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戰“疫”一線“紅嫂”涌現
2020-03-07 14:24:1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濟南3月7日電 題:戰“疫”一線“紅嫂”涌現

  新華社記者潘林青、張力元

  夜深了,萬家燈火都已熄滅,于紅玲卻拎著“大包小包”出了門。她心裏惦記的是戰“疫”一線的夜班執勤人員。為了讓他們吃上口熱飯,她最近義務當起了夜宵“配送員”。

  山東是一片紅色熱土。革命戰爭年代,子弟兵在前方浴血奮戰,“紅嫂”們就在後方組織發動群眾、積極擁軍支前。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山東戰“疫”一線又見“紅嫂”的忙碌身影。

  于紅玲有兩個“送餐點”——山東省東營市東營港經濟開發區仙河鎮濱港路制藥廠段和仙河高速路口的執勤點。疫情檢查點設置期間,鎮上的各個交通路口都有工作人員24小時值守。看著他們辛苦執勤,于紅玲心疼得慌。

  煮雞蛋、熬米粥、炸魚……飯菜太多,于紅玲忙不過來,便請丈夫孔輝“打下手”。夫妻倆分工明確,于紅玲負責“掌勺”,孔輝負責“打包”。夠30個人喝的粥,家裏的小電飯鍋要熬上好幾鍋。為了方便“配送”,他們還特地從市場買了一箱塑料碗和一次性筷子。

  為確保把熱乎的飯送到工作人員手上,于紅玲仔細琢磨米粥在車裏怎麼放才不會灑、從家到執勤點走哪條路線最省時間。

  每次一送到,于紅玲二話不説,放下飯就走。

  直到第8天晚上,仙河鎮政府綜合執法隊員王凱和同事們想了一個法子:“我們就跟大姐説,你必須配合執勤、測量體溫,在來訪人員表格上留下姓名和電話。”大夥兒這才知道大姐姓于。

  “大晚上執勤為了啥,還不都為了咱。所以俺就想做點小事謝謝他們,這樣心裏得勁兒。”于紅玲説,“都是家常菜,不值幾個錢。我鄰居為這事兒還給了我100元錢呢。”

  原來,前些天一個晚上,于紅玲要為執勤人員包頓韭菜肉餃子。300多個餃子,夫妻倆光剁餡就花了半個小時,讓左鄰右舍都好奇了。鄰居韓紅燕過來一打聽,知道緣由後給于紅玲夫婦留了100元錢。

  “她讓我必須把這錢收下。她也要出一點力,獻一點愛心。”于紅玲説。

  在抗擊疫情的日子裏,于紅玲每次送完夜宵回到家裏,都是淩晨了。此時打開手機,她總能看到一條又一條執勤人員發來的短信:“大哥大姐,謝謝你們”“我們都是飯後上崗的,于姐你們明天別來了”“你們的用心我們記在心裏了”……

  “紅嫂”們既“踴躍支前”又“服務群眾”。守住進村路口、為群眾測體溫、宣傳防疫知識……疫情發生後,“90後”女孩王成成堅守在農村防疫一線,幾乎每天都忙到晚上11點。

  王成成是山東省臨沂市沂水縣院東頭鎮西墻峪村黨支部書記。村裏有300多口人,老年人佔了三分之一。王成成挨家挨戶地發放明白紙、測量體溫、排查疑似病人,經常忙得半天喝不上一口水。

  “戰‘疫’如同戰鬥。醫務人員在前線與病魔殊死較量,我們在後方就要做好服務和保障工作,就像‘紅嫂’當年那樣。”王成成説。

  山東多“紅嫂”,精神代代傳。在戰“疫”一線,像于紅玲、王成成這樣的“紅嫂”,齊魯大地處處可見。山東朱老大食品有限公司總經理朱呈鎔,被稱為“新時期的沂蒙紅嫂”“最美兵媽媽”。武漢搶建火神山醫院時,她帶著20噸速凍水餃,長途奔襲13個小時,給工地現場的每名子弟兵送上了一碗熱騰騰的餃子;

  于學艷,臨沂市“新時代沂蒙扶貧六姐妹”之一。她平時省吃儉用,疫情發生後,她專程趕到鎮上捐了1萬元;

  李秀蓮,今年75歲的沂南縣退休幹部。從大年初一開始,她帶領女兒、兒媳等7人,起早貪黑縫制鞋墊,繡上“眾志成城抗擊疫情”“湖北必勝”等字樣,目前已縫制200多雙寄往湖北;

  臨沂市蘭山區五裏堡社區,有一支“女子防控隊”。她們舍小家顧大家、把社區當陣地,不畏嚴寒值守在疫情檢測點,不分晝夜深入開展排查工作,被社區居民稱為守護安全健康的“娘子鐵軍”……

  戰“疫”一線,“紅嫂”涌現。疫情發生以來,山東組織1.5萬名青年志願者、1800支青年突擊隊深入一線開展防控,其中婦女“頂起半邊天”。她們承擔了關愛幫助、捐款捐物、組織發動等多項任務,用一次次無畏的“逆行”,為群眾織起一張嚴密的疫情防控網,留下了一個個最美“她”身影。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戰“疫”一線“紅嫂”涌現-新華網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511125677006