産區構建雙循環新發展格局的必答題。

  天然氣接連斷供 眾陶企損失慘重

  6月27日,清遠禾雲鎮雲龍工業園發生天然氣斷供事件,持續一天多時間,使企業生産中斷,損失慘重。據清遠市陶瓷企業協會介紹,該園區現有50條生産線,今年春節後復産的生産線,全部使用天然氣作為生産燃料。

  由于清遠正茂燃氣有限公司突然停止供應液化天然氣(LNG),園區內天域、寶仕馬、強標等11家陶瓷企業被迫停産,36條生産線受到嚴重影響,造成企業産品降級或報廢、窯爐錕棒斷裂,直接經濟損失達880多萬元。

  以廣東昊晟陶瓷有限公司為例,有6條生産線在這次斷供事件中受損,包括爛磚損失、錕棒斷裂、重新升溫用氣費用、延誤交貨違約金等,損失超過195萬元。

  對此,正茂燃氣有限公司解釋稱,因第三方施工打穿管道造成斷氣,目前正與對方打官司,將依法厘清責任再予以賠償。

  7月12日,清遠中石油昆侖燃氣有限公司天然氣門站發生斷氣事故,造成源潭陶瓷工業園10家陶企、58條生産線停産,損失巨大。

  昆侖燃氣有限公司稱,斷氣原因係上遊設備發生故障,已按企業損失補回相應費用。但當地多家陶瓷企業反映,天然氣頻頻斷供的背後,或與管網設備超負荷運行有關。

  清遠市清新區工業園區企業協會秘書長蘇淑雯透露,事故發生前一天,這個天然氣門站日供氣量為111萬立方米,超過安全供氣能力10%以上;如果園區陶企滿負荷運行,管道氣需求量將達150萬立方米,供應缺口較大。園區企業已請求政府主管部門,盡快落實天然氣安全管理,杜絕超負荷供氣現象。

  7月6日,肇慶市高要祿步工業園發生停氣事件,四天後才恢復天然氣供應,數十條生産線受到影響。據業內人士透露,有陶企懷疑係管道漏氣所致,但燃氣公司對外宣稱是管道檢修。

  目前,清遠、肇慶兩市有近300條陶瓷生産線完成改造,天然氣需求量急劇增加,但供應渠道單一,已經超過管道、門站設備的安全承壓能力,存在較大安全隱患。

  相形之下,佛山市尚有217條陶瓷生産線未完成改造。佛燃能源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表示,已與中石油、中海油、中石化和廣東大鵬等上遊供應商簽訂購銷合同,足以滿足新增用氣需求。目前,該公司正全力以赴推進工程建設,確保9月底前將管線鋪設到位。

  盡管佛燃能源信心滿滿,佛山眾多陶企仍憂心忡忡,擔心清遠斷氣事件重演。佛山陶瓷行業協會副秘書長潘勇文分析,按佛山産區前述待改造生産線測算,需新增用氣量17.9億m3,而佛燃能源2019年財報顯示,其天然氣供應量僅22.49億m3,不知能否“吃得消”?

  顯而易見,氣源“卡脖子”已成為建陶企業的心病。尤其是氣源緊張的供暖季,特許經營的燃氣公司,往往價格説漲就漲,“一言不合就斷氣”,陶企處于十分弱勢被動的地位。

  眾陶企的擔心並非杞人憂天。8月26日,清遠中石油昆侖燃氣有限公司向當地陶瓷企業協會發送徵詢函,稱9月份將停氣進行管道檢修,檢修作業時限為6小時。徵詢函還特別申明:“在我司大型LNG應急氣源儲備站沒有建設前,暫不具備停氣期間的保供條件。”至于陶企斷供後生産如何組織,損失誰來負責,則再無下文了。

  環保提倡高標準 燃料不應“一刀切”

  今年以來,廣東多個陶瓷産區發出“煤改氣”加碼信號,對未能按時完成的陶企將作停産處理。佛山要求所有陶企年底完成天然氣改造並通過驗收;清遠市清城區陶企開年後接到通知,“必須使用天然氣才能點火”;肇慶市高要區強調“未使用天然氣生産的陶企,一律不能復産”;恩平市明確,今年9月底前全面完成“煤改氣”。

