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他們,用汗水書寫勞動人生
2020-08-19 17:26:04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北京8月19日電 題:他們,用汗水書寫勞動人生

  新華社記者樊曦、齊中熙

  立秋以來,多地高溫不減。面對炎熱的天氣,有一群勞動者扎根基層,堅守一線,默默工作在戶外的崗位上。他們用每一滴辛勤的汗水,書寫勞動人生。

  在京滬幹線上的蚌埠東站編組場貨車作業現場,記者看到,驕陽之下,兩名貨運檢查員穿著厚厚的勞動防護服,身背10來斤重的工具包,分別在車輛左右兩側認真地檢查貨物裝載狀態。地面的鋼軌溫度已超過50攝氏度。

  按規定要求,在列車到達車站後,貨運檢查員需要對車輛逐一檢查、核對,一列車須在35分鐘內完成安檢作業。對于貨運檢查員來説,頭頂火辣辣的烈日,手摸燙熱的車體,行走在鋼軌旁和車列中間,飽受兩邊鐵皮車列、鋼軌等輻射熱浪的熏烤,就如同在“烤爐”中行走。

  “一列貨車一般由60節車輛編組而成。一次作業下來,我們要走上2.5公裏。一個班平均檢查作業8列,每個班次就要走上20公裏左右。”蚌埠東站貨檢值班員張琦説,盡管驕陽似火,但大家幹勁不減,“我們要做的就是保證‘咽喉’要道上的貨物列車安全駛向遠方。”

  連日來,浙江多地出現持續晴熱高溫天氣。在杭州市臨安區於潛鎮南山村一處海拔700多米的山頭上,國網杭州市臨安區供電公司的鐵塔建設人員頭戴安全帽、手戴厚厚的防護手套,在高溫下搭建鐵塔。

  周斌是負責鐵塔建設的一名電力人。烈日下,他和工友們一起忙著搬運材料,組裝塔架。高溫炙烤下,塔架反射著刺眼的陽光,表面翻騰起灼人的熱浪。一會兒工夫,汗珠就布滿了周斌的臉頰,順著鼻尖和下巴滴落。

  這段時間,他天天泡在工地上,臉上的膚色被安全帽分割成了對比明顯的兩個顏色。山上崎嶇難行,最陡的地方坡度接近60度。可就是這樣難走的路,周斌和工友們每天要走上50多個來回。

  説起工作的辛苦,周斌顯得習以為常。“像這種天氣,在塔上作業一點遮蔽都沒有,穿著工作服就像蒸桑拿一樣。但只要我們加快施工進度,就能早點為附近的企業和居民提供更可靠的電力保障,熱一點苦一點不算什麼。”他説。

  在距離贛江江面30多米高的滬昆鐵路樟樹特大橋上,鷹潭工務機械段橋隧工長羅興兵帶領5名工友係著安全帶,對大橋進行噴砂除銹作業。

  “我們有點像‘蜘蛛俠’,挂在高空中給大橋做‘美容’。”羅興兵説。這樣的高空作業,需要他們穿上厚厚的作業服,除掉橋體鋼梁上老化的油漆,重新噴涂上新的底漆以防止鋼梁生銹。

  “這套噴砂防護服又厚又重,還悶不透氣,穿上幾分鐘就滿頭大汗,全身都要濕個透,但為了不被噴砂傷到,必須得穿好。”羅興兵開啟噴槍的瞬間,碎砂、灰塵鋪天蓋地。他不僅要控制好噴砂位置,還要透過防護鏡片觀察腳下空間防止踩空。

  滬昆鐵路為繁忙運輸幹線,對樟樹特大橋進行梁體噴砂除銹等施工項目,必須在沒有車輛通行的“天窗點”內進行。正午時分,室外氣溫攀升至38攝氏度,被烈日曬得滾燙的橋面與梁體,倣佛是一個狹長的“電烤鐺”。工人們在上面行走,膠鞋散發出一股難聞的氣味。

  滬昆鐵路樟樹特大橋全長約3公裏,每天有80多對普速列車從橋上經過。“這些列車承擔著旅客運輸任務,容不得半點馬虎。我們多做一點,旅客的出行安全就更有保障。”羅興兵説。

【糾錯】 責任編輯: 王佳寧
加載更多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211126388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