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小微濕地:社區之寶
2020-07-21 14:46:07 來源: 《瞭望東方周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這裏是北辰中心花園裏的一塊小微濕地,也是北京的第一塊小微濕地,地盤雖不大,其亮相卻堪稱北京綠化界的一個標志性事件。

北京北辰中心花園小微濕地

“快看,野鴨夫婦回家了。”一名女孩驚喜喊道。

眾人紛紛抬頭,只見兩只灰色的野鴨撲扇著翅膀,從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降落在不遠處的蘆葦池中,無視周圍人群發出的驚嘆,自顧自地戲水覓食,神情間透著一股憨意。

它們並非人工繁殖飼養,是真正的野生鳥類,但並不怕人,因為它們是這一方綠色小天地的主人,2019年就在這安家落戶。

這裏是北辰中心花園裏的一塊小微濕地,也是北京的第一塊小微濕地,地盤雖不大,其亮相卻堪稱北京綠化界的一個標志性事件。

青蛙、野鴨、黃鼠狼都來了

北辰中心花園面積52000平方米,是一塊老牌綠地,為服務于1990年的亞運會而建設,園內有一棵鄧小平栽植的白皮松,現已枝繁葉茂。

這裏位處北四環奧運功能區,寸土寸金;站在花園裏環顧,四周均被高樓環繞,國際會議中心、酒店公寓、購物中心、大型居民區阻隔了遠處的天空,令視野局限在花園頭頂的區域;對周邊高樓裏的人而言,這方公共綠色空間彌足珍貴。

小微濕地是這裏的一個“園中園”,面積僅4100平方米,比半個標準足球場稍大一點,位于花園中南部,由園內的一處低洼旱溪改造而來。此處原本景觀欠佳,溪底鵝卵石裸露在外,甚至黃土可見。

如今舊貌換新顏,變成了一處溪水潺潺、荷花亭亭、蘆葦搖曳、鳥鳴蝶舞的生態小空間,也是花園裏唯一一處有水面的所在。

它的建設啟動于2018年,正式亮相于2019年夏天,不久之後,晚上來此遛彎納涼的市民驚喜地聽到了蛙鳴聲:“家門口好多年沒聽見過青蛙叫了,感覺真是親切。”

一對野鴨夫婦也看上了這裏,在此安家落戶,築了巢,下了蛋,還孵出來9個野鴨寶寶,一家11口在荷花池、蘆葦叢中嬉戲覓食的場景常常引得遊人駐足,小朋友們尤為歡欣雀躍。

冬季到來,野鴨一家遷徙去了溫暖的南方,2020年春天,工作人員驚喜發現野鴨夫婦回到了這裏,並且又孵下了10個蛋。

5月初,《瞭望東方周刊》記者來到這裏時,發現野鴨巢被細心做了隱蔽措施,人行過道靠近水池的一側還放置了臨時護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近期發現了黃鼠狼的蹤跡,為保護正處于孵化期的野鴨一家子,特意採取的安全措施。

“自然界真是神奇,完全不需要給這些動物發什麼微信定位,只要條件合適,都能自己找到地方。”一位同行的工作人員這樣打趣。

觀察濕地品質,一個重要標準是生態鏈條的豐富性,植物、昆蟲、魚類、兩棲類、爬行類到鳥類和哺乳類,逐步提高。這塊小微濕地建成時,工作人員投放了10斤小魚和一些錦鯉作為生態基底,後來,蜻蜓、蝴蝶、青蛙自動出現了,野鴨的到來是生物多樣性的重要指標,而刺猬和黃鼠狼的出現更令人驚喜。

北京市園林綠化局野生動植物和濕地保護處副處長黃三祥對其評價是“算挺好的了”。不過他也充滿了新的期待:“能再來些鴛鴦等珍稀鳥類就更好了”。

“小微濕地就像城市裏面生物的一個踏腳石。”中國林業科學研究院副院長、濕地專家崔麗娟打了個形象的比方,“就像我們在一片泥潭裏,需要踩著一塊一塊的石頭才能往前行走。”

她説,在大城市裏不可能建立完全連通的生物廊道,但如果相隔很遠才有一個落腳點,它們的生存會遭遇困境,“這種輕便的、踏腳石型的生態建設,有意義且可行,為城裏的小動物們尤其是極大量的兩棲類和昆蟲提供了好的棲息環境,稱得上是個庇護所。”

人氣聚集地

這裏帶著點郊外的野意,動物喜歡,人亦喜歡。

本刊記者在中心花園裏走了一圈,發現這個僅佔花園面積8%的園中園,其人氣超過92%區域的人氣之和:圍著這一泓清水,有小朋友在跳繩,中年男子打太極,大爺帶著孫子遛彎,幾位穿保安服的男子斜靠長廊柱在養神……

