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放權賦能 激活一池春水
2020-06-03 07:43:08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各地深化治理改革,推動人力、資源、管理權限等下放基層

  放權賦能 激活一池春水

  核心閱讀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轉變工作作風,堅持實事求是,尊重客觀規律,把更多力量和資源向基層下沉。

  近年來,各地在務實功、求實效上下功夫,進一步向基層放權賦能,推動人力、資源、管理權限等下放基層,提高了工作效率,激發了更多活力與動力。

  北京向街道賦權,將執法力量下沉

  聯合執法效率高

  蓮石湖公園位于北京市石景山區,是周邊居民休閒娛樂的濕地公園。曾經每到周末,一些市民在樹林、綠地燒烤,還有一些人前來捕魚,公園的生態因此受到了影響。

  按規定,“遊人在遊覽公園時營火、燒烤,捕撈”等行為的處罰權在區城管執法部門。但區城管執法部門工作人員有限,組織一次聯合執法行動成本高,難以實現常態化管理,蓮石湖的問題便一直沒解決。

  這種情況並不少見。過去,街道發現問題,通知相關執法部門前來解決,執法人員有時不能及時到場,導致“看得見的管不著,管得著的看不見”。

  今年1月1日起,北京市啟動實施《北京市街道辦事處條例》,向街道賦權,街道辦事處可以指揮調度區人民政府工作部門開展聯合執法;統一領導、指揮調度區人民政府工作部門派出機構,對其工作考核和人事任免提出意見和建議;對涉及多個部門協同解決的綜合性事項進行統籌協調和考核督辦。

  石景山區各街道辦事處建立綜合執法隊伍,將公安、食藥等8個執法部門常駐街道人員充分整合,圍繞城市治理問題綜合施策。改革後,屬地古城街道成為蓮石湖公園管理的第一責任方,先是發揮屬地政府的指揮召集權,向職能部門吹哨,各職能部門快速響應、協同配合,區城管執法局、水務、公安等單位對深夜捕撈者進行批評制止;公園管理處也在湖岸分段設立值勤點,隨時提醒、勸阻遊人下湖捕魚。

  據了解,今後執法力量下沉將在全市普遍展開。今年7月1日起,北京將把431項由市、區有關部門承擔的部分行政處罰權、行政強制權下放至街道辦事處和鄉鎮人民政府,並由其依法行使與之相關的行政檢查權,實行綜合執法。

  “石景山在現有城管執法編制總量內,將進一步向街道下沉執法編制,實現街道執法編制在本區城管執法編制總量中佔比達到85%的目標。目前,區城管執法局已先期與各街道精準對接,開展下沉人員工作交接和人事調動相關工作。執法力量下沉後,不文明遊園不再‘沒治’了。”石景山區城管執法局相關負責人介紹。

  天津市公安局下沉機關警力1224人

  出警速度更快了

  最近,陳炳雲忙著進門入戶,帶領志願者組成的義務巡邏隊在社區巡邏。“社區民警不必出警,沒有繁瑣的程序,終于可以專注于我最擅長的社區工作了。”他説。

  寧園街派出所位于天津市河北區的中心,常住人口3.7萬,派出所共有民警58人,近年來日均接警31件。“刑偵民警要調解治安糾紛,社區民警要初查刑事案件”,社區民警陳炳雲有點無奈,全體民警分為四組出警、巡邏、查處,民警疲于應付,群眾也不滿意。

  今年,天津市公安局全面推行以下沉警力、精幹隊伍為重點的機構改革。改革後,共裁撤分局內設機構102個,下沉機關警力1224人,使派出所警力在分局佔比由原來的50%上升至57.8%,同時將198個派出所升格為副處級,在副處級派出所設置指揮調度室和社區警務隊、刑事辦案隊和治安巡控隊,實行“一室引領三隊”模式。

  寧園街派出所所長孫庚介紹,“群眾大大小小的事都會找民警,我們既不能把群眾擋在所外,又要把有限的警力從非警務活動中解放出來。”

