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兩個城市的庚子高考年
2020-07-07 08:18:56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兩個城市的庚子高考年

  既有至暗時刻更有成長收獲

  6月30日,距離陳經洋走入高考考場還有一周的時間。

  這一天,很多人在朋友圈裏留下印記,向2020年不同尋常的上半年道別。作為武漢市武鋼三中的一名高三考生,陳經洋也把這天作為特殊的一天: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的採訪,回看半年,“是成長的最好見證。”

  2020年太不尋常了。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亂了幾乎所有人的生活。而對于包括陳經洋在內的全國1071萬名考生來説,他們不僅經歷了疫情,還經歷了高考延期、最長“網課”、孤獨備考、疫情反復……

  高考前夕,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採訪多名高三老師、校長、家長及考生,他們或是來自“最早經歷疫情”的武漢,或是來自仍有疫情的北京。他們説這半年五味雜陳,既有苦澀的“至暗時刻”,也有令人驚喜的成長,還有對教育的反思。

  衝擊:疫情突然降臨時我們倣佛被整個世界拋棄

  今年年初,北京的高三學生林毅(化名)特意送給自己一份新年禮物:學霸日歷。日歷上可以清楚地進行月計劃、周計劃、日計劃,而且日計劃可以細化到每一分鐘。“我拿到日歷便開始在朋友圈裏打卡,並且開始高考倒計時。”林毅説。

  對林毅來説,這件非常具有儀式感的事情標志著他開始向高考發起最後衝刺。

  不過,林毅的日歷從1月下旬開始出現空白,“疫情太突然,一切都變化太快,即使定了計劃也很難實施。”林毅説。

  像林毅一樣,很多高三考生的學習計劃被一下子打亂了。但是對于當時正處于疫情中心的武漢考生來説,被打亂的不僅是學習計劃,他們的生活也混亂了,甚至停滯了。

  “疫情剛來的時候,武漢市的傷亡比較多,一些學生身邊就有人生病,甚至去世,這給他們帶來極大的衝擊,這種震撼可能是全國其他地方的孩子無法體會的。”武漢市武鋼三中高三年級主任張志凱説。

  “武漢封城後,連續一個月的時間,我每晚出門扔垃圾時,都碰不到一個人,四周一點兒聲音都沒有,那種感覺就像自己已經被整個世界拋棄了。”陳經洋的媽媽王瓊説,突發的疫情給成年人帶來的衝擊已經足夠大,更別提孩子了,“我兒子本來是一個對外界不太敏感的孩子,但是那些天,他每天都在關注各種新聞,關注每天確診病例人數和疫情的變化。”

  “武漢市的高三年級是5月6日復課的,開學之前組織了一次核酸檢測,不少孩子告訴我,那是他們疫情之後第一次出門。”張志凱説。

  為了緩解焦慮和恐懼,有些同學瘋狂打遊戲,有的則不停刷題。

  “要讓孩子們知道別人的狀態。”北京十二中高三年級組長胡小蒙老師説,因為長期不能與同學見面,有些學生會想象著別人都玩命復習,自己便充滿焦慮放松不下來,有些學生則正好相反,覺得大家都在休息所以就放縱自己玩電腦、打遊戲。

  “我們讓學生自己報名,找自己信任的老師當導師。”胡小蒙説,每個導師平均帶七八位同學,經常用各種形式進行溝通,當孩子們看到別人跟自己有相同的困惑時,有時就會釋然了。

  這樣的辦法在武漢同樣被使用。“我們每一位老師‘承包’五六個學生,每周至少要跟這些學生溝通一次,哪怕只是聊聊天,也能緩解他們內心的焦慮。”張志凱説。

  難題:“延期+改革”加大了備考的難度

  其實,更重要的是不能總讓學生們沉浸在疫情中,要讓他們盡快回到原來的學習和生活節奏中來。

  “從1月底開始我們便給學生們開了網課,從第一節網課開始就是分班授課。”張志凱説,這不僅是為了有一個良好的學習效果,更是在盡最大可能讓孩子們找到熟悉的感覺。

  據了解,教育部于1月27日晚間發布了2020年春季學期延期開學的通知,之後,各地紛紛採用各種方式保證學生“停課不停學”。

  除了各個學校給考生們安排網課,北京還專門組織全市中高考科目的中學教師,為初三高三畢業年級學生在線答疑。

  不過,一旦回到學習軌道,學生們就不得不面對高考這個難題。

  對于今年高考,不少老師總結為具體的兩大難點。

  第一是高考改革帶來的不確定性。

  北京今年迎來的是高考綜合改革的全面實施,高考時間由原來的2天改為了4天,其中,前兩天的考試科目是語文、數學、外語3門;後兩天是普通高中學業水平等級性考試,考生要從6門中選擇3門進行考試。

  “雖然很多教學上的變化從高一時就已經開始了,但是考試形式的變化,依然會增加學生們的焦慮。”胡小蒙説,比如,因為選考科目的不同,有些同學某兩門考試之間的時間間隔就會比較大,這些都會打亂學生的考試和復習的節奏。