一位阿姨從附近的安慧裏小區過來,步行需10余分鐘,她説小微濕地開放後,她便放棄了去小區廣場綠地的習慣,改為每日來這裏散步透氣;她最喜歡在蘆葦池邊看遊魚,金色的錦鯉、灰青色的叫不上名字的小魚兒在水中遊弋,“一待就能待上一兩小時。”

夏康是這塊小微濕地的主設計師,很巧家就在附近,現在他每周都會帶孩子來一次,親近自然兼生態教育,“遠一點可以去郊區的野鴨湖濕地公園,中一點可以去奧林匹克森林公園,都是不同尺度的,但家附近有這麼一個小的,抬腳就能到,就變成一種日常了。”

在崔麗娟看來,小微濕地是在城市化加速、城市人口不斷聚集的大背景下,大都市中心城區裏人與自然和解的一種好方式。

經濟的發展令身處高樓的人們對青山綠水的需求日益強烈,可土地資源有限,水資源也有限,市中心裏建設大面積的濕地越來越不現實,而小微濕地可利用現有的池塘、溝渠、集水坑等來建設。

“它的意義不在于説喊一喊口號,説城市濕地面積增加了多少——100個小微濕地加起來對濕地率能有多大貢獻呢,可能0.1%都不到。它是實實在在提供生態效益,提升生活品質,多親近濕地對人這個物種的發育都會特別好。”崔麗娟説。

“讓城裏孩子在家門口聽到蛙聲、看到蝌蚪,每次想到這個,我都會忍不住激動興奮。”崔麗娟對這個項目由衷點讚。

崔麗娟出生于吉林白城,那裏有著向海和莫莫格兩個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她自小看著家鄉的綠草連天、碧水遊魚、雁飛鶴舞長大,深知大自然對于孩子身心健康的意義;在郊區考察、工作時,她常看到家長帶著孩子在郊外水邊看蝌蚪,孩子的歡快之情令她印象深刻,“親近自然是人的本性,就像呼吸一樣,因為人就是從自然裏走出來的。”

“希望通過營造小微濕地,給孩子帶來更多童年樂趣,也給成年人提供一種鄉愁記憶。”黃三祥説。

北辰中心花園小微濕地位置示意圖

五臟俱全

“方案反復修改了十幾次。”黃三祥説,因為一開始的方案“園林化痕跡太明顯”。

夏康來自北京景觀園林設計有限公司,所學專業是風景園林,從業16年,以前接手過不少街心公園、鄉村公園案例。但這個項目對于生態的需求超乎夏康的預料,“委托方和我們公司領導都在反復強調,既要營造豐富的生境,植物配置也一定要豐富,尤其食源和蜜源植物必不可少。”

什麼是小微濕地?水池邊樹立的一塊牌子上這樣寫著:“小微濕地是依據昆蟲、魚類、兩棲和爬行類以及鳥類等濕地動植物生存所需的棲息地條件,構建結構完整並具有一定自我維持能力的小型濕地生態係統。”

為小微濕地項目把“生態關”的,是來自中國林科院、北京林業大學裏若幹位研究濕地、研究野生動物的教授級專家。

“生態為主、兼顧景觀,小濕地、大生態”的設計原則在夏康的思路中不斷被強化。

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最終這裏營造出了喬木林、灌叢、淺灘、生境島、深水區等多樣化生境,種植的蜜源類、漿果類、堅果類植物高達20余種,如元寶楓、旱柳、白皮松、海棠、山桃、山楂、金銀木等,可在不同季節為昆蟲和小動物們提供食物來源。

蘆葦、荷花、菖蒲是園林設計中常用的水生植物,但這次,在濕地專家的建議下,菹草與金魚藻等沉水植物被種植于水底,用于構建“食藻蟲——水下森林”共生生態,既可産生更多氧氣,又可為魚類、涉禽類提供豐富的棲息環境。

水池駁岸也一改以往常用的平整式、硬朗式設計,採用了自然過渡式和洞穴式,為蛙類提供了更理想的棲息環境。

夏康説,同樣是小面積的綠化區塊,口袋公園、街心公園更多考慮市民的休閒功能,因此綠植與座椅是其首要的設計考量因素,小微濕地的獨特性在于生態係統的構建,這是綠化理念的進步,也是生活品質的進步。

“生態的核心就是生物多樣性,它有更大的包容性,不單是為人服務,而是各種生物和諧共生。”夏康説,比如大草坪能為人的活動提供很多功能,但小動物們並不那麼喜歡,因為生境太單一。

在黃三祥的印象裏,以前大家提到生態與生物多樣性,第一反應都在郊區野外,生態學領域的專家似乎更多活躍在郊野,城市綠地則更講究景觀設計之美、雕琢之美,“但這種理念在不斷融合,現在提倡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小微濕地就是在將自然的生態融入城市中來。”

