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國風”葡萄酒重出江湖
2020-09-01 09:13:13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遊客在通化葡萄酒股份有限公司地下酒窖參觀。記者 王昊飛 攝

  提起葡萄酒,“通化”是中國消費者繞不過去的一扇記憶之門。

  坐擁長白山、鴨綠江兩大地標的吉林省通化市,是中國著名的“葡萄酒城”。與釀造幹型酒使用赤霞珠、黑皮諾、霞多麗等外來品種不同,這裏釀造的甜型酒以土生土長的山葡萄為原料,這也成就了通化葡萄酒的“國風”氣質。

  作為開國大典、尼克松訪華宴會等多項重大活動的指定用酒,通化葡萄酒被譽為“紅色國酒”,一時間風頭無兩。近些年,中國葡萄酒消費市場井噴,卻盡是幹型酒的天下,通化葡萄酒漸漸淡出公眾視野,其在全國市場份額從巔峰期的半壁江山一度跌至僅1%。

  守著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野生山葡萄真的無所作為嗎?老牌的葡萄酒産區面對市場的大變局難道只能俯首稱臣嗎?經歷衝擊與沉寂之後,鴨綠江河谷帶正成為世界冰酒版圖中快速隆起的高地。

  由“甜”到“苦”:榮光與“原罪”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這樣的千古佳句,折射出中國兩千余年的葡萄酒釀造史。

  位于通化市興前路的通化葡萄酒股份有限公司,是這座“葡萄酒城”的發祥之地。總面積10340平方米的地下酒窖裏擺放著772個橡木桶,其中包括80多年前沿用至今的老酒桶。

  副總經理國鳳華介紹,公司的前身通化葡萄酒廠成立于1937年。當時日本侵佔東北,在通化建廠釀酒,既打算長期經營,也有其軍工需求——生産用于制造電子産品的酒石酸。

  地處長白山區的通化,峰巒綿延,河流縱橫,有著豐富的野生山葡萄資源,成就了葡萄酒廠最初的釀造風格。國鳳華介紹,當時生産的主要為甜型的利口酒,較適合亞洲人口味。而甜型酒流行,則與當時人們日常飲食中對糖的攝入不夠直接相關。

  新中國成立後,通化葡萄酒迅速佔據了行業主導地位。在通葡股份的世界甜酒文化博覽中心,一幅幅老照片講述著通化葡萄酒的高光歲月:從開國大典到1959年國慶,從尼克松首訪到撒切爾夫人到訪,從各種國際國內重要會議到第一屆央視春晚,通化葡萄酒都未曾缺席。從1960年開始,通化牌係列葡萄酒先後獲得50多個獎項,被評為“中國名牌”“中國馳名商標”。

  “它是好幾代人的集體記憶。那個時候,誰家過年要是有瓶通化葡萄酒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長期負責推進通化市葡萄酒産業發展的通化市常務副市長經希軍介紹,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通化葡萄酒在國內市場佔據半壁江山,産品遠銷美國、澳大利亞等30多個國家和地區。

  改革開放後,大眾膳食結構和消費文化發生變化,飲用幹型酒漸成消費主流。在這樣的背景下,中國本土葡萄酒的“甜”似乎成了某種“原罪”。而彼時,內有張裕、長城等本土品牌相繼崛起,外有全球各大酒莊産品以比以往更低的價格涌入中國市場。本土的山葡萄亦陷入赤霞珠、梅洛、西拉、蛇龍珠等歐亞種葡萄的重圍之中。

  比“幹”“甜”之爭更慘烈的,是來自“三精一水”的打擊。

  所謂“三精一水”,是指酒精、香精、糖精和水的劣質酒勾兌概念。與幹型酒相比,甜型酒用“三精一水”的倣制難度更低。二十世紀90年代後期開始,不少城市出現了塑料桶簡裝的所謂“通化葡萄酒”,售價一般在10元至20元間,其口感與其説像甜型酒,不如説像甜葡萄汁。來自省內外不法商人的小作坊們,對通化葡萄酒形成了蠶食與絞殺。僅在2003年初通化市的一次本地整頓中,17天內關停小作坊就達23家,查封劣質酒180噸。

