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二級軍士長張鵬飛:“兵王”在此 有我無毒
2020-04-06 15:32:34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一線抗疫群英譜·圖文互動)(1)二級軍士長張鵬飛:“兵王”在此 有我無毒

  2月26日,火神山醫院洗消分隊分隊長張鵬飛對醫療垃圾進行消毒作業。  新華社發(王皓宇 攝)

  新華社武漢4月6日電 題:二級軍士長張鵬飛:“兵王”在此 有我無毒

  黎雲、賈啟龍、王均波

  張鵬飛是二級軍士長,人民軍隊裏鳳毛麟角的高級士官。

  當兵21年,張鵬飛當過步兵、炮兵、偵察兵、防化兵、通信兵、油料兵,全身3厘米以上的訓練傷疤有12處,各種比武拿獎拿到手軟,4次參加閱兵,2次出國維和。

  那一年,張鵬飛被列入退伍名單,晚上的火車票都買好了,部隊實在舍不得這個好兵,又把他留了下來。這一幹,他就幹成了“兵中之王”。

  組建火神山醫院,張鵬飛曾擔任過防化班班長的經歷派上了用場,奉命出任洗消分隊分隊長。這個由10名士兵組成的洗消分隊,負責對醫院人員、裝備、物資、道路等進行消毒和消除沾染。

  火神山醫院數萬平方米的洗消區域,劃分為1個洗消站、2個消殺崗、3個消殺區、21個洗消點,張鵬飛和戰友們橫刀立馬,築起阻擊病毒傳播源的關鍵屏障。

  張鵬飛説,判斷洗消工作好壞的標準就是兩個:100分和0分。幹好就是滿分,失手一切歸零。

  高濃度的消毒藥劑,需要按照不同需求,配比稀釋成不同低濃度的消毒液。盡管戴著嚴密的防護面罩,張鵬飛還是經常被熏得一把鼻涕一把淚。

  噴霧器加注完藥水後,全重超過30公斤。穿著密閉的3層防護服,再背上噴霧器,走不上幾步路,就已經全身濕透。這是張鵬飛和洗消分隊的日常。

  3條醫務人員走廊,加起來長度有600多米,一次洗消,需要上下或左右揮動手臂2600次以上,體力消耗不亞于跑一次10公裏。而這樣的工作,張鵬飛和隊員每天至少2次。

  “走廊上一共有196個門把手、90個開關、17個傳遞窗口、57個垃圾存放點。”張鵬飛説,這些重要部位都需要反復進行人工擦拭消毒,“有我無毒,是重要原則”。

  幹完這些,脫下防護服,張鵬飛能一口氣喝掉3瓶礦泉水,飯量也增大,一份盒飯是不夠吃的。

  張鵬飛説自己血管裏的血是高速流淌的,“紅區”“黃區”和“綠區”,他總是不停切換工作模式。對講機裏下達的任務,張鵬飛從來不懂啥叫拒絕,回答就一句話:“堅決完成任務!”

  任務最重的一天,張鵬飛帶著隊員在“紅區”從上午9點一直戰鬥到次日淩晨1點,洗消了421名入院病人、100余臺次救護車輛。“別的都還好,就是吃飯是個問題。”張鵬飛説,任務太重的時候,10名隊員只能是兩個人一組,輪流替換下來吃飯。

  太平間、病理間等重點部位的洗消,張鵬飛都是走在最前面。先噴出一條10米左右長的路來,再招呼隊員沿著微潤的小路,踩著他的腳印前進。

(一線抗疫群英譜·圖文互動)(2)二級軍士長張鵬飛:“兵王”在此 有我無毒

  3月29日,火神山醫院洗消分隊分隊長張鵬飛操控智能消殺機器人進行消毒作業。 新華社發(王皓宇 攝)

  除了噴灑洗消,火神山醫院還使用專業洗消車、臭氧、紫外線、機器人等多種裝備和手段阻斷感染源,很多工作事先並沒有嚴格的操作教材。張鵬飛的防化兵專業素養在這裏發揮得淋漓盡致,不僅面對面教洗消流程,手把手帶消毒劑配制和個人防護服穿著,還總結了一套易懂的“洗消秘訣”,很快帶出了一支專業洗消力量。

  “壓線打點、從上至下、從左至右,Z字交替,這些口訣都是他總結出來的,一聽就懂、一學就會,非常管用。”“徒弟”吳曉博説,他也因為學得快,成為第一批跟著張鵬飛進“紅區”的洗消隊員。

  在醫院,張鵬飛是患者入院時最先見到的人。每名入院患者都要經過嚴格洗消,才能進入病房。張鵬飛也是送走患者的人。每名病人康復出院,也要經過洗消,才能回歸社會。

  80多歲的趙大爺康復出院時,向醫務人員一一鞠躬致謝後,突然指著張鵬飛寫在防護服上的名字説:“我記得你,入院就是你拿著藥水給我噴,讓我‘幹幹凈凈’進病房。你還告訴我,這是解放軍醫院。”

  張鵬飛覺得特別自豪,對著趙大爺又“洗”開了。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二級軍士長張鵬飛:“兵王”在此 有我無毒-新華網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511125818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