  佛山市陶瓷行業已恢復生産,但部分陶企因“煤改氣”不敢復産。按照年初市裏確定9月30日前完成“煤改氣”的時間表,企業不可能才開工幾個月,又停下來進行改造。

  “雖然大家都希望早點復産,但使用天然氣燒制普通瓷磚,基本上做一片虧一片。”一些陶企負責人因擔心氣價不穩、供氣不足,遲遲不敢復工生産。

  目前,肇慶市共有陶瓷企業63家、260條生産線。去年9月當地政府印發文件,要求陶企限期完成“煤改氣”或者自願退出。其中計劃實施關停退出的企業,就多達15家、55條生産線。受訪的陶瓷企業代表紛紛反映,該文件“一刀切”傾向明顯,將導致陶企大片倒閉,帶來失業等一係列社會問題。

  廣東建陶企業及生産線數量均居全國之首,在新一輪産業大洗牌中,當地建陶企業破産、倒閉現象較為突出。數據顯示,2019年,全省有13家陶瓷企業倒閉或破産,並出現從中小企業向大型陶瓷企業蔓延的勢頭。

  以廣東雲浮新興縣英發陶瓷公司為例,歷經六次拍賣,最終成交價6280萬元。但該公司各類欠賬達4億元,有100多家供應商被“套牢”。

  6月上旬,記者在佛山利華陶瓷有限公司看到大門緊鎖,廊柱上破碎的瓷磚撒落一地。貼在大門上的法院破産重組決定書顯示,共涉及債權人354人。

  2019年,利華陶瓷被列入當地首批“雄鷹計劃”和“擬保留的十家陶瓷企業”名單。該企業負責人直言,“煤改氣”是導致企業破産重組的重要原因。

  據記者了解,廣東省自今年7月1日起,執行2019年發布的《陶瓷工業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新標準中二氧化硫、氮氧化物、顆粒物排放濃度限值,分別設定為30mg/m3、100mg/m3、20mg/m3,比現行國家標準還要嚴格許多。

  作為全國最早實施24小時在線監測的産區,佛山陶企嚴格控制污染物排放總量,提高煤燃料的使用效率。蒙娜麗莎、新明珠等知名陶瓷企業,採用新工藝改造水煤氣,達到使用天然氣的同等水平,但綜合成本更低,且排放物限值遠低于廣東省標準。

  有業內專家指出,顆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是陶瓷行業的三大污染物,其排放主要與生産工藝、環保治理技術和治理水平有關,與使用的燃料種類沒有關係。這個專業論斷,在蒙娜麗莎等陶企已通過對比驗證。

  “環保提倡高標準,燃料不應‘一刀切’!”一家陶瓷企業負責人吐槽,煤制氣已經達到超低排放,為啥非要強制使用天然氣?蒙娜麗莎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兼董事會秘書張旗康等人認為,企業只要重視環保治理,就能夠做到超低排放。

  2019年,廣東省生態環境廳擬補助2.22億元資金,用于全省建築陶瓷行業清潔能源改造。肇慶等地對今年1月底前完成“煤改氣”的陶企,每條生産線除省裏專項資金補助50萬元外,又分類進行獎補,最高數額為50萬元。

  然而,當地陶企似乎並不買賬——每條生産線平均投入1.2億元,改造費用不過80到100萬元,但生産成本與使用煤制氣相比則高出20%—25%。一條生産線僅窯爐部分,每年成本將增加1000多萬元。

  佛山陶瓷行業協會秘書長尹虹分析,從2004年至2014年,我國陶瓷磚産量連續10年快速增長;2015年至今,則陷入增長停滯、逐年萎縮的下行通道,2020年疫情更是雪上加霜。數據顯示,佛山市陶瓷行業近四年的總産值分別為:2016年1012億元,2017年997億元,2018年830億元,2019年總産值824億元。

  潘勇文認為,2020年形勢更為嚴峻,如佛山陶企全部改燒天然氣,因承受不了成本上升而停産倒閉的企業至少三分之一,産值將減少300億元—400億元,這還不包括産業鏈上遊的陶瓷機械、化工色釉料、物流運輸等配套産業。

  氣價高企威脅生存 陶企呼吁供氣市場化

  “我們被迫簽署了天然氣三方購銷協議,沒有任何討價還價的余地。”肇慶市一家陶瓷公司老板拿出一份《天然氣三方購銷協議》,不滿地對新華每日電訊記者説。

  記者看到,協議明確:“甲方通過乙方向丙方供應天然氣”,但丙方即陶企須按“計劃”用氣,提前將每月用氣計劃報送乙方,“如丙方因主觀原因導致月合同量執行偏差超過10%,甲方有權對丙方後續月合同量進行調整,而毋需徵得乙方或丙方同意。”