  一邊是幹型酒衝擊,另一邊是劣質酒 “毀牌”,通化酒品牌、品質被“躺槍”質疑,甜型酒市場進一步萎縮,“山葡萄記憶”進入最苦澀的一段。

  “冰”中見“甜”:鴨綠江河谷的新希望

  鴨綠江畔的縣級小城集安是通化地區一個特別的存在:長白山係老嶺山脈如天然屏障抵禦著北來寒風,溫潤的海洋氣流沿鴨綠江溯源而上,形成半大陸半海洋性小氣候,這座地處東北邊境的小城也成為怡人的“世外葡源”。

  緯度是奠定葡萄酒風味的基石。在北緯30度至50度、南緯30度至42度這兩個緯度帶,匯集了波爾多、納帕河谷、艾登山谷等全球優質産區,這些地區被稱為“葡萄酒黃金緯度帶”——位于北緯40度的鴨綠江河谷帶正處其間。鴨綠江河谷帶,年均有效積溫3208℃,降水882毫米,無霜期150到170天。

  守著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老牌的葡萄酒産區面對市場的大變局豈能俯首稱臣,經歷衝擊與沉寂之後,如今這裏正成為世界冰酒版圖中快速隆起的高地。

  在通化産區,目前冰酒年産量已達500噸,對以800噸年産量居世界冠軍的加拿大産區已形成緊追之勢。過去5年,鴨綠江畔各酒莊在“品醇客”世界葡萄酒大賽、比利時布魯塞爾葡萄酒大賽等國內外評比中已斬獲36個獎項。鴨綠江河谷冰酒的旗艦産品最初問世時,每支499元的價格曾引來市場爭議,如今每支999元卻供不應求。

  葡萄品種的含糖量不同,決定了釀造的成品酒主要分為幹型和甜型。冰酒屬甜型酒范疇,是在零下8℃到13℃低溫時採摘樹上自然冰凍的葡萄釀造而成。其釀造工藝源自18世紀末的德國法蘭克尼亞,由于對氣候條件要求嚴苛,全世界僅有加拿大尼亞加拉瀑布湖區、德國萊茵河谷、奧地利新錫德爾草原湖區和中國東北等少數地區能生産。

  入伏之後,記者驅車沿鴨綠江河谷探訪,不時有大片綠油油的葡萄園闖入視野。63歲的金寅浩在太王鎮上解放村經營著260畝葡萄園,在這裏,通化地區特有的品種北冰紅葡萄長勢喜人。

  金寅浩在當地有“北冰紅之父”的雅號。他的執著與努力,催生出一個價值非凡的山葡萄新品種,為全球冰酒産地一股新勢力的崛起扇動起“蝴蝶的翅膀”。

  在“八山一水半分田”的集安,農民很難通過種玉米“喂飽”生活。20年前,村支部書記金寅浩就開始帶領村民種葡萄,但種“大路貨”並不“解渴”。2001年,他從中國農科院特産研究所找到了十幾株山葡萄種苗,在科研人員指導下,經過7年的培育,全世界第一個無須浸皮工藝便能釀造出紅色冰酒的品種——北冰紅正式問世。

  “北冰紅為什麼值得我們驕傲?因為它是世界上唯一能直接壓榨出紅色汁液釀造冰酒的葡萄品種。”集安鴨綠江河谷山葡萄酒研發中心主任孫延鋒介紹,目前全球的冰酒以威代爾品種釀造的白冰酒為主,海外盡管也生産紅冰酒,但酒體紅色是靠浸皮工藝完成“上色”,北冰紅的“天然紅”特質給鴨綠江河谷産區打開了巨大想象空間。

  中國農科院特産研究所原所長沈育傑介紹,北冰紅是凝聚了幾代人、幾十年心血的品種,歷經4代雜交,具有世界優良品種的潛質,隨著未來更多的迭代培育,會有更大發展空間,它也為通化葡萄酒帶來了核心競爭力。

  據介紹,目前全球冰酒年産量不足3000噸,加之氣候變暖,使海外産區有萎縮趨勢——由于最近一個冬天裏德國13個産區最低氣溫均高于零下7℃,德國葡萄酒協會今年3月宣布“全國范圍首次無法收獲冰酒”。

  北冰紅面臨重大發展機遇。

  “甜”景可期:謀細分市場的最大佔有

  業界預測,未來5年內中國有望超過法國成為全球第二大葡萄酒消費市場。以甜為特色的“國風”葡萄酒,還能不能“甜”下去?

