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炕圍畫:故事畫在墻圍 流年刻在心頭
2020-08-12 08:37:5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呼和浩特8月12日電  題:炕圍畫:故事畫在墻圍 流年刻在心頭

  新華社記者殷耀、達日罕、朱文哲

  斑駁的舊房裏,夏日的陽光透過窗欞灑在屋裏的土炕上,將墻上的彩繪映襯得愈加精美。畫匠張三鐵喜歡坐在炕上看這些畫,他常説,“這些墻上的畫,是故事,是風景,同樣也是生活。”

這是張三鐵畫在紙上的炕圍畫作品。新華社記者 達日罕 攝(7月21日攝)

  在20世紀60年代的內蒙古土默特地區,鄉村裏家家戶戶都有一盤土炕,土炕墻圍上的炕圍畫是那個年代最流行的房屋裝飾。人物故事、自然風光、花鳥魚蟲,種類繁多的精美畫作不僅展現了人們精湛的繪畫技藝,也凝結了鄉村百姓對美好生活的向往,記載了粗茶淡飯裏的點點滴滴。

  這是包頭市土默特右旗雙龍鎮磴口村一戶村民家中的炕圍畫。新華社記者 朱文哲 攝(7月21日攝)

  “在那個年代,土默特地區每個村子都有炕圍畫的畫匠。”雖已年過古稀,但説起炕圍畫,張三鐵仍能滔滔不絕地講很久,“過去人們把家裏的被褥放在炕上,一家人吃飯幹活也都在炕上,為了避免墻灰弄臟衣服被褥,人們便圍繞墻面刷上70厘米高的圍子,畫匠在圍子上畫人物或風景,再刷上清漆,這樣既保持了整潔,還能在視覺上帶來美的享受。”

  1971年,張三鐵背起畫筆與顏料,開始了自己走鄉串戶繪制炕圍畫的生活。“那個年月生活條件不比現在,畫一組炕圍畫對一個家庭來説是件大事。”在包頭市土默特右旗溝門鎮北只圖村的一間舊房裏,手摸著墻上繪于20世紀70年代的炕圍畫,張三鐵的回憶被帶回了當年的歲月。

張三鐵在工作室內繪制畫冊草稿。新華社記者 朱文哲 攝(7月21日攝)

  處理墻面,刷上白底,畫上邊道和“池子”,在“池子”裏畫上花鳥魚蟲和山水人物,用膠礬水和清漆“封面”,精美的炕圍畫就完成了。“説起來很輕松,但這裏還是有很多講究的。”張三鐵笑著説,“最出名的邊道叫‘萬’字邊,它裏面的‘池子’是炕圍畫的主要內容,而‘池子’也分‘主池子’和‘副池子’,我們一般在‘主池子’裏畫山水和人物,在‘副池子’裏畫花草和飛鳥。”

  在張三鐵看來,炕圍畫是能代表那個時代田園生活的藝術品。

  為更好傳承炕圍畫,張三鐵將炕圍畫從墻上“搬”到紙上,進一步豐富了炕圍畫的展示渠道。新華社記者 朱文哲 攝(7月21日攝)

  “畫一組炕圍畫一般都要4天左右,這幾天雖説辛苦,但畫好的作品保存50年是肯定沒問題的。”張三鐵説,隨著生活條件越來越好,鄉村的土房逐漸被磚瓦房、樓房替代,炕圍畫也逐漸淡出了市場,但它的藝術魅力依舊不減當年。

  2008年,炕圍畫作為民間美術被列為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非物質文化遺産項目,2009年被列入內蒙古自治區第二批自治區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張三鐵也在2010年成為這一項目的內蒙古自治區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傳承人。

  2019年,為獻禮國慶,張三鐵繪制了一幅以《三國演義》為故事內容的30米長炕圍畫長卷,將炕圍畫從炕頭“搬”到了紙上,炕圍畫也迎來嶄新的傳承方式。

  “現在的土房和土炕越來越少,但炕圍畫這門藝術不能丟。”張三鐵説,他最近正在學習用手機做網絡直播,爭取早一天把炕圍畫“搬”上網絡。“依托網絡平臺去宣傳炕圍畫,能讓更多的年輕人認識和了解它,這門藝術也能更好地去傳承和發展。”

【糾錯】 責任編輯: 趙文涵
加載更多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356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