  “這份格式合同設置了諸多不平等條款,甲方高高在上,乙方態度強硬,不容協商。”這家陶企希望在用氣量、付款方式上靈活一點,對方堅持一條不能變,不簽合同就不供氣。

  記者調查發現,由于各地天然氣價格不同,造成産區和企業間不公平競爭。目前清遠、肇慶兩地天然氣價格在2.3-2.6元/m3之間,而佛山比這兩個地方高16%左右,比湖南、江西、山東等産區高約20%-22%。

  即使在佛山市,各區價格也不統一,比如禪城區3.4-3.6元/m3,三水區3.65元/m3。

  廣東省多家陶瓷企業反映,燃氣成本上升損害陶瓷産品的市場競爭力。尤其在當前市場不景氣,需求下滑的大環境下,靠提高産品價格來維持利潤率、消化用氣成本上升,顯然並不現實。

  “即使按2.6元/m3的氣價計算,每平方米瓷磚的燃氣成本為4.68元,比使用煤制氣增加1.55元。”張旗康告訴新華每日電訊記者:“如果將蒙娜麗莎西樵生産基地改用天然氣,一年總共要增加6300多萬元的成本,讓企業實在害怕。”

  “最大的壓力就來自燃氣”,廣東永聖陶瓷有限公司董事長羅永祖,舉著2019年的財務報表對記者説:“我們肇慶的工廠全部‘煤改氣’了,光改造就投進去兩三千萬元,燃料成本直線上升,導致産品在市場中失去競爭力。2019年白忙活了一年,分文未賺。”

  5年前,是永聖陶瓷最風光的時期。那時,7條生産線全開,光工人就有1600多人;如今,老羅最多只敢開4條生産線,工人也少了一半。

  “即使加上政府的補貼,企業都賺不到錢了。氣價一旦再漲上去,我們中小企業將無法生存。”幹了30多年陶瓷的羅永祖,自稱這是他最困難的時刻,“繼續幹掙不到錢,購買新設備投資巨大,遷往外省也看不到成功案例,進退兩難”。

  “由于廣東氣價波動大,清遠産區遭了很多罪,不管你是用管道氣還是LNG,價格都是燃氣公司説了算。有的燃氣公司一年強制陶瓷企業簽7份合同,漲4次價格,即使之前簽了合同也一樣。”廣東天弼陶瓷有限公司總經理黎友海呼吁,既然推行天然氣,就應該保證氣價透明,這樣行業才能活得下去。

  “目前,全國各地天然氣價格差別很大,沒有價格聯動機制,會不會涉嫌壟斷?誰來維護天然氣的價格體係?”除了氣價波動和壟斷外,尹虹更擔心天然氣供應量成潛在問題。

  建築陶瓷連續性24小時生産,運行期間不能斷電斷氣。2013年,福建晉江172家建陶企業全部完成“煤改氣”,但2014年因供氣不足部分陶企被迫停産;2017年,華北地區最大的陶瓷生産基地高邑,也發生過因“氣荒”導致陶瓷企業大面積停産事件。

  部分陶企負責人呼吁,各地推進“煤改氣”環保治理,應尊重市場規律和生産實際,按照“以氣定改”的要求改造和安裝設備。然而,包括廣東在內,多地不允許陶企自建氣化站和瓶組站,企業生産命脈完全掌握在燃氣公司手裏。在氣價難以控制的情況下,“一刀切”實施“煤改氣”,必將拉高企業生産成本,危及産業鏈供應鏈安全。

  “陶瓷産業鏈的上遊供氣必須市場化。”廣東新明珠陶瓷集團有限公司副總裁陳先輝説,只要成本相當甚至略高,陶企對于“煤改氣”也能接受,關鍵是上遊不能變成“氣老虎”,以“半市場經濟”卡住行業的脖子。

  另外,天然氣質量也同樣堪憂。近年來,個別陶瓷産區由于天然氣供應量嚴重不足,實施“錯峰用氣”,並從原先輸送的一類氣換成二類氣。潘勇文説,由于二類氣熱值不穩定,燃燒後硫嚴重超標,不僅嚴重影響産品質量,還增加了陶企污染物治理成本和難度。

  暢通産業循環,確保産業鏈供應鏈安全

  除了環保壓力,部分國家對我國陶瓷的反傾銷日益加劇、國內房地産市場遇冷等原因,也給我國陶瓷業帶來重重壓力。最新海關數據表明,今年1至7月,我國建築用陶瓷出口量678萬噸,同比減少26.9%。

  疫情發生後,各級政府部門統籌推進稅費減免、貨幣信貸、降低成本、用工保障等政策,鼓勵支持企業復工復産。但受環保、市場、運輸等多方面制約,陶瓷行業面臨嚴峻壓力,燃料“一刀切”無異于“雪上加霜”。

