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當影視人“擁抱”短視頻平臺
2020-06-21 07:57:53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寒冬中入局,適應新的規則,尋求一條抓住流量紅利的出路

  當影視人“擁抱”短視頻平臺

  短視頻平臺,為寒冬中影視人提供了一點“溫暖”。藝術與變現之間不是選擇題。抓住流量紅利,對擁抱短視頻平臺的影視人而言,不過是一道必答題。

  運營一周年時,抖音號“灰姑娘的裁縫鋪”的粉絲數突破一千萬,躋身大V之列。

  4月19日,該賬號發布了一條視頻:“大家好,我是灰姑娘。很多評論經常問我,是不是《奇葩説》裏的佩佩?我是。”

  仇佩佩,一名影視演員,中國戲曲學院畢業的她,拍過網劇、出演過電影。投身抖音,從大銀幕到短視頻,雖然是被迫之選,倒也為她打開了另外一條出路。

  如今,越來越多的影視從業者正在擁抱短視頻平臺。有人風生水起,就有不溫不火,背後都自有一套屬于邏輯。入局者,一方面要適應新的規則,另一方面則是不放棄對精品的追求。

  依靠作品吸粉

  147個作品,680多萬粉絲,6555多萬次點讚,這是影視導演金赫打理抖音賬號“我有個朋友”的兩年成績單。

  “我有個朋友 ”以樹洞形式為基本創作結構,靈感主要基于身邊朋友和投稿的故事。徵稿啟事寫道,“看跟我們同步的世界,會驚奇的發現有些感動是多麼的尋常,每個人都全心全意的活著,愛深切,情意濃。這是一個再現平凡的故事集……”金赫巧妙地洞悉著約會中男女之間微妙的分寸,展開的是一整幅屬于現代人的情感世界。

  在質量參差不齊的抖音作品中,“我有個朋友”的畫質與拍攝無疑算得上精良。也正是基于清晰流暢的拍攝審美,源于真實事件的城市故事,成功吸引了一眾粉絲。

  依靠高質量的作品吸粉,同樣是“灰姑娘的裁縫鋪 ”的路徑。它的每一集就是一個短劇,在這個小裁縫鋪的場景裏,觀眾們還能一窺世間百態的上演。

  對自己身材不自信的胖女孩,因為一條剪裁顯瘦的裙子,找回了自信;為失戀的姑娘,做一件“分手的衣服”,期待她重新開始,可惜姑娘怎麼也放不下;清貧的農民工為了讓妻子高興,讓佩佩瞞著價格,為妻子定做一套新衣服……

  一些制作精良抖音賬號的出現,對入局者來説是一劑強心針。3個月內收獲千萬粉絲的抖音號 “奇妙博物館”,就是抖音影視人們的品質樣本。“我們不斷置信,只需你做好內容,肯定會有人喜歡的,只是時間長短問題。”其運營者認為。

  對于仇佩佩而言,抖音平臺不僅僅是轉型之地,也有著別樣的意義,“在學校的時候,就深受傳統文化的熏陶。現在因為短視頻,可以去做更深的探討,也可以在這樣巨大的流量下推廣國風。不管短視頻能流行多久,這些意義對我來説已經大于賬號本身了。”

  寒冬中的“溫暖”

  影視人無論是主動還是被動進入短視頻領域,都與大環境緊密相關。

  從2017年至2019年,我國電影票房增速開始下滑,從去年開始,開機劇組數量也在下降,橫店影視城一片蕭條,隨之而來的,是影視公司關停數量在不斷攀升。加上今年疫情影響,全國有多家影視公司注銷或吊銷。

  另一面則是,短視頻行業冉冉升起。短短兩三年,抖音用戶從2.4億增至4億。疫情之下,“宅經濟”大熱,短視頻、電商直播又被帶上了風口,在上半年迎來了一次大爆發。

  短視頻平臺,為寒冬中影視人提供了一點“溫暖”。金赫與仇佩佩就是其中的個例。2018 年,金赫的電影項目被臨時擱置,這才有了 “我有個朋友”係列的城市短劇。同年,原本想全身心投入演員事業的仇佩佩,在辭職之後拜訪了的多家影視公司,都沒能簽約。直到遇到一家媒體公司,邀請她嘗試拍攝抖音。

  值得注意的是,短視頻生態的蓬勃發展,把短劇帶入一個新階段。以致于今年視頻網站都紛紛拿出短視頻激勵機制,相應的,抖音也宣布面向大眾公開招募短劇,單條時間放寬到15分鐘內,快手先劃出“小劇場”板塊集合短劇集。

  這對于有著表演或制作經驗的影視從業者來説,算是一次機遇,吸引著更多人涌入競爭越發激烈的短視頻賽道。

  流量邏輯與變現

  在抖音的江湖裏,15秒吸引受眾似乎是個鐵律。劇情短片的難處就在于如何保持用戶耐心,保持作品的完播率。

  影視作品制作完成後,需要一係列的宣發發酵,才會與觀眾見面,而抖音的反饋則是實時的。適應短視頻平臺的規則,是轉型者的必修課。

  “抖音上是沒有絕對的粉絲,不喜歡就會把你扒拉過去。反應太直觀了,電影你還要等發酵,等口碑;抖音你6點發出去,9點你就知道自己涼沒涼了。”仇佩深有體會。

  抖音形成了一套流量邏輯。金赫在做電影、廣告導演的同時,也會關注互聯網動態。在接受媒體採訪中他曾透露,在一段艱難的時間中,無意中有一天讀到算法邏輯之後,就感覺抖音是不能錯過的機會。“它改變了由少數人預估市場、決策作品走向的模式。更誘人的是,通過用戶的判斷和評估,不斷推送流量,可以在沒有任何營銷費用的基礎上孵化 IP,實現雙贏。”

  帶貨,是影視人們必須面對的命題。觀看“我有個朋友”就會發現,金赫已經有了汽車、地産商這樣的大客戶。在“灰姑娘的裁縫鋪”中,燕窩、拌面等商品植入也開始經常可見。

  直播作為成熟的變現方式,金赫是動心又猶豫。而仇佩佩則早早進入了直播帶貨的階段。一個月兩次直播,第一次直播就有300多萬次的瀏覽量。在直播間裏,她賣過化粧品、服飾,也賣過空氣炸鍋、香爐,“努力當演員之中最會帶貨,帶貨裏面最會演戲的”。

  藝術與變現之間不是選擇題。抓住流量紅利,對擁抱短視頻平臺的影視人而言,不過是一道必答題。(記者 陳俊宇)

+1
【糾錯】 責任編輯: 周楚卿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消費季 繁榮“夜經濟”
北京消費季 繁榮“夜經濟”
芒種時節麥收忙
芒種時節麥收忙
探秘徽墨傳統制作工藝
探秘徽墨傳統制作工藝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24101126140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