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青海湖畔護魚人
2020-08-29 07:19:42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俗話説,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然而,在青海湖畔長期靠打魚為生的李一帆,卻放下了漁具,幹起了保護湟魚的事,從“打魚郎”變成了“護魚人”。

  李一帆今年40歲,他家祖輩上世紀50年代從青海海晏縣西海鎮搬到剛察縣,靠打湟魚為生。李一帆12歲起,就跟著外公學打魚。

  剛察縣是離青海湖最近的一個縣。每年6月到8月間,這裏的氣溫逐漸升高,迎來湟魚洄遊的季節。青海湖的含鹽量和鹼度很高,小湟魚在淡水中出生,然後到青海湖中長大,成年後溯河洄遊到淡水河産卵再回到鹹水湖內。剛察縣境內的沙柳河、泉吉河、哈爾蓋河、布哈河和吉爾孟河5條主要入湖河道,便是湟魚洄遊的通道。

  作為青海湖特有魚類,湟魚的學名是“青海湖裸鯉”,是青海湖“水—鳥—魚”生態鏈的核心環節,2004年的《中國物種紅色名錄》曾將其列為瀕危物種。

  今年7月初,記者在沙柳河岸邊看到,河道裏的湟魚逆流而上,濺起片片水花。“半河清水半河魚”的景象,令人嘆為觀止。

  李一帆告訴記者,在他小時候,這樣的景象還只是聽老一輩人在講故事中提到過。曾經一段時間,由于多年的濫捕,再加上氣候變暖,湟魚的生存受到很大影響,數量銳減。湟魚洄遊的壯觀場面,他也沒見過。

  1994年開始,政府實施封湖育魚政策。2011年開始的第五次封湖育魚為期10年,直到2020年12月31日。

  開始封湖育魚的時候,李一帆和其他漁民有些想不通:“以前靠打魚為生,也沒有什麼其他生活技能,一下子不讓打魚了,收入就減少了。”

  家裏的老人鼓勵李一帆從銀行貸款養羊,買車跑運輸。慢慢地,事業有了起色,日子也好了起來。李一帆發現,除了打魚,還有更好的謀生手段。

  有一年湟魚洄遊高峰期,因為幹旱,河道斷流了。布哈河、泉吉河、沙柳河這幾條大河都出現了湟魚擱淺的情況,有很多牧民和志願者來搶救湟魚。

  李一帆看到一些牧民和志願者在河裏徒手撈湟魚。“他們的想法是好的,但是方法不對。”但是,人們開始時並不相信李一帆。“既然你們不相信我,那我把湟魚打撈上來之後交給你們去放生。”李一帆説。于是,他就用以前打魚的專用工具把擱淺的湟魚搶救上來,任務完成了,牧民和志願者們也開始信任他了。

  從此以後,每年湟魚洄遊季節,李一帆都會主動申請義務參加保護工作。牧民也會在家裏燒好茶,帶上食物,給李一帆他們提供幫助。

  實施封湖育魚以來,湟魚受到了保護,漁民生活也得到了改善。

  李一帆説:“這幾年,隨便去湖邊看,就能看到從上遊來的湟魚,這在以前是很難見到的事情。我爺爺曾説以前這裏是生態非常好的地方,我們覺得只是在聽故事;現在,這些故事裏的情景在我們面前真實地出現了。”

  李一帆現在注冊成立了一家公司,有12名員工。員工的工資、運營的成本費等去除後,每年還有一二十萬元的收入。他預計,隨著青海湖變得越來越美,越來越多的人會來旅遊,“我現在的公司就是經營旅遊,帶遊客去了解牧民的生活和當地的民俗文化。”

  “旅遊旺季,母親做手工酸奶,出售給遊客。父親每天和其他老人一起幹活、健身、打牌。孩子在學校安心上學。這樣的日子美得很。”李一帆説。

  ■記者手記

  讓保護生態成為自覺行動

  徜徉在青海湖邊,能真切感受到人與自然和諧共生。

  青海湖是一個龐大的自然生態係統。歷經多年的封湖育魚,湟魚增加,鳥類繁盛,生態係統正趨向良性循環。美麗的青海湖,在純凈的藍天下,飛鳥翩翩。行走在環青海湖地區,“愛我青海,保護湟魚”的橫幅隨處可見。義務保護湟魚的牧民説得最多的就是:“保護湟魚就是保護青海湖,就是保護我們共同的家園,我們要讓保護生態成為大家的自覺行動。”(記者 江 山)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加載更多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426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