  武漢與北京的情況正好相反。

  “我們趕上了最後一年舊的高考。”張志凱説。

  據了解,湖北省是全國第三批實施高考綜合改革的8個省市之一,到2021年,湖北省就將實施“新高考”了。

  “這就意味著,我們這屆學生幾乎沒有復讀的機會,這對于學生來説壓力很大。”張志凱説。

  無論是改革前最後一年還是改革後第一年,備考的不確定性都會增加。當這些恰好落在某個考生身上時,就可能産生焦慮。

  “我知道兒子心裏有壓力,我只能告訴他,咱們盡力就可以了。”王瓊説。而且,對于武漢的考生來説還有一層不確定性,“擔心如果考到外地院校被歧視。”

  第二大難點是延期帶來的焦躁情緒。

  “今年的高考出現了兩次改變,一次是教學和復習從線下改為線上,一次是高考延期,這種節奏和計劃的改變,對學生和老師來説都是有影響的。”北京豐臺二中校長何石明説。

  高考延期既是疫情防控的需要,也是為了高考的公平。“對于大城市來説,網絡資源比較好,居家復習雖然對學生的學習效果産生了一定影響,但還是能保證學生的復習進度,但是對一些網絡條件不好的地方來説,這一個月至少讓學生們能順利完成復習。”張志凱説。

  武漢市一位高三教師介紹,因為已經完成了係統復習,一些學校會在多出來的這段時間裏,加大練習的強度。同時,為了增加本校學生與其他學校、其他縣市的競爭力,學校也會加大練習的難度。

  這些因素加在一起,讓一些考生和家長的備考日子多了些煎熬。

  “前些日子的一次考試,我的年級排名下降了20多名,鬱悶!結果我爸媽也煩躁,為了這件事大吵了一架。”林毅説。

  欣喜:挫折極大地加快了這屆高三學生長大的步伐

  這些難題是明擺著的,即使沒有權威人士的分析,也顯而易見。

  讓老師們吃驚的是,當他們鉚足了力氣想幫孩子們渡過難關時,卻發現孩子們並沒有想象中那麼脆弱。

  “年年高考,年年的考生都會焦慮,往年不少學生在高考來臨之前,因為緊張焦慮而變得很焦躁。”張志凱説,而這些孩子不一樣,他們經歷了最初的恐懼、核酸檢測時的戰戰兢兢後,“表現出來的是驚人的沉穩。”

  張志凱介紹,雖然武漢市復工復産的日子是4月8日,但是學校所處的重工業區裏,不少企業沒有停産,很多學生家長來自這些企業,還有一些家長是醫護人員,“因此,不少孩子在疫情期間並沒有得到家長的陪伴和照顧。”

  王瓊就是一名醫護人員,因為身體原因,她在疫情前便在家裏休病假。但是,疫情發生之後,為醫院聯係防護物資、到醫院看護病人、為病人朋友做咨詢,依然讓她非常忙碌。最初,每次離開家時,兒子都會問一句:“媽媽你會回來嗎?”王瓊總是第一時間堅定地回答:“當然。一定。”

  “我是想告訴他,不管現實有多殘酷,內心也一定要有堅定的信念。”王瓊説。

  “就像硬幣的兩面,災難的一面會給孩子們帶來痛苦,但是另一面,卻是讓孩子通過災難得到了歷練。”北京市第十八中學校長管傑説。

  不少教育業內人士一直在反思這場疫情到底會給教育帶來什麼改變。

  有人説,居家線上學習帶給教師的思考是,不能再一味地強調教,而是要讓學生學會學。

  “學生學習就像我們平時吃飯用筷子,一只‘筷子’是學生的獨立學習,另外一只是老師的督促。”北京豐臺二中校長何石明説,因為疫情而突然變成線上教學後,受影響最小的是那些很自律而且能自主學習的學生,而受影響最大的,是那些總需要老師拉著、拽著往前走的孩子。

  管傑則認為,過去,教育太過強調知識的學習、單一學科的教學,而忽略了知識的綜合與實踐,更忽略了教會學生關注社會。而這次疫情,學生們恰恰從非知識的教學中收獲了更多。另外,像家國情懷、國家認同等過去在教學中相對更為抽象的概念,學生們在這次疫情中反而有了更深的體會。

  胡小蒙老師説,現在最大的遺憾是“還欠孩子們一個成人禮”。其實,在很多專家看來,即使沒有成人禮,這些孩子的成長也是有目共睹的。2020年就是這屆高三學生的成長年,經過這場疫情的他們迅速長大。

  高考前的最後幾天,北京的考生已經開始了居家復習。“我們每天晚上會在固定的時間,讓學生們打開電腦,在網上進行自習。”胡小蒙老師説,一方面是給學生答疑,另一方面是讓學生感受集體的力量,同時也督促學生按時作息,保證足夠的休息。因此,這節自習課對學生沒有硬性要求,但是每天固定時間一到,絕大多數同學會主動打開電腦。

  胡老師説,每到這個時候內心都極為寧靜,幾十個學生相聚在雲端的教室裏,靜靜地復習,老師則靜靜地等待……這大概就是一個教室最理想的樣子了。

  (記者 樊未晨)

+1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601126204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