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烈日下,他們被汗濕透的工裝“變色”了
2020-08-05 21:03:3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沈陽8月5日電(記者于也童)烈日炎炎,總有人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從藏藍色到深黑色,從橘黃色到深黃色。汗水,成了暈染他們身上工裝的“顏料”。

  頂著“炙烤”,他們為鐵路線“接骨”

  8月5日一早,驕陽似火,人就算站在陰涼下都直冒汗,中國鐵路沈陽局集團有限公司沈陽工務段開原綜合維修車間焊軌工區的職工們卻與“火”為伴。

  “焊軌是將兩段鋼軌焊接在一起,實現跨區間無縫化線路。為鐵路‘接骨’,一旦出現差池會影響列車運行安全,所以必須全程緊盯。”沈陽工務段焊軌工區班長張力軍説。

  焊軌作業的工具、機具重達2噸,工人來來回回要走四五趟才能把所有工具搬到作業現場。由于前一天下過雨,悶熱的天氣讓戴著口罩的張力軍呼吸困難,汗水沒一會就浸濕了他的工作服。

  澆築前,工人要把焊藥加固在鋼軌上。暴曬在烈日下的鋼軌溫度極高,即使戴著手套,大家還是要格外小心手被燙傷。

  隨著現場進入預熱環節,“炙烤”模式開啟。700多攝氏度的火焰需要連續燃燒5分鐘,人站在2米外都能感受到熱浪,耀眼的火光更是刺激得工人們幾乎睜不開眼。

  張力軍卻必須緊靠在前,觀察鋼軌的焊接情況,瞪大雙眼密切關注火候。“溫度不夠鋼軌就會烏黑,溫度過高會夾雜氣泡。”張力軍説。站在“火爐”旁,汗水順著張力軍的臉頰流下。

  施工結束,張力軍像剛蒸過桑拿一樣,藏藍色的工裝已經濕透,變成了深黑色。“一段工作下來,每個人至少要喝上六七瓶礦泉水,這是我們工作的常態。”張力軍説。

  烈日下,她為城市“美容”

  城市還在睡夢中,遼寧朝陽環境集團機掃公司的環衛工史忠玲卻準時醒來,她迅速洗臉、穿衣。離家不遠,就是她的責任區南大街路段。史忠玲拿起大掃帚,埋頭苦幹起來。“趁著一早涼快多幹點,一會兒就熱了。”

  這些年,朝陽環衛的清掃工具逐步升級,除了原始的掃帚,還新增了電動清掃車。用掃帚清掃完,史忠玲坐上了自己的電動清掃車。“這是我的‘蝸牛車’,它相當于一個戶外移動吸塵器,給我們減輕不少工作量,但不‘扛’曬,人坐裏面沒一會兒就出一身汗。”史忠玲笑著説。

  入伏後,朝陽市的午後溫度極高,史忠玲雖然駕駛著電動清掃車作業,但毒辣的陽光還是透過清掃車的擋風玻璃照在她身上。不一會兒,她的額頭就沁出了細細的汗珠,身上橘黃色的環衛工裝像水洗過一樣,顏色變深。她操縱著清掃車吸起路邊的垃圾,有時遇到吸不起來的,就靠邊停車,下車用手撿起來。

  雖然電動清掃車兩邊不封閉,但酷暑難耐,史忠玲額頭上止不住流下汗水,有時汗水會混合著防曬霜刺激得她睜不開雙眼。“我們不怕高溫,就怕大家亂扔垃圾,有時候有人隨手把垃圾扔進綠化帶,那裏都是矮灌木,只能探進身子去清理。”史忠玲説。

  三伏天,他們為農田“解渴”

  “通了電,有了水,農田有救了。”渾身濕透的國網遼寧彰武縣供電公司運維檢修部主任馬世全説,“農業生産從‘靠天’轉向‘靠電’,我們頂著太陽幹活也成了常態。”

  入伏後,遼寧多地高溫不斷,降水減少。越來越多村民採用機井抽水人工澆灌,多地配電線路、變壓器持續高負荷,面臨“罷工”。眼看農作物“渴”得發蔫,遼寧多地供電公司迅速採取措施,擴大供電能力。

  7月下旬的一天,彰武縣興隆山鎮東高家村的室外氣溫超過30攝氏度。施工的電力工人們身著長衣長褲的工裝、還戴了雙層手套,汗水不斷從鼻尖、臉頰、額頭滲出。汗水的浸泡下,藏藍色的工裝“變色”了。“這鐵架子被太陽烤得滾熱,稍有不慎就會被燙傷,為了安全,再熱也得穿長衣長褲、戴安全帽。”馬世全説。

  營口蓋州市九寨鎮福利村的果樹也因“幹渴”而葉子發黃。7月28日,國網蓋州市供電公司九寨供電所負責人王吉成正冒著酷暑幫助村民架設專線。汗水從眉毛邊滴了下來,但是他全然不顧,沒一會兒,衣服上出現濕濕的汗鹼。經過2個多小時的努力,用于果樹灌溉的打井用電成功接通,機井噴出的清水汩汩地流進幹渴的果園,被曬得發蔫的果樹終于“喝”上了水。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笑冬
加載更多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091126329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