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機器軍團”忙插秧——湖南産糧大縣春耕見聞
2020-04-13 09:49:0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文互動)(1)“機器軍團”忙插秧——湖南産糧大縣春耕見聞

  4月9日,衡陽縣金蘭鎮華連村,來自梅花村的“機器軍團”正在田間作業。  新華社記者 白田田 攝

  新華社長沙4月13日電 題:“機器軍團”忙插秧——湖南産糧大縣春耕見聞

  新華社記者白田田

  晨曦透過育秧大棚薄膜,傾灑在綠油油的秧苗上。清早,湖南衡陽縣插秧機手楊玉亮和同伴乘坐麵包車,從西渡鎮梅花村出發,趕往40公里以外的金蘭鎮。

  他們是梅花村富農合作社負責人劉準派出的一支“機器軍團”:6臺插秧機、12名機手,還有拖拉機滿載的秧苗。這是機手們第一次跨鄉鎮、集團化插秧,在金蘭鎮預計要忙碌一周多時間。

  衡陽縣是湖南有名的産糧大縣,今年出臺了一係列政策鼓勵農戶種植雙季稻,目前早稻栽插面積已達20多萬畝。當地有“插完早稻過五一”的農諺,大幅增加的早稻面積,意味著插秧的任務重、時間緊。

(圖文互動)(2)“機器軍團”忙插秧——湖南産糧大縣春耕見聞

  4月9日,衡陽縣金蘭鎮華連村,來自梅花村的“機器軍團”正在田間作業。  新華社記者 白田田 攝

  以金蘭鎮為例,今年新增早稻面積近3000畝。但全鎮只有三四臺插秧機,加上今年新購買的也不過七八臺,遠遠滿足不了需求,只能在全縣范圍內“求助”。

  幾天前,合作社負責人、種糧大戶、機手、縣鄉幹部等各方代表在縣城連夜召開碰頭會,商討如何統籌安排插秧機。大家根據育秧大棚的出苗時間倒排工期,確定了土地平整、秧苗運送、機手組織、機器調度等事宜。

  衡陽縣農業農村局種植業管理股股長林忠秀説,要做到無縫對接,一個環節也不能掉鏈子,否則就會耽誤農時。比如,如果今天出苗插秧,提前兩天就得把田平整好。

(圖文互動)(4)“機器軍團”忙插秧——湖南産糧大縣春耕見聞

  4月9日,衡陽縣金蘭鎮華連村,正在作業的插秧機吸引了不少村民圍觀。 新華社記者 白田田 攝

  供需雙方對接上後,“機器軍團”很快趕赴金蘭鎮。楊玉亮是幹了10多年的老機手,到了丘陵地塊偏多的金蘭鎮,剛開始還有些不適應:有的田埂太高,插秧機下田不方便;有時秧苗供應不及時。更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不少村民過來圍觀,對著新式的插秧機你一言我一語議論起來。

  “還是機插秧又快又準。”67歲的種糧大戶曾維良流轉了100畝水田,以前插秧時要雇工30多人,一個人一天插不完一畝地,而且農村勞動力越來越少。“機器軍團”提供“包秧苗、包插秧”的一條龍服務,一臺插秧機每天可作業25畝左右,每畝費用為320元,綜合成本算下來比人工插秧要低。

  在衡陽縣,“機器軍團”不止一家。三湖鎮利民農機合作社,11臺嶄新的高速插秧機佩戴大紅綢“入列”,專業插秧服務隊的機器總數達到21臺。一臺插秧機享受國、省、市、縣四級補貼,農戶只需花費3萬多元。

  利民農機合作社理事長王水斌説,合作社承接插秧業務後,按照統一的作業要求和收費標準實行調度,盡量確保每臺插秧機每天都有任務安排。新機器還安裝了北鬥定位係統和攝像頭,可以監測作業面積和品質。

  如今,“機器軍團”的名聲傳播開了。在梅花村,劉準的手機響個不停,是不少種糧大戶打過來的。劉準只能委婉拒絕:“已經是滿負荷運轉,你們的電話打晚了。”

  “一年之計在于春,這個時候忙不過來,其實是最大的幸福。”王水斌説,他們希望今後能不斷擴大服務范圍,不斷提升糧食生産機械化水準。

(圖文互動)(5)“機器軍團”忙插秧——湖南産糧大縣春耕見聞

  4月9日,衡陽縣金蘭鎮華連村,來自梅花村的機手駕駛插秧機下田。  新華社記者 白田田 攝

(圖文互動)(6)“機器軍團”忙插秧——湖南産糧大縣春耕見聞

  4月9日清早,衡陽縣西渡鎮梅花村村民在育秧大棚裏挑秧苗。 新華社記者 白田田 攝

(圖文互動)(7)“機器軍團”忙插秧——湖南産糧大縣春耕見聞

  4月9日清早,衡陽縣西渡鎮梅花村,秧苗裝車後被運往40公里外的金蘭鎮。  新華社記者 白田田 攝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機器軍團”忙插秧——湖南産糧大縣春耕見聞-新華網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601125847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