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求職者,這些招聘陷阱要繞開
2020-08-06 07:50:25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名為招聘實為騙錢、錄而不用、不簽勞動合同——

  【就業招聘季法律問題面面觀③】@求職者,這些招聘陷阱要繞開

  閱讀提示

  以招聘為名實為收費培訓的騙局、被HR“教”偽造假簡歷、用人單位錄用中途變卦、不與勞動者簽訂勞動合同……招聘市場上騙局花樣翻新。求職者應聘時,應如何防范招聘陷阱?

  “工作沒找到,反背了近兩萬元的債,到現在還沒還完。”近日,回想起4年前初入職場的培訓貸遭遇,重慶姑娘張婷仍覺教訓慘痛。

  以就業推薦為由對培訓者辦理借貸、錄而不用、不與勞動者簽訂勞動合同……記者調查發現,目前,招聘市場上騙局花樣翻新,令人真假難辨。專業人士提醒,求職者應聘時,要小心招聘陷阱,並保存好相關證據,以備不時之需。

  推薦工作只是告訴哪裏招聘

  2016年大專畢業後,21歲的張婷在網上求職時,發現重慶微跑科技公司招聘UI設計人員,崗位要求條件不高,于是便投了簡歷。

  面試後,HR承諾,可以在公司或與公司有合作的企業工作,但前提是參加公司的內部培訓,培訓收費、分期交,一共1.78萬元,培訓後百分百安排工作,月薪不低于4000元。

  考慮到公司規模不小、培訓可以提升個人能力,張婷便與這家公司簽訂了培訓協議和貸款協議,由一家分期貸款平臺分期提供貸款。

  培訓時長近半年。當時,張婷班上一共有20多位同學。培訓結束後,HR“教”他們偽造工作經歷真假參半的簡歷,編造面試話術,“不能説自己是培訓機構出來的”,而所謂的推薦工作,也只是告訴學員哪裏有招聘,讓大家自己去投簡歷應聘。

  “事實上,培訓開展至一半時,我們看新聞發現這是個騙局。”張婷後悔不已。分期每個月要還1400元。在父母的幫助下,她還了幾個月,共計1萬余元。由于推薦工作的承諾沒有兌現,“剩下的幾千元,我不想還了。剛開始不還的幾個月,他們會催我,後來我換了手機,就開始給我家人打電話。”

  目前,沒有還上的錢在分期APP裏“利滾利”。一旦陌生人聯係,張婷就會提高警惕,生怕是分期公司“釣魚”,催她還錢。

  這種培訓協議屬于服務合同范疇。對于已經掉入這類陷阱的人員,北京市東友律師事務所楊博玉律師建議趕緊終止培訓協議,停止付費或者要求培訓公司退費。

  這種以招聘為名、實為收費培訓的騙局,在楊博玉看來,一般是針對初入社會的人或是沒太多應聘經驗的人,那些挂羊頭賣狗肉的“招聘”公司抓住了這些人的弱點和求職急切心理,以招聘做幌子,忽悠這些人員參加培訓,以此收費賺錢。

  “根據法律規定,用人單位招聘員工不能以任何理由收取員工的押金、服裝費等,用人單位給員工做崗前培訓不應收取任何費用。”楊博玉説,求職者如果在面試時或入職時被招聘公司告知要繳費用,要提高警惕了,“這很有可能不是真正的招聘,真正招聘人員的企業是不會向應聘人員收取任何費用的。”

  錄而不用有違誠信

  2017 年 8 月,孫亮與北京一家互聯網公司負責人面談後,其工作態度和專業能力均得到認可。

  同年10月9日,該公司向孫亮發送錄用通知書,約定同年10月16日入職,任運營部的棋牌遊戲産品經理,月薪3萬元。收到錄用通知後,孫亮即向所在單位申請離職,並辦理了交接手續。隨後這家公司無故反悔,拒絕與孫亮簽訂勞動合同。

  該公司主張,最後一次面試時,孫亮被要求編寫一套方案計劃作為對其能力水平的考核,而他以確認誠信招聘為由,要求公司先發入職邀請函,以確保不是為了騙其為該公司編寫策劃方案。但孫亮收到入職邀請後,並未提交計劃方案,故視為放棄入職邀約。

  根據錄用通知函及其他證據,當地法院認為,孫亮基于對這家公司錄用通知的信賴而從原工作單位離職,該公司應就單方撤銷錄用通知給孫亮造成的合理損失進行賠償。

  北京市東友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凱認為,該公司向孫亮發送的《錄用通知書》屬于《合同法》所規定的要約。孫亮接到《錄用通知書》便與原公司解除勞動合同,以自己的行為向互聯網公司做出明確承諾。這家公司錄而不用的做法,是一種有違誠信原則的締約過失行為,應按規定承擔締約過失責任。

  孫亮的遭遇在勞動者應聘的過程中時有發生。王凱告訴記者,用人單位錄用中途變卦言而無信的行為,雖然會給企業帶來一定利益,但這種行為被曝光後也必將影響到企業的聲譽。

  為減少此類風險,王凱提醒勞動者,求職前一定要對招聘企業做好充分的背景調查,可以通過企業信用信息登記軟件,了解企業經營情況、誠信情況、涉訴情況等與求職相關的信息。同時在應聘中也要保存好證據,將《錄用通知書》保存好,把自己和招聘單位人事部門的聊天記錄留存好,並盡量錄音。這樣在糾紛發生後,才能夠從容應對。

  約定試用期卻一直被“試用”

  2017年5月,王心語入職陜西一家安裝工程公司,從事設備安裝工作,約定試用期一個月,試用期工資2500元,轉正後工資2500元加提成,雙方並未簽訂書面勞動合同。

  去年3月27日,該公司向王心語出具離職證明:“于2019年3月21日因個人原因提出辭職。經公司慎重考慮同意其辭職,已辦理完離職手續。”離職前,王心語月平均工資為3534.88元。對于工資發放時間,雙方一致認可發至2019年4月。

  關于離職原因,該公司表示被告王心語是主動申請離職;王心語則認為原因在于原告公司不給其繳納社保,也不簽勞動合同。

  法院審理認為,雙方在2017年5月3日至2019年3月27日期間存在勞動關係,該公司應承擔其作為用人單位的權利與義務。

  “雖然公司沒簽訂書面勞動合同,但根據《勞動合同法》,這種情況下自用工之日起,雙方的勞動關係已經建立。”同時,王凱説,《勞動合同法》規定,用人單位自用工之日起超過一個月不滿一年未與勞動者訂立書面勞動合同的,應當向勞動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資。

  關于試用期陷阱,王凱舉例:雙方只簽訂1份試用期合同,用人單位表示試用期結束後再簽訂正式勞動合同;簽訂1年的勞動合同卻約定3個月甚至更長時間的試用期;在勞動合同中約定試用期屆滿後,用人單位可根據考察情況延長試用期直至考察合格。

  王凱建議求職者要仔細審查有關試用期間的約定,如發現存在違反《勞動合同法》規定情形的,應立即要求變更此類約定。另外,如果入職後長時間未簽訂勞動合同更沒有繳納社保,也要做好證據採集,留存雙方存在勞動關係的證據,比如名片、工牌、工服、工作交接記錄、工資發放記錄等。(記者 李丹青)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加載更多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3011263304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