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上海“搖號新政”回應公平關切
2020-03-30 08:37:50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上海各界關心的小學、初中入學政策改革終于落地。

  近日,上海市教委公布《2020年本市義務教育階段學校招生入學工作的實施意見》(以下簡稱《實施意見》)。根據《實施意見》,民辦義務教育學校招生納入審批地統一管理,與公辦學校同步招生;對報名人數超過招生計劃的,實行電腦隨機錄取。

  簡而言之,上海的民辦小學、初中此後將不再具備“挑選生源”的權利,錄取學生要靠“搖號決定”。這項新政亦被坊間稱為“搖號新政”。

  搖號如何確保公正、本校教職工子女和舉辦者員工子女如何確保“邊界清晰”、是否買不起學區房孩子就上不了好學校等相關問題,成為公眾對此項“搖號新政”最迫切的“細節關注”。為此,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採訪了上海市教委相關負責人及部分民辦中小學校長,回應公眾疑慮。

  為什麼一定要搖號

  上海此次政策調整並未涉及公辦學校。公辦學校依然是通過學區劃片對口錄取,“搖號新政”主要針對民辦中小學校。

  來自上海市教委的數據顯示,目前,上海的公辦小學承接了整個上海93%的生源,公辦初中承接了80%的生源。從比例上看,在義務教育階段,這些民辦學校所承接的生源只是很小的一部分,緣何引起公眾如此多的關注?

  在上海,公辦民辦之爭由來已久。上海為數不多的民辦中小學校,就像是一個班級裏的“尖子生”一樣,幾乎包攬了家長心目中的所有“好學校”。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在鼓勵民辦教育的政策下,這些學校一方面可以在公辦校對口入學前提前面試、筆試招生,另一方面,它們致力于教育質量的提升,增設各類特色課程,吸引生源。

  民辦學校的出現和發展,對上海地區教育質量的提升作出了重要貢獻,但隨之而來的是教育競爭白熱化——家長從幼兒園開始就給孩子上各類語數外輔導班,目的是考上優質民辦小學;小學生則在四五年級時通過各種路徑擠進“小五班”,備考民辦初中。

  從2014年開始,上海市教委分步驟推進“教育公平”。一方面,推出“不允許書面考試,面談入學”“不收豪華簡歷”“公民同招”等招生新政策;另一方面,通過教育集團化、強校工程等策略,辦好學生家門口的公辦學校。

  但即便如此,諸如“小五班”“幼兒入學考英語對話”“iPad做題”等變相擇優錄取現象依舊存在。以“面談入學”政策為例,多所民辦“名校”曾因不遵守規定、違規考試,而被上海市教委批評處理過。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注意到,“搖號新政”出臺後,公眾的焦慮主要聚焦在“搖號的公平性”上。比如,搖號係統是怎樣的?學校有沒有可能控制搖號係統,搖出自己提前選中的學生?如何認定細分計劃中的“本校教職工子女”和“舉辦者員工子女”等。

  為此,上海市教委相關負責人介紹,各區、各校搖號會在正規公證處公證的情況下進行。而所有教職工子女、舉辦者員工子女也都需要在全市統一的平臺上錄入各自的分類信息,家長需要提供工作證明、納稅交金證明、用工合同等信息。

  學區房到底要不要買起來

  “搖號新政”公布後,一些家長迅速把目光投向了“學區房”。

  家裏一套學區房都沒有的林先生夫妻倆,迅速湊齊了首付款,在上海市徐匯區建襄小學對口地段購買了一套學區房。這套“老破小”每平方米單價達23萬元,總價近300萬元。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注意到,位于上海浦東張江科技城的某高品質社區,最近迎來了一波行情。這裏對口的公辦校為上海市張江集團中學,在整個張江科學城均價為每平方米6萬元至7萬元的情況下,這個小區在售二手房的均價達到了每平方米7.9萬元至9.5萬元不等。

  上海一家連鎖中介機構專門從事學區房業務的中介小李告訴記者,最近兩周,咨詢學區房的客戶明顯增加了,“就算是疫情期間,很多客戶還是著急看房。高單價、小戶型是他們的首選。”小李介紹,敢于購買“老破小”的客戶並不多,更多客戶關注那些高品質、較新社區的學區房。

  小李説,一旦學區房資源大熱,可能會有相應的“多校劃片”政策出臺,“這容易導致那些老破小砸手裏。”