  冰酒的異軍突起堅定了“國風”葡萄酒的方向。

  “通化的山葡萄佔全國九成以上。”國家葡萄産業技術體係首席科學家、中國農業大學教授段長青告訴記者,山葡萄成長于長白山脈特殊的土壤物質結構中,微量元素豐富,品質不遜于波爾多的葡萄。“未來通化應繼續走甜型酒路子,把資源優勢進一步發揮出來。”他説。

  輕搖酒杯果香四溢,入口層次分明……在通化萬通葡萄酒股份有限公司,公司負責人兼首席釀酒師葛洪洸向記者展示他的冰酒代表作“雪中珍珠”。他身後的展架上,還陳列著利口酒、波特酒、起泡酒等各類甜型酒,以及洋蔥半甜型葡萄酒、人參山葡萄酒等“奇葩”酒品。葛洪洸説:“開發細分市場、多元發展,山葡萄酒才能有更多可能。”

  “實現甜型酒細分市場的最大佔有,正是通化産區重新奮起的核心。”通化市常務副市長經希軍説,通化産區的目標就是嘗試開掘“國風”葡萄酒的歷史積淀,深挖甜型酒資源稟賦,將通化山葡萄酒産業打造為“世界的中國風土,中國的民族産業,吉林的文化品牌,通化的城市名片”。

  2019年吉林省發改委、科技廳等4部門聯合出臺《吉林省鴨綠江河谷帶葡萄酒産業發展規劃》,其中一個重要指向就是打造“三産融合”發展格局。

  經希軍的解讀是,對葡萄酒産業不能以某種單一産業來看待,更不能以産值、稅收論英雄。鑒于其具有一二三産業緊密相連的特殊性,在産業發展的謀劃中,要堅持三次産業兼顧協同發展——一産與改善種植相結合,二産與綠色加工相結合,三産與旅遊觀光相結合。

  種植環節,一條飄著酒香的“鄉村振興帶”正在形成。東起青石鎮石湖村、西至大路鎮古馬嶺村的鴨綠江河谷帶,耕地面積6.8萬畝,適合種植山葡萄的土地面積約4萬畝,現有山葡萄2.1萬畝,這裏共有20戶加工企業,5個葡萄産業特色村,28個村2527戶農民從事山葡萄種植,專業合作社發展到35個。“現在冰葡萄市場好了,效益高了,我們種葡萄的積極性就高了。通化的葡萄酒賣得更好了,我們的日子就更甜了。”青石鎮望江村葡萄種植戶楊洪奎説。

  生産加工環節,目前通化市已發展葡萄酒企業60戶——包括通化葡萄酒股份有限公司和通天酒業有限公司2戶上市企業。2019年,全市規上葡萄酒企業實現産值1.6億元,年産量達5.8萬噸。通過釀酒葡萄標準化體係建設,集安市鴨綠江河谷帶的概念逐漸成熟,鄰近的柳河縣也開始探索培育精品酒莊模式。

  每年5至12月,來自各地的遊客到河谷帶,賞美景、住農家、品甜酒。從2016年起,每年的12月9日都會舉辦鴨綠江河谷冰葡萄酒節,這一天被通化命名為“北冰紅日”。在通天酒業公司院內,全國唯一的山葡萄酒主題博物館和國家4A級旅遊景區“通化山葡萄酒文化科技産業園”,已成為遊客來通化的“打卡地”,數百個葡萄酒展品令遊客應接不暇。吉林省相關規劃顯示,到2025年和2035年通化葡萄酒主題旅遊收入預期分別實現160億元和600億元。

  “通化既是‘葡萄酒城’,也是‘鋼鐵城’‘醫藥城’。外地人來一趟通化,回家時準備伴手禮,不可能給親戚朋友帶兩根鋼筋或帶兩劑人工胰島素吧?這樣,葡萄酒作為通化標簽的價值就凸顯出來了。”經希軍説。作為舶來品,幹型酒有一整套文化包裝,例如幹紅酒配牛排、幹白酒配海鮮。他説:“我們的甜型酒完全可以借鑒類似的理念——比如用北冰紅配鍋包肉、咕咾肉……”(記者 王昊飛 張博宇)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加載更多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301126437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