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線上培訓,走得快更要走得穩
2020-08-12 08:12:58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市場規模持續擴大,內容質量有待提升

  線上培訓,走得快更要走得穩(解碼·在線教育)

  核心閱讀

  目前,我國在線教育市場規模持續擴大,但是也存在課程參差不齊、教師缺乏資質、違規收費等問題。近日,中央網信辦、教育部啟動涉未成年人網課平臺專項整治。在線教育行業要持續、健康發展,必須回歸教育本位。

  每年暑假都是線上培訓的招生旺季。今年的競爭更加激烈,從語言培訓到學科補習,從美術課到編程課,從小班上課到一對一直播,在線課程的內容和形式更加多樣。

  越來越多的課桌正在從線下遷移到屏幕前。不管是對家長、學生,還是對在線教育行業本身來説,都面臨一個適應的過程。

  家 長

  看重課程質量和學習體驗

  “之前對線上培訓有些疑慮,選擇的都是線下培訓班。”廣州市民張先生説,疫情期間,孩子一直在家,家長群裏也沒少討論哪家網課好,“我也就報名試試看,沒想到還真的改變了以前的想法。”

  張先生發現,孩子對網課很感興趣,不用接送還能省去奔波,節約大量時間,“如果質量有保證,以後還會選擇線上培訓。”

  和張先生不同,北京的李女士是在線教育的老用戶了。女兒在海淀區上小學,從一年級開始在線學英語,已經整整5年。李女士的女兒平時在線下學習鋼琴、舞蹈等課程,今年上半年,不少需要面授的藝術類課程暫時中斷,孩子提出多報些學科類線上課外班的要求。“家長能看出來各個教育機構對于課程的設計是不是用心。孩子的課我也在聽,大部分老師都講得非常清晰明了。”李女士自己也經常在線上學習,覺得受益匪淺。

  在採訪中,不少家長表示,“停課不停學”加速了大家對在線教育的認知與接受。有家長覺得,孩子聽線上課的效果不比傳統的線下課差。在中小學階段林林總總的網課中,語言和學科類課程最受家長青睞。

  家長之間一般都會相互交流,了解機構資質,體驗試聽課程,最後決定報不報名。老師教得好不好,課程價格怎麼樣,孩子的學習體驗怎麼樣,對視力會不會有影響,都是影響決定的重要因素。

  機 構

  繼續探索更優的教學模式

  淘寶7月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和兩個月前相比,平臺上的暑期課程相關搜索增長了186%,這説明越來越多家長開始在網上“找課”。

  課程供給加速涌入線上賽道,其中有線下向線上的遷移,有繼續發力深耕的機構,也有瞄準利好、入手布局的互聯網平臺,還有的個人通過教育類短視頻、直播等方式開講授課。

  池思遠是一家教育培訓機構的創辦人。10年來,這家機構一直以線下教育為主,市場主要在三四線城市。今年上半年,線下教學工作不能正常開展,他決定嘗試在線教育。

  不過,“由于規模和資金實力存在巨大差距,作為中小型教育機構,我們不能用短板去和一線機構的長板競爭。”池思遠打算,未來還是繼續立足線下,將線上課程作為有益補充,提高課程的覆蓋面和影響力。在他看來,一些線上課程的本地化工作如果做不到位,並不一定適合當地家長,“本地的中小教育機構如果能將線上課程服務和線下本地化教學做好,還是具備相當競爭力的。”

  池思遠所説的一線機構,是一些市場佔有份額比較大的教育機構。他們希望進一步鞏固市場份額,繼續探索更優的教學模式。“未來的教學模式應當是線上線下相結合,我們在不斷探索AI等科技在教育領域的應用與創新,真正做到因材施教。”在線教育機構好未來相關負責人介紹。

  用戶需求大漲也推動在線教育機構的迭代和創新。現在的網課早已不是在線播放錄制好的視頻那麼簡單,技術的發展為在線教育提供了堅實的保障,一對一視頻授課、線上名師主講+線下老師輔導的雙師教學等,都是比較成熟的模式。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新興技術在線上課堂的應用也逐步深入。“在線教育行業在技術、數據、模式等方面有積累,未來將進一步推動教育的數字化、智能化、個性化、普惠化。”在線教育機構作業幫相關負責人説。

  行 業

  留住用戶需回歸教育本身

  在線教育已然成為一個日漸龐大的産業。根據第四十五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截至今年3月,我國在線教育用戶規模達4.23億。疫情期間,多個在線教育應用的日活躍用戶數達到千萬以上。

  資本涌入、“流量盛宴”,激烈競爭更是升級。面對獲客成本高的普遍難題,不少機構陷入引流、“燒錢”大戰,提供免費或者超低價課程,加大廣告等營銷投入……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為,火爆可能只是表象,“在這一次營銷大戰中,有多少機構能堅持下去,以免費引來的用戶,有多少會變為願意付費的用戶,這些都尚待觀察。”

  雖然熱度持續攀升,但行業內機構和課程質量仍然參差不齊。廣東省教育廳教育督導室常務副主任方樹生説:“針對線上培訓市場的投訴並不少見,課時超標、收退費不暢,有的平臺甚至植入大量遊戲等內容。”

  個人、機構一哄而上,短視頻、直播平臺跨界參與,也給教學質量的把控帶來難度。“授課老師如果不具備教學資格,沒有經過專業訓練,在把握教學內容、與學生互動方面,會存在較大的問題。”華南師范大學教育信息技術學院教授陳斌表示。

  對此,教育部等部門多次印發相關文件,建立備案審查制度,全面規范校外線上培訓的招生對象和培訓內容,治理包裝“名師”、聘用在職教師、聘用沒有合法資質的“假外教”等亂象,以及提前教學、違規收費、退費難等問題。近日,中央網信辦、教育部啟動涉未成年人網課平臺專項整治。

  廣東省教育廳教育督導室主任科員張志立建議家長們多比較、打聽口碑,不要匆匆忙忙就報了名,“我經常收到退課退費等相關投訴,但因為沒有合同、單據等憑證,很多家長的維權之路並不順利,希望家長不要一次性支付較高費用購買長期課程,在簽合同時一定要看清條款,保存單據。”

  “線上培訓是非標準化的,與普通産品有區別,它需要提供長期持續的服務,不同的人會對同一個課程産生不同的體驗感受,甚至在不同階段也會有不同需求,”一家在線教育機構負責人認為,“機構必須要找準定位,提供更加精細化的服務,並且不斷改進,才能跟得上用戶需求。”

  此外,在線教育行業也面臨“下沉難”的問題。“目前多數在線教育企業的學員80%集中在一二線城市,但根據我們的學員大數據,三線及以下城市的中小學生對于優質教育資源的渴求同樣非常強烈。”作業幫相關負責人表示。

  有專家表示,隨著學校開學,線下教育培訓機構恢復,學生和家長對線上教育的需求將趨于理性,到時能留住多少用戶還未可知。對在線教育行業來説,這不僅僅是一場資本和技術的較量,更是一場回歸教育本身的“持久戰”,能否勝出取決于課程品質、教學能力、技術實力。(記者 魏 薇 姜曉丹)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加載更多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356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