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重慶變綠水青山為“金山銀山”
2020-08-24 08:37:52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守住青山客自來 滿江碧水惹人愛

  重慶變綠水青山為“金山銀山”

  坐在家裏賞著景,品著茶,就能把錢掙了。孫德紅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也能過上這樣的好日子。

  孫德紅一家9口住在重慶市北碚區縉雲山。這裏是重慶知名景點,遊客比較多,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她家就搞起了農家樂,但因為沒什麼特色,經常是全家人一年忙到頭,年底錢包也沒鼓起來。

  轉變發生在2018年,縉雲山啟動綜合整治,拆除違建,引導農家樂提檔升級。孫德紅一家也把農家樂拆了,投入400多萬元,改造成只有13個房間的清歡渡民宿。第二年,民宿就給她帶來100多萬元利潤。如今,民宿的單價是農家樂好幾倍,一到節假日還經常滿房。

  房間少了,收入卻翻番。人稱“渡娘”的孫德紅説,生態環境變好了,客人自然就願意來休閒度假,自己的日子也過得更美了。

  農家樂改民宿年入百萬

  位于嘉陵江畔的縉雲山就像重慶的“綠肺”,“拱衛”著中心城區。位于縉雲山脈深處的縉雲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更是被譽為“植物物種基因庫”。

  但因為緊鄰城區、多頭管理等影響,縉雲山保護區內村民一度“靠山吃山”,無序、粗放發展的農家樂,私搭亂建、違規經營的建築蠶食著保護區林地。

  曾經,孫德紅也是景區內眾多農家樂經營者之一。上世紀90年代,她看到其他人做農家樂發了家,也跟著做了起來,但許多客人只是吃頓飯就走。

  怎麼辦?孫德紅前些年想的是擴大規模。她帶領全家把農家樂擴建了好多倍,改成有50多個房間的大農莊。但幹了幾年後發現,還是掙不到多少錢,“每間房收100多元,還包吃包住,全家人一年忙到頭也就(掙)一二十萬元”。

  更麻煩的是,無序擴建的農家樂威脅著縉雲山獨特的生態係統。有一些村民違規超建房屋出售,還有一些外來業主違規建設跑馬場、酒店等經營性項目,給“山城綠肺”帶來沉重負擔。

  2018年6月,習近平總書記對縉雲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違建突出問題作出重要批示。當地隨即啟動縉雲山綜合整治行動,拆除違建,鼓勵農家樂業主實施生態搬遷,引導提升環境品質。

  目前,縉雲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已關停不符合經營條件的農家樂150余家,部分有條件的農家樂按照規范提檔升級。此外,203戶520名居民也搬出保護區,實施生態修復1.6萬平方米,實現“人退景現”。

  這一年,孫德紅把自家的農家樂拆了,投入400多萬元,改造出只有13個房間的清歡渡民宿,經常一到節假日就客滿。第二年,成為縉雲山“網紅”的清歡渡民宿為她家帶來100多萬元的利潤。

  漁民上岸 保護“母親河”

  重慶不只有山,水資源也非常豐富。這裏地處長江上遊、三峽庫區腹地,保護好長江母親河和三峽庫區,事關長遠發展和生態全局。

  但工業經濟的發展也讓許多“母親河”失去了顏色。對于這一點,53歲的重慶墊江縣高安鎮金橋村村民李代國有最直接的體驗。

  李代國一家生活在高安鎮的龍溪河畔,這是長江的一級支流,從爺爺輩開始,他家就靠打魚為生,他還記得小時候龍溪河有很多種魚。但後來,當地片面追求經濟發展而忽視生態環保,2016年,龍溪河水質綜合評價為劣V類,“母親河”一度淪為“臭水溝”,打魚的收益更是一年不如一年。

  大約10年前,他帶著兩個兒子在河裏打魚,河水渾黃還泛著泡沫,散發腥臭難聞的氣味,當時十幾歲的兒子告訴李代國:這樣沒出路的。

  “不改變是不行的。”高安鎮上美術教師胡玉玲也這樣想。她經常在龍溪河邊寫生,有一次,路過的居民質疑她和她的畫:龍溪河都快被污染成“臭水溝”了,為什麼你們還要用畫筆美化?

  這聲質疑讓胡玉玲轉變了創作理念,從此她大膽描繪環境污染主題,也喚起了相關部門對水環境的重視與治理。

  看到龍溪河變成“臭水溝”,老百姓不只有質疑,還有憤怒。2017年,墊江縣生態環境局局長何江在本地網絡論壇上看到居民留言:好好的龍溪河變成這樣,環保局長在幹什麼?他敢去遊泳嗎?

  那是何江出任環保局長的第一年。作為本地人,他明白這個工作不好幹。龍溪河全長229.8公裏,流經梁平、墊江、長壽三個區縣,在墊江就涉及11個鄉鎮、街道,作為環保局長,他手上既沒有什麼經費,也沒有多少人員。

  思來想去,何江覺得還得靠制度。2018年,重慶市在龍溪河流域率先試點建立橫向生態保護補償激勵約束機制,以鄉鎮、街道為主體,按照“誰污染、誰補償,誰努力、誰受益”的原則,分類實施激勵補償。橫向生態補償機制實施的兩年內,各鄉鎮中獲得獎勵最多的有三四百萬元,罰款最多的有700多萬元。

  “對鄉鎮來説這不是筆小數目,所以基層的幹部們都很重視。”何江説,在生態補償機制的作用下,2019年龍溪河水質提升為III類。

  現在,李代國從打魚人變為“護魚人”。因長江流域重點水域實行常年禁捕,捕撈漁民退捕轉産,李代國一家也響應政策,拆除了住家船和生産船。告別風吹日曬的漁民生活,他轉行當起了拿工資的龍溪河生態保護員。(記者 王林)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加載更多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6661126403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