  指揮室接到報警後,在源頭分流警情;入室盜竊等案件分派給刑事偵查隊,刑事偵查隊由市局下沉的刑警支隊負責人帶頭,專心破案;社區求助等情況分配給社區警務隊或協調社區居委會等其他機構處理;治安巡防隊配備的是所裏年富力強的13名民警,主要承擔接處警、組織群防群治等工作。

  “過去‘坐警等警’尚且應接不暇,現在出警速度提高了3到5分鐘。”孫庚介紹。今年1至5月,寧園街派出所共立刑事案件62起,其中侵財案件38起,同比刑事案件下降50.4%,侵財案件下降57.3%。

  山東選派萬名幹部開展“四進”行動

  發現更多真問題

  “點點手機就可以遙控冷庫,還給出參考溫度和濕度,這太方便哩!”山東省安丘市興安街道石泉村冷庫管理員趙洪財説。

  年初,安丘的生姜銷售面臨困難,大批滯銷生姜只能繼續儲存,濕度和溫度人工控制不準,導致制冷能耗高,成本增高。杜方嶺工作組幫忙聯係,為冷庫裝上了智能監控裝備控溫控濕,降低了能耗和運維成本。

  春節過後,山東選派1萬名左右幹部,組成2000個工作組,下沉到一線,實施進企業、進項目、進鄉村、進社區“四進”攻堅行動,杜方嶺是其中的一員。作為山東農科院副院長,他與其他4名專家組成“四進”攻堅省農科院工作組,于3月初進駐安丘。

  剛進安丘,杜方嶺和同事便馬不停蹄地深入基層一線,積極排查疫情防控漏點,摸清復工復産需求。

  “各級黨委政府出臺的優惠政策,還有不少企業不熟悉。”杜方嶺説,工作組加班加點,把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産各類相關政策整理成冊送至企業,還籌集資金購買米面糧油走訪慰問困難家庭……

  杜方嶺説:“在做好‘規定動作’的同時,工作組還加強與當地政府、企業的溝通聯絡,到一線發現更多真問題。”

  安丘年加工出口農産品佔全省的20%以上,但高層次人才匱乏。于是,工作組組織“戰疫情促振興——科學家與企業家牽手行動”,在全市遴選13家有創新意識的典型企業,根據企業的技術需求,邀請國內外高校科研院所的專家,實現點對點精準對接。

  江西鄉鎮幹部績效考核權限下放

  幹多幹少不一樣

  手扶鏡框,瞇縫著眼,老大爺佝僂在公告欄前仔細端詳,不時有群眾舉起手機拍照。

  大夥都在瞅啥嘞?江西省分宜縣操場鄉2019年度幹部績效考核結果張榜公示了,摘得頭名的是90後幹部袁亮。

  “幹多幹少的確不一樣了。多勞多得,鄉親們服氣!”操場鄉山泗村幹部鐘曉剛説,袁亮給村裏辦了不少實事。去年,鄉鎮幹部績效考核權下放,村兩委班子成員首次納入鄉鎮幹部評議,鐘曉剛給袁亮打了高分。

  但一年多前,許多村民都叫不出袁亮的名字。作為鄉政府黨政辦的一名普通科員,他很少下村。

  2019年初,江西省全面實施鄉鎮幹部績效考核改革,操場鄉據此制定了新的考評機制。一是權限下放,考評組成員擴大至全鄉10個行政村的兩委幹部,鄉鎮幹部年終獎拿多少,村幹部有了發言權。二是資源下沉,省、市、縣共計補助操場鄉29萬余元,作為2019年度績效獎勵的專項資金。

  改革後,鄉鎮自主權更大了,可根據本地實際對考核方案進行調整。扶貧、綜治等工作強度較大的崗位,考核係數相應提高。指標權重不搞“一般粗”,考核結果不搞“一個樣”。現在,袁亮擔任山泗村駐村工作組組長。一年來,他下村多了,村民們有事都愛找他。

  “績效考核是把尺,既量幹部實績,也量工作作風。作風實了,幹部群眾的獲得感也提高了。”袁亮説。(記者 賀勇 朱虹 潘俊強 戴林峰)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放權賦能 激活一池春水-新華網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61126066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