夏康以綠化行業技術人員的視角進行了解讀:“大學裏,園林專業先入為主的是如何造園,追求‘雖由人作、宛自天開’的景觀效果;林學院先入為主的是生態。如果只追求生態,會過于野性,和人産生距離感,與周邊環境不協調;只追求景觀美,難免忽視生態功能,將二者結合起來才能産生更好的效果。我個人認為,北京市將園林局與林業局組建為園林綠化局,較好地解決了這個問題。”

北京市海拔高差超過2000米,地形地貌復雜,生境類型多樣,是世界上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大都市之一。據調查,現在北京濕地內共有濕地植物70科369種,野生動物共36科202種。

北辰中心花園小微濕地

標桿效應

“既然動物喜歡,人也喜歡,中心花園的面積也夠大,為什麼不把它做大一些呢?”本刊記者問。

黃三祥解釋,這是北京市的第一塊小微濕地,肩負著為北京未來小微濕地建設示范和引領的責任,各方因素都經過仔細考量與斟酌。據介紹,2020年北京市的濕地建設與恢復工作,小微濕地是重要切入點;對于十四五時期的濕地初步規劃是每年恢復建設600公頃,新增濕地將以小微濕地為主。

廣義的小微濕地,其面積在80000平方米以下,但北京市土地資源有限,力推的是10000平方米以下的小微濕地建設,摸底情況顯示,全市10000平方米以下的現狀小微濕地有5000余處,可因地制宜進行改造提升。

這裏選擇的是北辰中心花園裏的一處低洼地,原有的生態基底良好,擁有水源,引水、蓄水、維護便捷,黃三祥評價為“因勢利導”。

“如果在廣州建小微濕地,首要考慮的應是生態係統的穩定性,但在缺水的北京,首要考慮的一定是水的持續性。”崔麗娟強調,這事看著簡單,要做好不簡單,“如果隨便找塊地挖個坑、放點水,不可能種沉水植物——過幾天水就幹了。”

夏康做了調研與計算:這裏平均水深0.6m,儲水量約為480m3,匯水面積為0.8hm3,水面蒸發量每天約6mm,每天損失水量約4.5m3,旱季可以從中水管道或者綠地澆灌地表徑流補水,雨季採用收集雨水補充,多余雨水凈化處理後可以用于澆灌或者排入市政管網,在汛期也能滿足該區域雨水的收集容量。

選擇此處的另一個原因是,這裏地理位置優越,交通便利,國際會議中心、高端酒店和大型居民區環繞,擁有良好的窗口示范效應。據悉,項目組踏查、比選了城區及昌平、延慶、順義、房山、通州的20余個地塊,綜合各方因素最終圈定此處。

“放別地兒也照樣建,但擱這兒産生的社會效應、宣教作用成幾何倍數放大了。”夏康説各方對這個位置都非常滿意。

它確實起到了典范先鋒的作用,亮相之後,媒體紛紛予以關注,環保社團組織如自然之友、山水自然保護中心的成員慕名而來,許多園林景觀從業者也來這裏觀摩,收到的反饋令黃三祥和夏康相當欣慰,“大家一致給予了好評,並將其視為某種風向標性質的事件。”

北京市各區園林係統均派代表來現場觀摩,親身感受小微濕地的魅力,理念因此得以升級,回去後都在結合本區實際情況,推動小微濕地建設。到2025年,北京將建設50處以上的小微濕地;地方標準《小微濕地建設技術規程》正在緊鑼密鼓編制之中。位于懷柔的第二塊小微濕地已在建設之中,這是結合鄉村振興和美麗鄉村建設的郊區小微濕地示范項目。

據悉,小微濕地保護修復已列入2018年北京市政府辦公廳印發的《北京市濕地保護修復工作方案》,目前,正計劃納入正在編制的“十四五”規劃中。

近年來,我國積極開展小微濕地保護管理研究工作,加大小微濕地保護與修復力度,充分發揮小微濕地的生態功能,取得顯著成效。2018年10月,《濕地公約》第十三屆締約方大會在阿聯酋迪拜舉行,大會通過了中國加入公約26年來首次提出的《小微濕地保護與管理》決議草案。

“濕地雖小微,意義卻重大。” 國家濕地科學技術專家委員會副秘書長、北京林業大學自然保護區學院副院長張明祥如此評價。(記者 王劍英)

【糾錯】 責任編輯: 焦鵬
加載更多
三門峽水庫降至汛限水位以下
三門峽水庫降至汛限水位以下
高校暖心畢業“寄”
高校暖心畢業“寄”
雨荷
雨荷
夏日林周風光美
夏日林周風光美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265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