  此次“搖號新政”主要針對的是民辦中小學。參照以往公辦學校的做法,上海各個區的公辦學校招生政策都不相同。

  上海市教委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有的區早就開始試點“多校劃片”政策,即一個區域內的房産對口多所中小學校,最終能夠進入理想中的學校靠搖號決定;有的區屬于學籍對口,即學生所屬小學學籍直接對口進入相應初中;有的區實行戶口對口,嚴格按照戶口所在地安排學生對口入學。近年來,一些熱門公辦學校,還因為自身辦學條件、招生計劃名額所限,不得不推出同一房産五年或者三年只允許一個孩子入學的政策。

  “每個區、每個學校的政策多少都會有變動,大家情況不一樣。”湯林春介紹,部分家長其實對所謂“名校”也沒有太多了解,也沒有細心觀察過身邊的對口公辦學校,做決策時靠“打聽”、靠“傳言”,這樣的做法並不可取,“有的家長,房産中介説什麼,他都信,房子買好,政策沒了解清楚,就該後悔了。”

  未來更多精力要放在學校發展上

  最近一段時間,上海協和教育集團總校長盧慧文和其他民辦學校校長一起,經常參加由上海市教委和各區教育局舉辦的搖號新政培訓活動。協和教育集團涵蓋了小學、初中、高中各學齡段的學校,每個學齡段過去都有一定的選拔直升比例。

  根據搖號新政的規定,這類一貫制學校在2020年招生中,直升比例參照2019年計劃數,但在報名人數超過計劃招生數的情況下,“選拔直升”要變為“搖號直升”;其原本面向校外學生招錄的計劃數同樣參照去年,但“面談錄取”變為“搖號錄取”。

  針對這一變化,盧慧文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學校正在抓緊籌劃課程改革事宜,畢竟該集團內學校對學生英語要求較高,搖號可能導致部分學生入學後不能適應學校課程。

  上海市教委正在盡一切可能促進其在多年前向孩子們承諾的“教育公平”,盡管其最新出臺的強力政策在家長圈內引起一些爭議,但這並不影響其促進公平的初衷表達。

  “短時間來看,可能會有陣痛期;但長遠來看,這是促進教育公平的重要舉措。”湯林春在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採訪時説。

  湯林春認為,從短期來看,“搖號新政”可能會帶來三個陣痛:

  一是影響了一部分“既得利益者”。“少數人過去可以利用資源優勢,比如走後門、小五班、多交費等方式,進入民辦名校。現在全部信息上平臺、搖號,他們會有危機感。”湯林春説,這批人的“蛋糕”如果不動,升學機會公平就很難實現。

  二是影響了一部分喜歡掐尖的民辦學校。這些學校追溯到早年,有些是看準了民辦學校政策紅利,由公辦學校轉制而來。“生源掐尖成了他們的優勢。但未來,他們要改變教學方式了。”湯林春説,過去極個別民辦名校老師甚至會説“我只能教好學生”,但未來,這種教師的生存空間會越來越小,“應該是老師根據學生的不同情況調整教學策略。”據湯林春了解,已經有不少民辦校開始著手準備2020年秋季開學後的“摸底”,“先了解生源情況,再做教學規劃。”

  三是家門口的公辦學校會受到“提高質量”的壓力。“有的公辦學校,過去辦學有困難,但它覺得是生源問題。現在生源還給你了,你能不能教好?就看你的本事了。”湯林春介紹,最近正在進行中的“校園開放日”活動中,不少公辦學校都拿出了看家本領,向學區內家長展示自己,並拿出了可行的課程建設方案。

  但這些政策到底成功與否,要“看長遠”。

  上海市教委副主任賈煒介紹,上海的係列招生改革旨在回應市民對兩個公平的關注,即“升學機會公平”和“學校發展公平”。教育行政主管部門的想法是,未來公辦校、民辦校都把更多的精力花在“學校發展”上。(記者 王燁捷)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佳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海南三亞:海洋牧場復工忙
海南三亞:海洋牧場復工忙
武漢軌道交通部分恢復運營
武漢軌道交通部分恢復運營
內蒙古:巡護踏查 保護候鳥
內蒙古:巡護踏查 保護候鳥
重慶萬靈古鎮引客來
重慶萬靈古鎮引客來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211125786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