  全國人大代表、唯美集團董事長黃建平認為,近年來我國制造業大規模推進“煤改氣”“油改氣”,有效促進了節能減排和行業的綠色低碳發展。但作為制造業主要清潔能源之一的天然氣,價格市場化程度依舊不高,高氣價制約了天然氣在我國制造業中的推廣,不利于提升制造業競爭力。

  黃建平建議,要加快構建多氣源競爭的供應體係,推進調峰氣價的落地,建立區域天然氣交易中心,來破除工業用天然氣的體制機制障礙,讓更多制造業企業能經濟實惠地用上天然氣,促進制造業綠色可持續發展。

  最近幾年,記者在佛山、淄博、夾江等多個建陶主産區調查發現,本來作為清潔能源改造手段的“煤改氣”,卻因政策“一刀切”變成了治理目標,而背離了排放達標應該用事實和數據説話的常識。

  一些受訪業內人士呼吁:政府部門的職責應該是逐步提高環保排放標準,而不必“一刀切”強制企業推行“煤改氣”,要嚴格執行國家和省市的環保標準、守住底線、加強督查,把選擇使用什麼燃料的自主權交給企業,還給市場。

  “‘煤改氣’越改越生氣,希望政府主管部門盡快看到眾多陶企穩生産、穩就業的迫切願望,讓廣東這一優勢産業重新煥發生機。”廣東多家陶業負責人向記者反映。

  事實上,地方政府也致力于幫助陶企渡過難關。今年來,為扎實做好“六保”“六穩”工作,佛山市圍繞陶瓷等重點産業鏈、供應鏈,提出“建鏈、補鏈、強鏈、穩鏈、延鏈”,進一步提升産業鏈供應鏈的穩定性和競爭力。

  “市級層面很同情企業,”佛山市政府的一位官員私下向記者透露,“陶瓷業是我們的傳統支柱産業,從業人員超過10萬人,疫情下又遭遇了多重困難,市裏很注重傾聽陶企的普遍呼聲,從‘六穩’‘六保’的角度,也希望能給予足夠時間、分步驟實施‘煤改氣’,但上面催得緊,有時也感到很無奈”。

  7月9日,佛山市召開陶瓷行業清潔能源改造工作推進會,將全市陶瓷行業“煤改氣”完成時間延緩至12月31日,並允許企業自建LNG站,政府承諾陶瓷企業保障有氣用,而且能夠用得起。

  盡管佛山陶瓷行業“煤改氣”的大限延遲三個月,眾多陶瓷企業並沒有松一口氣。“3個月的時間還是太短”,佛山市一家陶瓷企業的負責人告訴記者,“今年能活下來已屬不易,根本沒有時間和精力來進行升級改造。”

  “企業仍然擔心氣價不穩、供氣不足。佛山陶瓷行業天然氣耗用量已經十分驚人,誰來保證不斷氣及生産穩定?”張旗康説,“如果無法保證不斷供及生産穩定,清遠事件肯定還會再次發生”。

  “陶瓷行業“煤改氣”一刀切,還將對我國的能源安全帶來挑戰。”華南理工大學電力學院教授劉定平認為,目前,我國天然氣進口已達50%-65%,遠超過安全警戒線40%,國家能源戰略也應考慮國際形勢的不確定性等因素。

  劉定平提出,制定政策一定要科學、公正、客觀,因地制宜,宜煤則煤,宜氣則氣,做好天然氣不足的準備,保留煤制氣裝置。

  肇慶市多家陶企建議由省政府統一牽頭,調查了解全國各地的氣價政策及氣源供應情況,協調處理全省各地“煤改氣”的有關政策,避免區域化差異明顯,造成不公平競爭。

  “除了擔心供氣量不足,還擔心供氣價格與違約責任等問題。”佛山市設計聯合會秘書長羅傑等業內人士建議,應開放天然氣供應市場準入,打破壟斷壁壘,確保用氣安全和供氣穩定。同時,保障用戶議價權和選擇權,促進燃氣公司提高管理和服務質量。

  7月18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工業和信息化部、財政部、人民銀行等4部委聯合頒發關于做好2020年降成本重點工作的通知,要求完善科學合理用能管理,避免和糾正“一刀切”的去煤化政策。同時,指導各地清理規范天然氣管道收費,嚴格成本監審,採取上下遊聯動方式,盡可能降低非居民用氣成本。(記者 劉荒、劉宏宇)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加載更多
綠色墨脫
綠色墨脫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301126460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